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猪队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猪队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闻隆正帝的话,贾环放回茶盏的手微微一滞。

    赢昼厌倦政务至斯,其实也超过了他的想象。

    不过……

    “陛下,五皇子这般,只是因为之前没接触过政务。

    忽然将一座万里江山,亿万生民全都压在他肩头,他心存畏惧,继而想逃避开,也是有的。

    人非圣贤,帝王也不是生而知之。

    人之常情嘛!

    不过也不妨事,等陛下养好身子后,亲自调教几年,总能教成一代明君。

    论心性,就臣所知,史上也没几个帝王比小五更好。

    他并非骄奢残暴之主,只这一点,就能保得大秦江山无恙?!?br />
    贾环安慰道。

    隆正帝岂能如此被说服,摇头道:“一个对朝政半点心思也无的人,又怎能坐住那个位置?

    纵然是前明武宗,也想过要当一个肖先祖勇武之帝。

    可赢昼……”

    隆正帝细眸中,满是苦涩和无奈。

    贾环沉默了稍许,道:“陛下,您……”

    “贾环!”

    没等贾环再老调重弹,隆正帝就打断道:“你不用指望朕了,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

    能苟延残喘,再活几年,都是得天之幸。

    朕没有精力再去调教出一位合格的帝王。

    朕虽自负,却不会盲目。

    这个局面,十三弟那边也束手无策,同样担忧不已。

    你素来古怪,脑子不受世俗规矩约束,天马行空,稀奇古怪的想法不少。

    朕不信,这两个月来,你就只在这里睡觉。

    你哄的过他们,却骗不了朕。

    说说看,对于这个局面,你有什么想法?”

    贾环闻言,迟疑了起来……

    隆正帝见之,声音低沉道:“贾环,若你为朕子,朕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负担。

    纵然立刻山陵崩,都可以瞑目。

    因为朕放心得下这天下和百姓。

    可惜,你不为朕子。

    但是,朕依旧视你为骨肉。

    诸般禁忌,朕都可宽容你。

    只因你生就一副赤子忠心。

    天下人都道朕刻薄寡恩,朕独待你宽厚。

    朕不负你,望你也莫负朕……”

    贾环闻言,笑了笑,道:“陛下言重了,臣这不正在想嘛,哪里就辜负陛下了?多冤呢……”

    见隆正帝静静的看着他,到底不好耍嘴了,干咳了声,道:“陛下,这段日子,臣是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

    说出来,要是不对,您先别恼,尤其是别激动。

    不然龙体出了问题,臣非倒大霉不可……”

    隆正帝闻言,既期待又恼火道:“快说!”

    贾环顿了顿,道:“陛下,臣之前一直在想,史上那么多王朝,为何鲜少有能超过三百年的?

    历朝历代的开国君主,通常来说,都极英明。

    可到了后面,帝王养于深宫妇人之手,渐渐平庸,甚至昏庸。

    国事,随而败坏。

    臣在想,有没有法子能避开这个缺憾,让主政天下的人,始终贤明……”

    隆正帝叹息一声,道:“你能想到这一步,也算难得了。只是,你能想到的,历朝历代开国帝王何等贤明,如何想不到?

    唐朝太宗皇帝,甚至亲自写下了一书,告之太子:饬躬阐政之道,皆在其中,朕一旦不讳,更无所言。

    然而,又有何用?”

    贾环干笑了声,道:“陛下,单天家一脉所出子弟,虽承国运,但总难避免出现平庸甚至昏庸之辈。

    可是,如果是从亿万百姓中选出来的呢?”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变,眼神凌厉的看向贾环。

    贾环见之,就知道他误会了,忙笑道:“臣所言不是陛下想的那般,臣说的不是帝王,而是首辅!”

    “首辅?什么意思?”

    隆正帝隐隐觉得猜到了贾环所想,只是还是想不破,沉声问道。

    贾环道:“陛下,臣之意,何不将理政大权,悉数交于内阁?

    天家除保留认命首辅的权利外,其余时间,并不需要一定参政。

    首辅定下任职年限,或五年一期,满一任,观政绩,若合格则继续留任。

    但至多只能任两界,期满退位,受朝廷奉养,但再不许干政。

    而且,想要入阁,必要经历地方。

    从县令做起。

    陛下,您知道我大秦未来三十年,甚至五十年、一百年内,最重要,也最艰巨的任务,是什么吗?”

    隆正帝没有回答的意思,他完全被贾环大逆不道之言给震惊,甚至惊骇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贾环之意,竟是要剥夺帝王的君权!

    若非贾环说的是让权于内阁,而不是让权于武勋,隆正帝完全可以确定,他想要造反!

    只是,这更让他震惊。

    贾环对文臣的不屑和厌恶,他从未怀疑过,他怎么会这样想呢?

    贾环见隆正帝不答,还满是震惊的看着他,笑着继续道:“陛下,咱们大秦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繁衍子民!

    臣出海外后,会打下很大很大的疆土,甚至远超大秦的国土地域。

    不是臣多有能为,而是外面真的太大太大了。

    而相比于煌煌大秦,外面的人又太弱太弱。

    所以,臣有必胜之心。

    然而想要将这些地,真正变成我大秦人的国土,却只有一个法子。

    那就是让那些土地上,生满大秦的子民!

    前朝各代,虽也视百姓为财富,可到了王朝后期,因为土地兼并之故,百姓成了流民,反而成了祸患。

    但我大秦,绝不会出现这样的祸患。

    因为我们只会缺人,永远缺人!

    因此,谁能让百姓修养生息,繁衍后代,谁就是好官。

    从县令,到知府,到巡抚,到总督,再到内阁。

    一层又一层,以政绩说话。

    当然,肯定不会只这样简单,除了人口数量的繁衍外,还要保证百姓的生活质量,也就是民生。

    天下百姓之所以会造反,只会因为一个问题,那就是活不下去了,到了易子相食都活不下去的地步,他们只能造反。

    所以只要解决了百姓的生计,大秦的天下便可传承万万年!

    陛下,朝廷遴选天下英才,最终不就是为了为朝廷所用,治理天下么?

    既然选出来了,就该好好的用。

    给他们平台,施展抱负。

    做的好了,就赏。

    做的不好,就撤,再换新人?!?br />
    “一旦臣子坐大,如何保证天家的无上威严?”

    隆正帝淡淡道。

    贾环笑道:“只要天家永远保证军权即可。

    军方不得干政,同样,文官也不得插手军权,否则,就是图谋不轨!

    要做到绝对的军政分离。

    除了军机阁外,唯一能干预军权的,只有皇帝。

    如此,纵然文官势大,也不会危及至高皇权。

    其实陛下根本不需要担心文官会一统坐大,因为他们一定会为了权利,展开党争。

    帝王只要定好规矩,限定党争的范围和死线,基本上就可以无忧?!?br />
    “那,如何保证军队的可靠?”

    隆正帝面色淡漠,眼神莫测,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想了想前世,道:“军队自然还是由军机阁负责,太尉之职,一如前例,任期或五年,最多不超过十年。

    不过军机大臣的分管,却不能再像现在这般,一人分管一个或两个军团。

    而是划分成分管后勤,分管训练,分管军需运输,分管军纪,以及分管斥候等具体的军务。

    如此一来,就能杜绝重新出现新的军中寡头?!?br />
    隆正帝闻言,冷哼了声,道:“你倒是说的直白,军中寡头,哼……”

    话虽如此,隆正帝半眯的眼睛,眸光却亮的骇人。

    虽然贾环的主意,漏洞繁多,但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个新思路。

    一个前所未有的,也极危险的新思路……

    隆正帝并没有再说什么,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

    在贾环的注视下,缓缓合上了眼……

    坚持了这么久,他的脑筋已经越转越慢,隐隐跟不上了,他需要休息。

    况且这种事,本就不可能一拍脑袋就作数。

    贾环见之,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倒也不急。

    疲乏感涌了上来,倒身躺在自己的榻上,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如今家里女子大半都有了身孕,本该清闲。

    可耐不住有一个可以全力放开火力的蛇娘……

    只她一人,贾环就处于绝对劣势的地位。

    被调教了一宿,这会儿正好补觉……

    然而,就在贾环呼呼大睡时,已经闭目好久的隆正帝,却悄然的睁开了细眸。

    勉强侧过脸来,看着不远处正睡的香甜的贾环,心中说不出的遗憾:

    恨天不公,使此麒麟儿,不为朕之爱子……

    ……

    “混帐……”

    “孽畜……”

    “愚不可及……”

    “朽木不可雕……”

    “皇上,保重龙体啊……”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阵喧闹声,将沉睡中的贾环吵醒。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思维还有些僵硬,茫然的看向吵闹之处。

    这一幕,让其他人都忍不住抽起了嘴角……

    小隔间内,帷帐已经被拉开。

    隆正帝软榻前跪着垂头丧气的赢昼,旁边站着赢祥和张廷玉,后面苏培盛和其义子小胡公公躬身侍立。

    看清楚人后,贾环总算想起这是哪里。

    他大大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赢昼忍不住抬起头,眼神幽怨嫉妒的看着这孙子,心里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嘿嘿嘿……”

    贾环揉了揉眼,看着赢昼那一副倒霉脸,不厚道的乐了起来。

    “贾环……”

    赢祥都看不下去了,皱眉道了声。

    贾环摆手道:“臣是在笑,你们逼的太狠了。小五从前二十年也没接触过政务,突然让人一下掌控一个帝国,实在强人所难?!?br />
    隆正帝哼了声,脸色难看之极。

    虽然已经预料到赢昼不会有什么听政心得,却没有想到,会差到这个地步,狗屁都答不上来。

    他寒声道:“朕有让他立刻接掌朝政吗?他不是蠢,只是连一丁点上进心也无!连听到了什么都说不出……这个畜生!”

    见隆正帝脸色铁青,显然动了真怒,贾环笑劝道:“陛下,慢慢来,这又哪里是一朝一夕,短短两个月就能改变的事?

    其实不懂便不说,也是好事。

    换成了志大才疏,刚愎自负的,满口胡说八道,不懂装懂,那才真真是灾难!

    就让他慢慢学呗!

    陛下荣养龙体才是要紧的……”

    忽地,贾环觉得只要赢昼还在隆正帝的视线内,让隆正帝放宽心,就几乎是不可能的。

    脑中灵光一闪,他道:“陛下,您看等翻过年,臣请您去江南逛逛怎么样?

    您甭怕花费,臣做东道!

    关中还是严寒地,可江南的花儿都快开了!

    您说您御宇二十多年,连个神京城都没出过几趟,天下大半都没过过眼。

    亏不亏???

    臣护着您和皇后娘娘出去散散心,心情一好,对龙体的恢复也有帮助??!

    那首诗怎么说的来着,腰缠十万贯,烟花三月下扬州?

    臣有的是银子!”

    连张廷玉都被这孙子气笑了,这两首诗也能背串了……

    隆正帝显然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皱起眉头看贾环。

    正要说什么,却见下面刚刚还一脸垂头丧气的赢昼,来了精神,眼睛差点没瞪圆溜儿,兴奋道:“父皇,儿臣去过江南!儿臣护送您去,江南好耍的地方,儿臣都知道??!”

    “啪!”

    贾环一拍脑门儿,不忍直视这个猪队友的下场……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