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出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出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景阳钟响。

    皇城之外蓝天大营军,一片欢腾。

    方南天尖锐刺耳的笑声,更是震荡不止。

    在其身后,方冲,叶楚,和之前消失无踪的傅安,亦是狂笑不已。

    李武依旧是落寞的模样。

    皇城宫门上,牛继宗等人面色铁青。

    看着断着手腕的大太监,声音阴沉的宣读了“圣旨”后。

    四人齐齐向皇城方向叩首,而后带着剩余的御林军出了皇城。

    再继续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隆正帝之前没有废黜赢历的皇储身份,不管他如何死,之后赢历都会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四人若再继续下去,反而会被打为叛逆。

    至于带走御林军,则是保命之为。

    否则,他们出不了神京城,甚至出不了宫城,就会被乱刀杀死。

    出了皇城后,四人也根本没有停留,直接出了神京城。

    贾家都知道修建一条密道,通往城外,以谋后路。

    像牛家、秦家这样的百年世家,更不会不做图谋。

    虽然不似贾家那样,直接修在家里,也会在别院中修一条。

    若是旁个豪门,定然不会有此便利。

    神京城墙下都设有大缸,以防外敌掘地道而入。

    但这几家执掌军权,都曾提调过京营,也才有此便利。

    总之,乱事一起,四家人就全部从密道离京。

    只要脱离了这个乱战之地,活下来的机会,至少提高八成。

    ……

    “陛下??!”

    听到景阳钟响,再听到前面战争声止,乱军一片欢腾,内阁内,张廷玉双目含泪,朝紫宸书房方向,跪地磕头,悲呼一声。

    胡炜和陈西樵亦是满脸悲痛,跪地为帝举丧。

    历朝历代,每一次皇权的更迭,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也总是充满了血腥杀戮,阴谋诡计。

    只是他们再没有想到,隆正帝,就这样败了……

    一如数年前,无数人没有想到,太上皇会驾崩一般。

    “砰砰砰!”

    一阵急促脚步声入内,门口处又响起一阵厮杀声。

    没过多久,就见一队士卒进门,为首一太监面色阴森的看着张廷玉等人,面上浮起一抹狞笑,宣旨道:“张廷玉、胡炜、陈西樵三人,虽读圣贤书,却不行圣贤道。德性浅薄,助纣为虐,祸乱朝纲,不配为相。

    兹此,罢黜内阁大学士之职,押赴天牢,等候审判?!?br />
    念罢,太监收了圣旨,哼哼一笑,道:“几位领旨谢恩吧?!?br />
    张廷玉闻言,站起身来,正了正衣冠,昂声道:“逆贼也配谈圣贤之道?吾养吾浩然之气,焉能拜寡逆之贼?”

    “大胆!”

    老太监闻言,勃然大怒,厉声道:“来人,给咱家掌嘴!”

    “住手!”

    正有两个士卒上前,想受用一下掌捆天下宰辅的滋味,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喝止声。

    老太监眉尖一扬,看了过去,想看看是谁敢拦他。

    就见一个老农一样的老人,带着一群衣紫大员,一步步入了内阁。

    没等他询问,老农一样的人,就自我介绍道:“老夫杨顺,字苍岩,奉陛下旨意,前来执掌内阁,复乾坤,正朝纲?!?br />
    那太监闻言,抽了抽嘴角,知道这样的人从不将内侍放在眼中,只能收敛了嚣张气焰,躬身道:“原来是杨相爷,相爷不知,此逆贼方才辱骂陛下,真真该死。不知相爷为何阻拦奴婢教训他?”

    杨顺看着昂首而立的张廷玉,淡淡道:“张衡臣,世之良臣也。

    虽走了错路,圣道出现偏差,但其忠于大秦之心,世所皆知。

    送往天牢好生照看,不可轻易折辱。

    陛下那里,老夫自会分说。

    记下了?”

    大太监闻言,也再没什么狡辩的借口了,目前他拿这个架势端的极高,气势极足的老农没法子,晦气一应后,带着张廷玉三人去了天牢。

    杨顺环视了内阁一眼后,当仁不让的坐上了之前张廷玉的首辅之位。

    却没有久坐,随即起身,对堂下诸臣道:“诸位且随本辅,朝拜新君?!?br />
    ……

    神京西城,居德坊,贾家。

    两千蓝田大营士卒,将贾家团团围住。

    荣国府门口,一疯婆子呼天喊地,本该随意打走,为首将校却颇为犹豫。

    他接到的命令,是看守好荣宁二府,不许任何人出来。

    直到里面传来死人的事后,再进去“相救”。

    可如今里面传来的不是死人声,而是跑路声。

    这位将校亦是武勋,本是长城军团出身的武勋,功封武川男爵。

    原本在草原上为参将,手中带着一营人马。

    偏生,好好的位置被朝中人就那样无耻的瓜分了。

    虽被分至蓝田大营后,依旧带一营人,可到底视长城军团被瓜分为平生奇耻大辱。

    后来打听到,提出瓜分长城军团主意的人,正是面前这座荣宁府的主人,贾环。

    往日里他连靠近贾环的资格都不够,更别提报仇。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贾家要落难了,一直心存报复的武川男余成,自然不甘心就此放过,让贾家人逃遁。

    因此,他等不得里面传来死人“求救”声再进去了,一咬牙,道:“来人,随本将入内,擒拿乱贼?!?br />
    余成一挥手,就要带人推开疯婆子而入。

    忽地却见那疯婆子拼命往街角招手:“链儿,哈哈,链儿你也没走?

    他们也不要你了!

    链儿,快带他们去密道!

    让那些黑了心的遭报应??!

    遭报应!

    链儿,链儿你别走……”

    余成闻言,登时转头看去,就见街角一人掩面急走。

    他焉能让此人走掉,一扬头,两名骑兵打马围了过去,一鞭子抽在还想跑路的贾琏身上,将他打倒在地。

    贾琏惨呼一声倒地后,露出一张惊骇欲绝,满是惊慌悲愤的脸。

    而后,就被用马鞭子缠在脚上,拖了回去……

    “原来是贾家链二爷……密道,你知道密道?”

    余成眸光森冷的看着贾琏,手抚在腰间长剑上,杀意森然。

    贾琏哪里耐得住这个,尿差点都流出来了,脸色惨白的点点头。

    他原本在外宅里和尤二姐还有儿子贾艾看戏,无意听说家里出了事,才安顿好尤二姐后,匆匆赶来。

    没想到,就看到这样一幕让人肝胆俱裂的恐怖场面。

    他没那样大的能耐闯进去救人,只想先带着老婆儿子跑路,一切都贾环回来再主持。

    却没想到,没被歹人发现,却被疯婆子王夫人给出卖了。

    这一刻,贾琏心中对王家人的恨,已经上升到三生三世恨不休的境界。

    “带我们去,敢?;ㄑ?,本将凌迟了你!”

    说罢,“呛啷”一声抽出宝剑,一个?;ㄋ9?,贾琏惨叫一声,地面多了一只耳朵……

    “闭嘴,再敢叫唤,割了你的舌头,前面带路!”

    余成实在太享受此时的感觉了。

    想这贾琏,废物草包一个,只因出身好,是贾家人,在整个神京城都横着走。

    想睡谁家老婆,就睡谁家老婆……

    出了名的浑人。

    可碍于贾家的威名,谁都不敢将他怎样。

    如今此人在他剑下瑟瑟发抖,余成一时心中正义无限。

    数百人,随着余成,押着贾琏前往荣国府。

    奢靡华贵的荣国府,让众多士卒着实眼红。

    唯乱兵最可怕,一时间队伍有些溃散抢掠的趋势……

    余成喝骂道:“没出息的混帐,等做完正经事,什么东西不随你们挑?

    你们先进来的,还怕没功夫得手?

    这会儿子这般没出息,若是延误了本将大事,仔细你们的脑袋?!?br />
    这才止住了趋势。

    贾琏看着家园被这般乱兵惦记,心中无限悲凉。

    过了仪门后,贾琏领着他们去了贾政书房,梦坡斋。

    在书房外间一角,拉开了一处地板砖,露出了一个能进一人的孔洞。

    余成见之,怀疑道:“就是这里?”

    贾琏忙道:“回将军的话,千真万确,就是在这里。这里是老爷,也就是环哥儿老子的书房,旁人万万想不到……”

    余成想了想,也的确如此。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大小的入口,车马难入,贾家一干内眷,就只能靠走路。

    追也好追些……

    便对贾琏道:“下去带路,快点!”

    贾琏闻言,忍着痛,苦着脸拿过墙角一玻璃风灯,点燃后先下了洞孔。

    等他将沿路的油灯一一点燃,亮光向上,一时间密道的形象,出现在了余成眼中。

    这的确应该是贾家的密道,想到大功在像他招手,余成心中愈发满意。

    立即打发了士卒,一个接一个的下去。

    只留下了两队人马,在上面守着,以防万一。

    ……

    草原上,贾环背负着牛奔,与秦风、温博、诸葛道等人,纵马狂奔着。

    因为与来时沉重担忧的心情不同,众人如今心思轻快,似乎连奔马都更快了些。

    牛奔都喜滋滋的靠在贾环身后,吱哇鬼叫的吼着曲儿: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

    虽然五音不全,黄腔怪调,奈何人家唱的动情,将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

    众人笑罢之后,也不好一直嘲笑,便跟着吼了起来: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唱罢,被带回正调的牛奔还冲众人发火:

    “都闭嘴!你们他娘的都把老子带拐调了??!”

    “哈哈哈!”

    众人愈发大笑。

    董明月笑的差点没从马上掉下去……

    她也是一马双人,还带着索菲亚女皇。

    众人正一边顽笑,一边狂奔,忽地,遥遥的看到草原尽头,黑压压的一线大军迎面而来。

    ……

    PS:上火牙疼,吃了药,伤了胃,牙没好,胃又疼。

    以前没这样啊,写了本红楼,成林黛玉了……

    努力第四更,大伙别催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