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非杀不可,郎心似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非杀不可,郎心似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千毒手兀杀,也因为这样的怪癖,被九州大地的女修,都视为洪水猛兽。

    他本来是个爱美人儿的,即便是个爱美人的变态,那也不喜欢美人都怕他。

    这样一来,他的心态无疑是更加的偏激。

    于是手段越发的凶残狠毒。

    越是天资绝伦貌美无双的女修,越是兀杀一定要毁灭的对象。

    而就凭着天下皆知的这一点,陆长生就能够断定,兀杀若是来了这槟城,定然会去城主府。

    说不定就藏在那些想要对着美人一亲芳泽的修士中。

    他的易容术,本就是天下无双。

    他的人皮面具,不单单只是改变容貌,连带着身高体型包括说话的声音还有你的骨骼筋脉,灵气属性还有身周的气味气息,全部都是焕然一新。

    所以,杀他,杀不了。

    因为兀杀很会藏,他躲在人群里,偷偷地看着你,你却找不到他。

    第二个,就是他的移形换影灯,即便是找到了,瞬间就能失去踪影。

    所以兀杀的实力也许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他的存活能力,却是一等一的厉害。

    陆长生自从是知道了兀杀可能也在的消息,身周的气场就变得极冷。

    他们说话的时候,也就是发现了马小六的异常之后,发现了石叶兰汁液的时机,已经是设下防护罩。

    里面的一切,外面的人无从知晓。

    其他的修士眼中,这窗口一桌,竟然是只过了一招,便是安安静静的平平淡淡的吃饭,竟然再没有什么动静。

    等着看戏的人失望了。

    但是也知道,他们不是善茬,不好惹。

    几人用过膳食之后,便是各自回房。

    拐角处,宁清秋正要回屋,到底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

    她问陆长生:“那个千毒手兀杀,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觉得……”

    陆长生眉目清冷,气质高华,看起来就像是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就是稍微偏冷了一点,没有那么温和有书卷气。

    想到温和和书卷气,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头微疼。

    宁清秋秀眉微蹙。

    倒是格外的惹人怜惜一分。

    风姿楚楚,眉不点而黛,唇不染而朱,宛若杏花枝头闹,尽态极妍。

    远远的,有个人投过来一道视线,不过是一闪即逝。

    宁清秋望过去。

    只见到客栈的门口,一道灰长袍的身影刚好踏出门口。

    她没有多看,便是收回了视线。

    陆长生像是没注意到她的动静。

    他看了她一眼,清清淡淡:“你是想说我不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对?”

    宁清秋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陆长生并不生气,他确实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

    管他是什么作恶多端的大魔头还是虚伪狡诈的伪君子,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他没有仗义侠气,不是那种手持三尺剑,横扫天下不平事的正义修士。

    也没有普渡众生的悲悯之心。

    更不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舍生取义为众生计的佛徒。

    他就是陆长生。

    见死不救,杀人名医。

    他对付兀杀,不为其他,只为证道!

    陆长生要杀了这个系出同门的“师兄”,证明他不过是雕虫小技旁门左道,他才是真正大道之途,医修中的第一人!

    自古医毒不分家,千毒手兀杀,和他天生便是对手。

    “千毒手兀杀,杀之,证道!”

    言简意赅。

    却是让人从脚底一直寒凉到了心里。

    宁清秋一时间被他的话中杀气所震。

    她讷讷问道:“只要是能够证道,其他的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是?”

    这是她来了九州云荒之后,听到的最核心的论调。

    对于修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道。

    为了道,为了长生,为了成仙,他们可以弑父杀兄、可以背叛宗门、可以抛弃所有的人性,一切罪恶血腥肮脏之事,他们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做。

    这样的道,是真正的修仙之道吗?

    或者说,这真的是正确的道吗?

    宁清秋迷惑了。

    到底是因为她还残留着软弱天真的本性,还是说……这个世界错了?

    陆长生对她说道:“宁清秋,你若是想要证道无极,那么,就不要有太多的仁慈。这个世界,你不杀人,人必杀你。就像是朝阳郡主,这次的决斗,你若是不全力以赴,那么若是死了,也不要怨天尤人,因为她,本就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br />
    说得再狠,也藏着关心。

    这是警告。

    也是提醒。

    他不希望,自己亲手救下来的这个人,有一天,会这样死在她的善良里。

    作为修士,她还不够狠,也太容易轻信人。

    宁清秋问他:“非杀不可?”

    是问杀千毒手,也是问……朝阳郡主。

    朝阳郡主愿意把自己的实力修为和她封印道同等的地步,相当于自缚手脚,到时候必然是捉襟见肘。

    毕竟她才是真正的混迹在筑基期的修士,对于自己实力每一丝每一毫都能够精确的使用,犹如臂使。

    而朝阳郡主,到时候定然是不熟悉自己体内那股比起元婴来弱小了无数倍的力量,她的使用方法不一定比得上她。

    毕竟不熟练。

    要杀朝阳,不是没有机会。

    宁清秋越过他的肩膀,可以看到朝阳郡主死死盯着这边的眼。

    那里面有火光闪耀,最终却只是化作一团莹莹泪光。

    她的手指抠进了门窗栏上。

    陆长生像是没有注意到身后那灼热的视线,或者是说,他本就是故意。

    他点头道,声音铿然,绝情:“非杀不可?!?br />
    斩钉截铁,切金断玉。

    宁清秋倒吸了一口凉气。

    绝情如斯。

    当真是郎心似铁,宛若磐石。

    好狠的心肠。

    和那副清冷面貌,全然不同。

    宁清秋背脊生寒。

    朝阳郡主像是再也承受不起。

    她转身进屋,拂袖一甩。

    门轰然阖上。

    徒留门框上深深的五个指印。

    宁清秋最后只轻轻的说了一句:“陆长生,你没有心?!?br />
    便也进屋,带上了门。

    苏红衣不知道什么时候闪了出来,啧啧两声。

    “哎,大名鼎鼎的陆长生,也会有被人误解至此的时候,当真是……大快人心??!”

    他抚掌而笑。

    陆长生半侧着脸,对着客栈门口处凝视。

    他没有理会苏红衣。

    转身便走了。

    苏红衣撇撇嘴,闪身到了外间的一颗通天大树之上。坐在树枝上,翘着腿,嘴里慢悠悠的哼着曲儿。

    饮下一口酒。

    “开不起玩笑的家伙,实在是无趣啊无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