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击溃,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击溃,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随着那道从天而降,不,是从秦人手中飞来的小石块,在数十名扎萨克图勇士间炸响。

    火、光、巨声!

    在天气阴沉的草原大地上,仿佛是一道天雷在人群中炸响……

    一瞬间,蒙古勇士们的凶戾嚎叫声销声匿迹了。

    甚至连他们座下的战马,一时间都懵住了……

    人畜一起眨着迷茫的眼睛……

    歪着头,莫名的看着那一处坑地……

    长生天,是你发怒了吗?

    长生天自然不会回答,然而下一刻,就有人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贾环的示范效果爆炸后,秦风、温博等人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敌人懵了,他们也懵了。

    这不是仙法招来的神雷,又是甚?

    神火油能和这比?

    还是在贾环的厉声提醒中,众人才陡然醒来。

    继而一个个激动的打起摆子来!

    肾上腺素分泌超标,心跳过速,效果跟嗑了十斤风油精差不多……

    在整个战场上的敌人还在发蒙时,秦风、温博各带一百人,带着之前就每人携带好的十二枚小香瓜,被他们用袍甲前摆兜在前怀……

    从北面,如尖刀一般,狂攻而下。

    第一轮攻击,就是整整两百枚小香瓜……

    不!

    应该是,整整两百发迫击炮弹,精准齐射。

    这一刻,才是真正的连天地都震撼了。

    绝望的惨叫声,惊恐声,凄厉的哀嚎声。

    还有天崩地裂的爆炸声,一瞬间充斥整个世间。

    爆炸后的烟尘,笼罩了整个北面战场,造成了更大的恐惧。

    这一刻,无论厄罗斯铁骑曾经多么勇武,多么悍不畏死。

    可是在面对天神的怒火,死神的轰击时,他们还是恍若面临世界末日一般,如没头的苍蝇般,四处逃窜,亡命狂奔。

    任何阻拦在他们面前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唯有长枪相向!

    正如贾环所说,大军军阵一旦崩溃,炸了营后,大军的自相残杀,远比敌人的攻杀更恐怖。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刻向你杀来的人,到底是谁,来自哪个方向……

    到处都是惨叫声,到处都是哀嚎声,恍若人间地狱。

    惨,惨,惨??!

    然而这一刻,秦风、温博等人却无人同情。

    因为这些人,是入侵大秦的敌人!

    他们一个个激动的面色涨红,颤抖着嘴唇,眼神亮的吓人。

    秋风的肃煞清冷,根本无法阻挡他们的激情,更不会耽搁他们进攻的脚步。

    按照贾环之前制定好的战略,两百人分成两队,拉成两条单薄的几乎一碰就断的兵线。

    然后,这两道兵线,如同天兵下凡一般,用天雷轰赶着无数厄罗斯乱兵,一往土山东,一往土山西,倒卷而去。

    一道道天雷轰炸在他们身后。

    一声声惨嚎响起在狂奔乱窜的溃兵身后。

    仿佛下一刻,倒下惨嚎的人就是他们。

    不断弥漫过来的魔鬼白雾,和那地狱的气味,更让他们发疯了般拼命往前面安全的地方冲……

    直到这一刻,已经懵了许久的索菲亚女皇,和费尔多大公,才回过神来。

    两人眼神中,皆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恐惧。

    尤其是费尔多大公,之前索菲亚几次三番说过贾环的神奇,说他擅长创造奇迹,费尔多大公面上不说,心里其实并不以为然。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一个带着几百人就敢来送死的人,真的看不出任何明智之处。

    但这一刻,费尔多大公真的信了……

    他不比索菲亚,他执掌厄罗斯强大的北方军团二十年。

    军伍经验何其丰富?

    看到从东西两面不断涌过来的无数败兵,一瞬间就想清楚了秦人的意图。

    不由满头冷汗流下,急忙对索菲亚道:“陛下,速速退兵!命长枪兵断后,任何冲击中军的溃兵,一律杀死!”

    索菲亚闻言都愣住了,不可思议道:“费尔多叔叔,我们……败了吗?”

    费尔多是虔诚的教徒,信奉上帝和神迹,目睹了之前那一幕幕,他也没了平时的沉稳,激动道:“陛下,难道您没有看到那些恶魔,竟能操纵天雷吗?那不是凡人能够抵挡的力量!

    快撤退吧!不然,等溃军冲击了中军,咱们想退都退不了了!”

    索菲亚闻言,面色陡然涨红。

    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接受二十万大军,席卷了数千里草原之后,被区区三百人打败。

    她厉声道:“费多尔大公,清醒清醒吧!我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为何物,但那绝不是天上的神雷!

    还记得当初那些秦人用神火油,寻求厄罗斯出兵帮助准格尔鞑坦覆灭大秦吗?

    这些东西,和那些神火油一般,只是一种武器而已??!”

    费尔多闻言,眼神稍微清醒了些,迟疑道:“沙皇陛下,纵然,那东西只是武器,也必然是神器……”

    “费尔多大公!”

    索菲亚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字一句道:“不管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都不会是无穷无尽的。

    而他们,终究只有区区三百人。

    二十万英勇无敌的厄罗斯骑士,难道会被这区区三百人打败?

    费尔多叔叔,请您相信我的判断,他们这种武器不会太大,还记得他们随身带的那一百个木箱吗?

    只要等到……”

    “嗨!索菲亚小妞??!”

    索菲亚话没说完,就听到一道声音,遥遥的从土山方向传来。

    正是之前那个几乎要给她跪下磕头的秦人……

    念及此,索菲亚心里快悔青肠子了。

    早知今日,当初就该直接命人覆灭了他们。

    一时心慈手软,竟造成了现在的恶果……

    “索菲亚小妞,你想尝尝老子天雷大炮的滋味吗?

    怎么样,比神火油厉害多了吧?

    哈哈哈!

    多谢你带了这么多人来给我送人头!

    我想,你一定是真的爱上我了!

    为了感谢你的好意,一会儿我一定亲自送你一发!

    哈哈哈!”

    贾环这个半步天象,除了成了打不死的小强外,最大的能为,大概就是运用内劲,将自己变成草原广播……

    他担心索菲亚会提前跑路,故意激怒她,吊住她……

    而他的话,也的确稳住了不甘心的索菲亚。

    他的话证实了索菲亚的猜测,那根本不是什么神罚,只是一种和神火油一般的武器。

    只可惜,贾环是用秦语在喊,而不是厄罗斯语。

    否则,战场上的溃败至少能止住一大半。

    听罢贾环嚣张的话后,索菲亚气的面色涨红,对费尔多大公转述了贾环的话,又肃声道:“费尔多叔叔,你立刻让人止住东西两侧的溃兵。

    再调用皇家骑士团,威逼扎萨克图鞑坦人正面进攻。

    让他们,去耗尽秦人的那种武器,他们没有多少的!

    鞑坦人若不听话,就只能死!

    只要耗光了那些武器,随便一队骑兵,都能击杀那些秦人!”

    费尔多闻言,想了想后,以为言之有理,这个时候,撤退都不好撤了……

    秦人的人数太少,神器威力太大,一旦尾随追击,连中军都有可能溃败。

    索性,先挡住溃兵,稳住阵势。

    他点点头,沉声道:“希望伟大的彼得大帝,能保佑伟大的厄罗斯,战胜秦人!”

    索菲亚坚定道:“一定会的!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

    费尔多不再多言,开始调兵遣将,用北方军团的三万嫡系精锐兵力,去阻挡两边溃兵对中军大帐的冲击。

    再调一万皇家骑士军团,去督导扎萨克图蒙古军团的进攻。

    此次出征大秦的二十多万厄罗斯大军,真正从莫斯科王都带来的,只有五万精锐。

    其余的,都是厄罗斯南方军团的兵卒。

    也就是如今正在溃败的那些厄罗斯兵。

    就精锐程度而言,这些南方兵,远不如在常年与拜占庭战争中历练出来的北方兵强兵。

    正常而言,有厄罗斯沙皇陛下在此,又有强悍的数万精锐大军做底,中军军令不乱,其实是有机会阻挡住溃兵的。

    但是……

    索菲亚和费尔多大公,到底还是小看了小香瓜面世的威力和震撼。

    他们都是当世最聪明最精英的那一波人,见多识广,可以理解香瓜雷只是一种武器。

    可寻常士卒,又哪里会有这种见识?

    厄罗斯的士卒尚且以为这是神罚,而草原民族,要比厄罗斯人更信奉上有天神。

    眼见吊住了厄罗斯中军,而东西两侧的溃兵冲击厄罗斯中军之势在凶狠的砍杀下,有变缓的趋势。

    贾环大笑一声,道:“兄弟们……岳父老婆们!

    建立不世功业,就在今朝!

    随我冲杀下去,驱赶蒙古叛兵,一举冲溃敌方大帐!

    生擒了索菲亚那个臭娘们!

    这一次,老子看她还能不能再跑了!

    跟我冲?。?!”

    怒吼一声罢,贾环抬手就是两记小香瓜。

    精准的投掷进了还盘踞在半山上,进退失据的蒙古大军中央。

    因为之前阿尔斯楞刚一露头就被干掉,数万蒙古大军群龙无首,又被天雷所慑。

    根本不知该何去何从。

    再看到其他三面的厄罗斯铁骑如此凄惨后,更是心慌慌然,甚至有人跪下,匍匐在地,祈求长生天的保佑。

    然而,长生天终究?;げ涣怂?。

    如今恐惧的神罚,也终于落到了他们头上了。

    “轰!”

    “轰??!”

    血肉横飞!

    战马惊悚失控。

    再加上贾环带来的五十个蒙古亲兵,齐声用蒙古语高吼:“这是长生天对你们的神罚!你们害死了车臣部和土谢图部!

    想要赎罪,就去杀光厄罗斯人!”

    数万扎萨克图蒙古大军听到这番话后,彻底没了军心。

    一个个疯狂惊恐的调头,往山下冲去。

    草原民族,对长生天的恐惧,远超对所谓的厄罗斯皇家骑士团的恐惧。

    一个是神灵,一个只是凡人,还曾经被他们的先祖征服过,是他们的奴隶。

    所以,任何挡在他们逃亡路上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溃兵,如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冲击着厄罗斯中军大营门前的皇家骑士团。

    贾环等一百余骑兵在后面猛追猛杀,他们不用像秦风、温博等人还要控制溃兵逃亡的方向。

    因为这些扎萨克图铁骑,只有一个方向能逃,就是背后的厄罗斯中军大帐。

    在他们的东西两侧,全都是溃兵。

    因此,贾环等人根本不用留情。

    每一轮齐射,都相当于一百余门迫击炮齐射。

    轰炸的数万蒙古大军魂飞胆丧,亡命狂奔。

    只三五回合齐射后,就再没有任何正面对着他们的蒙古兵卒了。

    哪怕对上厄罗斯皇家骑士团的长枪阵,都毫不退缩,疯了一般拼命冲击。

    这种人.潮冲击,根本无法阻挡。

    随着无数人用身体钝化了长枪阵的锋芒,数万惊恐癫狂的蒙古大军,终于冲破了厄罗斯中军营地的大门,潮水一般涌了进去。

    乱了!

    乱了!

    全乱了!

    随着中路的突破,东西两侧的溃兵也如同得到鼓舞一般,面对营寨的击杀,也有了反抗反杀的勇气。

    继而,两侧阻挡溃兵的兵阵,也随之破灭。

    杀!

    杀??!

    杀?。?!

    前面的溃兵,冲击前面挡路的兵马,冲击不动,便杀。

    后面的溃兵,拼命推挤前面的溃兵,推不动,便杀。

    左面的溃兵,调转不开方向,就杀右面的溃兵。

    右边的溃兵,被左边的溃兵袭杀,也奋起反杀!

    惨嚎声,绝望的惊叫声,布满整个世界。

    鲜血汇聚成河,尸首盖满大地。

    尸山血海??!

    恍若一修罗地狱。

    眼见整个厄罗斯大营都陷入疯狂杀戮中,贾环强忍住激动之心,回头对董千海道:“岳父,请住我一臂之力!”

    董千海眼神古怪的看着贾环,香瓜雷的出现,对他这样的绝世高手都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他能挡得住强弓劲弩的击杀,却也无法正面面对一颗香瓜雷的冲击。

    “你还有什么用到我的?这种乱局,你可不要想让我去帮你抓人,那和找死没区别。纵然半步天象,人力依旧有尽时?!?br />
    董千海提前堵口道。

    贾环摇摇头,从怀里取出一金牌,道:“劳烦岳丈拿着这道御命金牌,叫上大哥,一起去五原城调兵!

    那征北大将军令至必然有问题,定不会想出兵,知道我们还活着,多半会狗急跳墙,要人拿你们。

    所以,你们持金牌去五原后,见了面,二话不说,先斩杀了令至??!

    有大哥在,就等于我在。

    再加上这面金牌,其他人不会说什么。

    必然听令!

    你们去让他们所有人,除留下一千守城外,其余全部过来!”

    董千海面色隐隐一变,看着贾环道:“你真要将这二十万人,全部杀绝?

    贾小子,杀俘者不祥。

    历代杀俘者,鲜有好下场的?!?br />
    贾环哈哈一笑,看着厄罗斯大营中愈演愈烈的乱局杀戮,道:“并不是准备杀光他们,等大军来到,就将他们全部收为俘虏。

    若是杀光了,朝廷里怕是都不信。

    咱们收上十万俘虏,就可让朝廷点验,谁还能昧下咱的功劳?

    岳父老子,您是反贼出身,可您的孙子,却注定要当国公的!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们速去速回??!”

    董千海眼睛闪烁了下,深深看了贾环一眼,道:“贾小子,记住你的话!”

    说罢,与韩大两人骑马而去。

    “环郎,你怎么说这样话?我可从没想过,要孩子以后承继你的爵位,家里其她人要怎样想?”

    也顾不得这是什么地方了,董明月急道。

    贾环笑道:“其他人自然也有!这样的大功,陛下不给我封王,还不得多匀几个国公给我!

    反正日后国公也只是个头衔儿,实惠还要咱们自己去挣!

    但有了这个国公衔儿,咱儿子日后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一方国主!

    还能世袭罔替,称孤道寡。

    明月,改明儿咱们一起去海外,给咱们儿子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董明月闻言,眼睛铮亮,抿嘴一笑,重重点点头。

    而后,小眼神凶狠的看向厄罗斯大营,抬手又是一记小香瓜。

    好似在做提前演练一般……

    眼见无数溃兵冲进中军大帐,搅和成一锅乱局。

    秦风、温博等人面色激荡回来汇合,他们已经投掷完每个人的香瓜雷了。

    也完成了任务。

    除了极少数几个倒霉蛋,被慌不择路的乱兵冲撞了正着,受了点轻伤外,无一人死亡。

    这种战绩,让每一个人颤栗。

    “环哥儿!”

    “环哥儿??!”

    秦风、温博等人激动之心犹自难平,恍若梦中一般。

    贾环看着众人完好无损,一个没少,也愈发高兴起来,又见众人都没了小香瓜,就让博尔赤速速去山上去取。

    没用多久,博尔赤等人带着二十箱香瓜雷下来后,众人迅速瓜分之。

    待众人都准备好了后,贾环对秦风等人道:“四十年前,我等先祖,率十万大军,与罗刹鬼鏖战北海。

    一战击杀厄罗斯皇太子,与三大国公同归于尽。

    为大秦的北疆,打出了四十年的太平!

    我辈后世子孙,当效仿先祖,再建不世功,为大秦北疆,开百年太平!

    方不负武勋之名。

    诸位兄弟,都准备好了吗?”

    “惟昔李将军,按节出皇都。总戎扫大漠,一战擒单于。

    环哥儿,这是我自幼的梦想!

    今日,当成真??!”

    秦风慷慨激昂道。

    贾环哈哈大笑道:“好,那我等,就一战擒单于!

    诸将听令,追随本侯,直冲中军,生擒沙皇??!”

    “喏!杀??!”

    ……

    Ps:五千大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