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杞人忧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杞人忧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过六月,进入流火七月,炎热仲夏,杭州金陵等火热之城自然没法待了。.

    尽管豪门大宅多可以用冰窖中的藏冰来解暑气,但因为贾家有那么多孕妇,所以哪怕将冰以壁墙贮之,总不如清爽的空气好。

    再者,几年的赏玩游逛下来,让家人躲在一个宅子里消暑,那过的肯定不快意。

    于是,贾环就带人继续南下,寻了一处深山古刹,避暑逍遥。

    湘西,少华山,三清宫。

    少华山又名三清山,集黄山之秀丽、峨嵋之壮观、庐山之灵气、华山之险峻于一身,东险西奇,北秀南绝,中峰巍峨。

    山上怪石嶙峋,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三清宫的庙祝道人,早早被打发到山下挂单云游去了,偌大一三清宫,成了隆正帝、贾家一家人的避暑之地。

    按后世的说法,在杭州金陵气温高达近四十摄氏度时,三清山上,竟只有十来度。

    一众人从火炉中,转眼进入了需要穿背心坎肩的初冬……

    隆正帝并贾家人,要在此处待过九月。

    等江南彻底解暑,也等贾家一众孕妇全部生产完毕,做完月子后……

    虽然时日不短,但好在三清山上有无穷景色,千奇百怪之山石,还有无穷无尽之珍奇动物。

    所以家人们都不觉得闷,反而过的极惬意。

    ……

    “哟!这是怎么了?”

    傍晚时分,踩着落霞伴着鹤鸣,贾环回到三清宫宫苑门前时,就看到贾苍和小六儿哥俩儿,齐齐垂头丧气的跪在门前,满面沮丧,因而调笑道。

    一旁处除了有小哥俩儿的嬷嬷,还有坤宁宫里的昭容在。

    由此可见,处罚他俩的人,并非蛇娘。

    况且,蛇娘也不能罚小六儿跪……

    见贾环笑咪咪的看着他俩,贾苍仰脸道:“爹爹,我们闯天祸了……”

    一旁小六儿赢福也连连点头,懊恼不已。

    “哈哈哈!”

    见状,贾环大笑,道:“还闯天祸,闯什么天祸了?”

    贾苍叹息了声,道:“儿子和小六儿,把三清福地元始天尊的鼻子给了下来……”

    “哈!”

    贾环忍俊不禁,道:“好端端的,你俩抠人家鼻子干吗?”

    贾苍羞赧道:“儿子总听人说,牛鼻子老道牛鼻子老道,便以为道士是牛鼻子……”

    贾环道:“那你看道士的鼻子不就完了?”

    贾苍看着贾环咧嘴笑道:“爹爹,我想寻常道士的鼻子要是牛鼻子,那他们的老祖宗,那可不得是大象鼻子?

    要看就看最厉害的,擒贼先擒王!”

    小六儿连连点头,深表赞同。

    贾环哈哈大笑道:“那你们看的如何?”

    贾苍闻言,登时又垂下脑袋,摇头道:“儿子被人哄了,根本不是牛鼻子,也不是大象鼻子……”

    小六儿也有样学样的垂下脑袋,难过的摇摇头……

    贾环笑道:“那你们也不吃亏啊,虽然被罚了一通,可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言不可轻信。

    对不对?

    下回要有人同你们说,和尚是秃驴,你们会不会再去庙里看佛则的脑袋?”

    贾苍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摇头道:“肯定不会了!”

    贾环笑道:“对,这就叫吃一堑长一智,不算吃亏。

    可是太后奶奶罚你们跪的?”

    两小人齐齐点头。

    贾环笑道:“还要跪多久?”

    贾苍嘿嘿一笑,响亮道:“跪到吃完饭!”

    贾环俯身揉了揉他的脑瓜,道:“那就再跪一会儿吧,做了岔事,就得挨罚?!?br />
    说罢,笑着就要往里走。

    贾苍忽然又道:“爹爹……”

    贾环住脚,转过身,笑道:“怎么了?”

    就见贾苍茫然的抓了抓脑袋,道:“爹爹,儿子将太后奶奶叫奶奶,可小六儿却将太后奶奶叫母后,儿子又是小六儿的哥哥,这些……好像不大对吧?”

    “哈哈哈!”

    见俩小儿都是满脑门子官司,理不清,贾环大笑道:“若是在平常人家里,这样论自然是不对的。

    可是涉及到天家,这样就不能较真儿了,只能各论各的,不然论不清。

    咱们也不去管他,该怎么叫就怎么叫,不过是个称呼罢了,不相干的,明白了?”

    贾苍点点头,不好意思咧嘴笑道:“明白了!”

    小六儿也乐呵呵的点点头。

    贾环又一人揉了下脑瓜,然后大笑着转身入内。

    ……

    路过正殿时,本以为隆正帝不在。

    最近他和李光地两人迷上了三清山林间的一种“神物”,四不像神兽。

    没错,正是封神传说中,姜太公的坐骑,四不像。

    此兽犄角像鹿,面部像马,蹄子像牛,尾巴像驴,但整个看上去,却似鹿非鹿,似马非马,似牛非牛,似驴非驴。

    端的神奇。

    当然,贾环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当年看封神榜时,他专门查过,实际上就是麋鹿。

    但隆正帝和李光地却还是以为它们就是姜子牙的坐骑。

    再加上这里是三清道场,也就愈发蒙上了层神秘色彩。

    因此一太上皇,一三朝相国,常结伴观察,早出晚归,很是自在。

    通常这个时候,他们正在看四不像归林……

    “哟,陛下,老爷子,您二位今儿怎么提前回来了?”

    既然看到了,就不能再装作没看到,贾环拐进正殿,笑呵呵的与两人请安。

    隆正帝哼了声,道:“朕道为何今日神兽似受了惊,早早奔走。

    回来方知,原来是你那宝贝儿子做下的好事!

    姜尚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四不像就如同元始天尊的徒孙。

    你那好儿子将元始天尊的鼻子给割了下来,四不像就惊走了。

    你还有脸子问朕为何早归?”

    李光地幽幽补刀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一个不敬圣人,一个更是连神人也不敬了……”

    贾环没好气的白了这个老瓤子一眼,没搭理他,看向隆正帝道:“陛下,有事儿您直说!臣家里还有一屋子媳妇儿等着哄呢,还有一个月就都要生了,心里都慌的很?!?br />
    隆正帝闻言,抽了抽嘴角,狠狠瞪了眼后,道:“朕就不信你没得到消息……你搞的那个分税制,让地方工厂作坊缴纳的商税,直接经银行入户部商税司。

    你可知道各省督抚如今都要炸锅了?!

    尤其是偏僻贫穷些的省份……

    你大肆清洗天下时,那些人都坐得住,如今却一日三封折子往中枢里发。

    张廷玉吃不准,派了八百里加急,问朕的主意。

    朕能有什么主意???”

    贾环闻言,皱起眉头来,道:“陛下,甭惯他们毛??!

    五年前有什么商税?

    那会儿他们都活下来了,还活的那么滋润。

    如今倒活不下来了?”

    李光地幽幽道:“贾小子,你把人家的丁口都迁移完了,总给人留条活路吧……”

    贾环淡淡道:“怎么没活路?全省若不够百万人数,那就撤省换府。

    不够二十万,就撤府换县。

    如此一来,就能空出大量吃闲饭的俸禄。

    再者,如今各省的士绅清扫一空。

    空出来多少土地???

    原本不纳税的田,现在都开始纳税。

    只此一项,就比先前多出不知多少进项来。

    还敢叫苦?

    无非是看到那么大一块肥肉在眼前,却不能过手沾一手油,心里痒的慌。

    眼见着当初卑贱的泥腿子们一个个都去了繁华地做有钱人了,他们心态失衡了呗!”

    “水至清则无鱼啊?!?br />
    隆正帝淡淡的道。

    贾环闻言,抓了抓脑袋,笑道:“陛下,这话可不像是从您口中说出来的……”

    隆正帝没开口,李光地就冷笑道:“贾小子,你少装糊涂。

    你的心思,太上皇和老夫都明白。

    无非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将最重要的财政税收权收回中央。

    这是极好的事,你当我们就看不透,就你一个明白人?

    可你要想明白喽,想让马儿跑,就不能连一口夜草都不留。

    不是我们藏污纳垢,是这世道就是如此。

    你贾环难道就那么清清白白?

    不过是太上皇宠着你,旁人不愿触怒你罢了?!?br />
    “老头子,我好吃的好喝着奉养着你,你吃灶灰迷了心了?怎么怼起我来了?”

    贾环恼羞成怒瞪眼道。

    他自然不可能清清白白,隐瞒的事多了去了。

    不说别的,只秦可卿的身份,就是一个大污点……

    李光地见贾环羞恼,嚯嚯一笑,道:“你也知道急了?”

    贾环见此大恨,就要反击,隆正帝一摆手,道:“老相国在教你为政的经验,长点心眼子,好生受着。

    也是奇了。

    要说你不懂吧,你一套一套的新奇法子,如同灵丹妙药一般,可解危难。

    可要说你懂吧,有时候真的……幼稚可笑!

    如今各省农业势衰,粮价居低不升。

    你再把商税全扣了,让其他人怎么活?

    至于撤省成府,更是狗屁不通。

    你知道其中涉及到多少人的身家干系?

    你把儒家上下清洗了遍,还想再清洗一遍胥吏?”

    贾环想了想后世的法子,道:“陛下,商税归中央,这点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如今一切初起,商税看起来很多,实则不然。

    这才多一点?

    若现在就给分出去,等日后金山银海的进账,难不成中枢还能再从外省地方夺回来?

    纵然能夺回来,也会极为艰难。

    也要经历惨烈的斗争,付出不菲的代价。

    若是挣不回来,地方必然尾大不掉,影响中枢权威。

    这是根本问题,不容动摇。

    至于地方的活路……

    罢了,工厂作坊,可以每年缴纳一定比例的城市建设银子和教育银子。

    就按照商税的五分比来交。

    这笔银子,用来修建道路,兴办教学。

    想来,足够让那起子人吃饱了……

    真真是混帐!”

    隆正帝和李光地对视了眼,两人想了想,心里算了算数目,倒也不是小数字。

    隆正帝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办吧,回头,你给上书房递个折子……

    这里真是安静啊,朕自记事以来,便在景阳宫里读书。

    再到后来,参与夺嫡之事。

    又做了二十年的泥塑菩萨,日日心惊胆战,如履薄冰。

    本以为,此生不是被人算计而死,就是崩于奏折案牍中。

    何曾能想过,有朝一日,能这般安静清闲?”

    李光地呵呵笑道:“太上皇的气色,比先前着实大好了?!?br />
    贾环附和笑道:“确实如此,陛下,要不您一年出巡一次?”

    隆正帝淡淡道:“你若在大秦内,朕出来自然可以?!?br />
    贾环若不在大秦,军权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稳。

    朝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即使含怒含恨,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忍着。

    他们怕贾环这个杀人魔头道理都不讲就杀人。

    这种情况下,若没有隆正帝镇着,中枢极可能出问题。

    贾环自然也明白,他笑道:“没事,也不用几年,最多三五年,等世人习惯了这种制度,体会到了甜头,就不相干了?!?br />
    隆正帝摇头道:“罢了,还是等你下次回大秦,再奉朕与皇后南巡吧。

    只朕一个,却也没多大意思。

    行了,去看你老婆去吧。

    也不知你弄什么名堂,一下生那么些做什么?”

    贾环得意的哈哈笑道:“陛下,这是臣的能为,也是臣的福分!

    那您和老相爷先聊,臣告退了!”

    “嗯?!?br />
    ……

    待贾环离去后,李光地看着面色有些落寞的隆正帝,忽然笑道:“真真是千古奇事,太上皇为国之君,竟对一权臣宠爱至斯。

    贾环权倾天下,无人能制,却又因为对太上皇的忠义之情,甘愿出海征伐。

    老臣活了快百年了,还从未见过这等奇事。

    不仅老臣没见过,史书上,也从未出现过。

    却不知百年之后,青史中又该怎样描绘您这对君臣……”

    隆正帝淡淡道:“朕,必为千古明君。贾环,则是朕之贤王?!?br />
    李光地没有反对,点点头,道:“竟还真让您君臣二人走到了这一步,国富民强,更胜秦皇汉武,纵然盛唐也不及也。

    这还只是开始……

    太上皇,您若舍不得贾环出海,留下来就是。

    由他在大秦遥遥指挥,亦能成事。

    还不用担什么风险。

    您还能四处游顽,修养龙体。

    然而若是贾环在海外出了变故,事情怕就难说了。

    不是顽笑的?!?br />
    隆正帝闻言,细眸中瞳孔猛然收缩如针。

    于惊醒中,霍然起身。

    是啊,若是贾环出海,有个闪失。

    那么……

    一切改革的根基,也就消失。

    因为执掌军权的牛秦温施四家,绝谈不上亲密无间。

    有一万种办法,使得四家心生嫌隙,斗争起来。

    军权一旦不定,则国朝不宁。

    最重要的是,他虽然将养好了身体,看似与常人无恙,但他心中明白,他拖不了太多年了……

    一旦他驾崩……

    局势势必崩坏!

    这千古未有之盛世,也将分崩离析!

    念及此,隆正帝抬脚就要去找贾环。

    不过走了急走了几步后,又顿住了脚,站了片刻,转回身,重新稳稳坐住。

    端起香茗啜饮了口后,放下茶盏,哼了声,道:“你这老狐狸,一天到晚闲得慌,就会没事找事。

    贾环这样的人,机灵多智,更有一身鬼神莫测的保命功夫。

    又能出什么闪失?

    哪怕全军覆没,只要他平安无事,大秦依旧稳如泰山!

    老东西,杞人忧天!”

    “哈哈哈!”

    ……

    ps:应该就在这两天收尾,海外征战就不详写了,偏离红楼太远,身体也是真吃不消了……

    园子戏应该会在完本后,以番外的形式免费发。

    这样可以避免不喜欢的书友订阅,也不用被说水,想写多少就写多少,两全其美。

    我如此机智,点个赞……。

    a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