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撞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撞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眼见巨石从皇舆正上方滚滚落下,贾环厉吼一声,自马上凭空而起。

    半空中接过韩大射来的大秦戟后,于厉啸声中,狠狠朝巨石侧壁抽去!

    “?。?!”

    “砰?。?!”

    方圆丈许的一块巨石,在滚落过程中,被贾环一戟抽中侧壁。

    贾环之力何其之巨,这一击下,众人只见火星四溅,碎石纷飞,竟被他生生抽碎了小半块石头。

    在这一击下,巨石终究改变了方向,朝前方滚落而去。

    尽管前面人已经再三躲避,可到底还是发生太快,有两名御林军,躲避不及,被从天而降的巨石压在石下,成了肉泥……

    “我要活的!不要放走一人,岳丈,活的??!”

    贾环落回马背后,冲已经腾空而起的无数人中,最先头的那道身影厉吼道。

    贾环出奇的震怒!

    然而这个时候,隆正帝居然“噗”一声笑出声来。

    贾环黑着脸瞪着眼看过去,就见隆正帝忽然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

    贾环黑脸道:“陛下,您笑什么?臣也不知道居然还真有脑壳坏掉的,想学韩信刺秦王!

    这都他娘的什么年代了,还玩这套?”

    隆正帝笑的涨红了脸,笑骂道:“贾环,谁当你岳父谁倒霉!不学无术的混帐东西,分明是张良博浪沙刺始皇帝,和韩信什么相干?”

    贾环气急败坏道:“臣管他哪个?

    这起子贱皮子,非逼得臣大开杀戒不可!

    好!

    想死,臣就成全他们??!”

    隆正帝见贾环一双眼睛隐隐泛红,煞气冲天,便不再笑了。

    哼一声,淡淡的道:“朕当年要大开杀戒时,你死活拦着不准杀。

    宁泽辰、天机贼道这等心腹大患,都一个个被你远远的送走。

    如今不过几个狗急跳墙的跳梁小丑,你气急败坏个什么?

    也值当?”

    贾环咬牙道:“陛下,这绝对不同!

    前面那些,心中并无反意,都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旁的缘故,才走了岔路。

    臣不过把他们拉回正道,也能担保他们再不敢乱来。

    可如今这些……

    他们是咱们大政的根本大敌!

    不斩尽杀绝,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朝廷的威严!”

    凶手是什么人,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目了然。

    除了极利害的利益相关,什么人会去谋杀一个已经禅位了的太上皇……

    若是隆正帝在贾环照顾下被杀,贾环纵然再强势,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带着家人远赴海外。

    没了隆正帝,没了贾环,用不了五年,大秦运行的规则,就会再次回到从前。

    既得利益的根基,也就不会再被动摇……

    隆正帝细眸微眯,轻蔑一笑道:“左右不过是那些人,不过,偏生那些人才是世间的大势……

    你杀一两个,也无关痛痒。

    真要铁心往下追索,牵连起来,范围就太广泛了。

    你下得了手?”

    贾环冷笑了声,道:“陛下,没这回事,臣也要寻个由子,好生整肃一遍。

    之前二十多年来,积累下了太多沉珂杂碎!

    朝廷若不将这些王八羔子弄死弄残,您信不信,咱们想法子给百姓增添的营生,到头来都能被他们给搜刮了去,成了他们的挥霍之资。

    现在是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只以为咱们君臣要断他们的活路,才出此下策。

    等他们反应过来,哼!

    就是他们阴谋篡夺咱们努力果实的时候?!?br />
    隆正帝闻言,蹙起眉头来,道:“果真会如此?”

    贾环道:“防范未然吧,正好趁这个时机,先抓一批,流放一批,再杀一批!

    不如此,不能震慑贼心!”

    隆正帝缓缓点点头,道:“这件事你看着吧……

    朕目前还看不出有这个苗头,那些士绅们,未必会放下土地,来正经行商事。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

    等他们看到行商变得简单,获利极丰时,必然坐不住。

    已经将他们逼到了刺杀朕的地步,可见,他们已经急了眼……”

    贾环长出一口气,道:“这一次,臣再不留情!”

    隆正帝闻言,讥笑道:“朕听皇后说,你那个平妻怀的,是一对双生?

    怪道最近你急躁许多……

    那些人也是倒霉,正巧撞到你火气头上了?!?br />
    贾环闻言,没好气道:“陛下,和这个不相干……”

    话没说完,就见一阵呼啸声响起,没一会儿,只见董千海并乌远,带着十数人归来。

    乌远手中提着一白衣书生,董千海手中则提着一个丈许高的大汉,极高壮。

    只是此刻整个人都萎靡成一团烂泥。

    想来,正是这个壮汉,方才将巨石抛下。

    再看看那白衣书生,贾环冷笑一声,等他被带进后,当面啐了口:“就你这样的货色,也想学张良刺秦王?

    姓甚名谁,家在何方?

    本王只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过了之后,本王从河洛之地的府学杀起。

    只到杀出有人认出你为止。

    府学杀尽,就杀县学。

    咱们一个省一个省的杀!

    老子连顾千秋都杀得,还杀不得你们这些杂碎?”

    “呸!”

    一直不出声的白衣书生闻言,面色陡然涨红,狠狠朝贾环啐了口,脸上却被乌远一巴掌打偏,一瞬间肿胀起来。

    贾环冷笑一声,道:“时间到,考虑好了,到底说还是不说?”

    那白衣书生傲然昂起头,斜视贾环。

    贾环一摆手,道:“拖下去……”

    “等等!”

    白衣书生登时慌了,以为贾环不想听他说,要借机大开杀戒,忙顾不得摆弄风骨了,大声道:“我乃琅琊王朗王玄通!

    昏君亲信奸佞,倒行逆施,动摇国本!

    长久以往,必成秦之乱事,陷百姓于战乱。

    呜呼,吾国百姓罹难久矣,万不能因昏君奸臣,再陷苦难之中。

    祸国奸臣,你想杀就杀吧!

    我王玄通乃琅琊王氏子孙,一心为国,焉能惧死?”

    贾环看弱智的眼神看着他,淡淡的道:“谁给你的陛下皇舆路线图?”

    王朗面带讥讽,昂然而立,看样子是不肯出卖盟友……

    贾环笑了笑,道:“不说也没问题,带你回城后,就从接触过你的人开始杀起。

    从河南,杀到山东琅琊。

    但凡和你接触过的人,尽数杀绝!

    无非是一些读书人,杀不到五百个,就必然能杀出来答案来,你信不信?”

    “你……你这个刽子手??!除了杀人,你还会做什么?”

    王朗真真气的面色发紫,颤着嘴唇道。

    看贾环的目光,好似在看一个黄泉地狱中来的恶魔。

    贾环似懒得理他,铁了心了要大肆杀戮,一挥手,就让人将他拖下去。

    看着贾环眼中的杀意,王朗是真的怕了。

    不只为自己的命运怕,更为洛阳城和山东的故友。

    他可以为了理想舍弃性命,却不能连累千百同学。

    王朗拼命挣扎喊道:“奸佞,有能为就朝我来!牵连无辜算什么?奸佞!昏君??!”

    看贾环理也不理,就要吩咐人清空道路,重新上路,王朗愈发害怕,一时间甚至都有了尿意,眼见就要被拖下,王朗彻底崩溃了,痛声哭喊道:“是左思言给的我路线图点,是他,你不要杀别人??!”

    贾环闻言,眼中厉芒一闪,看向隆正帝,道:“左思言,是河南布政使左明之子。

    嘿!好的很,极好!

    陛下,就从这个左明开始吧!”

    隆正帝想了想,道:“先拿下左明,然后传旨都中,命赵师道赶赴洛阳,展开追索?!?br />
    贾环点点头,道:“嗯,从左明开始,主犯杀头,九族流放黑辽,进行劳动改造。

    不管涉及到哪一个,也不管是什么名门望族。

    一律严打,除恶务尽。

    除此之外,将各省的地痞流.氓,市井混混,也一并清扫掉。

    罪行严重的,可杀可不杀的,一律杀!

    可流放可不流放的,一律流放!

    从重从严!

    但凡过往有劣迹的,不管出身门第如何,全部发往黑辽农垦兵团,由黑辽监军,让他们开荒改造。

    也算是废物利用。

    敢包庇阻挠者,以同罪名,罪加一等!”

    隆正帝闻言,挑起眉尖道:“这般大的动静,怕是要有不少冤假错案。

    贾环,你在士林中的名声已经成了臭狗屎。

    再这般折腾下去,在民间也不会好?!?br />
    贾环想了想后世八三年那场新中国最后一场全国性的大运动,事后,的确有许多人翻黑点,骂天骂地骂祖宗。

    尤其是在看了些海外“进步”人士的绝密揭露后,更以为生活在九幽地狱中,黑暗无光。

    但是,他们却不愿相信,正是那最后一场大运动,将积累了数十年戾气的社会垃圾渣滓们,全部清理了一遍,才保得之后数十年的社会安稳。

    的确也有不少冤假错案,但在大势之下,只能无可奈何……

    若没有那场严打,乌烟瘴气的乱势之中,又会有多少人枉死受侮?

    贾环眼睛眯起,沉声道:“臣从未想过能够千古流芳,也不在意这个虚名。

    若能以臣一身污名,换回大秦二十年顺利发展,臣心甘情愿!

    至于名声……

    嘿!

    以臣的境界,还在乎什么名声?

    无所谓了……

    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

    “……”

    隆正帝坐在皇舆中,听到贾环大义凛然的说完这番话后,眼神怪异,面色更是诡异……

    他看着贾环,道:“贾环,你……你是不是撞客了?

    这幅对子,朕只在心里想过,还未写出来,也从未示之于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

    贾环:“……”

    ……

    “哒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铁骑踩踏青石板声,响起开封府布政使衙门外。

    此时,夜已斑斓。

    “什么人?”

    作为从二品大员,一省三号大佬的衙门及官邸,布政使衙门口是有厢兵布防的。

    往日里,除了总督和巡抚标兵营外,布政使厢军是数的上的体面官兵。

    然而此刻,为首校尉看着疾驰而来的一对骑乘,刚一开口,一道马鞭就呼啸而来……

    “啪”的一声,继而响起一道惨叫声,校尉便被打翻在地。

    惊呆了的布政使厢军还未来得及集结,就听为首一锦衣亲军大声道:“御林军奉旨拿人,敢阻拦者,一律以谋反罪论!

    丢下兵器,通通跪下!”

    见这个架势,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布政使厢军如何还敢阻拦,纷纷丢下兵器跪地,唯恐惹祸上身。

    数十骑铁骑翻身下马,为首之人见厢军乖觉,冷哼一声后,大手一挥,道:“进去拿人!”

    “干什么的?”

    外面这样大的动静,门房里自然不会听不到,开始有了反应。

    可连一营厢军都挡不住,里面的仆役们就更挡不住凶威赫赫的御林军了。

    或被打倒,或狼狈而逃,匆匆往里面去报信。

    不一会儿,等一队御林军便行至二门前时,河南布政使左明,也终于出面。

    一身常服的左明,看着一营身着御林军服的士卒,眸中瞳孔微微一缩,他对为首将校拱手道:“不知将军前来,所为何事?”

    为首将校从怀中掏出一面金牌,上书一“御”字,沉声道:“本将京营节度副使,扬远伯韩大,奉皇命,缉拿谋逆弑君反贼左思言,并其父左明。

    左氏九族,先由河南总督衙门代为收押,等候朝廷发落。

    左大人,你儿子的事发了?!?br />
    左明闻言,如遭雷击,面色登时煞白,他看着韩大,满脸不信,颤声道:“将……将军,犬子始终在家中,不曾出门,他……他怎会犯下谋逆弑君之罪?”

    这可是十恶不赦,连带九族满门抄斩的巨罪!

    韩大眼神淡漠的看了左明一眼,若非有青隼的暗手早就打听清楚眼前之人是什么货色,还真被他这幅惊骇到极点,人畜无害的斯文模样给哄骗了。

    怪道贾环总给他说,论做戏,一百个武将都不是文臣的对手。

    他们能做戏做的连他们自己都信。

    韩大冷哼一声,道:“证据就在洛阳,废话少说,左明,跟我们走一趟吧?!?br />
    说罢,手一挥,麾下走出两名悍卒,将惊骇欲绝的左明拿下。

    又有四人拿着左思言的画像,在布政使衙门一“仆婢”的带领下,直接去了左思言的屋子,将一个年轻人也带了出来。

    韩大根本不多话,只道了声“带走”,一众人就风一般离去。

    身后,河南总督衙门的标兵营匆匆到位,包围住了布政使衙门……

    风波骤起!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