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告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告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光阴无刃,抽走留痕。

    越快乐的时光,流走也就越快。

    转眼间,两个月就要走尽……

    隆正二十四年,二月二十八,夜。

    渭水码头。

    往日里千帆蔽日的情形,从三日前就终止了。

    渭水码头的商家们,终于又迎来了那个霸蛮不讲道理的人。

    只是当初人家是侯爷惹不起,如今人家是一等亲王,手握整个关中的十万大军,更是他们惹不起的。

    所以,一个个都乖乖的让路清场。

    从三日前,无数箱笼,流水一般从宫里开始送出,送上码头上排头第一的那艘大龙船上。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箱笼,从西城贾家送出,送上了第二艘大楼船上。

    更有不知多少宫人侍卫仆婢,早早的上了第三艘楼船。

    看着几乎日夜不停往船上送箱笼送人的队伍,距离码头数百米外的一座不高的小河崖上,一群年轻将军,个个睁大了眼。

    河崖上点着一堆篝火,篝火上架着几只大黄羊。

    周围雪地里,摆满了酒瓮。

    今日,是牛奔一伙子兄弟,给贾环送别的。

    明日一早,贾环就要带着全家老小,侍奉帝后下江南巡游。

    这一走,怕至少要一年的光景。

    众人都有些不舍……

    “从草原回来,不过才两个月。弟兄们相处的功夫加起来,也没见几次面。

    原想着兵权渐渐又回到父辈手里,咱们就要得闲,该好好聚聚了。

    谁曾想,你又要走了?!?br />
    牛奔声音低沉,坐在一草蒲团上,一手搭在贾环的肩头,心情有些低落的说道。

    其他人也多不大高兴。

    贾环笑道:“要得闲?嘿嘿!做你们的白日好梦吧!

    昨儿我才宴请完施世叔,他老人家说了,东海水师已经调配得当。

    镇海侯李家清算完毕,他也终于抽出空来了。

    往后一年里,是真真要往死里操练你们!

    他老人家还想早日见到靖海侯府的封国呢……

    诸位兄长,海战和陆战,完全是两码事!

    大海之上,波涛汹涌,战船起伏不平。

    想在上面作战,学问极深!

    哈哈!奔哥,你们瞧好吧,你们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老一辈们训起人来,那做派和咱们自己根本不是一回事!”

    牛奔等人闻言面面相觑,却是另一个篝火堆边儿的许崇插话道:“额就不信,能有多大不同?”

    他如今也是封侯的人了,气度端的颇为不凡,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儿,大口撕咬着黄羊肋骨,啧啧出声,一边豪气道:“只要打仗不怕死,还有打不赢的仗?

    当初额同王爷去塞北,就是抱着必死的人去的。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额可不是没卵子的,到了大海上,也一样!

    跟着王爷,只要不怕死,就有富贵!

    额可不是蠢虫虫……”

    说着,还瞥了正抱着薪柴过来,往篝火里添柴的庄杰一眼。

    这番话听的庄杰真真咬碎牙,恨到骨子里。

    论出身,庄杰出身老牌武勋世家,安康伯府。

    许崇家却只是他老子这一代刚封爵,也不过是个三等子,和庄杰老子庄鸿一个级别。

    可一个底蕴深厚的开国伯府,一个爆发户般新封的三等子府,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说起来,在草原之战前,庄杰比许崇金贵多了……

    然而就因为被爹坑,使得庄杰如今在神京城的武勋将门里,根本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来。

    当初大家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高贵多少。

    可现在,当初一伙儿在渭水里泡着的人,赵胜、王越、李振这一伙子,都成了正儿等伯!

    许崇苏武那几个王八贼羔子,更是个个成了一等候!

    他娘的……

    别说庄杰,就是庄杰的老子,庄杰的祖宗复生,见了许崇苏武都要行大礼参拜。

    如今小伙伴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这也就罢了,谁让当初是自家老子命令亲兵死命拦住的?

    大秦以孝治天下,他总不能怨恨他老子去。

    可许崇这孙子,却得势不饶人。

    三番五次的刺他一下,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仗势欺人,以报当日被嘲笑之仇。

    其实庄杰也不是真恨许崇,换了他他也一般,他只恨这狗日的造化!

    他真真不服?。?!

    不服?。?!

    心里快憋闷炸了,看着一群大佬们吃香的喝辣的,他却只能带着一伙同样的倒霉鬼,垂头丧气的在一旁侍候。

    就这份活计,还是他们拼命抢来的,只求日后贾环再“发财”,能稍待上他们。

    虽是如此盘算,可真到临头,还是都觉得委屈的不得了……

    “诶,环哥儿……”

    秦风坐在对面,正好能看到弯腰给篝火里上柴的庄杰,愣了下后,提醒了下贾环。

    贾环之前没有理会许崇那个浑人,正和牛奔在说着海战之事,听到秦风的招呼后,侧脸看去,就见庄杰涨红脸,满脸泪水。

    贾环瞥眼看向心虚的闭上嘴,嚼羊骨头的许崇,许崇做贼心虚,看到贾环看他,忙摆手道:“和额不相干??!”

    贾环淡淡看了他一眼,等许崇老实的闭嘴后,他从地上捡起了根木棒,砸向庄杰,骂道:“有出息没有?

    他再扯淡就往死里揍,在我跟前没那么多上下尊卑,拳头硬的才是老大。

    就会哭哭啼啼,看你那点出息!

    以后灭国的仗多的是,你还怕没个爵位?

    再掉马尿仔细我捶你!”

    “谁……谁哭哭啼啼掉马尿了?”

    庄杰嘴硬,抹了把脸,道:“我……我是被烟呛的!

    王爷,这可是您说的,在你跟前没上下尊卑,许崇那王八羔子再仗势欺人,我可要和他这个得志便猖狂的小人拼了!”

    “打!武勋子弟,能动手就**!”

    贾环看了眼满脸不屑看着庄杰的许崇,补充了句:“去远点打,别祸祸了老子的烤羊。

    一点心性也没有,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

    我要是你,就先忍着,好生学习海战。

    等日后指挥战船,横行四海,灭国无数,论功封公封王后,再回头收拾他。

    也好让他彻底伏你!

    你说你哭个什么玩意儿……”

    “哈哈哈!”

    牛奔等人都不是厚道人,见庄杰被贾环调理的欲仙欲死,都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庄杰羞愤的面红耳赤,却迎着贾环的目光,咬牙道:“好!我就依王爷的话!

    好生学习海战,日后灭国无数,不敢指望王爵,能封个国公,日后让许崇这狗.日的给我下跪!

    他个旱鸭子,连水都不会浮,上回还是我救了他,以后绝比不过我……”

    “谁说额不会浮水?”

    许崇得意洋洋道:“上回王爷同额说,多淹几回,只要淹不死,就是头猪也会浮水。

    额就让亲兵看着额浮,虽然淹了那么一两回,可额现在浮水浮的比鱼还快!

    等下一回,上了战场额救你一回,咱们就扯平了!”

    “行了,叽叽歪歪没完了!哪那么多废话?

    该干嘛干嘛去……”

    温博脾气暴躁些,喝退了相爱相杀的许崇、庄杰后,对贾环道:“环哥儿,我们都要受训,学海战兵法,你怎么办?

    要我说,干脆留下来一起训练得了!

    兄弟们在一起,才更快活!

    你和天家那位牵扯那么深干什么?”

    最后一句话,温博皱着眉头,压低声音说道。

    其他人都为之一静,看向贾环。

    许多人都不明白,贾环为何还会亲近,而且愈发亲近一个“废人”……

    没错,在绝大多数人眼里,隆正帝如今地地道道的成了一个废人。

    连手都抬不起的人,不是废人又是什么?

    虽然他给武勋大肆封爵,大家都尊敬他。

    但也只是尊敬。

    毕竟,大家的爵位是实打实用军功换来的,不是谁施舍的。

    隆正帝只是没有打压,实封而已,并非抬高了封。

    所以,尊敬罢了,也就罢了。

    若隆正帝依旧为帝,他们自会效忠。

    可他已经退位成了太上皇,又成了这个样子,情况就完全是另一回事。

    越是上层政治,越无情。

    人走茶凉是规则……

    贾环笑道:“我下江南,并非全为了陛下,还要再理一理银行。

    早点做好准备,提前立好规矩,再摘几颗人头敲打敲打,免得翻过年,咱们出海后,大后方让人给抄了老窝儿。

    再者,咱们纵然日后要纵横海外,可咱们的根,却永远在这里。

    除非等咱们的封地上生满了秦人,和这里无二。

    只是到那时,也就更割舍不开了。

    和天家相处好关系,方便日后大规模的移民。

    博哥,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

    天家和咱们武勋的矛盾,随着咱们出海,将完全不再对立!

    天家没有道理,也没有动机,再对咱们怎样。

    等到五年后,伯伯他们交出兵权时,咱们也已经强大到任何人都对付不得了。

    所以,不要担心。

    我能有今日,除了几位叔伯倾心呵护外,实离不开那位的纵容和信任。

    这是我的幸运,也是大家的幸运。

    我贾环行事,利益从来位于第二位,情义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希望他能有个美好些的晚年……”

    众人闻言,都沉默不出声了。

    连一旁的篝火圈子周围的衙内们,都静静的看着贾环。

    一双双眼睛在篝火的火光照耀下,都十分闪亮,也都透着敬意……

    过了好一会儿,坐的最近的牛奔才拍了拍贾环的肩膀,却对第二堆篝火圈子边的人问道:“若环哥儿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会相信他,甘心跟着他去草原上救我?”

    “能追随王爷,是我等毕生之行!”

    “愿为王爷效死??!”

    “死个屁!”

    贾环没好气骂道:“海外虽然土地广袤,远超大秦,但那里的百姓,多连草原上的鞑子都不如,和这样的对手交战,哪个负伤了,就说明平日里偷懒了!

    要是哪个敢死,我就把你们从地府里揪出来暴打一顿,再踢回大秦!

    这种蠢货,老子不认他做兄弟!”

    “哈哈哈!”

    众人大笑,心里暖和。

    秦风指了指还在不断上箱笼的大船,咂舌道:“环哥儿,这都上了多少了,还没上完?大船这么能装?”

    贾环呵呵一笑,道:“风哥,可曾想到些什么?”

    秦风没好气白了贾环一眼,道:“怎么着,还想考??夹N??”

    牛奔叫道:“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拉倒!

    你说这些风凉话有个屁用!”

    “哈哈哈!”

    众人大笑,秦风懒得和这粗坯一般见识,草原之事后,一般兄弟们,都下意识的呵护着牛奔的心思。

    虽然牛奔愈发和当年一般,但最熟悉他的几个兄弟们,都知道,他还未彻底从被出卖后兄弟死绝的重创中走出。

    大家都理解他,也关心他,所以愿意容让他……

    想了想后,秦风道:“船运,居然能装下那么多,这是我以前没留意过的。

    又是靠大船和河水行走,不用太多牛马人力,损耗也就减少了太多……

    军中运粮,每运十石,至少也耗费三四成,远些的,耗费五六成甚至七八成也是有的。

    这还不算大量征伐劳役付出的代价。

    若是都能用船运来解决,那……

    了不得??!”

    秦风惊讶的看向众人。

    诸葛道笑道:“大秦的船运本来就兴盛,自古就盛。

    只是一条河上,沿途吸血的关卡着实太多,要上供的地方也太多。

    这样合算下来,其实也并不便宜。

    再者,大秦多内陆,

    不过……

    大秦沿海线极长,一周圈,有大量城池百姓。

    若是能走海运,省去清理河道的花费,那可真真了不得!”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br />
    贾环点头道:“河水尚且如此,大海的航运能力,就愈发恐怖,因为大海容得下更大的船!

    运输,看起来不起眼,却能真正的改变这个天下的规则。

    爆发出无穷的能量。

    只要咱们占住并控制住了大海上的航道,这个世界,实际上就由咱们说的算。

    相比于眼前短暂的离别,和一些小小的委屈……”

    说着,贾环目光看向庄杰等人,道:“我们的未来,实在太广阔无垠!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放开你们的胸襟,站在更高的位置看问题,想事情。

    你们会有不同的收获?!?br />
    最后,贾环对牛奔等人举起酒瓮,道:“各位兄长,好生随施世叔学习海战本领。

    一年之后,咱们兄弟们再相聚时,就是扬帆出海,开疆拓土之日。

    到时候,小弟还要仰仗各位哥哥们的大力相助?!?br />
    牛奔等人亦纷纷举起酒瓮,大声道:“环哥儿,放心吧!闲话少说,咱们干了!

    你放心游山玩水处理银行事务去罢,家里都由我们照应。

    干!”

    “干!”

    ……

    过了子时,一群人都散了去。

    并相约,明儿不再相送,太婆妈。

    等回到神京城,各自散离后,贾环却没有直接回贾家,而是在亲卫的护从下,打马了去了理藩院,驿站。

    那里,也有游人准备远行。

    另外,贾环还要处理最后一桩公案,天机真人……

    ……

    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