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臼婴,哭笑两张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臼婴,哭笑两张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臭小子,你找死!”

    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几乎要穿透人的耳膜。

    清秋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什么新的音波功之类的,难听至极,骇人听闻。

    而且那个什么鬼涧愁的人,作为一个金丹修士,设下陷阱也就罢了,他到这个时候竟然还躲躲藏藏,不敢露出真身,这是有多么胆小???

    他又不知道头上还有个七夜在上面飘着,面对着一队只有两个筑基修士的队伍,都能这么畏首畏尾,这胆子小的,也是没谁了。

    鬼面其实不能说胆小,当然,更不能说他胆大,他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在修仙界最常见的那种毫无特色的修士。

    他不过是不想露出自己的面容,万一安家修士身上有什么特殊的物品,让知情的人逃过这一劫,留得性命,那他就死定了。

    暗地里下手,才是最完美的方案。

    他们有着妖弓的信物不说,还有着能够遮掩气息的法器,要不是他是金丹修士,就被这些人躲过去了,所以鬼面不能保证这些人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翻盘的好东西。

    就是这样的谨慎,救了他无数次的性命,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是岁月带给他的实际经验。

    小看任何一个人,都可能让你在阴沟里翻船。

    但是明远真的是惹怒了他,鬼面也自认为看出了这些人底气,最厉害的应该就是这个筑基期的小子,其他的人则是不足为虑。

    里面还有两个美貌的女修,一个应该就是安家的那个什么小姐,另外一个不知道是谁,资质容貌都还要胜过那位安小姐几分,两个人用来做炉鼎倒是最好不过。

    他最喜欢女子阴气。

    嘿嘿嘿……

    前提是杀了这些男人!

    特别是明远,鬼面自身走的是邪门歪道费劲了千辛万苦才侥幸成为一个金丹修士,最恨的就是那些天资出众的天才修士,他们只要按部就班就能轻轻松松取得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成就。

    这样的人,怎么能不惹人恨?

    特别是这种还没有长成的,扼杀起来才有更多快感。

    鬼面的杀招很快就到了,他一身修为,最厉害的除了冥阴气,就是另一样东西。

    凄厉的哭叫声响了起来,那是婴儿的哭叫,却诡异无比,像是无数的婴儿掺杂在一起的哭声,让人一阵阵泛呕,精神海也不断动荡。

    神魂都像是要被震出体外。

    “注意防护灵魂意识,这是声波攻击!”明远反应最快,伸手就给自己和清秋施展了一道薄薄的荧光屏障。

    一阵阵涟漪在蛋壳似的光幕上亮起。

    灰白色的雾气将他们困死在这里,前方走出来一个小婴儿……不,应该说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生物。

    它长着婴儿的身体,不过却有两张脸,一张哭一张笑,眼眸血红,张开的嘴巴占了一半脸的大小,弧度直接拉到了耳朵边,牙齿十分尖锐,像是荒兽的牙齿。

    身体上满布血色纹路,还有一道道黑色的筋脉****鼓动,像是有什么东**在里面,要狰狞的撕裂它,跳出来。

    它又哭又笑,声音诡异骇人,知道自己的攻击被挡住,四个眼珠子一起朝着宁清秋和明远看过来。

    安家的修士齐齐倒退一步,清秋也忍不住拉住了明远的袖子,低声问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她从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恐怖又恶心的东西。

    明远神色冰冷至极,双眼直视着那只诡异的婴孩:“是臼婴。用数十个生辰在阴时的孩童凝练而成,即便是最纯洁的婴灵,在这个炼化的过程中承受了地狱般的痛苦,也会恶化成最最邪恶的阴鬼,这便是臼婴?!?br />
    “而这雾气……应该是冥阴气,这是修炼阴气的修士才能熔炼的一种邪恶的气体,本就是臼婴这些鬼物养成的食物和居所,伤修士根基,损耗天地灵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堪称是毒物?!?br />
    “我之前并没有怎么接触过修炼阴气的修士,是以一时之间并没有认出来?!?br />
    清秋眉头大皱,对于这种惨绝人寰的炼制方式不论听到多少次都是理解不了的,她反感至极,强制压抑自己的恶心。

    “这就是鬼涧愁的修士修炼的方式?这和那些无生道的魔修有什么区别?”

    正道修士怎么可能会容忍这样一个门派占据济州大宗门的位置?每一个修士都有自己不能修仙的亲眷属于凡人,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这些背弃了天道正统的修士,会不会把屠刀举向其他的修士,来促使自己在修为上更进一步,而且修士的身躯如金似铁,用修士的身体炼化的东西绝对比起依靠凡人炼制的更为厉害。

    安海沉声回答了她的问题,毕竟是九州本土修士,而且他们正好处在鬼涧愁的势力范围内,堪称是苦不堪言。

    “没有那么严重,如果鬼涧愁的修士个个都像是这样逆天而行走旁门左道,那早就被其他的大宗门大世家群起而攻之了。他们毕竟不是魔道修士,就连魔修都有善有恶,修炼阴气的修士也不是全然如同这人一般伤心病狂?!?br />
    明远很是不屑,冷笑道。

    “这人,应该也是瞒着鬼涧愁的人,用这种阴毒至极的法子修炼自身,凝练鬼物,已经是近乎走火入魔了。终有一日,必将心魔至,生死道消,因果孽报?!?br />
    修士杀人不可耻,但是对于弱小的婴孩行如此残忍诡谲之事,已然超出了能够容忍的底线。

    “哈哈,这话倒是好笑,这修仙界本就是实力为尊,何必道貌岸然的说这些大话,若不是这些法子,我如何能够修炼到如今的地步,成为金丹修士?又怎么能轻而易举的杀掉你们?”

    鬼面已然不耐烦,他的心态早就已经扭曲,一声令下,臼婴嚎哭一声,众人皆是汗毛倒竖。

    它两张大口一张,无数的血色的毒蚊从它的口中飞出,鼓胀的的肚腹也渐渐消散下去,干瘪如皮包骨头。

    原来里面塞满的全是这种眼珠子大小,全身血色流脓的毒蚊,它们的口器是一根黑色的毒针,一看就知道是见血封喉之物。(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