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忠怡亲王??!

    听到这里,张廷玉霍然色变!

    亲王,怎么会是亲王?!

    国朝之初,也不过封下四大郡王。

    那可是亲王爵??!

    称孤道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贾环为国侯时,张廷玉等人还能与其勉强分庭抗礼。

    客气时自称一声“下官”,不客气时自称一声“本官”都无妨。

    可贾环为亲王后,他开恩时张廷玉等人可以不跪拜,不开恩时,张廷玉等人见面,都要行跪礼。

    国朝已经有一个忠怡亲王了,如今再出一忠义亲王。

    还是异姓!

    这如何使得,又如何得了?

    然而,依旧未完……

    “加九锡!”

    最后三个字,连赢昼都是目光闪烁的大吼出声。

    “轰!”

    如此一来,莫说文臣武勋,就算是城门楼下的兵卒,甚至是百姓,都震动起来。

    自古而今,加九锡都是臣子谋反的第一步。

    王莽加九锡,继而篡汉。

    曹操加九锡,继而囚天子以令诸侯。

    司马昭加九锡,取魏而代之。

    南朝四朝开国皇帝刘裕、萧道成、萧衍、陈霸先都曾从前朝受九锡,然后创立新朝。

    李渊加九锡,随有大唐之始。

    但凡臣子加九锡,逆多忠少。

    贾环怔怔的看着隆正帝,一旁五凤城门楼上,一行皇宫御林,以八匹黄马牵引来一架金车大辂。

    又有内侍捧上衮冕之服,加上配套的赤舄(鞋)一双。

    另有卫士携戟、铩一双,寓为虎贲。

    再则赤黑宫矢,以征不义。

    巨斧大钺,能诛有罪。

    最后则是乐则、纳陛、朱户及禾巨鬯。

    合为九锡!

    这是,赢祥都未得之重遇。

    通常而言,一国帝王最贵。

    次之太子,次之未出宫之皇子,次之亲王,次之郡王,次之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

    但是,当亲王加封九锡,地位便一跃而上。

    仅次于帝王,贵在皇子之上,与皇储不相上下,甚至,隐隐高之……

    王莽曹操,皆可见君不拜,可行废立之事,名义上低于帝王一筹,可实际上,更重之。

    也正因为如此,城门楼下的张廷玉等人,甚至都顾不得此处何地,此时何时,就要往城门楼上闯。

    拼死劝谏!

    然而还未行动,就被四个黄门拦了下来,不知说了什么,张廷玉等人犹豫再三,到底按捺住了焦躁的心思。

    “陛下,您这……”

    张廷玉按捺的下,贾环自己却有些毛骨悚然。

    心里怀疑:这不是要坑咱吧?

    隆正帝靠在御椅上,细眸半睁,今日的大典,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精力,隐隐开始难撑了……

    不过,看到贾环不加掩饰的狐疑眼神,隆正帝还是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想骂几句,只是顾忌会昏过去,只能珍惜精力,勉强解释道:“贾环,朕虽念你大功,但能为你做的,并不多了。

    日后你率众出海,开疆拓土。

    随着封国起,人之野心亦起。

    你待人太诚,日后必遭人背叛……

    朕予你王爵九锡,赐你大义,日后,你也……你也好,多层约束于他们。

    好些人……好些人都不喜欢你,都劝朕,防着你。

    但朕喜欢你,朕信你。

    贾环,你……好自为之吧……”

    勉力说罢,隆正帝已摇摇欲坠。

    他虚弱的摆了摆手,苏培盛便忙带着一干力士,口中念着“快快”,一行人就抬着隆正帝速速回宫。

    隆正帝之前就交代过,他不能在天下臣民面前,昏厥过去。

    也不能露出疲软之态……

    因为他是,隆正皇帝!

    贾环跪在那里,看着匆匆离去的御驾,却已然是泪流满面,一字一句道:

    “臣!谢主隆恩??!”

    城门楼下,数十新封武勋,齐声呐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曲终人散。

    隆正帝回宫,俘虏被押回营,百官还朝,十数万百姓心满意足的或各回各家,或寻个茶馆酒楼,再议今日盛事……

    而两阁阁臣,和新进武勋,则一起进宫等待隆正帝的消息。

    看着川流不息的宫人和御医往来于大明宫,不少人心里都颇为沉重。

    或许,在今日之前,武勋将门世家,对隆正帝的感观,已经快到了生出恶念的边缘。

    但一切不满,随着今日之大封,全都不复存在。

    这就是皇权时代下,人们的思想。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在行完霹雳雷霆后,再施雨露,臣子之心,就多半由怨望,变成感恩。

    今日隆正帝施下如此前所未有之隆恩,满朝勋贵之心,都从之前的动荡不宁,转换成了坚定的支持。

    看着那一张张关心沉重的脸,牛继宗秦梁等人相互看了眼,眼中唯有苦笑……

    到底是御宇二十多年的帝王??!

    帝王之术,超凡不俗。

    今日之前,贾环若起事反秦,这里的大半武勋都会相随。

    但今日之后,贾环若再起事,这里的大半武勋都会反目。

    原因很简单,就算冒着抄家灭族的危险,随贾环起兵造反,得到的,多半还不如今日之多。

    既然如此,谁还会反?

    不仅不会反,他们还会拼死维护大秦皇朝。

    因为大秦若是没了,他们身上的名爵富贵,也就没了。

    相比于赢祥、张廷玉等人的提防防范,诓骗贾环入上书房监视,隆正帝此法,何等大气,也何等高明!

    当然,若隆正帝身体无恙,他应该不会行此等封赏。

    以他隆崇的威望,只会行削藩夺权之事。

    毕竟,今日之举虽高明,可多少会留下一些不小的隐忧。

    但现在……

    隆正帝已经没有他法了,他是在为赢昼收人心!

    一旁处,泾渭分明的站着内阁三位大佬。

    张廷玉、胡炜和陈西樵,三人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可余光从未放松对武勋的观察。

    待看到这群武勋,多半在担忧隆正帝的安危时,动荡了一天的心,总算稍微得到了些慰藉。

    牛继宗秦梁能想到的事,他们自然不会想不到。

    但是,他们依旧担心,此举会饮鸩止渴。

    皇庭众人正各怀心思,就见贾环红着眼,阔步走了出来。

    众人忙围了上去……

    贾环微微扬了扬下巴,道:“陛下无事,只是受了些劳累,修养几天就好。

    未来几日,依旧由皇五子赢昼监国,总理王大臣赢祥摄政。

    军机要务,由军机阁处置。

    其他的,待陛下醒来后再说?!?br />
    说罢,没理会还想问什么的张廷玉等人,而是看向许崇苏武等人,淡淡道:“这个时候,好些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你们。

    都收敛点,不要得志就猖狂,让人小瞧了去。

    哪个敢仗势欺人,胡作非为,不要怪孤王不念旧情?!?br />
    许崇、苏武等人凛然,忙躬身领命:“谨遵王爷谕旨?!?br />
    “散了吧?!?br />
    ……

    军机阁。

    推了几次没推掉,贾环到底上了主座。

    国朝礼法如此,牛继宗等人也不敢违背大义。

    不过,贾环却无论如何都不让一群长辈喊他王爷。

    除非在君前,其他的,一切照旧。

    牛继宗等人自然欣慰无比。

    只是,贾环随即之言,却让他们有些为难……

    “牛伯伯,义父,您几位回去后,写辞爵折子吧?!?br />
    牛继宗、秦梁等人都陷入了沉默,牛奔、秦风等认反倒急了,牛奔看着贾环正色道:“环哥儿,这世上没有以子逼父的道理。

    若是让父亲辞爵才能受爵,我情愿不受此爵?!?br />
    秦风、温博等人也点头称是。

    秦风道:“父亲原本就是国公,如今我承袭的,亦是国公。

    若非让父亲辞爵,我才能获封,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一幕,让牛继宗等人心里痛快了许多。

    牛继宗瞥了牛奔一眼,沉声道:“混帐东西!你那爵位是靠我辞爵才得来的吗?

    原当你长进了,还这般糊涂!”

    秦梁也皱眉喝道:“若无环哥儿,等我百年之后,你能承袭国公?”

    牛奔和秦风都不说话了。

    他们开口,是应有之义,否则传出去不像。

    虽然武勋都厌倦儒家那一套,可生存在这个世间,大势如此,他们也不得不随波逐流。

    贾环笑道:“不是因为你们的缘故,才逼得伯父义父他们去爵,这里面还有更重的意义。

    如果没有意外,等陛下养好些后,就会行禅让之事。

    陛下退位成太上皇,五皇子登基继位。

    这个时候,陛下希望朝事尽可能平稳些。

    哪怕是去武勋军权的大政,也要减缓脚步执行。

    去了几位长辈的爵位,为的是让他们继续执掌军机。

    如此,也算是在去武勋军权上,进了一步,开了个好头?!?br />
    听贾环这般一说,牛奔、秦梁等人顿时高兴起来。

    既然各家爵位都有了极好的继承人,也得到了更好的爵位,那么他们最在乎的事,就是手中的权利。

    原本以为马上就要赋闲在家,成为废人了。

    这让手握大权一辈子的几人,心里其实都不是滋味。

    却没想到,还有这等转机!

    贾环道:“日后两阁阁臣,都有任期年限限制,多以十年,甚至是五年为期。

    伯伯、义父,您几位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算长。

    最多也就五年时间。

    这五年,希望你们能选好合适的接班人。

    让大秦军方的权利交接,平稳稳健的过度?!?br />
    牛继宗点点头,沉声道:“陛下以国士待吾等,吾等自不能辜负君恩!”

    牛奔则眨了眨眼睛,看着贾环,道:“环哥儿,咱们就快出海了吧?”

    贾环呵呵一笑,道:“是快了,不过得先和施世叔学好海战本事?!?br />
    秦风等人又嘲笑起牛奔来。

    秦梁看着这些后辈,面色有些慨然,道:“日后,就看你们的了!

    希望你们弟兄们,能同舟共济,一往无前。

    不负我大秦武勋的威名!”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