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自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自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陛下,您也去歇息会儿?”

    用过午膳,李光地就被推至船楼里休息去了,这个老头儿极会养生。

    隆正帝则始终用那台望远镜,观察着渭河沿岸的景色和人情,似怎么也看不够……

    见他面带疲惫,贾环劝道。

    之前董皇后劝了两遭,反而被训斥了几句后,就不敢再多言了……

    隆正帝想了想,点点头,道:“也罢,将这千里眼与朕收好了……

    贾环,今夜能至何处?”

    贾环早已熟悉行程,笑道:“托陛下洪福,咱们如今是顺风顺水。

    若无意外,到了夜里子时前,就能到达洛阳。

    陛下,洛阳是个大城。

    咱们逛两天?”

    隆正帝闻言,细眸微亮,道:“洛阳?那是该去瞧瞧,朕还未去过那里……”

    忽又语气一转,道:“洛阳,距离少林很近吧?”

    贾环听他语气忽然有些唏嘘,知道隆正帝必是想起了性一禅师,他点点头道:“百十里路,不远,只是山路不大好走……”

    隆正帝沉默了下,道:“到了洛阳,去何处下榻?”

    贾环忙笑道:“早为陛下准备好了行宫……其实就是一个大园子?!?br />
    隆正帝点点头,道:“你去后面船上看你家人去吧,朕歇息半天,到了夜里,下驾洛阳,停留三天。

    明日,朕去少林,送性一禅师的金身归佛门?!?br />
    贾环看了看隆正帝的脸色,见其眼神怅然悲伤,手里默默坚定的滚着念珠,没有多说什么。

    性一禅师用生命换回了隆正帝和赢祥的生机,也该得到回报和尊重……

    念及此,他点了点头,应声道:“遵旨?!?br />
    ……

    “三爷回来啦!

    呀!小爷和六殿下这是怎么了?”

    楼船正堂门口,鸳鸯带着两个丫头满面笑容,正要出去甲板上做什么,刚好遇到了贾环一左一右抱着贾苍和赢福进来。

    本来极为欢喜,可看到贾苍和赢福两张激动的有些癫狂的小脸,登时唬了一跳。

    贾环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道:“鸳鸯姐姐做什么去?”

    鸳鸯笑道:“今儿老太太欢喜的紧,难得一回想吃鱼,平日里她老人家吃的少……

    二.奶奶撒娇说,今儿不想动弹,求告假一日,也受用一回。

    老太太高兴,就放了她和三姑娘的假,让我去准备……”

    贾环义正言辞道:“那怎好安排鸳鸯姐姐跑腿儿?就算不好让大嫂子动弹,林姐姐、云儿她们不也在吗?”

    本是顽笑的话,却见鸳鸯杏眼幽幽的看着贾环,婉怨道:“三爷,奴婢就与王妃们不同吗?”

    贾环多机灵,忙小声道:“你也是王妃啊,我这不是心疼你嘛,平日里累的紧……”

    鸳鸯闻言心中登时大喜,正想说什么,就见贾环怀里那两个小东西,齐齐捂住嘴,两双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看着她。

    鸳鸯俏脸登时大红,窘顿的差点没哭出来,话也不敢说了,看了贾环一眼就带人匆匆离了去。

    往后两天,怕是都不想见到这两个小鬼头。

    贾环没好气的看着贾苍和赢福,笑骂道:“人小鬼大!”

    说罢,见俩小儿吐舌头做鬼脸,他哈哈一笑,带着两个小人入内了。

    不是贾环惯他们,非要抱着,实在是……

    这俩小家伙儿这会儿腿还是软的,站都站不住。

    刚才,贾环带着这俩小子,从前面大龙船上,直接踩着两船之间相连的铁锁上,飞了过来。

    两艘大船相距颇有一段距离,这般飞过来,其中的刺激,根本不是后世的摩天轮和过山车能比的。

    换个大人都能吓晕过去。

    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贾苍,上了甲板后都腿软的站不住,胆子小一些的小六儿,就更不成了。

    所以,只能让贾环一直抱着……

    好在,俩小儿心中的激动兴奋,多过惊恐畏惧,此刻尤在激动中……

    ……

    贾环这次准备的三艘楼船,除了隆正帝的大龙船为五层外,其余两艘一艘为四层,一艘为三层。

    贾家为四层,最后一艘为兵船……

    贾家楼船,第一层是大厅及贾母、薛姨妈的暖阁卧房。

    贾母年岁已高,自然不可能爬上爬下。

    薛姨妈正好可以作陪。

    二层则是侍奉的丫鬟、婢妇、厨娘之流的卧房。

    三层为贾政、赵姨娘、贾玫,贾宝玉一家,还有李纨、王熙凤、贾家三春等人的卧房。

    楼船极大,整个二楼环绕大厅一圈,虽然为同一层,实则间隔的极开。

    最高一层,则是贾家一家人的住地。

    虽为楼船,其实与一套宅院也没什么区别。

    同样有正室、左右暖阁、左右厢房、耳房间,倒座房……

    加起来足有几十间房间,虽然精巧一些,却也足够使了。

    贾环带着贾苍、赢福入内后,就见大厅正中间,厚厚的波斯羊绒地毯上,高台上陈列着一席软榻,与贾母在家中所用的一模一样。

    软榻边是一个带锦靠的椅子,这是为薛姨妈准备的。

    下面两排,则是两溜云白色的沙发……

    老一辈坐不惯这个,他们终归还是喜欢规规矩矩的硬椅子。

    可林黛玉等人,之前三年都坐这样的,极喜欢这种舒适的软椅。

    今年回府几个月,反而不习惯硬椅子了。

    此刻都极高兴……

    一大家人出来顽,和一小家人出来顽,还是不同的。

    连贾宝玉都眉开眼笑着……

    此刻除了贾母、薛姨妈、贾政、赵姨娘还坐着外,听到鸳鸯的声音后,其她人都站了起来。

    没长辈在前,家里人还可随意些。

    有长辈在,礼数还是需要讲的。

    贾环如今挂着亲王爵,国礼重于家礼。

    不拘是姊妹还是妻妾,都要起身相迎。

    贾政原本亦是要起身的,不过之前被贾环等人好说歹说总算劝住了……

    “说什么呢,都这样喜庆?”

    贾环先扬了扬下巴,让众人落座后,一边往里走去,一边笑道。

    贾母见贾环回来欢喜道:“说你之前唱曲儿呢,那么金贵个王爷,还扯着嗓子嚎!”

    众人大笑。

    贾环也不羞,道:“小六儿和苍儿给孙儿打的鼓?!?br />
    两小人儿闻言,都下意识的昂首挺胸起来。

    众人这才看出不妥来……

    “这是怎么了?”

    赵姨娘走过来,看着咧着嘴口水都快流下来,也不自知的贾苍,担忧道。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没事……”

    “什么没事?”

    赵姨娘瞪了眼后,回头叫公孙羽:“幼娘,你快来看看,我怎么瞧着,苍儿怎么有点二愣子了……”

    她不叫蛇娘,担心蛇娘又上手……

    这个儿媳妇管起儿子来,赵姨娘看着都心惊。

    公孙羽忙过来,看了看小贾苍还在扩大中的眼瞳,抽了抽嘴角,道:“受了些惊悸刺激,之后又一直极喜……安分两天就好了?!?br />
    说罢,在人前素来清淡少言的公孙羽,忍不住在贾苍小脑瓜上敲了下,嗔道:“苍儿愈发淘出圈儿了,这又是顽什么了?”

    小贾苍和小六儿都嘿嘿一笑,仰头看向贾环。

    贾环干笑了声,道:“不干苍儿和六儿的事……”

    “环郎,这船好像也没停过,你是怎么带着孩子回来的?”

    赢杏儿坐在左排上座,穿着简单但气场不俗,明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两船之间不是有条通道嘛……”

    众人愣了愣,想了好久才想起那条位于船头中间的铁索,登时都变了脸色……

    “环哥儿,你……这还了得?”

    贾母唬的都站了起来,其她人的脸子也都沉了下去。

    那岂是顽笑的?

    这样的天,这样湍急的大河,万一掉下去,人还不眨眼就冲没了……

    想想都骇人!

    不过,蛇娘倒是说了句“公道话”:“并不妨事,男娃儿多摔打摔打,长长胆子也好?!?br />
    林黛玉没好气道:“蛇娘姐姐,这要是掉下去了,看你怎么办!”

    蛇娘笑道:“掉下去了,他爹下去捞?!?br />
    “噗!”

    林黛玉又好笑又好气的白了蛇娘一眼,不过还是佩服:“好姐姐,这份心态,旁人真真比不了?!?br />
    换做她,就万万做不到蛇娘这种境界。

    虽然林黛玉也知道,贾苍这般懂事,都是蛇娘教导之功。

    也极羡慕贾苍这样的孩子,希望自己的孩儿,日后也能长成这般。

    可真让她去打孩子,那却是不可能的,更别说让贾环带去那样危险的地方逛一圈,那还不要了她的命?

    蛇娘笑了笑,方道:“男孩子越是娇惯着养,越不好养。索性让他自己摸爬滚打,不让长歪了就成?!?br />
    林黛玉闻言,撇撇嘴,接受不来这套理论,上前摸了摸贾苍的小脑瓜,道:“可怜的小毛头?!?br />
    贾苍抓了抓脑袋,不知道自己哪里可怜了,一脸迷糊。

    众人呵呵笑着,贾探春过来抱走了赢福。

    贾母对薛姨妈道:“蛇娘虽然出身苗寨,但到底是做圣女的,身上带着一股大气。

    不似旁的小门小户里的孩子,反倒娇生惯养。

    其实咱们这样的人家,哥儿多是打小要读书,教规矩。

    还有天家……

    那些皇子世子们,倒比寻常读书人还要苦熬。

    那么丁点儿大,就要去景阳宫里读书?!?br />
    薛姨妈点头道:“哥儿到底不好长于妇人手,我家那个,就是被我惯坏了啊……”

    贾母等人忙劝道:“如今也好了?!?br />
    听她们这般说,林黛玉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对贾环小声道:“若是儿子,以后你教?!?br />
    贾环点点头,笑道:“好,我教!”

    林黛玉抿嘴一笑,又揉了揉小贾苍的脑袋,回到座位上。

    贾苍被蛇娘接过后,贾环上了高台,坐在贾母身边,见她笑的慈爱,也笑道:“老祖宗可有不适的地方?”

    贾母摇头道:“这般好的船,又大又舒服,一点不颠簸,还能看看景儿,听听水声,好的不得了!哪里还有不舒服的地方?

    你有心了!”

    贾环呵呵一笑,道:“这可不是孙儿的功劳,船只的设计,都是按照白荷的图纸来的,船里那般暖和,也是她专门加了套取暖的玩意儿?!?br />
    贾母笑着看了抿嘴轻笑的白荷一眼,喜欢道:“都是好孩子!”

    一旁处,王熙凤高声笑道:“可见老祖宗是愈发偏心了,我和大嫂子伺候了这么些年,也没得到这样的赞!

    不过也不能怪老祖宗,谁叫咱们没个好人,给咱们讨个公道?”

    这话别人是万万不能说的,贾琏不愿陪同南下,反而选择和尤二姐贾艾母子留在了都中。

    这其中的含义,任谁也明白。

    和李纨差不离儿,不,比李纨还惨。

    李纨是没法子,天人永隔,但至少夫妻之义尚在。

    可贾琏的选择,却让王熙凤连一点退路都没有。

    众人一直避免说这个话,如今见她自己倒是一点不在乎的说出来,众人陪笑之余,心里也怜惜的紧。

    贾母也心疼嗔道:“这些年才是白疼你了!”

    王熙凤闻言,笑着笑着眼泪就落了下来,道:“我不过是顽笑话,这些年若不是老太太当孙女一样疼着护着,怕连骨头都见不着了。哪里能忘?”

    “诶……”

    众人纷纷嗔怪的劝了起来:“好好的说这些做什么?”

    王熙凤没等贾母感伤来劝,自己即刻抹了眼泪,又笑了起来,道:“还不兴我也撒个娇?

    你们瞧三弟,也是做老子的人了,不也常在老祖宗膝下做孩子气?

    还给他媳妇讨功劳呢!”

    贾环哈哈笑道:“下回连二嫂……还有大嫂的功劳一并讨了,省得二嫂子在落泪和老祖宗撒娇。

    这二嫂子素日里看着刚强泼辣,猛一落泪,还真怪唬人……”

    “哈哈哈!”

    众人大笑。

    王熙凤闻言,啐笑道:“我是老虎不成?哪里唬人?”

    “嗷呜??!”

    一直老实坐着的贾苍,什么也听不懂,可听到老虎两字时,他却眼睛一亮,张口叫了声。

    叫出口后才后悔,有些担心的看向蛇娘。

    果然,就见蛇娘在瞪他。

    众人却已经大笑起来,既笑贾苍,也笑王熙凤。

    贾环则看了林黛玉一眼,林黛玉最懂贾环心思,见之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后,笑道:“蛇娘姐姐,今儿是大喜的日子,老太太心情也好,你可别再教训苍儿了。

    他刚受了惊吓,原本就是无心的,你要怪,就去怪环儿?!?br />
    蛇娘好笑的看着林黛玉,又见贾苍双手合十讨好的给林黛玉作揖,林黛玉笑的抿不住口,道:“这次就罢了,日后可不能再惯他?!?br />
    贾环见之,冲贾苍挤了挤眼后,对贾母笑道:“今儿夜里到洛阳,明儿孙儿送陛下上少林。

    老祖宗也可去这座名城各处逛逛。

    孙儿听说这里有座白马寺,是中国佛门祖庭,第一座佛寺。

    老祖宗去瞧瞧?”

    贾母欢喜道:“倒是极好,只怕太过麻烦……”

    贾环笑道:“一点不麻烦,皇太后方才还同孙儿说,她明儿和大姐也要去逛逛,正好和咱家的王太妃做个伴!

    明儿白马寺会戒严,不会有其他香客叨扰。

    家里姊妹们也都可以去看看,应该有趣?!?br />
    众人闻言又笑了起来,贾母也高兴,道:“既然如此,那就一道去逛逛?!?br />
    贾环又道:“皇太后再三叮嘱,不让家里太过多礼,反而失了自在。

    如今她身份不同了,不是皇后,需要时刻母仪天下,注意礼仪言行。

    还望老祖宗和家里姊妹们都自在些,让她也轻快轻快?!?br />
    贾母闻言,愈发高兴了。

    谁也不想出来顽耍,还要做个磕头虫。

    贾家的日子,如今过的愈发自在了。

    普天之下,只要隆正帝和董皇后开恩,准许她们不跪,实际上,这世上也没谁再有资格让她们去跪拜。

    走到了这一步,贾环都为之自豪。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