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陆长生的冷漠,她的清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六章 陆长生的冷漠,她的清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醒不过来的噩梦。

    她拼命的挣扎着,奋力想要脱离那个阴暗的泥淖,却怎么也爬不出来。

    就像是有什么手,紧紧的抓住了她。

    渐渐地,她眼前终于有了一点光亮。

    她朝着上方游去。

    迫不及待。

    后方隐隐约约有人说着什么。

    但是她什么都听不到,或者说——她不想听。

    她只要出去。

    远离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童童本来被安排在另一边丹房烧火,但是很显然,他是个坐不住的。

    很快就跑了过来。

    他喜欢看漂亮姐姐。

    跟号称是幽州第一美人儿的朝阳郡主不一样,这个被救上来的女修,就像是那一抹最初的落雪,清透得像是月光。

    朝阳郡主虽美,但是她太高傲了,太艳丽了。这样具有攻击性的美丽也许男人是很喜欢,风情万种高高在上,得到这样的女人,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征服感。

    然而......

    童童是个小孩子啊,人家就不喜欢这样的姐姐,看起来就像是个坏人。

    当然,朝阳郡主也确实是朵食人花。

    那鞭子抽中人的时候,几乎能把一个壮年的男性修士给抽得四分五裂。

    话说她修炼的还是爆裂的火系术法,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很美,但是很可惜,陆长生和他家药童一样,对于这种美人儿,欣赏不来。

    或者说,在这个追求医道的男人眼里,世上只有三种人,活人、死人、病人。

    所以红粉枯骨,他都视如过眼烟云。

    一切的痴心,都是打了水漂。

    对女修,他向来是不假辞色。

    更因为救了男修,人家最多就是想着报恩,陆长生无所谓,但是关键是女修的报恩,最喜欢的一招,无疑就是以身相许。

    这就是他最不感冒,最厌烦的方式。

    我们的神医大人,那可是洁身自好的高岭之花,一向对于修士间的合欢之道,看作是洪水猛兽。

    虽然说是阴阳和合,人伦大道。

    可惜,陆长生主张的是灭**。

    讲究的是清静无为,修身养性。

    也就比起无情道好上那么一点。

    不过都是一路货色。

    所以当时陆长生答应他把人带走的时候,童童可高兴了。

    伸手拂开她脸上湿湿的黑发,露出那张欺霜赛雪的脸蛋,皮肤就像是骨瓷般净透白皙,让人担心一伸手就戳破了一般。

    她昏迷着,眉心微微蹙起,看得让人心疼。

    对着这样一张倾城绝世的脸,陆长生眼里也没有半点儿波动。

    “你背着她,走吧?!?br />
    陆长生没说话,压榨童工这样的事,他做起来毫无压力。

    于是童童就只有把人背在自己的背上,带回了他们暂时居住的木屋。

    其实也不算是童工了。

    别看童童看起来年纪小,真的要算起来,他不知道活了多久。

    不过以前是没有意识的活着。

    童童,并不是人类。

    他化形之后,就跟着陆长生了。

    或者说,当初某天,陆长生逛着自己的药园子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撅着屁股,把头埋在花草之下的白痴。

    没得说,这小子第一眼就巴上了这条金大腿。

    陆长生也没想过要吃了它,就一直这么养着,还教了它吸收灵气的练气之法,人家本就是草木之精,先天之灵,所以修炼起来即便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半点儿耐心都没有,那修为也是突飞猛进,比起人类修士来说,可谓是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也没有修炼多长的时日,就已经是筑基期了。

    有陆长生护着,也是顺风顺水的成长着。

    有点不识人间疾苦。

    话说陆长生自己也是个活在云端的人。

    况且,有生之年,大概是看不到这个人坠落谷底的样子了......

    别看是木屋,你就觉得简陋。

    作为一位举世闻名的大医修,还是风云榜上排名前三的大高手,你觉着陆长生怎么可能会没有钱?

    他可是富得流油。

    所以即便是在荒郊野岭,他也能过得无比的舒服。

    关键是看的人,有没有见识,有没有眼光罢了。

    童童回来之后刚把人放下,就被陆长生丢过来的碧玉草给压住了。

    这这这......什么时候少爷采摘的?

    他们难道不是忙着搬运这个姐姐回来,压根就忘了这回事儿吗?

    陆长生要是知道定然要嗤之以鼻,他可没忘,在童童花痴的时候,他就采集了需要的碧玉草,量还不少。

    “去炼药......中火半温,三重炼制手法,若是记不起丹方的配药,就去翻看第六个书架,三排十六本,第二十七页,按着上面说的来?!?br />
    说完就去了一边的书桌上,写着最新的研究思路。

    童童愣了愣,还是照着他说的话做了,刚走到门口,就问道:“......那这个姐姐怎么办?”

    陆长生淡淡的撇他一眼。

    “她身上带着血燃禁术你也不是没看到,七天七夜,这是这个术法的持续时间,金丹期的修为护罩虽然我能够打破......但是我为什么要打破?反正她暂时也没事儿,就等这个术法失效了之后再说?!?br />
    “而且,我的规矩,杀一人,救一人,只有等到这个血燃术彻底的完成消失,那个施法的人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消失、死亡,才能够达成我的条件......那个时候,再救她不迟?!?br />
    他话语中,带着是刻骨的冷漠。

    陆长生,可不是做慈善的人。

    他的规矩,就是他的医道,绝不可能为谁随随便便的就破了。

    童童无话可说,在他的心里,自然还是自家少爷最重要,于是他就默默的退了下去。

    刚出门,就苦着一张小脸,开始默默地对手指。

    呜呜呜......

    怎么办,他刚才貌似、好像——已经把少爷说的在哪里找到今天要用的丹方给忘了......

    这个时候回去问,会不会被骂???

    ......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时间一到,那红光像是留恋不去的在床上躺着的少女身上流连,最后还是恋恋不舍的消失了。

    最后一点,属于那个人的气息,就这样彻底的消失在这片天地。

    平安平安,终究是像是他的名字一样,给了她平安。

    用生命,实践了他的诺言。

    陆长生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动静,浅浅的琉璃眸,带着清透的琥珀色,美丽到了极致。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偏头,四目相对。(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