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齐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齐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隆正二十四年,三月初一。 .

    宜祭祀、远行。

    忌破土、开市。

    “踏!踏!踏!”

    一列列铁骑,密布巡视在神京西城金光门至渭水码头间。

    自皇城顺义门,至金光门间,沿途各坊市街道,亦都布下了兵丁。

    严防密守。

    尽管隆正帝再三严令,今日不许任何人来送。

    但嘉德帝赢昼,依旧亲率宗室、勋贵及百官,前来渭水码头送行。

    看着满脸依赖眷恋不舍的赢昼,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丝毫没有帝王相,若不是赢祥死死拉住,就要扑上来求带走……

    隆正帝也顾不得对他发怒了,而是瞪向赢祥等人,道:“朕不是说过,不许你们前来吗?”

    赢祥等人看着眼泪模糊双眼,委屈的不行的赢昼,一个个也都头疼的紧。

    换个人在赢昼的位置上,这会儿心里怕指不定多高兴。

    压在头顶上的大山走了,终于可以享受大权在握,至高无上的滋味了,不用再被人戏谑为日月双悬照乾坤……

    可到了赢昼这里,什么都不好使。

    众人看得出,这厮不是在装纯孝,他是真想罢工,然后跟隆正帝还有那始作俑者贾环,一起去江南耍子。

    何曾见过这样的皇帝……

    内阁与礼部给赢昼上尊号,本是想用这个尊号来激励一下赢昼。

    嘉德者,美德也。

    汉代崔于《缝铭》中言:“惟岁之始,承天嘉德?!?br />
    便是如此。

    可谁曾想,这嘉德非但没有帝王之美德,还往正德方向发展……

    真真毁了嘉德之号!

    赢祥苦笑道:“皇上……太上皇,非臣弟不劝拦。只是……皇上心性纯孝,太上皇初次巡幸天下,皇上无论如何都要前来送别,此为诚孝之心,臣弟实拦不得?!?br />
    赢昼愈发哭的稀烂,就差抱住隆正帝腿不放了。

    隆正帝喝骂不住,赢祥等人也都劝不住,隆正帝正心情烦闷,坐于金车上,余光却瞥见某人正在幸灾乐祸的看戏,登时大怒道:“都是你这混帐行子惹出的勾当,还有脸子笑,你惹出的事,你来解决!”

    贾环满脸无语,道:“陛下,和臣什么相干?”

    见隆正帝要急眼,他只能认输道:“行行行!是臣的锅还不行?臣来背……”

    说着,捏着拳头,一脸狞笑的走向赢昼。

    “贾环,你别胡来!”

    有了上回在上书房贾环暴打赢昼的经历,赢祥等人见贾环又犯坏过来,纷纷紧张道。

    赢昼也顾不上耍赖哭鼻子了,小心堤防的看着贾环……

    贾环却没理会赢祥等人,回头朝贾家队伍里喊了嗓子:“苍儿、小六儿过来!”

    没一会儿,贾家那一长溜马车中的一辆有了动静,几个亲兵护着,车门打开,两个小人儿从直接上面跳下,看的不少人都心惊胆战。

    然后,不知害怕为何物的贾苍,根本不畏生,拉着明显有些紧张的小六儿的手,一起咯咯笑着跑向了贾环。

    等贾苍和赢福跑来,贾环先让他们给隆正帝行了礼,然后道:“苍儿、六儿,这里有个比你们还小的小盆友,天天哭鼻子,他爹爹也哄不好他,只能让你们来哄……”

    “贾环,你少放屁??!”

    听贾环这般一说,再见两个豆丁儿大的孩子看了过来,赢昼一把把脸蒙在龙袍上,把鼻涕眼泪蹭干净后,跳脚朝贾环骂道:“你才是比他们小的小毛孩子呢,你才是你爹哄你也哄不好……”

    贾环见之,哈哈一笑,对隆正帝道:“陛下,瞧见没?都是最近惯的!臣要是您,狠狠朝屁股上踹两脚,早好了!”

    隆正帝闻言,哼了声后,眼神确实不善的看向赢昼……

    赢昼见之,忙哭丧着脸,道:“父皇,儿臣只想服侍父皇母后,儿臣自落草以后,就从未离开过父皇母后。

    如今父皇和母后远行千里,留儿臣一人在家……”

    说着,又红了眼圈,瘪起嘴,眼泪花花起来。

    隆正帝心态到底不同了,若是换了三年前,见赢昼如此惫赖,此刻一准儿让人拿下去打板子了。

    可这会儿……

    他却一脸的动容,眼中怜子之情大盛。

    他现在只是一个血亲丧尽,只余二子,且瘫了的老人……

    赢祥、张廷玉等人见这对天家父子如此父慈子孝,也都感慨不已。

    这种场面,对天家来说,古今难见几回。

    偏这等感人时,又传来一道可恶的声音:“苍儿,小六儿,快看快看!

    就是这个爱哭鬼!

    又跟他爹撒娇呢,我的天姥爷!”

    小六儿因为贾环笑话的是他五哥,还有些不好意思。

    贾苍却不管那么多,听他父亲说的有趣,一边咧嘴笑,一边跟着学感叹了声:“我的天姥爷!”

    赢昼那点稚子无赖心,在这句童言下,登时灰飞烟灭。

    一张圆脸涨红到发紫,看仇人一样怒视着贾环!

    “哈哈哈!”

    贾环大笑了几声后,正色道:“你少来这套!真想孝顺陛下,就替他老人家看好江山,做好你的本分事,别让陛下再挂心你!

    这样,他才能尽快的将养好龙体。

    小五,别看你现在是皇帝了,你再敢胡闹不晓事,让陛下激动出了岔子,我一样捶你!

    毛??!”

    赢昼被教训的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眼睛泛红的瞪着贾环,可到头来,到底还是颓唐了。

    他终于认清了现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随着隆正帝等人一起南下了……

    念及此,赢昼走近隆正帝,跪下后强撑起笑脸,却比哭还难看,道:“父皇,您放心去南边耍子去吧……”

    看着他那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隆正帝抽了抽嘴角,就听赢昼继续有气无力道:“儿臣会给您看好江山的,您可千万别担心京里,有十三叔和张廷玉他们在,再没旁的难事。

    儿臣望父皇能以龙体为重……”

    这几句话说的还像话,隆正帝点点头,道:“朕知道了,昼儿,做个好皇帝……”

    隆正帝心里还是有些期盼,若非万不得已,他都不愿行贾环所言之法。

    垂拱而治的皇帝不是圣君,那是傀儡啊。

    赢昼这般心性的会极喜欢,可后世子孙呢……

    只可惜,这番苦心用错了地儿。

    赢昼根本体会不到这番心意,他只关心“重点”:“父皇,等您在江南养好了龙体回来后,儿臣能不能下一趟江南?”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隆正帝,道:“儿臣不多留,贾环他们不是要出海么?儿臣送他们到琼州岛,等他们走了,儿臣就回来。

    很快的……

    到时候,儿臣去贾环那岛子上再寻摸寻摸,看能不能再寻摸出一个小灰猴儿。

    上回走的太匆忙了,没找仔细……

    贾环那只小灰猴可有灵性了,贾环打个嘘哨,那小灰猴就能帮他拿鞋。

    ……儿臣不是自己贪顽,是打算送给小六儿,儿臣偶尔和他一起顽……”

    隆正帝面色木然的看着跪在他跟前,兴致勃勃的畅想着以后捉猴儿的赢昼,心里没有愤怒,也没有悲哀,只有怜惜。

    他不怪赢昼这般,从赢昼极幼时起,就有人故意在其身边引.诱他嬉戏玩乐,教他一门心思的贪耍好顽。

    隆正帝也知道,却从未干预过。

    因为那个时候,连他都以为,这大秦未来的江山,一定是赢历的。

    未免再生出惨烈的夺嫡,兄弟骨肉间自相残杀,让真龙之外的龙子,安乐生活,并不是坏事。

    这才使得,十几年来,养成了赢昼这般的心性。

    这是赢昼的罪过吗?

    他没有被人教黑了心,依旧保持着这种纯孝的赤子心,已经极难得了……

    “父皇,儿臣错了,儿臣再不敢贪顽了……”

    这边,见隆正帝眼神“漠然”的看着自己的赢昼,却心惊胆战的请起罪来。

    “贾环,替朕扶起赢昼来?!?br />
    隆正帝回过神后,淡淡道。

    贾环在一旁小心看着他的脸色,笑道:“陛下,您别恼……”

    “少嗦?!?br />
    隆正帝皱起细眉,不耐道。

    贾环闻言闭嘴,搀扶起赢昼来。

    隆正帝看着赢昼,道:“你好好在都中待着,等朕回来后,你就能自在了……”

    此言一出,身后赢祥、张廷玉等人面色纷纷大变!

    贾环的那套说法,在他们看来与歪理邪说没什么区别,简直大逆不道!

    尽管按照贾环的理论,日后朝廷大权会交到内阁,而不是武勋手中,他自己也要出海,谋逆造反的罪名无论如何都安不到他头上。

    可是与君父夺权,这种想法,着实太过惊世骇俗,也太过大逆不道。

    他们几次三番同隆正帝提过此中大害,万万使不得。

    况且皇权天下之复杂深晦,根本不是贾环这样不学无术的人能掺和的事!

    原以为已经劝服了隆正帝,却没想到……

    赢祥倒也罢了,可张廷玉真正有些骇然了。

    只有他知道,作为内阁首辅,他如今手里掌控着多大的权势。

    若是再往他身上加权……

    他真能主宰无数人的命运,包括无数官员的命运。

    到那个时候,天下便只知有首辅,不知有君父。

    真遇到心生草莽之心的贼臣,再勾结住兵权,天家大权旁落之下,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

    社稷危矣!

    念及此,大急之下,张廷玉顾不得尊卑,一把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赢祥,踉跄上前,跪倒在隆正帝三步之前,激动的颤着嘴唇……

    只是没等他开口死谏,隆正帝就先开了口:“张爱卿,你的忠心,朕从未疑过。

    只是……

    朕希望你能放下戒心和疑心,再多想想贾环的法子。

    那个法子,自然有颇多破绽。

    所以朕给你和内阁一年的时间,好生想想该怎么弥补。

    贾环有一句话,虽然大逆不道,但朕以为,说的极真。

    这万里江山,亿万黎庶,大秦之国运,不能始终寄托于帝王之贤明之上。

    因为,不可能每一任帝王,都英明圣贤?!?br />
    赢昼惭愧的低下头,心里却依旧念着猴儿……

    这时,贾环插话道:“张相,你最大的问题,不是对我的戒心,有这个戒心才是正常的,毕竟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有陛下的胸襟和气魄。

    你最大的问题,是还没有转变过来看这个天下的眼光。

    你想想看,三年之前,朝廷税负中,商税才占多少。

    现在,朝廷税负中,商税又占多重的分量?

    而按照这个增速,三年后,十年后,商税会占多重的分量……

    整个天下都在剧烈变革中,百姓的日子一日比一日好。

    可你还有你的那些下臣们,却只能被动的接受,然后用老眼神看新问题。

    从没想过这个变革,会带来什么,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朝廷又该怎样去适应。

    我是没读过什么书,但我却知道,故步自封者,不与时俱进者,必然灭亡!

    你的资质,或者说,任何一个能入内阁的阁臣,资质都是出类拔萃的。

    我希望你们能用你们的聪明才智,引导天下的变革,并引用之,从而造福天下。

    不要怕变革,不变革只能死气沉沉,继续三百年一个轮回。

    王安石、张居正虽然变法失败了,却都为王朝注入了活力,延续了国运。

    只有不停地变革前进,才能让天下始终保持活力……”

    “好了,这些道理,他比你懂,还用你教?

    只是人家信不过你个粗鄙不堪的孽障!”

    隆正帝哼了声,止住了贾环的说教。

    贾环耸耸肩,乐呵呵道:“随便他好了,总之,一年之后,不换脑筋就换人。

    谁跟不上这世道的变化,谁就下台?!?br />
    “……”

    满场皆静,连隆正帝都没想到,贾环能随口说出这样霸道绝伦的话来。

    不换脑筋就换人,谁跟不上谁下台。

    这还是臣子能说的话么?

    直到这一刻,许多人才深切的体会到,眼前这个嬉笑轻松的年轻人,手中到底掌握着多重的权势!

    面对一朝元辅,都敢不加半点遮掩,威胁换人下台。

    “臣开玩笑的!”

    然而,就在众人噤声时,贾环却话音一转,忽然对隆正帝灿然道。

    隆正帝深深看了他一眼后,道:“时候不早了,出发吧?!?br />
    贾环闻言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应了声:“!”

    然后推着隆正帝往第一艘大龙船上上去,还对其他几队人马下令:“上船,出发!”

    早就等候多时的众家将亲兵闻言,同时高声应命:“喏!上船,出发!”

    等贾环推动隆正帝,上了第一艘龙船后,码头上一架架马车,才开始川流不息的顺着通道驶向三艘大船。

    而正这时,从神京城官道方向,一个老仆驾着一架老马车,视沿路无数戒严士卒为无物,飞快奔来。

    眼见众人都上了船,那老仆高声叫道:“等等,等等我家老爷!我家老爷也要去……”

    看到这一幕,赢祥、张廷玉等人面色微变,然而刚将隆正帝推上龙船的贾环却瞬时满面惊喜,对隆正帝大笑道:“哈哈!陛下,是李相爷,他也来了!

    之前邀请他一块去,他还跟臣装客气!

    如今不也来了?”

    隆正帝看着那架老马车丁零当啷的赶来,细眸中闪过一抹轻松的笑意。

    如今的大秦,地位最超然的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文、一武。

    武的,自然就是贾环了。

    文的,却是这个活过一百岁还不肯死的李光地。

    说起来,此人甚至比贾环的影响力,更深厚,更莫测。

    如今,三人都离开了,神京城,也就再无变数了。

    可以彻底放心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