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欢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欢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自临御以来,日理万机,兢兢业业。

    虽不敢谓乾惕之心足以仰承天贶,然敬天勤民之心时切于中,未尝有一时懈怠。

    一切机务,必皆躬亲,从不敢稍自暇逸。尽天下大小事务,皆朕一身清理。

    ……

    今朕龙体微恙,难御宇内……

    幸得皇五子赢昼,人品贵重,身肖朕躬,必能克成大统,着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于丹陛之上,念完禅让诏书后,贾环引赢昼上御阁。

    赢昼含泪跪于御前,贾环持隆正帝双手,捧玉玺相传。

    待赢昼接过玉玺大宝印后,贾环再将隆正帝抱起,空出了龙椅大位。

    忠怡亲王赢祥,扶新君赢昼登基。

    贾环抱着瘦骨嶙峋,全身无力的隆正帝,送回了金车,却发现,这一刻隆正帝前所未有的苍老,虚弱。

    在百官山呼万岁,朝拜新君时,贾环红着眼,对隆正帝笑道:“陛下,恭喜您,终能得自在了!

    臣多早会儿就担心,您会被这江山社稷给累死。

    如今,也算是因祸得福。

    陛下必能长命百岁,福寿延年。

    陛下,新年快乐!”

    隆正帝半眯着眼睛看着贾环,在他泛红的眼圈上顿了顿,忽然扯起嘴角,声音轻不可闻道:“这世上,多捧高踩低的精明人。

    越是地位高,越是如此。

    却不想,竟还有你这样的傻子……”

    贾环咧嘴笑道:“臣若不是这样的傻子,焉能有今日之幸?”

    隆正帝哼哼一声,瞥了眼朝堂之上,不管是有不舍还是有不甘,这一刻,他都丧失了继续留在这的合理法统。

    除非如太上皇一般,明退暗摄。

    但隆正帝早就吃够了那等苦痛折磨,不愿让后继之君,再罹受那等滋味。

    他绷起脸,沉声道:“贾环,送朕回去吧。

    这里,是别人的了……”

    ……

    历朝历代,每一次皇权的更替,几乎都伴随着阴谋、诡计、血腥和杀戮。

    大秦,同样也不例外。

    从太祖高皇帝起,到太上皇,到隆正帝,哪一回皇权交接,不是腥风血雨,人头滚滚。

    到了第四代,更是险绝人寰!

    因赢历之祸,整个宗室诸王,几乎被屠戮一空。

    如今除了孝康亲王府、荆亲王府和忠怡亲王府三家王府外,神京都中,竟再无王府……

    宗室中,只余一些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皆是旁支庶出。

    已然不成气候。

    满朝文武,三品之上亦被杀绝。

    还死了一个皇子,又差点阉割掉一个……

    赢秦天家没有毁在敌人或是权臣手中,而是差点毁在了父子兄弟之间。

    唯一的一个例外,也许,就是赢昼了。

    这个曾经也想凑热闹夺嫡,后来被一顿讥讽棍棒教训,打击的差点失去了人生自信心后,再也提不起当皇帝之心的皇子。

    却偏偏被皇冠砸在了脑门上,拼命挣脱而不得……

    这番皇权交替,唯一的风波,也许就是赢昼拼命哭求不想当皇帝,才引起的那场乱子。

    也不知他故去的两个兄长赢时和赢历,在九泉之下有知,会是何等感想……

    兴许,这就叫造化弄人吧。

    ……

    “陛下回来啦!”

    坤宁宫,董皇后与贾妃等妃嫔,早早候立殿门口,见贾环带人,护送皇舆上的隆正帝到来,都堆起笑脸迎了出来。

    然而众人虽都带着笑脸,但这一番再见面,感觉毕竟不同。

    自今日起,他们一个是太上皇,一个是皇太后,其她人则是皇太妃。

    虽然名分上都更上一步,好似更贵重了,实则通通退居二线了……

    不止隆正帝不能再居大明宫,董皇后也不能再居坤宁宫,嫔妃们也都要挪地儿,给新君后宫让位置。

    一时间,总有些人心失落。

    隆正帝不重女色,心情不大好下,自也不会给这些后妃什么好脸色看。

    靠在金车上,面对众后妃,竟理也未理。

    董皇后等人早已习惯了隆正帝的性子,心里虽然不大好受,却也不会多想什么。

    只是气氛,多少有些萧索……

    不想正这时,殿门口忽地响起一阵大笑声……

    “哈哈哈!小六儿,想舅舅了没?”

    众人侧目看去,就见贾环不知何时已将六皇子赢福高高举起,舅甥俩人都笑的无比欢快。

    小六儿重重点头,咧着嘴,还用小手拍了拍心口,示意是心里想。

    贾环见之,自然愈发眉开眼笑,将小六儿往宽厚的肩头一放,然后往怀里摸索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道:“前儿给我的小六儿准备的礼,也不知还在不在了,还在不在了呢,可别被猫儿给叼走了……”

    小六儿紧张的看着贾环在那摸索,小手紧紧扶着贾环头上的紫金王冠。

    好似真怕贾环送他的礼,被猫儿给叼跑了。

    好在没一会儿,贾环忽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玩意儿来,竟是一个精巧的小木马!

    活灵活现,连皮毛都好似真马一般!

    贾环见小六儿眼睛放光,哈哈一笑道:“先别急,你看看??!还有妙处哩!”

    说着,竟盘膝坐在了皇庭地上,然后把藏在马尾里的一个小钥匙,转动了两圈儿后,将小马放在地上,小马竟然“踢踏踢踏”的跑了起来!

    见此,小六儿激动的“啊啊”叫了起来,从贾环肩头跳下,追着小马而去。

    贾环见之,又哈哈大笑起来。

    回头对面色阴沉的隆正帝眉飞色舞道:“陛下,臣专门在船上弄了个匠作坊,就是为了给娃娃们弄些玩意儿!

    改明儿下江南,咱君臣好生切磋切磋手艺,看谁弄的小玩意儿,更招人喜欢,怎么样?”

    隆正帝闻言,哼了声,他如今连脖颈都不能动弹,能做个锤子!

    董皇后也连连给贾环施眼色,贾环笑道:“娘娘放心,陛下现在是心忧国事,根本没心思将养龙体。

    等出去游顽后,那龙体恢复速度自然是一日千里!

    不用两个月,说不定还能和臣过两招。

    做个小玩意儿,自然没问题!”

    董皇后是活泛的性子,闻言先去看隆正帝的脸色,见他竟没有发怒,面色还融化了些,登时转变风向,笑道:“若如此,贾环自不会是陛下的对手!”

    贾环嗤笑了声,道:“娘娘您这是在拉偏架!若论治国,臣自然远不是陛下的对手。

    可论做木工……

    您也不去打听打听,臣老婆是什么水准!

    不是臣吹,这满天下,就没有比臣老婆更有能为的木匠了!

    可臣老婆的手艺,却是臣教的!

    臣让陛下一只手,都比他强!”

    “放屁!”

    不用董皇后帮忙,隆正帝自己就反击起来,冷笑道:“就你?!

    没你那个小妾,这会儿你还在城南庄子种那二亩烂地呢!

    还敢大言不惭!

    吃软饭的混帐东西,还敢言比朕强?”

    贾环嗤笑了声,将以为吵架了,小心靠过来的小六儿往肩头一抗,对隆正帝道:“陛下,咱都别嘴上逞能!

    有能为的,三月里咱们龙船上见真章??!

    到那时候,您就知道谁才是神匠了!

    臣先告退!”

    “把朕的皇子放下!”

    隆正帝沉声喝道。

    贾环却忽然跑的飞起,哈哈笑道:“臣带回家去,和臣儿子一同耍子去喽!

    陛下,拜拜了您呐??!”

    “混帐??!”

    ……

    出了宫城,早有贾家马车候在外面。

    贾环本想将小六儿赢福放在马车里,可赢福不乐意,只是抓着贾环的袖子不松手。

    贾环就将他抱在怀里,用大氅包紧了,舅甥两人都骑在马上,小六儿这才欢喜起来。

    贾环哈哈一笑,在二百王府侍卫的护从下,打马往西城奔去。

    一路上,兵戈密布。

    连贾环都对皇权更替的惨象发憷,即使赢历已经死了,觊觎皇位的人,几乎都死绝了。

    可他还是不敢有半点大意。

    调集了五万大军,陈列于神京一百零八坊各个坊口。

    尤其是东西二城,每个街道都有兵丁把守。

    虽然民间怨言不少,但这种戒严,还是会保持到正月之后……

    二刻钟后,贾环一行人回到了荣国府。

    三日未归,此刻归来,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欢喜。

    贾环起初还没将小六儿抱出,等进了二门,上了荣庆堂外的游廊,见到不少人都迎出门外。

    贾苍、贾芝、巧姐儿在最前。

    靠近前来,他才猛然揭开斗篷,大变出一个小人儿来。

    “哇??!”

    别说贾苍、贾芝、巧姐儿几个小的,连后面迎出来的林黛玉等人,都惊喜的捂住了口。

    小六儿也满脸激动,睁开眼张大嘴,“啊啊”的大笑着。

    贾环哈哈笑着,将小六儿放下来,道:“和哥哥姐姐们耍子去吧!”

    贾苍多懂事,搂住小六儿就要带去园子半坡去打仗狩猎……

    过年了,他的戈什哈板儿回家几天了。

    这几日里,他都没人耍。

    除了又揍了贾玫一顿,然后又被蛇娘揍了通外,生活太过平淡。

    如今又来了个男孩儿,自然喜出望外。

    小六儿又向往又畏惧的看向贾环,贾环笑道:“先给太祖母拜完年再去?!?br />
    小六儿忙欢喜的应了,给赢杏儿、林黛玉等人像模像样的作揖请安后,又和贾苍手牵着手,往荣庆堂内走去。

    等一众人回到荣庆堂,贾环给贾母见礼后,当着众人面,宣布好消息:

    “如今大事已定,剩余的事,就是老祖宗的事了!

    指派好嬷嬷丫鬟们,把该收拾的行礼都打包收拾好。

    该宴请的人要开始宴请了,该赴的宴也都要开始准备了。

    忙完这两月,到了三月,全家出发下江南!

    咱们全家,游山玩水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