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数典忘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数典忘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人山人海,所有的人,都因为惊慌恐惧,看到了神迹天罚,而变得癫狂。

    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充满暴戾疯狂之气。

    他们像无头苍蝇般,疯狂的逃窜。

    每个人,都拼命的向前,向前。

    东西向的溃兵,逃到中军大营后,依旧拼命的向前。

    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相遇之后,冲击在一起,唯有杀。

    从北向退下来的溃兵,又与东西向的溃兵冲击在一起。

    乱成了一锅粥,也杀成了一锅肉粥……

    索菲亚被最后一万北方军团的强兵,和一万皇家骑士团紧紧?;ぷ?,龟缩在一角。

    她不敢相信的看到眼前那一幕幕……

    那些向着身边的袍泽,疯狂出刀,出枪的厄罗斯士兵们,他们血红的眼睛,他们疯狂的眼神……

    到这一刻,连她都动摇起来。

    那不只是一种武器,那还是一种神迹,神罚。

    若非如此,她的士兵,那些原本疯狂拥戴她的厄罗斯骑士们,为何都疯了。

    他们不仅在自相残杀,而且,还在不断的冲击着最后守卫她的那两万人。

    杀不胜杀,越杀,越疯狂!

    眼见最后守卫她的士兵,一个又一个的倒下,暴兵也越来越癫狂,索菲亚真的害怕了。

    她身子微微颤栗起来,本就白皙的肌肤,愈发惨白,坚毅的眼神,出现了恐慌。

    她不敢想象,她落入乱兵手中后,会发生什么……

    对她而言,那是比落入地狱还要恐怖的事。

    正这时,费尔多大公满是血气的走过来,面色凝重难看,对索菲亚道:“沙皇陛下,我们被自己人包围了。

    他们受到了远东魔鬼的诅咒,都变成了恶魔。

    我们不能再坚守下去了,否则只能被他们撕成碎片。

    我会带着最后一万人,拼死会陛下打通一条逃生的路。

    让陛下离开这个魔鬼之地!”

    “费尔多叔叔!”

    索菲亚湛蓝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愧疚悔恨的看着费尔多大公。

    之前若不是她一意孤行,上了贾环那个魔鬼的当,而是听费尔多大公的话,及早脱身,说不定,还能保全精锐力量。

    也不会让费尔多大公九死一生,为他杀出一条逃生之路。

    费尔多大公却没有时间再劝说索菲亚,他一双苍鹰一般的眼睛,略过索菲亚,看向她身后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那个披着一身黑袍的神秘人,沉声道:“秦人,只要你能?;ど郴时菹禄氐蕉蚵匏?,那么你的那位孙子,将有一辈子享用不尽的金银财富和美人。

    他会得到他所想要的一切!

    如果你们愿意忠心耿耿的辅佐沙皇陛下,也许十年二十年后,你们就能得到我的位置,伟大的厄罗斯大公!

    你唯一的孙子当初投靠我,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向秦人报仇吗?

    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

    大秦,也是你们的敌人!”

    那道黑影静静的站在那里,听闻费尔多大公的话后,过了稍许,才缓缓点头,道:“好?!?br />
    费尔多大公闻言,顿时大喜。

    他虽然并不放心此人,也从未相信过这个秦人。

    但费尔多还是知道这个秦人的厉害!

    正是此人,帮助他救了彼得大帝最后的血脉回到厄罗斯,将那个农夫的女儿赶下王座后杀死。

    那个鄙贱的农夫的女儿,原本是彼得大帝最后的妻子,厄罗斯的皇后。

    却没想到,在彼得大帝死后,她勾结了原本的国师,后来的妖师拉斯普京,窃取了厄罗斯的权柄。

    那位妖师拉斯普京,是极危险的人物。

    他生性风.流,和不知多少厄罗斯贵族女人有染,也因此经历过无数刺杀,却始终杀不死。

    不管是下剧毒,还是用弩箭,还是用刀剑刺杀,怎样都杀不死。

    反倒是暗杀他的人,都被他一一杀死,无一例外。

    然而这样一个人,却被眼前这个秦人,一剑削去了脑袋,死的不能再死。

    武功之高,惊世骇俗。

    有他的?;?,索菲亚能够回到厄罗斯的希望就大增。

    费尔多大公沉声道:“事不宜迟,我立刻调集兵马,杀出一条……”

    血路二字没有出口,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一阵鬼哭狼嚎的狂呼声。

    费尔多面色骤变,霍然回头,就见数十个溃兵,竟不知从何处突破了防线,朝这边涌来。

    这位大公坚毅的面色上,终于出现了慌乱之色……

    眼见这数十名溃兵,疯狂的朝这边冲来,眼神已经完全疯戾,在他们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溃兵从漏洞处涌来。

    所有人都感到了绝望……

    他们虽然说不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话,却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只要一点破开,那么整个防线都会随之崩溃。

    到时,成千上万的溃兵涌杀而来,天神难救……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于阴影中的黑影忽地动了。

    没人能看得清他的身影,他的速度极快,披着黑色的斗篷,好似死神的使者,地狱的幽灵一般。

    每飘忽一处,溃兵就死伤一片。

    极短的时间内,涌进来那数十组不成军阵的溃兵们,便死伤殆尽。

    而后续的溃兵,看到这一幕后,恍若又看到了一出神罚一般,惊恐的往后退去。

    费尔多大公终于回过神来,趁着这个机会,立刻派了一队皇家骑士去堵住了漏洞。

    眼神敬畏的看着那个重新回复黑暗中的秦人,面色复杂。

    隐隐忌惮。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那恶魔般的声音,越来越近。

    一道道不停歇的天雷,让满营的溃兵始终得不到冷静的时间。

    搅在一起,杀杀杀。

    最可怕的是,那些天雷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大军准备,突围回家!”

    费尔多拔出背后的大剑,厉声下令道。

    “突围回家”四个字,给了逐渐绝望的士卒们不少勇气。

    他们到底是精锐的兵卒,纷纷上马,举起平举长枪,准备杀出条血路。

    “咻?。?!”

    正这时,一道凄厉的呼啸声从远处闪电般疾驰而来。

    众人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了,刚刚鼓起的勇气,瞬间消散,阵型大乱。

    “轰??!”

    一道人群最密集处,人仰马翻。

    寻常的战马饲养,都会在培育过程中,不断以战鼓和刀剑撞击声,让它们熟悉适应这种声音,不会在战场上惊马。

    可再大的战鼓声和刀剑撞击声,也不及“天雷”爆炸声。

    一时间,惊马无数。

    “稳??!”

    “稳?。?!”

    费尔多拼命的拉住跨下战马,挥舞着大剑怒吼道。

    “咻?。?!”

    却又是一道厉啸声,直直朝他飞来。

    费尔多骇然回首,面容惊恐绝望的看着那个黑点一瞬间出现在眼前……

    “费尔多叔叔??!”

    索菲亚看到这一幕后,目眦欲裂,惊呼道。

    那道黑影再次如幽灵般闪现,挡在费尔多身前,一只手,如同摘花一般,轻柔的接住了那道“天雷”,手一婉转,竟送了出去……

    在距离众人不远处,惊雷炸响。

    效果虽然依旧惊人,但是,却是第一次失手……

    “咦?”

    一道惊疑声,传入众人耳中。

    惊慌失措的诸多厄罗斯将校们,费尽力气安抚住坐马后,再回头看去,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站着之前被他们视若蝼蚁的那三百人。

    人人身上都被鲜血浸泡过的一般,居高临下,眼神满是杀气的遥遥俯视着他们。

    为首之人,正是之前那个厚颜无耻,愿意给沙皇陛下磕头下跪的秦人。

    此刻,他的目光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祈求的看着索菲亚陛下,而是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黑衣人。

    “你是哪一个?”

    秦人的声音遥遥传来,清晰可闻。

    只是大部分厄罗斯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有不少极有勇气的将军,想要带兵冲击那个土丘。

    却最终都被费多尔拦了下来。

    他隐约能看到,那些秦人手中的天雷。

    纵然人不畏死,可战马却受不得惊。

    就算想往前冲,受惊的战马,也会乱了他们的阵型。

    到时候,怕又会演变成溃兵。

    如今,除非之前的溃兵涌向秦人,他们已经不再随便出手了。

    费尔多不想再激怒这群魔鬼……

    他选择静观其变。

    “我在问你话,你是哪一个?为何会我贾家的寒山折梅手?”

    贾环眼神凛冽的看着刚才让他失手的那个黑衣人,寒声问道。

    方才此人使出的,分明就是《寒山折梅手》的招式。

    见那黑衣人还是无动于衷,贾环冷笑一声,道:“数典忘祖的东西,竟成了罗刹鬼子的走狗!

    你能接住一个,我看你能不能接住三百个!

    准备破杀??!”

    一声令下,贾环身后众人再次一人掏出一个香瓜雷。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厄罗斯人都感到绝望了。

    实在是无可匹敌啊……

    而就在这时,始终沉默的黑衣人,终于有了动静。

    他抬起头,拉下斗篷帽子,露出一张秦人的脸。

    那是一张,平凡无奇的脸。

    眼神,也同样平静。

    似乎并不为贾环的恐吓所动。

    他静静的看着贾环,声音平淡却又清晰,道:“数典忘祖的东西?呵……

    普天之下,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

    唯独你,没有资格?!?br />
    贾环看着此人,陡然想起此人是谁。

    当初他从西域回京,路途上就是此人于驿站拜访,却被董千海一喝而退。

    贾环面色凝重起来,眼神隐隐激荡,不敢置信道:“你是……黑云第六将,于海?

    你竟然,投靠了罗刹鬼?”

    于海淡淡的看着贾环,道:“正是老夫,不想少主还记得我。

    只是不知,少主可还记得,曾对黑云十三将的承诺?

    五年之期将至,少主,你就是这样对付坑害了国公爷的赢秦天家的?

    认贼作父。

    到底谁,才是数典忘祖?”

    ……

    ps:一个个的坑,都在填上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