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和女皇的孩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和女皇的孩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哈哈哈!”

    “吼吼吼!”

    “你笑你大爷??!”

    赢昼脸上顶着一个巴掌印,小眼睛里满是泪和愤怒,看着笑个二傻的贾环,怒声咆哮道。

    “抱……抱歉!其实我不想笑,可是……可是我憋不住,哈哈哈……”

    之前隆正帝原本是要斥责贾环异想天开,想一出是一出。

    谁知道一直没精神的赢昼,听到下江南去顽,倒是来了精神。

    还要陪他一起去耍子……

    勃然大怒下,隆正帝差点没气出个好歹。

    当时就让赢祥给他一大嘴巴子。

    赢祥怕隆正帝气出问题来,只能打了一巴掌。

    因为赢昼如今身份到底不同,隆正帝都不好再折腾太过,就让他快滚,连带罪魁祸首贾环也一并滚……

    出了紫宸书房,贾环看着一脸懵逼的赢昼,就开始笑不停。

    才有了之前的闹剧……

    见贾环还笑,赢昼一腔怒火澎湃而出,豁出去了,厉声道:“我和你拼了!”

    吼罢,发起死亡冲锋。

    贾环撒腿就跑,还不跑太快,就吊着赢昼。

    饶着大明宫跑了一圈儿,又跑进坤宁宫,只跑了半圈儿后,赢昼就同热死狗一般,吐着舌头,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再没心思报仇了……

    他坐在花池边上大口喘息着,也不嫌雪渍冻了屁股,贾环正想调笑两句,就见他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中滑落,脸上的悲伤让人动容。

    贾环不好再笑了,靠过去坐下,肩膀撞了下赢昼的肩头,道:“喂,没意思了??!

    不就……不就当初没带你去秦淮河上耍一耍,这会儿还记仇呢?”

    “放屁!”

    赢昼气骂了声后,极委屈的擦了把泪,道:“当初我想那个位置时,是你和父皇,一起把我那点心思打没了。

    我把身边那起子文臣都赶走了,外面的名声也越坏了。

    坏了就坏了,我也不在乎。

    能一年出去顽一回,见见各地风情事物,也极有趣。

    偏这个时候,你们又让我接那个位置。

    我如今真真是一点都不想当皇帝,我听到那些政事,就觉得想吐……

    贾环,当初是你同父皇说我,望之不似人君,才让父皇灭了我的心思。

    如今你得想法子,帮我一把!”

    贾环闻言,哭笑不得道:“若有其他选择,你当谁稀罕你做皇帝?这不是实在没法子嘛……”

    见赢昼面色登时涨红,怒不可揭,贾环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陛下如今成了这个样子,连喝水都得让人伺候。

    小五,你说说,他现在不指望你,又能指望哪个?

    你如今也大了,六儿又不能开口。

    但凡他能开口,多一个余地,我绝不逼你!

    可你总不能让六儿去接陛下的位置吧?

    那样的话,你还想让陛下认你做儿子?”

    赢昼闻言,满面沮丧,垂头丧气道:“贾环,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再这般下去,我真的会死的……”

    贾环想了想,犹豫了下,道:“也不是没有法子……”

    “嗯?”

    赢昼闻言,登时抬起头,露出一脸的泪水,看着贾环激动道:“贾环,我就知道你准有法子??!你快说,你快说……”

    贾环递了个帕子给赢昼,道:“先把你脸擦擦行不行,那是鼻涕还是啥玩意儿?”

    “放屁!”

    赢昼怒道:“鼻涕能上眼睛下面吗?我不用你的帕子,恶心!”

    说罢,抽出自己的帕子,盖在脸上搓了搓……

    贾环哈哈一笑,收回帕子塞进袖兜里,道:“谁稀得给你?!?br />
    “快说,到底啥办法?”

    擦完脸后,赢昼亟不可待问道。

    贾环便将之前同隆正帝说的那套法子说了出来,又道:“这样做,能极大可能的保证江山的延续。

    就算天家后世中,再出现你这样的不肖昏君,也不会危及到社稷。

    当然,陛下还有他自己的思量,会不会采用不一定。

    但如果采用了,你这未来的皇帝就酸爽了。

    一年到头,都可以去大秦各地巡视。

    太上皇一辈子也不过六次巡视江南,你可以巡视的更多。

    天南海北都可以去。

    既能让各地百姓目睹天颜,壮大天家威望。

    你自己也能顽的痛快……

    我靠,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赢昼腾的一下站起身,喘着粗气,来回快速踱步起来,又忽地一下顿住脚,回头看向贾环,满脸惊喜道:“贾环,你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纵然父皇不允,可等我真做了皇帝,也一定要办成此事。

    到时候,你一定来帮我??!”

    贾环摇摇头,道:“陛下同意我才能帮你做这事,陛下不同意,我却不好违背他的意志。

    这件事,事体太大……

    具体成与不成,就要看你爹的意思了。

    不过你别高兴狠了,就算成了,你该学的东西一样也少不了。

    小五,你也不小了,以前也就罢了,总不能真想顽一辈子吧?

    你叫小五,不叫废物??!”

    ……

    理藩院,驿站。

    自从有了上次之失,理藩院从上到下被清洗了一遍后。

    这一回,理藩院的驿站小院,大概是满神京城,防备最森严的地方。

    就连贾环如今入内,都经过了四五道关卡,验证身份。

    直到最里面一座小小的二进宅院。

    厄罗斯女皇索菲亚,如今就住在这里。

    “咚咚咚?!?br />
    三声门响后,贾环没等里面应声,就推门而入……

    “等等……该死的!谁让你进来的?”

    一个沐桶上,索菲亚一条腿在里面,一条腿外面,身上,水淋淋湿漉漉的,自然什么也没穿……

    看她满面愤怒,眼神喷火的看着贾环的模样,羞涩显然是不存在的,应该是在恼火没经过她的允许,就入内,才这般愤怒。

    贾环也没怎么大惊小怪,上下打量了番后,挑了挑眉尖,道:“如果你还没洗好,可以进去继续洗,没关系,我不会介意你失礼的!”

    “@#¥%&……”

    一连串的厄罗斯语从索菲亚红润的薄唇中机关枪般吐出,即使不懂,贾环也能猜到,索菲亚大概在问候贾家的先祖。

    他耸耸肩,道:“你若想这个样子,我也不会怪罪,真的?!?br />
    “哦,该死的!”

    索菲亚无力而愤恨的咒骂了声后,从沐桶上下来,恍惚间,贾环似乎看到了一片金色的森林……

    索菲亚一把拉过床单做浴巾,又骂道:“你的屁股后面长了尾巴吗?就不知道把门关上?该死的冬天……”

    贾环脚往后一伸,笑道:“这里难道会比莫斯科更冷?”

    索菲亚恨了贾环一眼,道:“你懂什么?”

    说着,昂起修长如天鹅的脖颈,骄傲道:“我的冬宫,即使在最寒冷的冬天,也一样温暖如春,鲜花绽放?!?br />
    然后又看了看周遭,一脸的嫌弃。

    这间普普通通还有些漏风的屋子,着实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千万别觉得生长在寒冷地带的人就能耐寒,恰恰相反,一年到头,有半年时间在供暖取热的北方人,才是最不耐寒的。

    贾环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又往里走进些,随手扯过一把椅子坐下后,看着索菲亚道:“我可以给你装一套取热装置,再安排人替你烧着,保证不比你的冬宫差多少。

    话说,你想念你的厄罗斯么?”

    索菲亚本来见贾环不请自坐,还在恼火,可听他这般一说,登时眼睛一亮,上前几步,居高临下的盯着贾环,道:“你什么意思?你愿意让我的帝国首席大臣赎我吗?

    他会给你无数的金银财宝,还有美丽的贵族少女……”

    贾环嗤笑了声,道:“你看我是缺钱的穷人吗?再者,论富庶,你们厄罗斯,好像也比得上我大秦?

    怎地听你的语气,你们倒成了有钱人?”

    索菲亚闻言,非但不恼,宝石般的蓝眼睛反而愈发明亮,又靠近了几分,死死盯着贾环,道:“贾,你是愿意放过归去,对吗?”

    贾环看着近在咫尺天使般容貌的索菲亚,嗅着刚刚沐浴罢的清香,可耻的致敬了……

    索菲亚并不陌生这种眼神,嘴角弯起一道弧线,随手将床单做的浴袍来开,脱落到地上,道:“只要你肯放我回去,我愿意做任何事!”

    贾环闻言,眼中的浴.火缓缓熄灭,恢复了清明,看着索菲亚,道:“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这样一个女人,应该极明智才是。

    怎么会做出带兵南下,攻打大秦的愚蠢勾当?

    莫非你以为,凭借你那二十万大军,就能覆灭大秦?

    还是你单纯的,在为上次被俘的事报仇。

    千万不要告诉我是这样的,否则,我真真瞧不起你……”

    索菲亚精明的超乎了想象,她瞬间识破了贾环的陷阱。

    换个人,怕多半会装疯作傻,让贾环真的瞧不起,如此岂不是更容易回国?

    可索菲亚却摇头道:“你放心,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我回国,就会颁下铁律,无论是我,还是后继沙皇,都绝不许再南顾半步。

    你们大秦人,有那样的天雷武器,又有你这样的男人,我不会再犯傻,和你计较拼命?!?br />
    贾环深深看着索菲亚,道:“那你这次是为了什么?”

    索菲亚坦诚道:“很简单,我需要用一场大胜,洗刷我作为沙皇的耻辱,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沙皇的威严。

    除此之外,就是要惩戒缅??品蚝涂肆行环蚋缸佣?,他们一定要死。

    虽然继续南下的目的中,不乏有拿你出气的成分,但我最希望的,还是通过里应外合的方式,对大秦一战,树立我本人的沙皇形象。

    四十年前,我从未见过面的皇太子哥哥,与大秦作战时,被你们,也就是你的先祖给杀了。

    而我,希望通过对大秦的一场大胜,来证明自己虽为女皇,却同样伟大!

    若是再能拿回贝尔加湖,那么我在厄罗斯的威望,将会如日中天!

    如果没有你,这一切,都将会实现。

    贾,跟我去厄罗斯吧。

    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成亲,你可以成为厄罗斯的亲王,摄政亲王!

    我们两个联合起来,可以让整个世界颤抖!

    我们的太子,将会成为君临整个世界的太阳王!”

    随着索菲亚慷慨激昂的陈词,她裸在外面的身躯,也在微微颤抖着,尤其是胸前……

    贾环抚了抚额头,轻声道:“索菲亚,你……还是先将床单批上吧,我有些晕奶……”

    索菲亚激动的面色一滞,看着摇头晃脑,好似真的头晕的贾环,她眼睛狠狠一瞪,从地上捡起床单,再次披上。

    等披上后,却发现贾环不知何时已经放开了挡在眼前的手,正看她看的意犹未尽……

    索菲亚此刻,只有一个感觉,心累……

    面对这样凑不要脸的人,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索菲亚深吸一口气,看着贾环,道:“贾,你到底何时才能放过我?”

    贾环笑了笑,道:“再等等吧……你先别急?!?br />
    他见索菲亚一张脸登时涨红,以为他在戏耍她,笑道:“我并非是托词。

    正如我方才所言,厄罗斯和大秦,作为当世最庞大的两大帝国。

    很难从根本上,一方灭掉一方。

    纵然暂时能做到,可只要灭不掉民族,就会出现无穷无尽的战争泥沼,将两个帝国,同时拖入深渊。

    这个道理我比你明白,所以并不想与厄罗斯,展开不死不休的国战?!?br />
    索菲亚闻言后,缓缓平静了下来,看着贾环道:“那你为何还不放过我?”

    贾环摇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真的,你也别为难我。

    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好不容易才俘获了你,总不能连屁股还没坐热,就把你送走吧?

    你是战败一方,给我们大秦带来了沉重的伤害,你还要补偿。

    否则,我们大秦如何会甘心?”

    “你们想要割地,还是想要赔款?”

    索菲亚冷静问道。

    贾环笑了笑,道:“整个西伯利亚,原本就属于我大秦,是你父皇在位时,趁着大秦内战,无暇北顾,才夺了去。

    如今自然要拿回来……”

    见索菲亚面色一沉,贾环笑道:“至于赔款,暂且就算了。我大秦不缺银子,不必去敲诈你们一笔过年。

    不过,你们若是愿意继续与我大秦通商,互通有无,自然是更好的?!?br />
    索菲亚看着贾环,道:“通商不是问题,可西伯利亚……”

    “西伯利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们大秦可以暂时不去派兵派民入驻。

    但在厄罗斯与大秦的外交文书和地界划分地图上,却一定要标明,西伯利亚为我大秦的固有领土。

    这个条件,是你能回厄罗斯的先决条件。

    如果你不签,我会去和克列谢夫签。

    相信你也看得出,克列谢夫,绝不是表面上那样,只是个志大才疏的花花公子。

    他的志向,怕比众人想象的,大的多?!?br />
    贾环的话,让索菲亚面色一变。

    她眼神中再次浮现出焦虑的神色,看着贾环,道:“如果我答应,你可否立刻放我回厄罗斯?”

    不是克列谢夫,更厉害的是他老子缅??品?。

    那个老狐狸,是在厄罗斯经营了数十年的大贵族,根基发达强壮。

    若是他们趁着莫斯科不备,勾结一些被打压的贵族,率先出手。

    罗曼诺夫王朝的江山,真的有可能易主。

    连帝国首席大臣和内务大臣,都很难压得住。

    见贾环还是为难的缓缓摇摇头,索菲亚再一次拉开了床单,露出身子,主动靠进了贾环怀里,双臂攀上他的脖颈,宝蓝色的眼睛看着贾环,一字一句道:“只要你愿意帮我尽快回到莫斯科,我可以让我们的孩子,成为厄罗斯的皇太子!

    如此,你就当相信,我绝不会再对大秦出手了吧?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会爱上你,我也不信。

    但是,你应当相信,我为了结盟,为了得到你的支持,为了重新坐稳沙皇的宝座,绝不会欺骗于你!

    你不是认清两大帝国的战争会将国家都拖入深渊吗?

    那就来吧!

    要了我,让我有了你的骨肉,厄罗斯和大秦,就再不会发生战争!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