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方将军,宁侯有令,请将军去城南,与宁将军汇合,收取城南三万蓝田大营士卒!

    此处,就交给末将了?!?br />
    方静入城之后,正欲入内,却被韩让拦下,传贾环将令,接掌兵权。

    方静闻言,面色微变。

    倒不是因为被夺了兵权,而是因为,她知道贾环为何这时将她调开。

    因为宫里有方南天,和方冲。

    心情沉重之下,方静垂下眼帘。

    尽管当年从西域归来后,方南天对她父女情绝,冷落不理。

    方冲更是为了维护方家的权势,不顾她的死活,将她送进宫。

    亲人情绝。

    可是,让她亲眼看着父亲和弟弟被杀,她还是……难以承重。

    而贾环此时将她调开,也就注定了方南天和方冲的结局……

    “静儿!”

    “静儿??!”

    正这时,皇城东宫门已被西域大军拿下,李武等人被俘。

    李武被押下城门楼后,路过方静,大声呼喊起来。

    方静眼中缓缓落下两道泪,不知为谁。

    她没有理会李武,将手中虎符交与韩让后,带了四个亲卫,转身离开。

    “静儿??!我好想你?。?!”

    李武嘶声裂肺的喊着,泪流满面。

    方静的身子顿了顿,却终究没有再回头,翻身上马,出了宫城。

    过去的,毕竟是过去了。

    方静已死,她现在,是宁方氏。

    待方静离开,韩让接掌了一万西域大军。

    宁泽辰治军极严,也方便韩让迅速接手。

    而后,韩让命人立刻接掌宫城四门。

    从外面攻城门,自然千难万难。

    可从内部去攻,却要简单的多!

    因为宫门城墙防外不防内。

    另一万西域大军,并韩三重新接掌的五千五城兵马司士卒,已经去接掌整个神京城。

    待宁泽辰以蓝田大将军宁至之子的身份,再接掌城外那三万蓝田锐士后,整个京畿关中,就都在贾环的掌控下了。

    大局已定!

    皇城其他三门,杀声四起!

    ……

    坤宁宫。

    董皇后木然的坐在凤榻上,心如死灰。

    外面传来的钟鼓礼乐声,在她闻来,却如丧音一般。

    天家。

    这就是天家啊……

    她十五岁为亲王妃,十七岁为后。

    在宫里待了整整二十三年。

    过的顺心的日子,加起来都不到三年……

    一辈子,都在目睹经历着天家的阴私诡计,恶谋毒算。

    为了那个位子,所谓人伦,所谓亲情,所谓夫妻情……

    竟都顾不得了。

    累??!

    苦??!

    清冷的坤宁宫内,一些陌生的宫人在替她收拾行囊。

    这里,是中宫皇后所居之地。

    如今,她已是太后,自然不能再居此地。

    然而讽刺的是,太后所居的慈宁宫,已经有人占下了……

    便是赢历生母,熹妃。

    却不知,她这个太后,又会被安排在哪里?

    董皇后并不在意住哪,如今,她只求那位多少还有一丝人性。

    不要杀了人畜无害的小五,和哑口不能言的小六。

    若如此,她纵然死,也能去九泉之下,见先帝了……

    “什么人?!”

    正这时,坤宁宫外忽然传来一道厉喝声。

    继而响起一阵刀兵交战声。

    宫内昭容内侍闻声,纷纷变了脸色,眼神恐惧。

    董皇后却渐渐明亮了眼睛……

    这个时候发生变故,总不会有利于那位……

    “??!”

    “噗!”

    一阵惨叫声后,短暂的交战结束。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董皇后眼帘内。

    “杏儿?!”

    董皇后不敢相信,滕然站起,颤声道:“你如何还敢回来?”

    赢杏儿身后带着数位眉心绣着梅花的女子,和卿眉意一起进殿。

    她看着董皇后盈盈一笑,明亮的大眼睛神采飞扬,道:“皇后娘娘,驸马带兵进宫勤王了。

    不,他是护送着陛下,回宫还朝了?!?br />
    董皇后闻言,身子晃了晃,眼中落下泪来,激荡道:“当真?!”

    赢杏儿呵呵一笑,点点头道:“来人,取金凤銮驾来,护送皇后,与陛下会合?!?br />
    ……

    “杀??!”

    “顶??!给我顶?。?!”

    “杀?。?!”

    皇城西门,方冲阴沉的脸上满是狰狞,手持利剑,拼命厮杀。

    可是,他现在手中统共不过一千五百多士卒,又被人从背后攻打,仓促不及下,损失惨重。

    任凭他连连厉吼咆哮,也无法阻止士气低落的士卒抵抗无力。

    方冲根本想不通,这些相貌奇异,大半都不是中原人士的兵卒,到底是从他娘的哪个鬼地方出现的?!

    看着这些士卒,如同地狱恶鬼一般拼命冲杀,眼见守门士卒连连后退,甚至还有跪地投降的。

    方冲急的差点吐血。

    可是,看着无穷无尽的士卒涌来,他也只能在几个家将的拼死力杀下,杀出一条血路,往天坛方向逃去。

    那里还有兵,还有希望。

    ……

    天坛处,终于到了最后的高.潮阶段。

    在隆隆礼乐,和白象白马冲天嘶鸣声中。

    经过礼部官员一重又一重的礼仪后,身着明黄龙袍的赢历,孤身一人,终于踏上了天坛至高处。

    立于神庙皇庭中,望着正中直冲云霄的天帝神碑。

    赢历心中,当真有了身为上天之子的感觉。

    天高云阔,岿然不动。

    亿万众生,唯我独尊!

    将祷天文书,并太后所赐金策,缓缓递入九龙青铜大鼎。

    看着熊熊火焰燃起,隐有金丝闪现。

    似将祷天文书并金策,送上天宫,呈天帝御览。

    而后赢历跪于蒲团上,面对天帝神碑,行三拜九叩大礼。

    礼毕,起身。

    从神碑前的金盘中,取下传国玉玺,拿于手中。

    转过身,高高举起。

    “万岁!”

    “万岁!”

    “万万岁??!”

    在场的宗室王公,文武百官,并五千蓝田士卒,纷纷跪地,山呼万岁。

    这一刻,赢历为乾元帝,君临天下!

    “杀?。?!”

    然而就在这一刻,从天坛四面八方,冲天杀声骤然而起。

    无数蛮兵,如修罗鬼刹一般,张着血盆大口,冲向了天坛中央。

    五千蓝田大营士卒,若以军阵相列,许还能支撑一阵。

    可他们在此根本是用做礼仪兵。

    按照儒家礼仪之法排兵布阵,这一刻,根本组织不起丝毫有效抵抗。

    “本侯宁国贾环,奉皇命调兵讨逆!跪下投降者不杀!”

    一阵突袭砍杀后,杀的蓝田士卒眼见就要溃散成乱兵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遍沙场。

    随着第一个蓝田士卒放下大秦戟后,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多的士卒放下了抵抗,跪地投降。

    原本还担心蛮夷疯狂,不懂得的收敛,杀红了眼就会乱杀。

    可他们一投降后,那些蛮兵果真不再砍杀,也就有愈发多的士卒投降。

    “贾环?。?!”

    看到这一幕,天坛之上,赢历的眼睛登时冲满血色,凄厉的尖声厉啸一声,状如疯魔。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贾环贼子,出来??!”

    赢历的声音愈发尖锐刺耳,在这等乱局中,都引起了不少人侧目。

    随着西域大军迅速控制住局势,除了少数一些人,如方南天等人,还在拼死抵抗外,其他人都已跪地投降。

    这时,大军让开一条道路。

    一身披金甲的年轻将军,骑于一匹纯白马上,随着“哒哒”的马蹄踩踏青石板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贾环,你敢引蛮夷祸患中原?!你这个华夏的逆贼罪人??!”

    杨顺率先踏出一步,指着贾环厉声斥骂道。

    贾环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这些人,皆是我大秦子民?!?br />
    杨顺面色铁青,厉声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汝不读书,不知安史之乱!

    若汝还有一丝天良,当速速退兵领罪??!

    陛下仁慈,当宽恕你无知之……”

    杨顺话都没说完,就听上面再次传来赢历凄厉的尖叫声:“贾环!贾环!

    你怎么还不死?

    你怎么不去死?!

    你这个魔鬼,你该死??!”

    贾环提了提马,就想纵马上天坛。

    却被杨顺死死拦住。

    杨顺厉声道:“你敢?!

    贾环,大行皇帝已宾天,太孙殿下为皇储,已登基为帝!

    你敢弑君?!”

    贾环怜悯的看了眼杨顺,没有回答,只是回头往后瞧了眼……

    他此刻为满场中心,所有人宗室王公和百官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随着他这回头一瞧,数千人的目光,也齐齐看了过去。

    这一看,众人就差点没把魂儿唬掉。

    “陛下??!”

    孝康亲王赢甫,昨日才被下了宗人府宗正职务,成了一赋闲亲王。

    因为他是宗室中屈指可数与隆正帝关系密切的亲王,可以预想到,他的苦日子即将到来。

    却没想到,还有今日之变!

    “胡说!”

    何尔泰跳了出来,厉声道:“那不是先帝!先帝已经驾崩了!这是逆贼贾环使的障眼……?。?!”

    一道利箭,直直贯穿了何尔泰的喉咙。

    原本还想附和的百官,登时通通闭口。

    这时,张廷玉、胡炜、陈西樵三大内阁阁臣,牛继宗、秦梁、温严正、施世纶,四大军机大臣,齐齐出现在隆正帝身后。

    张廷玉大声道:“吾等奉陛下回宫还朝,尔等还不跪拜?!”

    百官犹豫了下,一个,又一个,缓缓跪下……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天坛上,看到隆正帝被人推在轮椅上缓缓出现,百官跪拜后。

    赢历心中最后一抹希望破灭了,仰头疯笑起来。

    “该死!”

    “你们都该死!”

    “朕才是皇帝!”

    “朕是太上嫡孙,万民共主!”

    “该死!”

    “你们都该死!”

    “大伴,杀了他们!”

    嘶吼到最后,赢历披头散发,状若厉鬼,两行血泪,从他眼中生生挣出……

    数十名身着大红蟒袍的太监,鬼魅般出现在贾环对面,人手一短弩,对准贾环一行人,扳动机关。

    “咻咻咻!”

    一阵刺耳的弓弩厉啸声响起,贾环瞳孔收缩,却浑然不惧。

    他闪身下马,猛一跺脚,地面青石板碎成无数石块,震动飞起。

    而后,贾环怒吼一声,双拳,猛然击出。

    无数碎石块带着更尖利的呼啸声,冲着弩箭迎了上去。

    “砰砰砰!”

    一阵碰撞声响起后,终究,弓弩无力落地。

    见大杀器被破,数十老太监面色阴沉,目光阴毒而绝望。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后,决绝的冲上前。

    似乎准备拼死,也要将贾环杀死,为赢历最后出一口气。

    看着他们上前,贾环呵呵一笑,从怀里取出了两个小香瓜……

    不过没等他丢香瓜,就见三道身影从他身后跃出。

    一为与赢杏儿一同赶来助阵的蛇娘。

    一为董千海。

    一为董明月。

    两大半步天象,一个武宗。

    招招绝杀!

    一柱香功夫后,前方再无一人阻拦。

    贾环,一步步踏着通天台阶,登上了天坛。

    “猪狗一般的东西,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见赢历貌若厉鬼般死死瞪着他,贾环声音清寒的问道。

    赢历咬牙切齿尖声道:“你才是连猪狗都不如的东西,区区一鄙贱庶孽,也敢侮朕?!”

    贾环呵呵一笑,说出了一番让原本就崩?;炻业挠?,更加癫狂疯乱的话来。

    贾环轻声道:“你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吧?

    黄畴福,是我的人。

    薛痕,也是我的人。

    他们是先祖荣国麾下,未死的云旗十三将。

    赢玄练的功法,是假的。

    赢玄中的毒,便是他们搞到的……”

    “??!”

    “?。?!”

    “?。。?!”

    赢历目眦欲裂,整个人如同快要炸开了般。

    自古而今,怕是从未有一人,会如赢历这般,生出倾尽三江四海,都洗刷不尽的仇恨和怨毒。

    他原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隆正帝所为。

    他恨归恨,可也只怪隆正帝太过卑鄙阴狠。

    但是这一切,尚在天家争斗的范围内。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竟是眼前这个从来都没让他看得起的庶孽所为。

    这个鄙贱如猪狗一般的庶孽,竟将他害成了今天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

    他怎么敢?!

    “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赢历张开双手,十指成爪,扑向了贾环。

    贾环面色淡漠的看着赢历扑来,等他近前后,忽然伸出一手,将手中的小香瓜,生生砸进了赢历口中。

    最后道了句:“你若不生那么多事,贾家与赢玄的仇恨,只会止步于他。

    念在他曾对我的关照,我未必不能保你一命。

    可惜,自作孽,不能活!

    记住了,下辈子,不要与我为敌?!?br />
    说罢,拉开拉环,举起赢历,丢进了青铜大鼎中。

    “轰??!”

    ……

    PS:第四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