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一僧一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一僧一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明宫。

    虽然牛继宗等人带走了一万御林军,但宫廷内,各处宫门依旧留下了不少侍卫。

    加起来,也有二三百人之多。

    这些侍卫分守在各个门口,阻绝一切敌人。

    然而,他们若是聚在一起,或许效果更大些。

    因为他们面对的,并非寻常进攻者。

    二十八个苍老的公公,头戴高冠,因为常年不见天日而惨白的脸上,眼神漠然森幽,一张口,竟是黑红之色。

    恐怖如鬼魂。

    他们也的确如鬼魂一般恐怖,每个宫门口布置十个披甲侍卫,对方只出动两个人,就如牛头马面一般,肆意的收割着性命。

    手下无一合之敌。

    招式阴狠,毒辣,招招致命。

    一路向南行,几乎毫无停顿时。

    一直到了紫宸书房宫殿前,才遇到了五十名中车府卫士,这些人和?;ふ磐⒂竦热死肴サ奈迨?,是苏培盛这些年辛苦培养出的家底。

    连柴俊都不知道这些人的存在,都非弱手。

    此时,二十八名大太监,出动了十八名。

    那五十人结阵防御,这十八名太监亦结阵进攻。

    依旧是毫无还手之力,如尖刀一般,锐气逼人。

    五十人防御之阵,顷刻间崩溃。

    五十名卫士,个个惨死。

    随之,那十八名内监直接上了丹陛,推开了紫宸书房正殿大门……

    “吱……呀……”

    “砰!砰!砰!”

    大门刚开,最前面的三个大太监,就倒飞而出。

    而后重重的摔落丹陛。

    口中鲜血狂吐,眼见活不成了……

    其他十来人见此,登时退后,极度防备的看着门内。

    只见一个两鬓霜白,身材高大的身影,从门内走出,干咳了两声,扫视了一圈地上的尸体和那些老内监后,目光淡淡的看着赢历,叹息了声,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赢历闻言,嘴角弯起一抹冷笑,道:“十三叔,你说,朕又是为了何事?”

    听他自称,赢祥细眉登时皱起,看了看赢历身边人,道:“你若没带大军进宫,只这些人,是不会得逞的?!?br />
    赢历眯了眯细眸,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他话音刚落,身边又纵跃而起两大身影。

    如苍鹰一般,伸出两双“鹰爪”,凌空狠狠抓向赢祥。

    赢祥见之,轻咳了声后,脚一点地,亦是凌空而起,迎上两个大太监。

    “砰!砰!”

    又是两记交手,那两个太监身形凌空一滞,随即径自掉了下来。

    赢祥飘然而下,面上多了一抹潮红。

    显然,他也并不轻快。

    正这时,其余二十三人,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个模样怪异的手弩,对准还未落地的赢祥,攒射起来。

    “咻!咻!咻!”

    一阵远比寻常弩箭破空声更为强劲的破空声响起,赢祥见之面色登时一变,凭空一转身形,在危不可及时,生生将身体往一边挪移出数尺,避开了弩箭攒射。

    看着地上蓝汪汪的尺许长短的弩箭,竟没入岩石地面大半,赢祥眼神凝重了许多。

    好在,对方的手弩,似乎只能发射一次,就不能再射了。

    二十一个苍老的大太监,如厉鬼般,扑向了赢祥。

    “砰砰!”

    “砰!”

    “砰砰砰!”

    二十一人摆出天罡北斗阵,全力围攻赢祥。

    赢祥虽为半步天象,修为高他们一个甚至两个境界。

    随手一击就能让他们吃力不已,压的他们勉强招架。

    可是,因为攻击劲道被平分到二十一个人身上,之前随手一击就杀了三个大太监的战绩,再没出现。

    一时间,对方虽奈何不得他,他竟也难破阵而出。

    局势形成僵持,这个时候,赢历却忽然带着剩余两个没出手的内监,和刚刚从地上爬起,率先出手被击落的那两个大太监,一共四人,饶过战局,往紫宸书房内走去。

    见此,赢祥爆喝一声:“竖子尔敢!”

    喝罢,全身劲力大增,一双铁拳似缓实疾,一连轰击出十七拳,将对面十七个大太监击的四散飞起,摔落第一,眼看多半活不成了。

    然而其余的四个大太监,却趁机从后面,将八只惨白枯瘦的爪子,抓到了赢祥后背……

    “噗!”

    一口鲜血喷出,赢祥面若金纸,而后身躯陡然一震,厉喝一声,身后的八只手同时发出一阵“咔擦”声,四名大太监惨呼一声,看着生生折断露出森森白骨的手臂,倒地哀嚎。

    “咻??!”

    近在咫尺间,赢祥只能紧眯眼眸,看着赢历手中端着的弩箭,朝他飞射来。

    赢祥正想避让,可心中一阵绞痛发作,眼前一黑,让他到底慢了半拍……

    “噗!”

    弩箭射入了赢祥,气海的位置。

    赢祥全身身子陡然一阵,细眼中瞳孔渐渐扩大……

    赢历身旁最后四名大太监中的两位,纵跃而起,闪身出现在赢祥身边,同时出爪,印在了赢祥胸膛前……

    “噗!”

    再呕出一口血,赢祥缓缓,仰面倒地。

    “行了,里面的事要紧?!?br />
    见那两位内监还想再补一记,似想分尸解恨,以报赢祥毙杀他们二十一名相处数十年老伙计之仇。

    不想却被赢历阻止道。

    就感观而言,对赢祥的好感,大概是赢历和隆正帝这一对天家父子,唯一的相似处。

    两人无奈,只能收手,看了眼地上已然没了呼吸的赢祥,冷哼一声,跟随赢历,进了上书房……

    ……

    “砰!”

    苍迈的苏培盛,连一招都没过,就被一个大太监随手打到在地,挣扎不起。

    从内殿,到御案,再无阻隔。

    “畜生!”

    隆正帝高居龙椅,细眸紧眯成一条线,眸光如刀的看着赢历,寒声骂了句。

    赢历面色淡然,没有即将取得胜利的轻狂,眼神更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波澜。

    他轻声道:“比起你的所为,朕之行事,当得起仁义二字?!?br />
    “朕?”

    隆正帝闻言愈发大怒,寒声道:“你又有何资格,称一声朕?

    仁义?

    你设计害死赢时,害死太后,数次谋害于朕,莫非也是你口中的仁义所致?

    即使如此,念在你为朕之子的份上,朕还是不杀你。

    却不想,你这忤逆人伦的畜生,竟敢做出今日之事来?!?br />
    “哈哈哈!”

    赢历看着隆正帝,面色忽然变的古怪起来,仰头尖锐笑起,笑了好久方罢,他看着隆正帝,道:“你不杀朕?

    你不是不想杀朕,你只是不想再背负一个杀子的名声罢了。

    况且,你不是早就知道,朕的身体,坚持不了几年了吗?

    与其再坏了你千古一帝的名声,不如让朕自生自灭。

    赢正,你真真是古往今来,第一虚伪薄凉之人。

    若非皇祖,你焉能登上帝位?

    若无太上皇庇佑,你以为你能坐的稳二十年皇位?

    你连你亲生母亲都能苛待,杀太后母族满门。

    你屠戮宗室,抄家百官。

    丝毫不念宗亲之亲,百官之忠。

    到如今,你又开始整治一直支持你的武勋。

    哈哈哈!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若非你连续整治了秦梁牛继宗,将灞上大营的精锐不断调出,十万大军的灞上大营,如今竟成了个空壳子。

    掌控京营九门的秦梁麾下,也都被你贬斥西域……

    他们这些有功之臣,今日若在,朕能得逞吗?

    这些,都罢了。

    可算是你的帝王之术。

    然而最让朕惊叹的是,你分明还有后手,却能眼睁睁的看着十三叔被朕杀了……

    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长成的?

    纵然最冰冷冷酷的石头,也比你的心温暖一丝。

    哦,是了,也不完全是这样。

    你还有一个牵挂的人……”

    赢历厉声指控完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语气古怪道:“赢正,你与贾环到底是什么干系?

    你弑父,谋母,杀兄圈弟。

    你处心积虑的想将朕隐藏的势力清除干净后,再将朕碎尸万段。

    你不念结发之情,几乎将皇后打入冷宫。

    连对你忠心耿耿的十三叔,你都能坐视其身死而无动于衷。

    你对百官苛刻至尽。

    可是,你偏生对一个粗鄙不堪,卑劣下贱的庶孽畜生,另眼相待……

    朕着实想不明白,他到底有哪一点,值得你这样薄凉之人,另眼相待?”

    隆正帝眼眸冷冷的看着最后几句话说的隐隐有些癫狂的赢历,嘴角浮起一抹讥讽,道:“你才是真正自高自大,傲慢自负的畜生。

    你自以为十分了不起,可在朕眼里,你这种东西,连给朕当狗都不配。

    就凭你,也能和贾环比?

    你道朕胸怀狭窄,却不知,朕才是真正的心怀江山天下。

    贾环虽有百般不好,却在这一点上,从骨子里像朕!

    他还从不为权利所迷惑,更不会为了权利,做出你这种畜生所行之事。

    这样的英才,朕缘何不另眼相待?

    你还说朕愚蠢,当初若是你依太上皇所定之计,交好贾环,又焉有你后来之厄?

    愚不可及,蠢不可及!”

    “住口??!”

    赢历尖锐的声音十分刺耳,他尖声叫了声后,指着隆正帝愤怒道:“篡逆之贼,胡言疯语!

    贾环,下贱坯子,也配与朕相提并论?

    怪道大秦的江山,交到你的手里,除了铜臭之外,满是乌烟瘴气,群魔乱舞!

    你还有什么后手,只管使出。

    不然,今日就是你谢罪之日!”

    说罢,赢历一挥手,最后四名大太监,也是武功最高的太监,齐齐逼向了皇台。

    除了殿内倒地不起的苏培盛外,上书房内,就只有隆正帝一人了。

    而以隆正帝的武功,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抵得过这四个内监……

    赢历眼神既期待能逼出隆正帝的后手,又希望他真的没什么后手。

    然而就在四个年老太监逼近隆正帝之时,忽地,从御案一旁不远处的帷帐后面,传来一道佛号声:

    “阿弥陀佛!”

    四个年老太监正要不顾一切,先击杀了隆正帝时,四颗佛珠闪电般从帷帐后袭来,精准万分的击中在四个内监的手腕处。

    四腕皆断,四名内监,倒退飞出。

    赢历面色铁青的看着御案上的隆正帝,咬牙冷笑道:“果然是性一这个老秃驴!

    很好,等朕坐稳江山后,先拿少林开刀!

    既然朕知道你有少林妖僧守护,莫非朕还能空手而来?”

    说罢,在隆正帝面色阴沉中,赢历回头,朝殿外唤了声,语气隐带恭敬:“还请真人出手!”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墨绿道破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上书房内,相貌清奇,看不出年岁几何,只是眼神有些苦涩,隐隐歉意的看着隆正帝,打了个道稽。

    隆正帝面色肃穆,眼神惊疑,他看不出深浅。

    可从帷帐中缓缓出来的性一禅师,看到此人后,面色却骤然一变,似生识障般,无法理解道:“天机真人,不知法驾缘何至此?”

    在所有隐世高手中,公认的半步天象第一人。

    便是眼前这位,武当天机!

    亦是,闲云道姑之父。

    ……

    ps:咱们这本书现在是写一章少一章,忽然有些不舍,嗯,加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