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出师之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出师之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哇……”

    “哇……”

    “咯咯……”

    “咿呀……”

    “哇……”

    嘉德元年,四月初三。m.。

    金陵慈园,春晓堂内。

    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任何家俬摆设,只有十来个白白嫩嫩的婴孩,或躺、或趴、或滚、或坐、或爬行……

    一会儿这个哭了,一会儿那个笑了,还有的咿咿呀呀的说不?!?br />
    暖煦的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照射进来,颗粒状的阳光挥洒在孩子们身上。

    周遭恭恭敬敬的站了十数个老陈嬷嬷,个个面带怪异笑意,看着堂中间,头上顶着厚厚一叠尿布的贵人,苦着脸,挨个的给婴孩们换尿布……

    “嘻嘻!”

    “咯咯!”

    “哈哈哈!”

    春晓堂外,玻璃窗外,站着一长溜姹紫嫣红,个个千娇百媚,看着堂内那张苦脸,这会儿都笑得不成。

    “三爷!错啦错啦!你给小四儿换了两回,小五还没换呢!三爷,你怎么总是弄混???”

    一个毛毛虫眉大眼睛的漂亮丫头,双手捧在嘴边,大声提醒道。

    继而又引起一阵大笑声。

    屋子里的宝宝们听到笑声后,有的哭的更响亮了,也有的试图往这边爬……

    头顶尿布的贵人,自然就是大秦的忠义亲王,贾大官人。

    因为去年每个孩子出生时,都说了句丑,就被记账了。

    如今每天都要还帐,给孩子们换尿布。

    已经换了几个月了。

    原本还算轻松的活儿,随着孩子们一天天、一月月的长大,学会爬行后,就变得“艰难”起来。

    尤其是小四贾苏和小五贾芮,因为是双生子,长的一模一样,偏生又都好动的紧,早早的学会爬行后,再没一刻钟安生功夫。

    从睁开眼起,就好似装了一对小马达般,嘟嘟嘟的满世界乱爬……

    偌大一个春晓堂改造成这般,一大半是为了这俩小子。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报当初“丑鬼”之仇,小小年纪就会作弄他们老子。

    每次换尿布,冷不丁的就打个滚儿,互相换个位置。

    让贾环出丑了好多次……

    贾环原本嘱意贾迎春,让她帮着缝制一批身上绣着编号的衣裳,好辨认。

    可林黛玉却不许,说带上编号的,和牢里囚徒一般,忒不像!

    于是,贾亲王再次中招了!

    看着咧着两张小嘴,露出小小乳牙的两个小孩儿咯咯傻乐,贾环抱过一个拔掉包屁股的尿布一瞧,果然“有料”,是没换过的,登时咬牙切齿!

    不过没等他发作,就听外面传来一道满是威胁的唤声:

    “环……儿~”

    贾环闻声,动作瞬时变得轻柔起来,低眉顺目的对怀里的不知是小四还是小五道:“宝贝儿子,好顽吗?”

    听到他的话,连周围的嬷嬷们都绷不住笑出声来。

    费了好半天力气,贾环才终于把脑门子上顶着的尿布换完,自有嬷嬷上前收走。

    他也终于可以出门,给监工们交代了……

    “呼……”

    贾环装模作样的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呼出口气后,迎上的就是众女似笑非笑的眼神。

    去年六月,林黛玉先生二子,半月后,赢杏儿再生了一子,而后史湘云生一子,薛宝钗生一女,薛宝琴生一子,白荷生一子,董明月生一子,公孙羽生一子,乌仁哈沁生一子,紫鹃生一女……

    除却薛宝钗和紫鹃两人各生了一女后,倒是生了一屋子的“和尚”。

    “好了,今儿算结束了!诸位夫人,还请回去收拾行囊吧。

    明儿一早就要回返都中了。

    等下次南下,就要等一年后,我从海外归来时,接大家一起出海?!?br />
    离京已经一年多一些了,也该到回京的时候了。

    贾环说罢后,众人纷纷一静,面上的笑容也都收敛起来。

    因为这也意味着,即将长达一年时间的分别。

    至少,也是一年。

    赢杏儿最先回过神,笑道:“你们也别这般作态,说到底,咱们都是将门内眷。

    此等分别,天经地义。

    不要让出征将军,带着牵挂出发?!?br />
    听她这般一说,其她人纷纷收起了心思,又笑了起来。

    林黛玉道:“环儿,这回出征,你要带哪个一起走?蛇娘姐姐还是幼娘?”

    贾环想了想,道:“不用了吧,都有孩子,哪里割舍的下?”

    “那你是想带晴雯?”

    林黛玉一针见血道。

    众人好笑了起来。

    贾环幽怨的白了林黛玉一眼,道:“海上风高浪急,哪个也不带!”

    蛇娘道:“我去吧,海外多蛮荒之地,瘴气横行。

    我苗疆医法,多有救治之术。

    环郎虽然不惧,可其他人不到武宗,未必能受得住?!?br />
    贾环想了想,也有道理。

    他不怕那些敌人,却担心因为身体伤病减员。

    要是牛奔秦风等人因为瘴气或者其他的缘故挂掉,那岂不把人活活怄死……

    便点了点头。

    董明月有些愧疚道:“环郎,我……我让我爹?;つ??!?br />
    “噗!”

    和董明月关系最密切的赢杏儿当场喷笑出来,伸手捏了捏董明月羞赧的俏脸,道:“这话要是让董家叔叔听到,非要气坏了不可!”

    其她人也都笑了起来。

    贾环叹息一声,道:“唉,有了儿子,我这做老子的就要往后排喽!”

    “人家本来就难过,你还说!”

    见董明月真难过了,史湘云仗义出头。

    贾环哈哈一笑,道:“顽笑话,明月虽然留在大秦,但却不清闲,在家的时候没几天,任务极重的。

    好了,这些话咱们回头再说,你们先去收拾东西吧。

    我去东苑看看?!?br />
    ……

    经过一年的清闲放松的修养生活后,隆正帝的身体要比预料中好了太多。

    此刻,已经完全能够自己行走,无异于常人了。

    为了克服手颤的后遗症,他每日里都要写几篇大字。

    写了几个月后,情况再次好转。

    如今除了每天读读朝廷的邸报外,隆正帝不再理会任何政事。

    尤其是当他发现,即使没有他插手,大秦也在一日千里的飞速发展。

    大秦面貌,日新月异。

    如此一来,他每日里用来思考的时间,远比处理常务的时间多的多。

    东苑,明斋。

    贾环赶到时,隆正帝刚写完一副字,接过董皇后递过来的帕子,擦拭了下手。

    瞥了眼笑着进来的贾环,淡淡道:“都准备好了?”

    贾环点头笑道:“龙舟已经停在码头上,一切准备妥当。明日一早,辰时初刻出发?!?br />
    “一月时,施世纶就带着牛奔、秦风等人,去了琼州海岛,秣兵历马……

    贾环,自古征战,皆需有出师之名,方为正义之师。

    这不仅是对外,亦是对内。

    对天下臣工和百姓们,一个交代。

    你准备以什么名义出师?”

    隆正帝看着贾环,淡淡道。

    贾环正色道:“陛下,臣之前就说过,安南、暹罗、吕宋、天竺等地,多有我华夏遗民。

    他们在那里,备受欺凌??!

    华夏之民,多吃苦耐劳,勤俭持家。

    因此,只要有块土地,二三十年,就能积攒下一份家业。

    而安南、暹罗、天竺等民,却多好逸恶劳,靠天吃饭。

    却眼红我华夏百姓之财富,因此,每过二三十年,就会暴虐洗劫抢杀一番。

    犯下累累血债!

    这还只是一部分,再往西方,有一块孤悬大海中的大地,比我大秦更大。

    那里,有一批自殷商时期,就避难而去的华夏故民,蚩尤后裔。

    因多出自安阳,所以他们自命为殷地安人。

    经过数千年的繁育,人口数量,已至数千万人?!?br />
    “哦?当真?!”

    这个数量,却是惊呆了隆正帝。

    顾不得之前的怒火,连忙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应该是八.九不离十?!?br />
    隆正帝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道:“莫非这些遗民,也被人欺凌抢劫?”

    贾环缓缓摇头,道:“远比这更惨。

    自一百多年前,西洋人发现了那片土地后,就不断移民到那片大陆上去。

    然后,展开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在他们看来,这些华夏遗民,竟与牲畜无异,不配拥有那片土地。

    他们杀了整整一百多年,如今,除却凋零在荒山野外中的少数部族外,那些华夏遗民,竟被他们悉数屠绝!”

    贾环说的时候,语气虽然沉重,但内心……其实感观不是特别沉重。

    这个说法,在后世也不是主流。

    他只是想找个正大光明的借口……

    但这番话,听在隆正帝和董皇后耳中,却真真如灭世之雷一般,恐怖绝伦。

    屠灭数千万??!

    这种恶行,令人发指!

    不过,隆正帝到底了经国二十多年的帝王,震怒之余,看着隆正帝道:“你有证据吗?”

    贾环挠了挠头,道:“不敢糊弄陛下,证据现在肯定找不到……不过臣找了个‘证人’,写了封血书。

    臣想着,有这两个,朝廷上那起子文臣,应该没话说了?!?br />
    一下就听出了猫腻后,隆正帝狠狠瞪了贾环一眼,道:“这种事,你也敢信口开河?”

    贾环忙解释道:“陛下,这事还真不是臣信口胡说。

    那殷地安人真有几成可能,是华夏故民。

    被屠杀近乎绝种,也是真的。

    若有人不信,只管去寻个西洋人问问?!?br />
    隆正帝闻言,面色稍霁,却又阴沉下去,看着贾环道:“你准备了封什么血书?”

    贾环嘿嘿一笑,从袖兜中取出一个旧黄的羊皮卷。

    隆正帝瞥了眼,讥讽道:“你惯会捣鬼!朕倒要看看,你那十来个儿子,日后会长成什么样!”

    说罢,接过羊皮卷打开一看,瞳孔猛然一缩。

    只见羊皮卷上,只有十四个斑驳的血字: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

    Ps:明日就要大结局了,起点给咱们搞了个完本大典活动。

    凌晨时开始,可以提问,各种关于本书的问题。

    排名前十的书友,可以得到一份起点的礼品。

    另外,麻烦书友们帮忙收藏一下书单。

    还有,跪求大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