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成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成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月的关中,天气犹有些阴冷。

    渭河初化,湿气有些重。

    但这对贾环备下的三艘大楼船不是问题,船楼中自不用说,有温暖的供热系统。

    甲板上,则立起玻璃大插屏,点燃熏笼,一样暖意自在。

    “论起受用,贾小子真真是做绝了!”

    李光地夹了一筷子糖醋河鱼,放在没牙的嘴巴里,闭目咕哝了会儿,一脸享受的感叹道。

    不过咽下口后,又一脸忧国忧民道:“民众穷苦,贾环却富比石崇,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这尼玛!

    贾环差点把那盘子河鱼叩这老棺材瓤子的脸上!

    又担忧的看向隆正帝,别被这老货给忽悠了。

    隆正帝哼了声,瞥了贾环一眼后,对李光地道:“老相爷家的膳食,也不比这些差多少……

    石崇?

    那等搜刮贪敛巧取豪夺的货色,也能和贾环比?

    老相国未免太看不起我大秦的忠义亲王了吧!”

    李光地见挑拨不成,也不在意,嚯嚯一笑后,果断转移话题,他老眼觑着贾环,道:“贾小子,《司马法》言:国虽大,而好战必亡!

    此不破之至理也。

    你如此好战,虽常胜,却难免有一败之时。

    你怎解?”

    隆正帝闻言,顾不得寻李光地的麻烦,也看向了贾环。

    在国人千百年来的固有思维里,战争,就意味着国力的大幅度消耗。

    意味着劳民伤财,穷兵黩武。

    如强汉之盛,也因数十年连绵不绝的对匈奴战争而衰。

    汉武刘彻一代伟帝,不得不下轮台罪己诏。

    还有前明时的战争,皆是亡国之音。

    好战必亡,几为真理。

    贾环闻言,却笑道:“此好战,非彼好战。

    开战的动机不同,结果自然也不会相同?!?br />
    “怎么说?开着船去战争,和骑马打仗不同么?”

    李光地夹了块酥烂东坡肉,却不急着放口中,挑了挑稀疏的白眉,问道。

    贾环笑道:“不是战争的方式,是战争的动机,也就是战争的目的不同。

    千百年来,发生在中国的战争,多半是为了争夺皇图霸业,还有一部分,是为了抵御外敌。

    这两者,就占了九成九。

    而无论哪一种,都属于消耗战争。

    其动机和目的,终究属于政治范围。

    但如今的战争意义已经变了!”

    “怎么个说法?”

    李光地和隆正帝都极有兴致,感觉有意思的紧,追问道。

    贾环笑道:“臣率军出海,开疆拓土,首要的任务,是开辟商路。

    海外虽多小国,但数十个小国加起来,人口就远超大秦。

    这些国家国小民寡,物产稀少,正好,可以让大秦出产的商货大量卖出。

    每卖出一件商货,咱们大秦的百姓,就能多一份收入,朝廷,能多收一份税负。

    这就叫战争财,以天下各国之利益,奉养我大秦子民。

    战争,只是手段。

    战争最终的目的,是打开商道,为我大秦换回各种需要的物品。

    如粮食,如金银,如矿产,如香料木材,如劳力……

    如此一来,非但不会随着战争,让国家积弱拖累,反而会因为战争,产生大量的利益!

    民富而国强!”

    隆正帝奇道:“那些地方,以后不都是你们武勋的封国吗?

    你们愿意供养大秦?”

    隆正帝怎么想,都不觉得贾环有那么伟大……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陛下,当封地的百姓,以秦人为主时,我们的封地也是大秦之地??!

    到那时,还可以继续往外拓展嘛……”

    隆正帝闻言,脸色一黑,方才他还感动的不行,搞了半天,原来人家把自己也算了进去。

    说不准,到时候大头还被这群人给吃干了,留点渣滓给大秦……

    李光地想的却是:“这天下虽大,可总有尽时。贾环,且不说你能不能打遍万国,就算能,打完了之后呢?”

    贾环哈哈笑道:“那都得是几百年后的事了!到那个时候,自有子孙后代去谋他们的出路。

    有能为的,就和咱们一样,喝酒吃肉。

    没能为的,活该被人干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为他们打下了那么好的底子,占尽了世间最好最肥沃的土地,留下了那么好的政策。

    他们若还是不争气,那谁也没办法!

    不过,到那个时候,我估摸着不管谁胜谁输,多半都还是咱大秦的后裔。

    也无所谓了不是……”

    李光地咂摸着老嘴,眼睛挤在一起看着贾环,心里说不出的怪异和别扭,道:“大秦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怪胎?

    说你异想天开吧……可感觉你还真能做到,也正在做了。

    别人做不成的事,你总能办到。

    三百人冲击二十万罗刹鬼大军,你都能赢,老夫想不出你还有什么赢不了的。

    可是……

    你这套歪理,又和祖辈的法度经验,完全不同??!

    好多原本是至理的规矩,到了你这里……怎么就不灵了呢?”

    贾环得意笑道:“这就叫天降圣贤??!哇哈哈哈!”

    “呸!什么圣贤,分明是妖孽!”

    隆正帝和李光地齐齐啐了口后,隆正帝讥讽骂道。

    一旁的董皇后和后面侍立的苏培盛等内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光地感叹道:“老夫是真希望,能活着看到你开疆拓土,助我大秦开万世不遇之盛世之日??!”

    此言一出,气氛微微一滞。

    不止李光地,连隆正帝都有这等悲哀心思。

    他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贾环却笑道:“其实人能活多久,不全是看天意,也看自己?!?br />
    “……”

    对贾环层出不穷的歪理邪说已经麻木的隆正帝和李光地,这回都不开口了,侧目看着他,想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董皇后却感兴趣的很,道:“贾环,这是什么说法?难道人,还能和阎王讲价还价?”

    贾环哈哈一笑,道:“娘娘,这人的生命,不、一半是掌在阎王手里,还有一半,是掌在自己手中的。

    掌在阎王爷手中的那一半,且不说。

    但要是能将掌在自己手中的这一半经营好了,人有八成的可能,可以长命百岁……”

    看了眼李光地,已经过了一百了,贾环补充道:“可以长命百五十岁!”

    董皇后掩口笑道:“贾环,你真真是能胡诌!”

    隆正帝和李光地哈哈嘲笑起来。

    贾环一本正经道:“娘娘,陛下这种情况,若是换个人身上,您以为他能活多久……”

    “贾环!”

    董皇后闻言,凤颜大变,厉喝了一声。

    隆正帝却似看开了一般,讥笑道:“你让他说,朕看他到底能说出什么狗屁道理来!”

    贾环一摆手,道:“绝不是狗屁道理,是真正的大道理,真道理!

    臣家里有两大女神医,都是臣的妾室,嘿嘿嘿……”

    “奶奶的!回头老夫和你家老祖宗好好说道说道!”

    见贾环浪笑,李光地气的拈起一粒盐花生米丢他,隆正帝也瞪眼。

    董皇后却笑得不行,讥笑:“贾环,你儿子就在那边耍子呢,让他看到你这幅模样,怕是不好吧……”

    贾环闻言,忙收敛起来,一本正经回到正题,道:“臣的两个妾室都是杏林圣手,在给臣家老祖宗养护身子时,曾言:

    人至迟暮之年,身体器官,五脏六腑便开始衰弱退化。

    壮年时一餐能食二斤米的,到了晚年,能吃二两就不错了。

    若只是衰弱退化,其实还有法子保养,使其延缓衰老。

    最难的,是內腑发生了病变。

    多以心、肝、胃、肺、肾为主。

    通常,若此五处不发生病变,人多能长命百岁!

    而只要注意避开一些对此五处內腑伤害极大的恶习,注意休息和饮食,人就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健康。

    纵然是阎王,也不易夺去。

    娘娘甭看陛下如今好似龙体极差,远逊于常人。

    但幼娘与臣言,只要陛下从此不再轻易动怒,不再熬夜处理朝务,不再总将心神紧绷,好生将养二三年,补补元气后,长命百岁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这才是臣一定要拉陛下出来,离开那座被整个江山压在上空的皇城,去江南散散心,透透气的缘故。

    臣相信,只要陛下放下政务,好生休养一二年,身体必然大为好转!

    到那时,陛下若是喜欢,带着娘娘再去海外见见别的国家是怎样的,也可以!

    人活一世,总是拘在一片狭窄的天空下,那活个什么劲儿,对不对?”

    “贾环,你可知道,朕若死了,大秦再无人能制你。

    你的那些想法,那些伟业,都能更好的去实现……

    你也不必非要待在皇城里?!?br />
    在李光地和董皇后静默时,隆正帝看着贾环,淡淡的道。

    听他这般说,董皇后和李光地的面色都变了变。

    李光地没有开口的意思,与隆正帝一起看向贾环。

    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这个阅历,其实不敢说出口的话,已经极少了。

    在人前,他们需要端着身份,注意体统。

    但此刻,不需要。

    董皇后虽然惊骇欲绝,可张了张口,劝谏的话到底没说出口。

    只能与其他人一起看向贾环,想听听,他怎么说……

    贾环却很轻松了笑了笑,道:“陛下,臣素来将理想和生活,分的极开。后者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前者。

    臣是在能保证后者的前提下,才愿意开展前者。

    文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穷能干啥,富能干啥?”

    隆正帝等人生生被气笑了,连董皇后都忍不住捂额前,不忍直视的提醒道:“是先圣孟子所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br />
    贾环毫不知耻,反而得意道:“瞧瞧,臣这就叫不学而有术!没启蒙过怎么着,照样懂大道理,还比读过书的人,更懂!

    嘿嘿嘿!

    臣得先让自己和家人过的快乐,有个好生活,才能去管旁个。

    若是让臣眼睁睁的看着陛下山陵崩,臣心里只会痛苦,再加上见死不救的悔恨,臣一辈子都不会痛快。

    这样的人生,绝不是臣想要的。

    所以,哪怕日后行事多一些干碍,臣努力去排解干碍就是。

    至少,臣能活的问心无愧!

    再者,臣相信,有陛下坐镇,非但不会有干碍,反而会让臣毫无顾虑的在海外拼杀征伐。

    不是因为陛下宠爱臣,而是因为,陛下心中始终以天下苍生为重。

    只要陛下看到,臣之所为,能让大秦一日强盛一日,陛下就一定会支持臣!

    对吧,陛下?”

    隆正帝一直看着贾环,待他说罢后,缓缓点头,沉声道:“你放手去做,有朕这个大义在,没人能翻浪阻拦你?!?br />
    贾环闻言,灿然一笑。

    一旁的李光地,盯着贾环不放开,心里翻起巨浪。

    这个小子,要成精??!

    哄着一个皇帝心甘情愿替他站台,他能省出多大的力气,减少多少内耗啊……

    他到底是诚意为之,还是……

    看着贾环那张干净阳光的笑脸,李光地蹙起的白眉,到底还是缓缓舒展开。

    他终究还是选择相信,贾环不是个野心人。

    没道理的……

    “哗……”

    “哗……”

    龙舟船身下,传来阵阵的河水荡漾声。

    蔚蓝的天上,云卷云舒。

    有些醉意熏然的李光地,靠在轮椅背上,眯起眼仰头望天,枯老的手指,轻轻叩在身边小几上,口中含混不清的吟唱起了前朝杨慎的那阙《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br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