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相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相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那声音,三人都联想到不妙。

    等看到赢昼迈着鸭子步,行动不便,泪流满面的进来,别说董皇后面色惨白,晃了晃身子。

    连赢祥都细眸圆睁,神情激荡。

    贾环亦是面色铁青,眼中煞气惊人。

    不过这时,蛇娘忽然凑到他跟前,耳语了句:“装的,面上阳气未失。不过装的极像……”

    贾环闻言,登时黑了脸,三两步上前,将泪眼把擦,想要跟他说什么的赢昼踹倒在地。

    “啊……”

    “贾环!你做什么?”

    董皇后惊呼一声,赢祥则厉声喝道。

    贾环没理会,看着赢昼道:“没事儿你装什么不成,非装太监?

    装就装吧,你装那么骚干什么?”

    “装的?”

    董皇后和赢祥都顾不得生贾环的气了,登时睁圆眼,看向赢昼的裆部……

    赢昼还在哭,大骂道:“贾环,你这个黑了心的!

    我要是不装的像些,还不被孝陵那些死太监发现破绽?

    赢历要我做太监,是康王叔救了我。

    可他也只能救一次,去了孝陵,还不得我一个人?

    你还踹我……呜呜,父皇!”

    本来还气赢昼胡闹,可听他这样一说,董皇后登时心疼不已,也后怕不已。

    上前拍了贾环一下,道:“还不快扶起来!”

    贾环讪讪一笑,道:“娘娘,臣也没想到是这样……可小五也太骚了吧,您瞧他刚那样,分明就是个妖艳的**……”

    “噗……你还胡说??!”

    董皇后又气又笑,涨红脸嗔怒道。

    赢昼不用贾环扶,自己跳起来和贾环拼命。

    贾环一把按住,正色道:“小声点,陛下身子有恙,至今没醒,你还有心思顽闹?”

    赢昼闻言,登时不闹了,丢开贾环的胳膊,往前跑去。

    路过赢祥时,眼泪就落下来了,哭道:“十三叔,你怎么成残废了?”

    赢祥抽了抽嘴角,道:“我还没残,只是伤了几条经脉,过些时日就好了?!?br />
    赢昼听说没事,就哦了声,绕路上了凤榻……

    “父皇……”

    这次没有大哭大闹,赢昼看着人事不知的隆正帝,面上还有伤痕,眼泪扑簌扑簌的不停落下,跪在凤榻前,小声的呜呜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董皇后又落起泪来。

    赢祥则看向了贾环,贾环点了点头……

    虽然荒唐,但纯孝可佳。

    “昼儿莫哭了,你父皇只是病了,养些时日,就能好过来?!?br />
    董皇后宽慰道。

    赢昼闻言,回过头来,看向董皇后,道:“母后,当真?”

    董皇后点点头,道:“神医说了,你父皇积劳太重,这次多休息一段日子,说不得还能补得好些?!?br />
    赢昼闻言,这才不哭了,只是还是抽泣。

    一旁蛇娘看到这等情景,也不知该说什么。

    她之前,分明说是有一定希望醒过来。

    但这个希望……并不大啊……

    只是,这个时候,也不好再说这些。

    “贾环……”

    赢祥重续方才的话题,他面色肃穆,眼神正色的看着贾环,道:“既然日后多半是小五,何不让他现在就熟悉熟悉?

    只我和内阁理政,名不正,言不顺。

    也不是长久之计?!?br />
    贾环想了想,轻松笑道:“那你问小五自己吧,我是没意见?!?br />
    赢祥闻言,却摇头道:“你不能没意见,如今都中事,你都先掌起来。

    皇上信你,我也信你。

    至少,一切等皇上醒来后,你才能放手。

    贾环,你大了,该有担当了?!?br />
    贾环奇怪道:“王爷,朝政有您和内阁掌着,军事……处理完厄罗斯的事,大秦百年内都未必会再有国战,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至于武勋,交了兵权,臣带着他们出海后……

    更没机会生事。

    王爷还让臣担当什么?

    臣担当的还不够吗?”

    赢祥叹息一声,歉意的看着贾环,道:“贾环,没那么简单。

    朝堂上,各方博弈只会越来越重,斗争绝不会消失。

    越是这个时候,风险也越大。

    现在都中有你强力压着,他们怕你开杀戒,还闹不起来。

    可天下文官的势力,远比你想的强大,也顽固!

    他们一定会有反弹!

    历史证明,最终的胜利者,多半是他们……

    还有军方……

    更是只能缓缓的交接,不可操之过急。

    今日之事,便是前车之鉴。

    真要提拔上来一些藏着祸心的,到头来,出了事,你莫非还要再回来一次?

    再者,我的旧疾虽去,可是……到底毁了根基,伤了本源。

    时日已是不多。

    小五他……心性纯善,可也容易被人诱导。

    皇上何时醒来也不知,你若撒手去了海外,这大秦的江山社稷,该如何是好???”

    贾环沉着脸,是真不高兴了,赢祥这分明是看他不会造反,所以强给他挖坑。

    他瓮声道:“王爷,臣总不能在京里守一辈子。

    臣是武勋,又不能干政,也不想干政。

    你把我困在都中做什么?

    您现在还在,就立好规矩。

    小五……以后按规矩来就是。

    再说,陛下总还能醒来……”

    赢祥正要再劝,没想到,这才听明白过来的赢昼,面色苍白的连连摇头,道:“十三叔,您快别说了。

    父皇还好好的,侄儿可不敢监国,不还有您吗?

    等父皇好了,再过些年,小七也长大了,该他担当了……

    侄儿想和贾环去海外耍子去,侄儿也想要个小灰猴儿……”

    “混帐??!”

    这还是贾环第一次见赢祥发这样大的火,他面色铁青,细眸死死盯着赢昼,厉声道:“赢惠被赢历杀了,赢福又口不能言!

    你父皇何时能醒来尚不可知,纵然醒来,也……

    这个时候,你身为皇上的长子,怎能连一点担当也无?!”

    赢昼又落下泪来,巴巴看向董皇后,瘪嘴道:“母后,小七他真的……”

    赢惠虽然只有一岁,他也想过和他做朋友的……

    尽管被成妃防备着,没交成朋友。

    可赢昼还是喜欢这个幼弟,小孩子这点大本就是最可爱的时候。

    董皇后再次落下泪来,道:“五儿,小七被害了,你就听你十三叔的吧……”

    赢昼愈发伤心落泪,道:“母后,可是儿臣……儿臣真的不想坐那个位置。

    看到四哥成了那样,儿臣心里和刀子割一般……

    儿臣被抓走时,心里只想着一事。

    就盼死了后,来生不再生在帝王家。

    那样就可以像贾环一样,逍遥自在,想去哪就去哪。

    家里兄弟姊妹也都相亲相爱。

    儿臣真的不想一个人待在宫里了,母后……”

    看着赢昼委屈的落泪,董皇后更是泪如雨下,抱住赢昼的头,泣道:“那个孽畜,若是能像你这般想,天家又怎会到这个境地?

    你们兄弟,一个拼命的想坐那个位置,一个又拼命的不想上位。

    可是,这都是命??!

    昼儿,你不能撒手不管哪?!?br />
    赢昼想起未来几十年,都孤苦一人待在宫里,跟他父皇一样处理奏折,一宿一宿不睡觉,只想想脑袋都快炸开了。

    他呜呜哭道:“母后,父皇又不是只有儿臣一个儿子,还有小六儿。他虽然不能说话,可他有舅舅。贾环又不会是杨坚……”

    董皇后闻言,生生气笑,道:“你还知道杨坚?

    那你同贾环商议吧,你们啊,一个个的都野了心了,只想往外跑……”

    “贾环……”

    赢昼泪眼把擦的看着贾环,瘪嘴道。

    贾环断然拒绝:“你少做白日梦!想都不要想。

    就没听说过让外戚当权的。

    汉朝外戚当权,差点连江山都丢了。

    我带武勋出海,是早八百年和陛下商议好的国朝大政。

    谁也不能更改!”

    赢昼还想说什么,却被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赢祥厉声喝?。骸肮涣?!”

    赢昼害怕他爹,却不怕赢祥,还敢顶嘴:“十三叔,侄儿……”

    赢祥一拍轮椅,生生臂手拍折,脸色气的发白,道:“小五,你当皇上昏迷不醒,孤王就奈何不得你吗?

    再敢胡言乱语,孤王现在就罚你去上书房处理折子!”

    赢昼闻言,登时不敢再言。

    贾环看着他那怂样,呵呵笑了起来。

    赢祥却又瞪向他,只是不好再厉言厉语,他深吸了口气,看起来有些焦虑,道:“贾环,你不要觉得现在已经万事大吉了。

    纵然皇上没昏迷,现在都会很棘手……

    这一出出闹剧,让天家威望大减。

    若无强力中枢,外省都未必稳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天下自古不缺野心之辈!

    这个时候,朝廷和天家,都需要你出面,维持局势不乱。

    毕竟,你刚取得一场举世瞩目的大胜。

    贾环,皇上待你不薄……”

    贾环听的刺耳,皱眉道:“陛下待臣不薄,臣也没负天家吧。

    再者,臣也不是今天就走,总要等一二年,局势稳定下来后再说。

    王爷,你现在急什么?”

    赢祥叹息一声,苦涩道:“不是我急,我只怕皇上要是醒不来……

    我再有个好歹。

    这都是极可能发生的事。

    到时候,大秦的江山,该如何是好?

    仓促之间,必生大乱。

    张廷玉本是稳妥的,可他手里到底没有兵权。

    而且,人也迂了些。

    索性,赢昼早些监国学习理政。

    你也早早断了出海的心思,辅助于他……

    不需你干政,只要你在这里,京畿就乱不了,军方也乱不了,大秦便不会乱?!?br />
    贾环面色隐隐难看的看着赢祥,道:“王爷,过分了吧?

    欺负我不会造反,就可劲儿的压榨是不是?”

    “贾环……”

    赢祥面色变了变,歉疚道:“孤王没有恶意?!?br />
    贾环瞪眼道:“你把我拘在都中,跟坐牢似的,这不叫恶意什么才叫恶意?

    再说,靠我来威慑天下,别说我有没有这么大的威慑力。

    就算有,可那像话吗?

    差不多就行了……

    要我说,赶紧立好妥当的规矩,就像武勋不得干政这样的,这才是正道!

    靠哪个人来威慑,都是扯淡!

    太上皇当年威望之隆,恍似天神。

    他威慑住了吗?”

    赢祥一点不恼,一扬手道:“所以,孤王现在就让你辅助小五立规矩??!

    皇上现在是这个样子,孤王也老了,都没多长时间了……

    贾环,现在只能靠你。

    你立好规矩,再多花几年时间验证验证,看有效没效。

    有效后,你大可继续出海嘛!

    你别以为我不知,你是半步天象,绝代高手,可称陆地神仙!

    寿元数倍于常人。

    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说着,赢祥还给董皇后递了个眼色。

    董皇后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遭昨夜之耻辱,犹记听说贾环带军回来时的激荡。

    她会意之后,流泪道:“贾环,你不看王爷和本宫的面,你就当看在陛下的面上,多帮帮小五吧。

    他就你这一个朋友……”

    贾环闻言,长呼了口气,使劲搓了搓脸,咬牙道:“我一定想法子赶紧救醒陛下??!

    这世间太危险了,人心不古,到处都有人给我挖坑……

    行了,先这样吧,臣先家去了?!?br />
    说罢,贾环转身就想走。

    这次不用赢祥提醒,董皇后就急忙道:“贾环,你不能走……”

    贾环一脸憋屈的回头道:“娘娘,臣连家都不能回了?”

    董皇后眼泪又落下来,道:“宫里还没肃清,你这时走了,十三弟还未好,万一再生出事来,该如何是好?

    我等无用的妇人出个差池也就罢了,死不足惜……

    可天家的威望,必将扫地,陛下也将受难……

    贾环,本宫和陛下做过你的高堂父母,你就当,敬敬孝心吧!”

    董皇后不是在危言耸听,也不是在杞人忧天。

    如果今夜宫里再发生乱事,闹的纷纷扬扬,那天家简直就成了破鼓了,谁都能来捶两手。

    这时,就连一旁始终冷眼旁观的赢杏儿都开了口,道:“环郎,既然皇后和十三叔都想你留下,你今夜便安歇在宫里吧。

    家里那边有我,我先回去,照顾好老太太她们?!?br />
    董皇后闻言,根本不给贾环开口的机会,一连串的赏赐了一大堆东西,让赢杏儿带回去,给贾母压惊。

    贾环只好作罢,对董皇后道:“娘娘,既然如此,那臣今日就先留下。

    宫里的确还不肃清,趁这个机会,臣替娘娘好好清扫一番吧。

    有什么动静,您在这里别慌?!?br />
    ……

    待蛇娘、董明月随着赢杏儿出宫,贾环也离了坤宁宫后,董皇后有些不解的看向赢祥,道:“十三弟,何苦这般逼贾环?

    我看他,似真不想留在都中拘着。

    再者,吾虽为女流,却也读过些史。

    十三叔这般,岂不是将贾环往权臣上逼?”

    赢祥笑了笑,道:“皇嫂,贾环但凡有半点这个心,哪里还用臣弟逼他?

    如今京畿权势尽在他一人手中,十万大军唯他一人所用,天家又出了这样的事。

    他若想取而代之,谁能拦他?

    他却一心想出海外,开疆拓土。

    这般心思,若再疑之,就太多虑了?!?br />
    董皇后闻言,红了红脸,忙道:“我哪里是疑他?陛下清醒时都不疑他,我又怎会?

    我只是担心,别逼的狠了。

    我瞧他不高兴呢?!?br />
    赢祥歉疚的笑了笑,道:“为了江山社稷计,臣弟也是没有法子。

    而且,这孩子重情义,其实纵然臣弟不多说,只要陛下没醒来,他也断不会撂手不管的。

    小五有这样的人扶持着,虽比不得皇上,也必会平稳一生。

    皇上这一生,严己严人,唯独对贾环宽纵,终得来这般福报。

    小五好福气?!?br />
    董皇后闻言,又落下泪来。

    一旁处赢昼,却没觉得好福气。

    他生性好顽,却偏偏一直被拘在宫里,连一岁半的赢惠他都想交朋友,可见他有多孤独。

    再加上上回去江南,见识过天下之大,有那么多有趣好顽的事。

    在旁人看来至尊至贵的皇位,在他眼里,远不及外面的世界。

    此刻他连反对的资格都没有,就被定了未来,心里充满了沮丧,也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

    暗暗的想着主意……

    ……

    ps:第四更。旧式的帝王,其实真没什么爽的,也就女人多一点外,但古代不当帝王,一样好多女人,还不用当金身菩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