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云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云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自突然传来厄罗斯南侵的消息,并且对方指名要贾环前往后,贾家上下,其实就已经进入了外松内紧的状态。

    没人会在这个时间,大意半点。

    贾环走后,青隼的大部分力量,都布置在家里,并且,以荣国府和大观园为重。

    之前所有查明的内贼,全部重点留意。

    不是不想清除,而是像贾家这样家大业大仆婢多的,注定永远不可能清除完。

    与其再让摸不着底的人进来,不如盯好现在这些“老人”。

    本以为,基本上算是万无一失了。

    没想到,到底还是出了岔子……

    看着躺在柳堤上,早已死绝的芳官,赢杏儿、卿眉意面色难看之极。

    得闻死了人,两人就匆匆赶来,却没想到,竟是被毒杀。

    一旁的青隼押着傻大姐,道:“公主,二铛头,已经问清了,芳官是喝了傻大姐从厨房里带出来的莲蓬汤,当即就死了?!?br />
    听闻此言后,赢杏儿和卿眉意两人面色剧变,眼神中同时浮现出惊恐之色。

    不约而同的同时拔步,往秋爽斋方向大步跑去。

    ……

    “姥姥不必客气,只当在家里?!?br />
    宴席摆设好后,贾母一行人纷纷落座。

    贾母先招待客人,对刘姥姥笑道。

    刘姥姥忙道:“老太太不用让,托老太太的福,也不是头一回来享这神仙福气了!”

    贾母等人都笑了起来,笑罢,贾母道:“如此最好,日后一年来受用一回,必能活过一百岁?!?br />
    刘姥姥最会说话,道:“那我这个乡下老婆子还能再沾老太太的光,受用一百年!”

    贾母愈发欢喜,正想再说点什么,就见堂下四个孩子共用的小桌几上,几个孩子啧啧出奇的看着盛着莲蓬汤的汤具。

    那些各式各样的小模具,极得孩子们的喜欢。

    板儿出身农庄,认得这些东西,挨个指着叫道:“这是莲蓬,这是豆子,这是菱角……”

    刘姥姥啐骂了一句,让他安静下来后,贾母笑道:“都是孩子,自然喜欢这些玩意儿。

    咱们这些老厌物也别再啰嗦了,都动筷子吧。

    这莲蓬汤热着喝更香甜?!?br />
    说着,又叮嘱几个孩子身后的奶嬷嬷道:“看仔细了,莫让他们吃进嘴里,不是顽笑的?!?br />
    几个嬷嬷忙应下。

    贾苍一贯的照顾妹妹,先从模具上取下一个梅花小碗,只有拇指大小,递给巴巴看着的贾芝。

    贾芝接过手里后,笑道:“真好顽,这么一点子……”

    贾苍笑着,又取下一个菊花的,递给了着急的巧姐儿。

    巧姐儿接过后也欢喜起来。

    那板儿倒不用贾苍照顾,自己拿起了一个最大的莲蓬,捧在手里把玩起来。

    贾苍最后才取了个菱角的,也蛮有趣的在手上顽了起来。

    身后奶嬷嬷道:“小爷,里面盛着汤呢,这角下有个小银纽,一按,小盖儿就掀开可以喝了,紧好喝,有荷叶香哩!”

    贾苍闻言,咂摸了下嘴巴,端起菱角小碗,寻着那出小银纽,轻轻一按,果然菱角盖儿露了出来,里面盛着盈盈一口汤……

    贾苍见之咯咯笑了起来,又帮贾芝和巧姐儿一般打开,然后举“杯”道:“芝儿妹妹,巧儿妹妹,咱们来敬板儿一杯,他是客,咱们苗寨最好客?!?br />
    贾芝和巧姐儿闻言,一本正经的举起“酒杯”,对板儿道:“欢迎你来咱们苗寨做客!”

    这本是三人平日里顽的过家家游戏,这会儿耍出来,却耍的板儿一脸懵比……

    这是苗寨?苗寨是什么鬼?

    一旁的嬷嬷丫鬟们早就笑坏了,上头大人们见三个小人儿这般正经,也都笑了起来。

    刘姥姥见板儿还在发懵,气骂道:“上不得台面的下作黄子,没看到几个哥儿姐儿给你敬着,你也敢挺大个儿?”

    旁人忙劝道:“再不能,多半还没反应过来?!?br />
    板儿被骂的面红耳赤,想要按开银纽先干为敬。

    可许是用力太大,银纽被生生按死进去,起不来了,盖子也没起来。

    自知闯了祸的板儿,再加上委屈,大哭起来。

    众人看的好笑,还得先按住要揍板儿的刘姥姥,又从其他桌几上拿了菱角,打开后给了板儿。

    板儿这才不哭了,四个小孩子在大人关注下,就要一起共饮一杯,刚端至嘴角,就见晓翠堂门前传来一声厉喝:

    “不许喝??!”

    ……

    夜幕渐深,夜空阴沉多云。

    皇城,紫宸上书房。

    隆正帝放下手中朱笔,揉了揉眉心,问道:“什么时辰了?”

    苏培盛忙应道:“陛下,已经辰时末刻了。

    很晚了,陛下该用膳了……”

    隆正帝闻言,不耐烦的皱起眉头,道了声:“聒噪!”

    不过御案右下方的赢祥也劝道:“皇上,是该歇歇了。

    灞上大营的五万精锐大军,蓝田大营的两万五千大军,再加上京营的一万,和御林军五千,合计九万兵马,昨日已经开拔。

    另外,军机阁又派八百里加急,前往武威调兵三万,即刻开赴五原。

    再加上原本长城军团的三万大军,共十五万大军了。

    我大秦武备精良,弓弩强盛,银粮充足。

    此战必胜!

    皇上不必太过担忧?!?br />
    隆正帝摆手道:“朕担心的不是战事,该做的,朕都做好了。

    要兵给兵,要银子给银子,草秣粮食前所未有的富足。

    若如此,他们还打败仗,朕就要了他们的脑袋,然后让十三弟做大将军王,亲自领军出征。

    早些年,先皇诸多皇子中,唯有大皇子和十三弟领过军,立过军功。

    当初准格尔犯境,十三弟还请缨出征来着。

    如今想来也不会差?!?br />
    赢祥闻言呵呵笑道:“臣弟早就没这个心了……”

    隆正帝哼了声,道:“没这个心才怪!不过朕寻思着,多半也用不上你这个大将军王了。

    此次领军出征的大将是平凉子王庚,此人是黄沙军团中,真正会领兵的几个将领之一,确有实才。

    有他在,再加上十五万精锐大军,厄罗斯人只能铩羽而归。

    朕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贾环那个混帐。

    这都几天了,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连个信儿也不回,着实混帐透顶。

    这次他要是再敢胡来,朕绝不饶他!”

    赢祥哈哈笑了起来,见隆正帝恼火瞪来,方住了笑声,道:“皇上只管宽心就是,正如他自己说的,如今也是有一双儿女的人了,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任性。

    他必不会有事?!?br />
    隆正帝细眉微皱道:“朕不是小儿女之人,实在是……

    贾环如今的身份,愈发重要了。

    许多大事,连朕都不得不借助他的手来进行……

    削减武勋军权一事,若没有他出面中缓,几无可能。

    这件事,可不是小事。

    朕都有些后悔,心软放他出去了?!?br />
    赢祥点点头,道:“确实不是小事,只是……

    皇上,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等他回来后,皇上再同他好生算账吧。

    您放心,定不会有……”

    “砰!”

    赢祥话没说完,殿外忽然响起一声巨响。

    赢祥细眸登时眯起,看向门口方向。

    苏培盛匆忙出了内殿,去看怎么回事。

    没一会儿,就见他搀扶着浑身是血的赵师道急步走了进来,两人都面如金纸。

    隆正帝、赢祥二人见之,面色骤变。

    赵师道单膝跪地支撑住身体,强忍伤势,道:“陛下,蓝田大营进京了,京营,也反了……”

    “你说什么?岳钟琪谋反?”

    隆正帝霍然色变,满面震惊道。

    赵师道气色愈发差了,摇头道:“不,不是岳钟琪,是……是方南天?!?br />
    ……

    一个时辰前……

    神京东城门外,十五里。

    蓝田大营,中军帅帐。

    岳钟琪面色苍白的看着帐内正中之人,素来沉稳的目光,剧烈波动着。

    “东美,可是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我?”

    帐内之人面色淡淡的看着岳钟琪,轻笑了声,道。

    岳钟琪缓缓开口,唤了声:“大将军,你……”

    这世上,能让岳钟琪敬称一声大将军的,唯有一人。

    那就是大秦义武侯,前太尉,方南天。

    “东美,很意外吗?”

    方南天身形消瘦了许多,但目光有神,道:“我也意外,不过蒙太上皇和皇太孙垂恩相救,我又活过来了?!?br />
    此言一出,岳钟琪的眼睛更是圆睁,霍然起身,惊骇的看向方南天,脱口而出道:“不可能!太上皇分明已经……”

    方南天点点头,道:“太上皇是已经被昏君所害,但是,太上皇却给太孙殿下,留下了诸多奇人异士,辅佐太孙。

    其中,便有神医圣手。

    太孙殿下让神医,救了我。

    东美,昏君弑父谋母,杀兄圈弟。

    更与奸佞一起,荒唐坑害忠良!

    想我长城军团一系将军,为了救他,不惜以身挡死救驾。

    到头来,又落了个什么样的局面?

    偌大一个长城军团,战功赫赫,就那样被他们无耻瓜分!

    东美,你当知道,太孙殿下才是大秦皇统的继承人。

    今夜,太孙殿下就要拨乱反正,匡扶被这群魔乱舞的江山社稷。

    你是我一手带出的良将,极有大才。

    可愿与我一起,追随太孙殿下,立从龙功?”

    岳钟琪额头上满是冷汗,面色惨白的看着方南天,及他背后一众蓝田大营的将校们。

    这些将校,多是从长城军团调过来的,也多是,方南天的老部下。

    牛继宗、秦梁等人为瓜分长城军团,将这些将校全部打发到蓝田大营。

    却不想,竟方便了方南天……

    如今京畿重地,原本最强盛的灞上大营,几次往外抽血,前日又将最后五万精锐调出,如今只剩下空壳。

    仅有的两万兵马,也不过都是新兵,不堪大用。

    虽然蓝田大营也调出了二万五,只剩下不到两万,可蓝田大营剩下的,却全是精锐。

    这还不算京营的一万。

    这大秦,莫非真的要再次变天?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