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高调的信号传输,安怜的希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一章 高调的信号传输,安怜的希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家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这搞什么啊,给人看闪光灯吗?

    这样也太不走心了吧......

    蓝月一直闪啊闪。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响声,没有什么冲天而起的金色光柱,没有任何的大范围的动静,甚至就连周边的灵气都是懒洋洋的。

    总的来说,就是压根没什么反应啊。

    这样,真的是能够开启什么遗迹墓葬吗?

    这些是围观的群众修士的心声。

    巨大的希望之后,简直瞬间就变成了失落,这样的情绪极端变化,很容易就让人产生负面情绪。

    现在众人就想起来自己过来的初衷了。

    再一看万湖的底部,那干涸的底部......

    怒火开始熊熊燃烧,夹杂着感觉被戏弄的恼怒,一众修士都在跃跃欲试,想要上前把这些人都收拾了。

    那一双双晶亮的眼睛,带着染红了的眼,简直比那天晚上商队遇上的狼群还要恐怖。

    安怜现在本来是受了重伤的状态,将蓝月放入丹田虽然安全,但是这就是险之又险的做法。

    修士的丹田,是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地方,是命门,把蓝月放进去,安全性有了保障,因为一旦有人想要强抢,除了安怜自己自动的取出,其他的任何人想要取出,就必须得在安怜有了自爆的意愿之前,完全让她丧失反抗力和行动力。

    不然的话,就没可能取得蓝月。

    信物没了,安怜的血肉都是死的,也没办法开启蓝月,因为“钥匙”必须是鲜活的充满着生命力的,也就是必须是安怜本人,她刚刚开启的时候为了万无一失,还狠心的用了舌尖血,那里连接着心脏,也就是修士最珍贵的血液之一。

    但是现在......

    安怜狠狠心,又是一口舌尖精血喷出。

    蓝月的光芒大盛。

    安怜已经虚弱得不行,她的所有心力全部都关注在了蓝月上面,若是一旦有了任何的不顺利的地方,她就完蛋了,不要说美好的未来蓝图,就是眼下......活不活得了还是两说。

    看看这些修士,简直是如狼似虎,今天不把他们抽筋扒皮都是不甘心的。

    不过七夜那么厉害,还有明远,他们两个一定是会护着宁清秋的,还有平安,那个金丹修士......

    总之,?;に娜撕芏?,而?;に擦?,大概就只有安海了。

    安平和安石,实力太弱就不说了,现在也是鞭长莫及。

    安怜心里悲苦到了极致,她泪光朦胧的看向了明远的方向。

    男人长身玉立,穿着的修竹月白袍在月光下看起来更是磊落清萧,俊朗逸群,黑色的眼眸深邃干净,眉目线条修长,没有七夜那种极致的俊美,一点儿瑕疵都挑不出来的震撼,但是有着自己独有的风姿。

    但是他对上她的视线,淡漠清凉。

    安怜的心一下就凉了。

    她看着明明灭灭的光,蓝月就这样不停的闪烁,红色覆盖的光超过了蓝色,占了面积的一大半,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异样的动静。

    她有点心灰意冷。

    安怜骤然咬牙,这个时候,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是生死一搏!

    她再次喷出一大口血。

    “小姐!”

    安海已经惊呼出声,但是这个声音他压得极地,因为不能阻止。

    安怜这是不成功便成仁。

    她若是不成功,大不了就陪着她一起死在这里吧。

    反正安家也是回不去了,若是遇到阴家的人,那就是真的生不如死了。

    不过事情到了这里竟然有了转机。

    宁清秋正跟七夜说着这个是不是先走人再说吧。

    七夜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墨色眼瞳带着决然的杀气,“待会儿打起来了的话,你就直接找自己的对手,直接炼化你的琉璃火,打击对手,在剑法中加上灼伤的效果?!?br />
    宁清秋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蓝月骤然红光大亮。

    天上的明月突然盛放出了清辉,月白色的光华从头顶流下。

    蓝月连带着石板一起飞向了半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引起了所有的人的注意。

    月光和蓝月上的红光开始交融,瞬间就连成了通天的光柱,红白交织。

    有点像是小时候吃的那种双色的泡泡糖卷。

    大概千里之外都能看到这道光柱,在这黑暗寂静的夜色中,简直是要闪瞎人眼的存在,没有人会注意不到的。

    已经有修士惊呼出声:“是墓葬遗迹!果然是墓葬遗迹!”

    所有的人都是大喜过望。

    遇到墓葬遗迹,那就是天上突然掉了一个斗大的馅饼,人人都口水狂流想要啃上一口。

    墓葬遗迹危险重重,很多的修士就在这里面殒命,但是更多的人,依然是前赴后继的往这里赶过来。

    危险伴随着机遇,修士都是一群赌博狂人,为了长生和强大的实力,没什么是他们不敢做不敢赌的。

    纯粹的疯子。

    宁清秋自己也是被这样的狂热感染的人,如果眼前真的是遗迹,她说不定也要上去探探险,但是现在......她目光复杂嘴角抽搐,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似笑非笑。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拿一个大喇叭直接在这些人面前搞一个广播。

    孩子们,这真心不是什么远古遗迹墓葬,也不是什么大能的传承,这就是个信号发射器啊。

    专门为了单线联系做出来的东西。

    想到这里,宁清秋也很无奈。

    之前七夜说得果然没错,那个妖弓果然不是什么低调之辈,单看这么个信物做得这么风骚的联系,人就不是什么能低调的人,那简直就是高调的没有边儿了,把个信号发射搞得像是遗??舻亩?.....

    这妥妥儿的高调装逼啊。

    他们的猜测果然没错,那个无缺绝不是过来隐居终南山的,里面绝对有什么不知道的事。

    安怜几乎是鼻息粗重的站直了身,看着天上的光柱的表情甚至是狂热的,还有一点如愿以偿的快感。

    原来不是这个信物有问题,原来是她的血脉浓度不够!

    这件蓝月本就是妖弓留给安夫人家族的,安怜的母亲是那个家族的嫡系血脉,当初的家主之女,自然是血脉浓郁,妥妥儿的能够开启信物。

    如今轮到了安怜,作为安夫人和安家家主的女儿,她的身体虽然流着安夫人一半的血脉,到底是没有那么纯粹和浓度高了,之前一直没有考虑到相关方面的问题,如今吐了三口精血才终于有了效果。

    不过已经是很好了。

    总比之前都快要绝望的以为压根就没用来得好。(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