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贾苍杀人事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贾苍杀人事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子时时分,贾环才从理藩院驿站里出来。

    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斗篷后,看到亲自来接他回府的董千海,眼睛里带着杀气……

    贾环干笑了声,想说什么,却见董千海杀气更重了,便迅速收敛笑容。

    一言不发的从亲兵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纵马往西城赶去。

    上了马,心里还在嘀咕,有一个眼睛这样贼的老丈人,也不是好事啊……

    不过想想方才那个毛妹……

    唔,也值得了。

    就当是……为国捐躯?

    当然,他这样做,并非色令智昏。

    他是真的为了解决厄罗斯问题。

    只是索菲亚的选择,比他想象的还超前优渥了许多……

    相比于这个更理智些,还算有底线的女人,贾环更忌惮,其实是那个和他极像,但比他更无底线的克列谢夫。

    为了活命,克列谢夫能毫不犹豫的出卖他老子,给索菲亚当马奴。

    只这一点,贾环就永远不会相信他的任何一句话,连一个字都不会信。

    先为马奴苟活,可当抓住机会时,又果断的出击,一举翻盘。

    就证明他绝不如他表现出的那样平庸,他有极大的野心。

    从斥候传回来的消息来看,如今缅??品蚝涂肆行环蚋缸佣?,正在积极备战。

    并不断的派人去长城军团,想要求见贾环,获取香瓜雷。

    条件丰厚之极,割地、赔款、和亲,一切不平等条约,都可以签订!

    只要贾环愿意提供香瓜雷,最好能提供制作方法,一切都不是问题……

    在罗曼诺夫王朝最后一个继承人落入了大秦手中,“绝无可能”再生还后,只要抵挡住罗曼诺夫王朝最忠诚的“走狗”,帝国首席大臣谢尔盖,财务大臣伊万和内务大臣佛拉基米尔的进攻,并覆灭他们。

    缅??品蚝涂肆行环蚋缸?,甚至能席卷整个厄罗斯。

    建立属于他们的王朝。

    这样为了成事无底线,不择手段的人,贾环还真不想,也不敢让他们成事。

    他们才是真正的厄罗斯人的典型代表……

    贪婪,阴狠,毒辣,狡诈。

    所谓的条约,对他们而言,只是随时可以撕碎的废纸。

    只要让他们找到机会,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撕咬过来。

    相比之下,索菲亚才是更合适的选择。

    在见识过香瓜雷的威力,甚至在她心中被扩大了十倍百倍的威力后,贾环不信她还敢再带兵来侵犯。

    哪怕她的后继之君想要复仇,可只要给大秦三十年的时间,厄罗斯就算调遣百万大军来袭,都不足为虑。

    而且,放归索菲亚,还能一举解决现下北疆的问题。

    如果将希望放在缅??品蚋缸由砩?,他们若是抵挡不住来自莫斯科方面的大军征伐。

    大秦势必要再次和厄罗斯发生大战。

    获胜是肯定的,但大战一起,就太耽搁贾环的大事发展了。

    而且,大秦也没有心思,去跃过茫茫的西伯利亚,统治厄罗斯的国土。

    得不偿失。

    所以,还是等段时日,放归了索菲亚和费尔多,顺便干掉李锐,接回赢甫。

    有让克列谢夫和他父亲缅??品蚨技傻灰训亩蚵匏辜肝淮蟪枷嘀?,索菲亚一定会再次覆灭南方军团。

    一举除患。

    再加上喀尔喀三部皆灭,百年之内,大秦北疆,再无战乱。

    ……

    “嗯?”

    回到家中,照理先去荣庆堂,给贾母请安。

    晨昏定省这一项,贾环从未忘过。

    不过与今早离去时,阖府欢快的气氛不同,今天进了府后,怎地感觉气氛这般古怪?

    下人仆婢们面色上都没了之前年节的喜气,行走匆忙,不敢多言。

    连荣庆堂廊下打门帘儿的小丫头子,也都绷着脸,看着贾环欲言又止……

    贾环有些心虚:莫非和索菲亚的事,东窗事发了?

    还是和哪个的事事发了……

    不过等进了荣庆堂,看到跪在地上趴在那儿的小贾苍,贾环登时明白过来,定是贾苍又挨打了。

    看着连腰背都直不起来的贾苍,弓成一团跪在那里,小身子还在颤栗,贾环眼睛都因愤怒隐隐泛红。

    马勒戈壁??!

    “谁又打我儿子?!蛇娘,你给我滚过来??!”

    贾环黑着脸厉声骂道。

    跪在地上的贾苍,这才艰难直起身,回过头看着贾环,眼泪哗哗的流下来,瘪嘴唤了声:“爹爹……”

    贾环看到贾苍脸上的巴掌印,直觉得脑袋都炸开了,那种感觉真真是……

    看见听到动静,从里面出来的一群人里的蛇娘,贾环两步上前就扬起了手……

    “环哥儿!你住手??!”

    贾母严厉的喝斥声从后面遥遥传来,小贾芝大哭声也响起,这才让贾环堪堪住手。

    他面色铁青的看着蛇娘,一字一句怒吼道:“你脑子坏了吗?!有这样打孩子的吗?”

    旁人都被贾环狰狞的脸色唬住了,一旁一直抹泪的赵姨娘见贾环这个模样,都有些不敢掉泪了。

    林黛玉等人都在心疼贾苍,不吭声。

    倒是贾探春叹息一声,替蛇娘说话,道:“三弟,你也别全怪蛇娘,她也是气急了……”

    “你这叫什么话?气急了就能打成这样吗?他才多大?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要被打成这样?!”

    贾环见蛇娘只是不吭声,贾探春撞过来,满肚子怒火朝她冲了过去。

    贾探春气白了脸,声音也大了起来,道:“有你这样的爹,可不就惯的他杀人了??!”

    “……”

    贾环闻言一怔,看了看贾探春,再回头看了看又悄悄垂下头的贾苍,回过头不敢置信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家里哪来的敌人给他杀?

    家里那些护卫都干什么吃的?怎么把坏人放进来了?

    都一群废物!”

    “你……”

    听贾环张口就把事情定性成这个样,贾探春差点没气吐血,指着瞪她的贾环想给他一嘴巴子。

    这会儿赵姨娘不得不开口了,哭道:“环哥儿,苍儿杀的不是敌人,是你亲弟弟啊……”

    贾环闻言,本就心虚的心忽然炸开了,头皮发麻,声音有些颤抖起来,道:“娘,你别开玩笑啊……”

    赵姨娘大哭道:“今儿若不是蛇娘跑的快,救的及时,玫哥儿就要淹死了……”

    贾环闻言,听到没死,真真海松了口气。

    贾苍真要杀了贾玫,不管有意无意,都是人伦惨剧。

    幸好,幸好!

    怪道被打成这样……

    贾环看着赵姨娘道:“娘,您先别哭,苍儿是什么样的孩子,您还不知道?

    贾玫那熊孩子指不定是自己落水的……”

    “你还护??!”

    一直不吭声的蛇娘,突然高声喊了声,倒是唬了众人一跳。

    贾环底气不足,也不好再开口……

    贾母这会儿才走了过来,先对蛇娘道:“好了,到底也是意外,你也别这样恼了……

    苍儿只是想唬他一唬,才把他举起来丢进池子里,又不是诚心的。

    如今你打也打狠了,再罚下去,他老子就真火了……”

    劝罢又指着贾环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

    咱们这样的人家,都讲究抱孙不抱子,哪家父子间不是仇人一样?

    唯恐骄纵了孩子,成了纨绔子弟,不肖先祖。

    偏你成天护的跟什么似得……”

    贾环看了眼还在生闷气的蛇娘,对贾母道:“老祖宗,其他的先不忙说,苍儿的伤幼娘看了没有?”

    贾母气的不想理他,不过见他着急,还是没好气道:“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再说了,蛇娘是当娘的,打在儿身上,疼在娘心里。

    她真能下死手?

    都是皮外伤,给孩子长记性的?!?br />
    贾环嘟囔道:“真真是疯了,哪有这样长记性的……”

    说罢,又瞪了蛇娘一眼,回头几步,将小贾苍抱了起来。

    贾苍被抱起后,伏在贾环肩头呜呜的哭了起来,抽噎道:“爹……爹爹,我没想……我没想杀四叔,是他欺负妹妹……呜呜,疼……”

    看到儿子这般,贾环转过身就想骂,却被几双眼睛盯死,赵姨娘哭惨了:“环哥儿,玫哥儿是你亲弟弟啊……”

    贾环气闷道:“娘,不是说了少让他们凑一起吗?

    你又不让我管教贾玫,养成那个无赖样儿,还欺负芝儿?

    也就是他是我亲弟弟,不然我非奖励苍儿不可!”

    赵姨娘闻言,差点没气出个好歹来,若非小吉祥搀着,站都站不稳,小吉祥悄声道:“三爷,您少说两句吧?!?br />
    贾环一摆手道:“去,送娘回去,好好劝劝!我不是对贾玫不好,若想让他好,就好好收拾收拾,日后少不了他的富贵前程。

    他是我亲弟弟,我还能亏了他?

    可若再往现在这个样子发展,日后爱咋样咋样,再过几年出府拉倒!

    因为他苍儿挨几回打了?

    烦人鬼……”

    小吉祥不敢让赵姨娘再气下去了,招呼着香菱赶紧架了赵姨娘走……

    被教训了一天的贾苍,见老爹回来了果断站他,还准备奖励他,哭了一起子,委屈也散尽了,虽然身上还疼,可心情好了许多。

    贾环见贾苍不哭了,问道:“苍儿,到底怎么回事?”

    贾苍看着贾环道:“爹爹,今儿我和妹妹们去撵长耳兔,捉住了一只后,妹妹们就想先回去教兔兔说话,我就让她们先回。

    没一会儿,就听到竹桥上妹妹在哭。

    我跑过去,就看到贾玫把妹妹的长耳兔给抢了,还推倒了妹妹。

    他见儿子来了,就跑,还把兔兔丢池子里了。

    我看妹妹哭惨了,就把他也举起来,丢池子里去了……

    爹爹,我没想到四叔不会浮水,等他被嬷嬷们救上来后,就已经在吐水了。

    娘来了后,就……

    爹爹,我不是故意想杀人……”

    贾环闻言,轻轻抚了抚贾苍脸上的巴掌印,笑道:“你做的对……”

    话没说完,就感到身后一道厉气传来,不用看他也知道是哪个,忙干咳了声,道:“不过呢,下次贾玫再抢东西,欺负妹妹,你也别……也别太……

    就狠狠揍一顿,打的他再不敢欺负妹妹了就好。

    苍儿,那竹桥还是有点高,池子上还结了一层薄冰。

    贾玫本来就够傻的了,你再把他摔的更傻,有点……有点不大好,对不对?”

    贾苍闻言,咧开嘴,点点头道:“对,爹爹,那以后我再不摔他了?!?br />
    贾环哈哈一笑,回过头看蛇娘,道:“看到没有,这才叫教儿子!

    苍儿又不是不听话,这么听话的孩子你非动手?

    不会教我儿子就别教,再动手我和你没完!”

    说罢,对贾母道:“老祖宗,算是给您请过安了??!孙儿带您重孙儿先回去了……”

    再对强忍笑意的林黛玉等人挤挤眼,道:“今儿都早点休息,回头去瞧你们?!?br />
    林黛玉等人羞红了脸,没好气道:“快带苍儿回去,好好教你儿子去吧!”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一声,抱着也笑的欢实的贾苍扬长而去。

    隐隐有话声传来:

    “儿子,你还真够厉害的,你能把贾玫举起来丢池子里,这……么大的力道?”

    “咯咯,爹爹,儿子当时看到妹妹哭,很恼火的,才有那……么大的力道!”

    “哈哈!好儿子,再过二年,苍儿就可以和爹爹一起早上起来练武喽!到时候你可别贪睡哦……”

    “爹爹,今天我和妹妹在外间顽了好久,爹爹和娘亲才起床的……”

    “咳咳,好儿子,这话可千万别对外人说,记得了吗?”

    “……”

    ……

    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