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阴毒,猖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阴毒,猖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明宫,光明殿。

    大朝会还未结束。

    废黜商税法一举通过后,剩余的,就是对银行的瓜分。

    这个生财利器,已经让全天下的文官,整整眼红三年了。

    如今,终于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陛下,臣以为银行金库存于江南着实不利。

    贾逆此行,本就包藏祸心。

    银票推行至今,举天下之银,大半皆在其手中,其心可诛!

    臣建议,立刻派人南下,收金库之银北上还都?!?br />
    新任户部尚书韩铭眼睛中压抑不住的炙热,躬身禀奏道。

    此言一出,登时引来无数附和声。

    只想起金库中数以亿计的金银,满朝官员,大半差点没直接高.潮……

    隆正帝待臣下苛刻狠毒,国库里存了那么银子,也不借给清贫的文官们用。

    可皇太孙却和太上皇一样仁厚,只要多歌功颂德,必然再能过上当年的好日子!

    对了,念及此,不少官员同时想起一件重要之事:

    平康坊,还有江南的秦淮河,总该结束暗无天日的日子了,要重见光明了!

    赢历看着殿内无数期盼敬仰的眼神,道:“合该如此,此事由户部并内务府一起操办?!?br />
    韩铭闻言狂喜,跪下大呼:“吾皇万岁!”

    此态,连首辅杨顺都有些看不过眼。

    只是……

    当满朝都再次山呼起万岁来,他刚想降温的话,只能收敛起来。

    满朝文臣大势所趋之下,连帝王都能左右,更何况一个刚上位的首辅?

    国子监祭酒封邵禀奏道:“陛下,新朝当有新气象。先帝之时,奸佞多行,贾逆横行倒施,欺压名教,士子苦不堪言,只盼圣君继位。

    如今吾皇登基,还望陛下垂怜天下士子?!?br />
    赢历闻言,心情大悦,尽量温声道:“善!准许各省每年截留部分银行之利,赐予苦学士子。这大秦的天下,到底还是要靠他们来治理?!?br />
    “吾皇圣贤也!圣道大昌,盛世可期!”

    封邵眼睛明亮的赞颂道。

    兰台寺御史大夫郭琇禀奏道:“陛下,如今银行之事,皆由贾逆选拔之人操纵,臣以为着实不妥。

    再者,银行事大,当派遣数名兰台寺御史,如巡盐政例,进行监察考究?!?br />
    赢历想了想,正准备答允,就见首辅杨顺出列,他实在听不下去了。

    杨顺沉声道:“陛下,银行者,侵占百业,以刮民财也。

    臣以为,当缓缓收敛之,最终,覆灭之。

    恢复古礼,以农耕持国,以圣贤言教化天下,方为正道?!?br />
    而这时,何尔泰和陈壁隆两位内阁阁臣却没有附和他,何尔泰笑道:“首辅,银行虽然势大,也不算侵占百业嘛,江南许多百姓都在其下作坊做工,反倒颇为富庶。

    只要不像贾逆那般,倒行逆施,欺行霸市,吾以为,还是可用的?!?br />
    陈壁隆亦是点头称是。

    开什么玩笑,众人还指望能就着银行,好好过几年奢靡富贵的好日子。

    最好多弄些股份,将来传诸子孙的。

    文官不像勋贵,可世代传袭。

    文官这一代就算能位居阁辅,可下一代资质差一点,能不能中举都两说。

    一旦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家业衰败只是一代人的问题。

    过两代,说不得就要去乡下种地了。

    若是能捞上一份银行股份,那就不一样了。

    瞧瞧满神京的勋贵,自从有了那股份,日子过成什么样了!

    然而,杨顺老农一样脸阴沉着,目光扫过他二人,厉声道:“二位为内阁阁臣,万事,当为陛下,为国朝社稷之安稳考虑。

    如今国朝并不缺银,江南水灾之害业已度过。

    何须再用那样一个鬼怪之物,刮敛银财?

    安贫乐道,恬于进趣方为君子之大道也!

    人心思利,必然多**邪,不复古风淳朴。

    为国朝计,当除此邪法!”

    上方赢历闻言,缓缓点头,道:“相国之言,老于谋国,先帝正因不听相国之言,方致今日之祸,朕不为也?!?br />
    “陛下??!”

    杨顺闻言,大为感动,顿生“君以国士相待,臣必以国士相报”之心。

    吏部尚书卢安道:“首辅之言自然有理,只是三年来,银行牵扯太广太深,想要废黜,非一朝一夕之事。

    还请多给予些时日,毕竟,治大国如烹小鲜?!?br />
    杨顺闻言,皱了皱眉头,缓缓点头道:“如此,就以三年为期吧?!?br />
    众臣虽然不满,但也知道,强扭不过这个拗相公,只好先认了。

    又自我安慰道,能发三年大财,其实也不错了……

    不过,朝堂上火热的气氛,到底降温了许多。

    正这时,百官中不知缘何出现了些许骚乱,人人交头接耳起来。

    看到这一幕,赢历皱起眉头,道:“殿下何事?”

    兰台寺御史大夫郭琇禀奏道:“陛下,方才巡城御史传回消息来,言道坊市内多有谣言四起,还有童谣谶言传唱……”

    赢历闻言,心生一股不妙,沉声道:“什么谣言?什么童谣谶言?”

    郭琇道:“谣言传说,大行皇帝驾崩后,陛下必然苛待手足,将其斩尽杀绝,尤其是贾妃之子,虽是哑人,但其母为贾家之人,陛下必然容不下他,千刀万剐杀之。

    童谣谶言唱曰: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夙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

    又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混帐??!”

    ……

    咸福宫。

    退朝之后,赢历心中大怒。

    他自不会以紫宸书房为理朝之地,而是回到了咸福宫。

    因为身体之故,其心性早已发生变化。

    虽然依旧聪明绝顶,还想做一代明君,可到底偏激起来。

    他容不得任何人对他皇位有丝毫威胁,如今,他活着全部的希望,只有对皇权的痴迷。

    旁人他不怕,唯有先帝那几个亲子,也是他的骨肉兄弟,对他威胁最大。

    原本,他是想今夜就趁机处置了他们,以免夜长梦多。

    却不想,外面竟先闹了起来。

    外面闹也就罢了,满朝文臣,竟也有大半,建议他善待手足!

    真真是混帐绝顶!

    或许朝臣们是真的希望他能得一个仁厚友善手足的美名,可在赢历看来,那些刚刚才吃饱喝足的文臣们,却是在背叛他。

    说不定,他们还想给他那几个兄弟做臣子!

    “朕不管,朕要杀了他们!朕要杀了那些孽障!”

    赢历在咸福宫内,尖声叫道。

    “陛下息怒,龙体重要!”

    一大太监躬身道:“陛下也并非没有法子……”

    “什么法子?如今朝臣们都劝朕大度,饶过那几个畜生?!?br />
    赢历愤怒道。

    大太监笑道:“可仿先帝例,让诸位皇子皆去孝陵守灵?!?br />
    赢历本以为会有什么好主意,没想到是这个,他恼道:“赢昼去也就罢了,可赢福和赢惠,一个才三岁,一个才不到两岁,朕若如此,岂能掩天下人之口?”

    大太监闻言讪讪,枯黄的眼睛动了动,有些骇人,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后,道:“陛下,大的,有大的整治法子。

    奴婢尝闻,五殿下常去漱芳斋太孙妃处玩耍,着实不像。

    至于小的……一岁多的那个,这般年幼,今天宫里又闹的这样大,难免着凉染了风寒,他小小人儿,哪里经的???”

    赢历听此阴毒之计,眼中闪过一抹兴奋,道:“此计甚妙!赢昼,丧心病狂,**辱甄氏,朕虽痛恨,却不忍伤其性命也。

    派去孝陵为先帝守灵吧,他们二人,不是父子情深吗?正好!

    记住送入前,施以宫刑!

    对了,老五真的和甄氏有染?”

    赢历也不爱戴绿帽,面色阴沉问道。

    大太监闻言,忙摇摇头,道:“陛下多虑了,五皇子似不好女色,只是贪顽。他在宫里着实无玩伴陪同,才去漱芳斋寻人说话?!?br />
    赢历哼了声,道:“想必此事多有宫人知,全部找来,让他们指正赢昼。

    将宗室一同叫来?!?br />
    大太监闻言,嘎嘎笑着赞道:“陛下圣明??!”

    赢历尖声大笑几声后,又道:“赢惠染风寒而殁,那赢福呢?”

    大太监闻言,劝道:“陛下,如今天下人目光都在赢福和贾妃身上。

    陛下何不暂且放过他们一码,等过了这个风头,杀之如宰鸡!

    留着他们,则天下人谁也说不出什么。

    毕竟,陛下连他们都留着,自然没道理再害旁个?!?br />
    赢历闻言,恨恨然,道:“好,就再便宜他们二年!”

    ……

    坤宁宫。

    满堂悲音。

    董皇后,贾元春、成妃令氏皆在。

    六皇子赢福,七皇子赢惠亦皆在。

    赢昼带着宫里最后几十人,守在宫门口,面色惨白,眼中充满哀伤和恐惧。

    心中只念着一言:

    愿来世,不生于帝王家!

    时间一点点过去,赢昼心里也一点点恐惧加深。

    等到不远处御道转角处,出现了一营披甲士卒,杀气腾腾到来后,赢昼全身颤栗起来,怒吼道:“站住,都站??!这里是坤宁宫,母后寝宫,你们这些混帐,站住,都别过来??!”

    最后,话音中已然带上了哭腔。

    带队的大太监,见之冷笑一声,一挥手,一阵弓弩齐射,赢昼身边的人纷纷惨嚎倒地。

    赢昼也瘫软在了地上。

    “带他走!去他该去的地方!”

    大太监吩咐一声后,一对士卒拖着赢昼,前往了漱芳斋方向。

    大太监忘着背影,再次不屑冷笑一声,带着士卒进了坤宁宫。

    “奴婢给太后请安?!?br />
    大太监皮笑肉不笑,连跪也没跪,直视着郭皇后道。

    郭皇后一干人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此刻心神俱裂,面色惨白。

    郭皇后尚好些,强忍着恐惧和眼泪,咬牙道:“汝等,来赐毒酒耶?”

    大太监哼哼哼的尖笑起来,道:“太后说笑了,奴婢岂敢!

    只是陛下听闻七皇子殿下,染了风寒,特意让奴婢过来看望一二?!?br />
    “胡说八道……没有没有,皇儿没染风寒,他好好的!”

    大太监的话,让成妃亡魂大冒,斥责一声后,又连连哀求道。

    大太监阴森一笑,道:“陛下金口玉言,岂能有错?咱家看过之后,就知道七殿下到底有没有染风寒?!?br />
    说罢,他一挥手。

    两个虎狼一般的士卒冲上前,生生将一婴孩从成妃手中夺过,交给了大太监。

    大太监目光阴森的看着诸人,一手提着赢惠的脖颈,一手扒去他身上的衣服。

    身后有士卒提来冰桶,在成妃的疯狂尖叫声中,大太监将苦寒的赢惠,丢进了半冰半水的冰桶里。

    成妃几尽疯狂,想要扑上来,却被士卒狠狠踹倒在地,动弹不得。

    她哭求道:“放过我的皇儿,放过我的皇儿……”

    见大太监丝毫不为所动,赢惠在冰桶中渐渐挣扎不动,她眼睛充满怨毒,道:“赢历最恨的是贾家,为何杀我儿,却放过那个哑巴?”

    此言一出,贾元春魂飞魄散,全身颤栗着,死死抱住已经被唬的眼神呆滞的赢福。

    大太监看到这一幕,心中无比满足,冷笑了声,道:“哑了,也有哑了的好处。不过,也用不了几年了?!?br />
    说罢,他从冰桶中,将已经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赢惠提出来,随手撂在地上,仰头尖笑着带人大步离去。

    见他们离去后,贾元春一下瘫软下来,眼泪落下……

    ……

    漱芳斋,位于储秀宫,距离大明宫不远。

    这里,是这三年来,甄玉嬛礼佛之地。

    入宫三年,虽顶着太子妃之名,却没有丝毫太子妃之荣耀。

    若非身后站着一个贾家,让宫里诸多人手忌惮,她的日子,必然更加艰难。

    三年来,她看遍了宫里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除了那个混不吝的五皇子赢昼,偶尔脑子发热了,实在没人顽了,会来寻她这个皇嫂耍子说话,再没人来看她。

    原本,她也以为赢昼对她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可后来才发现,这孩子是真心寂寞无人玩耍,才会摸到这里,同她说笑。

    说话内容,还多是贾环那个让赢昼大骂杀千刀的。

    时日久了,她也不再太过忌讳,在她看来,赢昼真的只是一个贪顽的孩子。

    再没想到,这会给赢昼带来灾难……

    “砰!”

    漱芳斋门忽然被打开,一道身影衣衫不整的跌落而入。

    继而房门再次被关上。

    甄玉嬛唬了一跳,尖叫一声,待看到是昏迷不醒的赢昼时,登时心生不妙。

    连连去敲门。

    可门已然从外面锁上,哪里还敲的开。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一大批人的脚步声。

    房门被打开,看到一个大太监伴同宗人府宗正孝康亲王赢甫而入,她忙后退数步。

    大太监对赢甫阴森笑道:“王爷,连奴婢都没想到,今日大行皇帝刚驾崩,五皇子就会迫不及待的行下这事来……”

    赢甫闻言,面沉如水。

    倒是其身后的一干宗室,纷纷喊打喊杀起来:

    “真是丢尽了赢秦天家的颜面!”

    “呸!真是畜生,怎敢**.辱皇嫂?”

    “拉去侵猪笼!”

    在一众交口大骂声中,赢昼缓缓醒来,听清局势后,面色惨白,看着唯一没骂的赢甫,哭腔道:“康王叔,侄儿冤枉??!”

    大太监在一旁冷笑一声,看着赢甫阴森道:“康王爷,您是宗人府宗正,该如何办,您给个准信儿。陛下那里,还等着呢。

    您若办不了,就让能办的人来办?!?br />
    赢甫闻言,心中长叹一声,道:“证据确凿,就由……宗人府来办吧?!?br />
    “哈哈哈哈!”

    大太监仰头大笑起来。

    ……

    ps:这是最后一章黑暗了……

    填的是三子当国的坑。

    书友们应该嗅到了尾声,不多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