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难道......是陆长生的儿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难道......是陆长生的儿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一看他的表情不对,立马心就提了起来。

    这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姑娘的身体有什么不治之症?

    不是吧……她要不要这么倒霉?

    人家穿越,不说是什么公主贵女吗?为什么轮到她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待遇?

    这第二次生命还没有开始呢,她就要不行了——

    要不要这么虐啊。

    “医生……哦,不,大夫,我这什么病???”

    宁清秋战战兢兢的问。

    她其实知道自己穿越之后,也没有抱着自己能够回去的心思,这当前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弄清楚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当然,前提条件是,她要活得好好的。

    连自己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宁清秋觉着……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恩,各位看官没有看错,这姑娘——失忆了。

    或者说,平安的死给她的冲击太大,连带着掉落落崖山底——虽然平安的血燃术护着她,但是说到底,宁清秋那脆弱的小身体,还是受到了影响。

    陆长生当即就把眉头皱起来,这姑娘乱七八糟的什么称呼?

    大夫?

    这样凡间对那些医生的称呼,能够用到他的身上吗?

    真是不知所谓。

    他清清淡淡的纠正她:“我姓陆,陆长生?!?br />
    然后说完之后就等着对方恍然大悟然后恭敬有加的态度。

    陆长生,这个名字在九州是何等响亮?

    任何人,任何修士,听到这个名字都应该是肃然起敬,外加敬畏。

    修士的一生,求人的时候很少,但是医修就是最得不起的那一小撮人中的一种。

    他们不能保证,自己有一天不会求到医修头上去。

    然后宁清秋忧心忡忡的看着他,轻描淡写的回应了他的自我介绍。

    “哦?!?br />
    哦……

    哦?!

    陆长生差点没有维持住自己的表情。

    这女人……

    该说她胆大包天还是宠辱不惊?

    真是——

    陆长生差点没有被气出个好歹。

    这什么反应?

    生平第一次,他有了被人看不起外加无视的待遇。

    亏得他修养还算是好,否则的话,要是换个元婴大修士遭到了这样的待遇,对方还是一个刚刚被自己救了的练气期小修士的话——

    怎么也得血洗方圆百里吧?

    陆长生面色更加难看了。

    浅色的眸子微微深了深,带着点不容亲近的冰寒。

    宁清秋的心更是提了起来,难道说,她的情况真的这么不乐观?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宁清秋——她哪里知道陆长生是哪位??!

    她压根不知道这是个修士的世界,就更别说见死不救的陆长生的鼎鼎大名了。

    这简直是对牛弹琴,三观不同要怎么有反应啊。

    她就是琢磨着,这名字还挺适合他的。

    就连长生两个字,也压根没有唤起关于修士的半点记忆。

    长生,谁会随随便便和修仙问道挂钩?

    古人嘛,不就是喜欢取些名字,什么长生、长宁、长安之类的,宁清秋表示自己也是看过古装连续剧的人,理解起来毫无压力。

    结果陆长生好像是有点不悦,这个时候宁清秋福至心灵了,多半是人家觉得都报了身份姓名,她却没有回应,确实是有些不太礼貌哈……

    宁清秋一直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

    然后,她表示人家既然已经做了自我介绍,那么她这个时候也该是礼尚往来了。

    当然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报自己的名号,所以她说话的时候,一点儿迟疑都没有。

    “我姓宁,宁清秋?!?br />
    陆长生:……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觉着自己的修养,这个时候貌似是,全都喂了狗。

    于是他默默的坐着,差点没被气成内伤。

    其实也不要怪宁清秋这个时候就直接报自己的名字了,主要是她之前怀疑她和这个美男医生是认识的,结果一听,人家客客气气喊她姑娘,眼神貌似还有点嫌弃,就知道两个人其实是不认识的。

    多半是这姑娘受了伤什么的,被人捡来的。

    这都是套路啊套路。

    不够不论这姑娘是逃婚还是路遇劫匪或者是想不开为情自杀等等等等情况,宁清秋都表示这是一件好事。

    不认识就好啊,那就随便编个什么都行。

    反正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要是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结果身边所有的人对于原主都是知之甚详,那还真是不好演啊,她又不是专业的演员,对于原主也是一无所知,更没有什么残存的记忆提醒。

    那简直就是分分钟穿帮的下场。

    那个时候,可别被当做是妖孽给烧了,记得古时候对于这些邪门歪道孤魂野鬼之类的事,那是避如蛇蝎。

    更是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宁清秋,可不敢以身试法。

    以后天地之大,摸清情况之后,那就再说吧,指不定有多么的逍遥。

    总之,她是绝不会去找寻什么原主的记忆,然后回到她“原本”在的地方的,那不是找死吗?

    宁清秋可不干这种傻事儿。

    然后……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回去的法子吧。

    本来就快要到哥哥的生日了,这下子,她大概是永远都不能送他一件心仪的礼物了,还有她的老妈,哪不得哭死啊。

    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人间蒸发……

    她微微垂眸,眼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

    眉间一点若隐若现的忧郁。

    陆长生的一腔怒火,渐渐就消弭了。

    也是,跟个小姑娘计较什么?

    陆长生,自然不知道宁清秋是哪根葱的,然后他想着对方的反应好像是跟自己差不多,这下子,就气得有点不轻。

    但是陆长生毕竟不是一般人,第一次遭遇宁清秋这样的人,所以有点适应不过来的,倒不是他自视甚高到天下人都认识她。

    这姑娘,可能就是那个凡人偶然捡到了什么修炼秘籍,外加还是有点天赋的,所以——、

    才这么孤陋寡闻,他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她吧。

    童童蹬蹬蹬的跑了进来,一看到宁清秋醒了,就像个小炮弹似的冲了过来。

    “漂亮姐姐,你醒了??!”

    宁清秋睁着眼睛,跟人大眼瞪小眼。

    这孩子……谁???

    该不会——

    她狐疑的眼神扫过身边的白衣美男,心里升起一点类似于可惜或者是遗憾的情绪。

    这难不成——是他的儿子?!(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