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见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见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隆正二十三年,十月二十九。

    卯时初刻。

    赢历身着明黄龙袍,腰系孝巾,亲扶大行皇帝皇舆,缓缓出了大明宫。

    百官中,不知是何人带了头,痛哭声陡然而起。

    哭声震天。

    但任谁都知道,他们哭的,并不是大行皇帝皇舆中的衣冠冢,而是他们所信奉的孝道。

    君父宾天,若是不哭,便为不孝,不孝即为无德。

    这是他们自己定的规矩,也严厉遵守。

    莫说他们,连赢历此刻都双目含泪,扶着大行皇帝皇舆,徒步随行,亲自扶至宫门。

    身后的宗室王公们,嚎叫连连,如丧考妣。

    皇舆最终,停在了奉先殿。

    哭灵大戏,暂歇一个阶段……

    而后,于大行皇帝皇舆前,新君接受太后册封,名正言顺,登基为帝。

    董皇后面色苍白,眼神木然的看着被御林侍卫抬进奉先殿的先皇棺木。

    纵然知道里面装的,不是真人,只是衣冠,依旧泪如雨下。

    旁边宗室诰命,纷纷劝她节哀。

    待赢历在礼部官员的引领下,缓缓跪于其面前时,董皇后真真想不顾一切,当着天下的面,斥责此弑君弑父的逆贼。

    可是……

    为了赢昼,为了赢福,她不敢。

    只想想已经不行了的赢惠,和已经疯了的成妃,董皇后就忍不住心寒。

    她要给大行皇帝,保下一丝血脉……

    礼乐起,钟鼓齐鸣。

    两旁,两位大太监紧紧盯着董皇后。

    但凡她想“胡言乱语”分毫,都会被迅速拿下,以思念先帝太盛,昏迷过去为由,送回后宫软禁。

    还好,董皇后什么都没说,只是面色僵硬木然,将册立金书,交到了赢历手中……

    赢历接过金书之后,面色忍不住浮起一抹激荡。

    过了这一关,再去天坛祷告上天和列祖列宗后,就正式君临天下了。

    终于,终于走到了这一日??!

    ……

    安化门上,数十名方南天旧部及其亲兵,面色惊恐的看着从天而降,夺其兵权的岳钟琪。

    待其被蓝田大营的兵卒团团围住后,其中一人色厉内荏的喊道:“岳钟琪,你疯了?你敢谋反?”

    喊罢,又朝周遭士卒道:“你们想明白了,跟着他这个疯子造反,是抄家灭族,诛灭满门的大罪??!”

    岳钟琪淡淡道:“黄良,谋反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本将,奉陛下之命,平除叛乱!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说罢,岳钟琪举起从贾环手中得到的御命金牌。

    黄良等人见到金牌上“如朕亲临”四个字后,无不惊恐欲绝,狂喊道:“不可能??!皇帝已经驾崩了,你这是假的……”

    岳钟琪眼眸微微明亮起来,第一次露出笑脸,道:“谁告诉你,陛下驾崩了?自寻死路!”

    说罢,不等黄良再说什么,轻轻一挥手。

    蓝田大营的士卒,一拥而上,将黄良等人拿下,捆紧。

    岳钟琪不知贾环为何叮嘱,要留下此人一命,还有用处。

    他期冀的往城内看了眼后,沉声道:“大开城门,迎勤王大军入城!”

    “喏??!”

    周遭士卒面色激荡,齐声一应!

    岳钟琪站于高高城门楼上,看着两万浩荡精骑,不费一兵一卒,狂飙而入此天下第一雄城。

    不由对那个往日时,恨之入骨的少年,产生了钦佩之心。

    在面临天崩之局时,他都束手无策,毫无办法,只能坐以待毙。

    然而这个曾让他鄙夷的少年,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仅从北疆顺利回归,还招来了两万勤王大军!

    并设计,轻易的打开了城门,也奠定了最后的胜局。

    只看他挑选入城之门,岳钟琪就心生敬佩。

    原本,神京西城才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城门。

    可贾环却料定,神京九门中,数西城的防备最为森严,也最不易得手。

    因为西城多勋贵,赢历和方南天不会不考虑到这一点。

    所以必然会布置下忠诚于他们的重兵。

    倒不是不能突破,只是会打草惊蛇,让赢历等人惊觉,伤害了宫里人。

    而南城,多为普通百姓居地,防备也必然松弛许多。

    突袭得当,必可轻而易举的拿下!

    事实,果然没出其所料。

    看着潮水般涌入安化门,并迅速接掌城防的西域大军,岳钟琪心情忍不住激荡。

    大步走下城门楼,与秦风等人汇合,浩浩荡荡的朝皇城进军。

    ……

    神京城,清虚观。

    贾环带着十数人,先大军一步,再次潜回神京城,来到了清虚观内。

    战战兢兢,连眼都不敢合一下的张真人,在看到贾环到来后,险些没掉下眼泪来。

    贾环阻止了他大礼参拜,径自问道:“陛下安在?”

    张真人此刻也顾不得言多口杂了,忙道:“宁侯请随小道来,圣上就在静室,他已经醒了……”

    贾环闻言大喜,带人跟随张真人急步进了后堂静室。

    推门而入,率先入目的,却是静静坐在床榻边读经文的赢祥。

    赢祥面色苍白,气息虚弱,看到贾环后,眼眸一亮,想起身,却没能起来,他放下经书,惊喜道:“贾环,你回来了?”

    贾环看了他两眼后,点点头,道:“王爷,臣回来了?!?br />
    说罢,阔步走到床榻边,看向之上躺着的人。

    隆正帝面上带伤未愈,细眸微睁,目光不复往日的犀利森冷,黯淡无光,隐隐木然……

    看着贾环一步步到来,他嘴唇轻轻张合了下,却说不出话来。

    忽地,眼角滑下两道泪来……

    看到这一幕,贾环眼睛瞬时变红,他却笑了下,跪在床榻边,拉起隆正帝僵硬的手,道:“陛下,您瞧您这……

    臣这不是带兵回来了吗?别担心了!

    臣什么人???天生富贵!

    怎么打都赢!

    您还担心臣?

    不过话又说回来,也多亏了您之前对臣发展西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宽纵了臣,臣今儿才能带兵回来……”

    见隆正帝目光隐隐焦急,知道他担心宫里的形势。

    贾环却偏不说,反而继续拍着胸口自卖自夸吹嘘道:“您放心,厄罗斯五十万大军已经被臣尽数击溃。

    击杀四十万,俘获溃兵十万,牛羊以千万计。

    连厄罗斯女皇,就是那个索菲亚那个臭娘们儿,也一并被臣俘虏了。

    还抓了他们一个国公,如今就在城外,您若想见她,一会儿臣让人送他们过来……

    不过陛下,这次咱说好了。

    臣立下这样大的功,您不给臣封王就算了,可日后臣的儿子,可得一人一个国公。

    封侯爵都不行……”

    隆正帝苍白的脸色渐渐铁青,目光喷火,嘴唇张合的大了些,似乎在说……

    你娘希匹!

    一旁赢祥见贾环归来,就料定大局将反复,这会儿见他如此无赖,气笑道:“贾环,陛下毕竟还未好,你再气他,仔细气出个好歹来。

    等皇上龙体大安后,你的好多着呢?!?br />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看着隆正帝凄惨的模样,眼角到底挤出了点泪水,帮他掩了掩被,埋怨道:“谁让您先前不听臣的建议,让你早早杀了那个王八羔子,你就是不听。

    这会儿遭了这么大的罪,舒坦了吧?

    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您也不怕真有个好歹!”

    话虽如此,可看着连动也不能动一下的隆正帝,贾环还是宽慰道:“陛下尽放心就是,大军这会儿已经入城,不费吹灰之力。文官中也就罢了,可在军方,没有他们说话的地方。

    臣下了令,一会儿取了宫门后,先救宫里的娘娘、皇子们。

    然后再去拿那个鳖孙!

    咱们就要在他最志得意满时,将他打落尘埃。

    您看解气不解气?

    就他这种角色,魑魅魍魉,竟施阴毒伎俩,怎么可能上得了台面,成得了大事?”

    隆正帝闻言,面色却没变好,眼睛依旧焦虑,嘴巴轻轻张合着。

    可他张合的幅度太小,贾环着实看不出他想说什么。

    他看不出,赢祥却看得出,赢祥担忧道:“皇上不行啊,您这身子,动弹不得!龙体重要!”

    隆正帝却不理这好心,眼神死死的盯着赢祥……

    赢祥无奈,只能对贾环道:“贾环,想个法子,皇上想亲自送那个孽畜一程?!?br />
    贾环闻言,登时急了,对隆正帝道:“陛下您开什么玩笑?安心养伤才是正道!”

    隆正帝虽说不出话来,眼神却无比坚定。

    贾环见之,还想反对,可看到隆正帝变得隐隐哀求的目光,到底心软了。

    也多少理解隆正帝的心思。

    他被这个儿子一辈子瞧不起,到头来,还真的险些被他给翻盘。

    如今,他要在赢历最志得意满时,去看他摔落天坛。

    告诉他,朕不给你的,你永远抢不走!

    或者,这就是一个帝王,和一个父亲的心思吧。

    贾环想了想,对张真人道:“可能寻一轮椅来?”

    张真人闻言,忙道:“正巧,小道这里有一个上好的,是原先……”

    话没说完,见贾环眼睛刀子一般看来,赶紧闭上嘴去寻。

    这会儿也的确不是卖乖的时候……

    未几,张真人带着两个道童,推了一个宽大的轮椅。

    实木制成的车辕椅身,椅背上,铺着锦被。

    贾环将隆正帝抱起,放置在轮椅上后,对闲云道:“?;ず帽菹??!?br />
    闲云点点头。

    贾环又看向赢祥,道:“王爷,您如何了?”

    赢祥轻笑一声,道:“虽然武功废了大半,腰下还有几条经脉不通,不良于行,不过也快好了。

    连之前的暗伤,也一并都好了,再不用受日日凌迟之苦。

    贾环,不必理我,你自去做你的大事吧。

    照顾好皇上就是。

    对了,仔细赢历手中有一种力道极其惊人的手弩。

    虽为小弩,但劲道堪比八牛弩,杀伤威力极大。

    短距离内,武宗都难抵御?!?br />
    贾环闻言点点头,又看了赢祥一眼后,道:“那王爷保重,待平定乱局后,臣再来接您?!?br />
    说罢,对身边人沉声道:“出发,护送陛下回宫还朝!”

    ……

    Ps:本来写的有点煽情,最后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算了,适度即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