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撕心裂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撕心裂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别来无恙?”

    索菲亚修长的脖颈如天鹅一般,她也如天鹅一般高傲的看着贾环,用秦语问道。

    贾环没功夫和她扯淡,道:“牛奔何在?”

    索菲亚清冷的面上,忽然绽然一笑,道:“你就不想问问我,是如何回来的,又如何从阶下囚成为女皇?”

    贾环摇摇头,道:“这些都是你的能为,我只有佩服的份。我只想问,牛奔何在?

    你抓了他,留着命,不就是为了引我来报仇吗?

    千万不要告诉我,他已经死了?!?br />
    苏菲亚呵呵一笑,眼神依旧高傲,高傲的人,又怎么会在谈判中,跟随对方的脚步,被对方掌控节奏。

    她缓缓的走在地毯上,直到十个奴仆搬来了水晶黄金打造的王座,铺上了天鹅绒毯后,她方坐下。

    看着贾环,淡淡道:“贾,我这次率大军亲征,除了惩戒南方的叛徒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带你回去?!?br />
    贾环闻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垂涎我的美色?”

    索菲亚呵呵,不理他的低级趣味,道:“我在你们大秦的神京,住了三年。

    这三年,让我了解了足够多的事。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

    只要你臣服于我,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谈判?!?br />
    “你想上我?”

    贾环从来都是一个直接的人,正色问道。

    身后的董明月,简直忍无可忍,悄悄的掐了他一下。

    秦风、温博等人则都忍不住抽笑了几声。

    许崇目瞪口呆的看着贾环,喃喃道:“额日……怪不得这么捞道,贼……贼额日哦!”

    索菲亚高傲清冷的面色终于保持不住了,俏脸微霞,不是羞涩,是气愤的。

    她狠狠瞪了贾环一眼,寒声道:“如果你还想要你兄弟的命,就请保持一个贵族的礼仪?!?br />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呵呵笑道:“原来不是……那你让我臣服于你做什么?是想让我和克列谢夫兄弟一起给你赶马车吗?”

    克列谢夫闻言,碧蓝的眼睛,幽怨的看着贾环,心里问候着贾环一脉的所有祖宗……

    索菲亚不屑的瞥了眼克列谢夫,道:“当然不是,他这种废物,除了出卖我算是一件大事外,还做过什么?

    但是你不同。

    只要你发誓,愿意为伟大的厄罗斯效力,缅??品?,也就是克列谢夫的父亲,我厄罗斯前任南方大公的位置,就是你的。

    厄罗斯十二大国公,你排名第二。

    贾,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你为了你们国家,做了那么多,很多次,你都挽救了大秦的国运。

    可是,在民间,你的名声就和下三滥一般。

    你们国家所有的读书人,都视你如仇寇,诋毁你,污蔑你。

    你们的官员不喜欢你,你们的百姓不理解你。

    我不明白,你这样的英雄豪杰,为何还要留在那里?

    臣服于我,伟大的厄罗斯,足够让你驰骋才华,鲜花和荣誉将包围你,诗歌会赞美你,无数的厄罗斯贵族小姐,会为你而疯狂。

    只要你,臣服于我?!?br />
    贾环闻言,面色动容,眼神闪烁不定,想了好久,久到身后队伍里都出现了一阵骚动,隐约听到“额日你先人”的字眼……

    贾环为难的看着索菲亚,道:“索菲亚……哦不,伟大的索菲亚女皇,你能不能先把牛奔放了?只要你放了牛奔,咱俩什么事都能好好商量,关起门来商量,车里商量都行!”

    身后,董明月又悄悄掐了一把。

    个凑不要脸的!

    索菲亚眼神直直的看着贾环,呵呵一笑,道:“你果然,是最与众不同的。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

    贾环正色道:“我是说真的,不信,我先给你下跪磕头起誓都没问题。你还不放心,我可以骂骂我们皇帝!

    你在大秦待了三年,当明白骂皇帝是什么罪名吧?”

    索菲亚抽了抽嘴角,湛蓝清澈的眼睛看着贾环,道:“你真的……很奇葩。

    换一个人,我自然会信,可是你……根本不敬畏皇权。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我在你们大秦神京,认识一个叫鄂兰巴雅尔的鞑坦公主。

    他说,当初你为了取信于他,当着他的面,脱的一丝不挂,装疯卖傻和真的一样。

    你以为,我知道这些后,还会相信你?”

    感觉背后又被掐了下后,贾环火气上来,大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我他么连牛奔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就在这里听你瞎**!”

    索菲亚被骂,却没有一丝恼意,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先手。

    她气定神闲的看着贾环,道:“臣服于我,你就可以去见他?!?br />
    贾环奇道:“我不都说了,可以下跪磕头吗?还要怎么臣服?让你上我你又不干……”

    索菲亚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骑士臣服君主,要交出他身上所有的武器。只要你交出武器,我就认可你的忠心。

    你也就可以去见你的好兄弟……”

    贾环闻言,哈哈笑道:“你是我见过套路最深的女人,深不见底!”

    背后又被掐了下……

    贾环不管,继续道:“索菲亚,你是不是还在记恨当初克列谢夫出卖你的事?

    哎呀,你们女人真是小鸡肚肠,多少年前那么针鼻儿大小的一件小事,你还记恨?

    你不是女皇吗?你心胸又如此宽广,如高山一般雄伟。

    何必再计较那点小事?”

    这件事,是索菲亚一生最痛恨的事,听闻贾环这种言语,她眼神凌厉,胸口起伏,咬牙冷笑道:“你想多了,我现在并不是在复仇。

    何况,你以为只有我被出卖?

    你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背叛!”

    贾环闻言,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索菲亚,道:“你知道什么?”

    索菲亚轻轻一笑,站起身,转过身,又侧过头,侧目看着贾环,道:“你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放下武器,臣服于我。

    或者……”

    索菲亚修长的胳膊往北一指,那里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土山。

    她面上的笑容有些冷酷,寒声道:“或者,你带上你的人,亲自去找牛奔吧。

    他还活着,就在那座山上?!?br />
    说罢,索菲亚转过头,往马车走去。

    一边走,一边留下一段话:

    “贾,我知道你多半不会臣服。

    否则,你也不是你。

    但你真的,是我见过最特别的男人。

    即使你和克列谢夫合谋坑骗我,我也并不恨你。

    只是,我无法容忍你带领着你们的国家,继续强大下去。

    一片大陆,容不下两个伟大的国家。

    这世上,只有伟大的厄罗斯,才能永远伟大。

    所以,我会让你体面的战死?!?br />
    ……

    天,依旧阴暗。

    乌云短暂的散开,又迅速的合拢。

    草原上,秋草枯黄。

    朔风凛冽。

    随着索菲亚的回营,无数厄罗斯铁骑,与扎萨克图铁骑,给贾环一行人让开了一条道路。

    眼神木然冰冷的看着他们。

    很快,这区区三百人,就要被他们撕成碎片。

    贾环却没有看这些人,索菲亚还未离去时,他的目光就遥遥落在了数百丈外的那座土山上。

    “环哥儿……”

    身后秦风轻轻唤了声。

    贾环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紧绷,眼神紧张,悲壮。

    起他人,也多半如此。

    许崇还在哭……

    贾环忽然呵呵一笑,道:“我贾环何其之幸,能得遇诸位同生共死的兄弟!”

    温博黑脸咧嘴一笑,道:“环哥儿,还没到时间呢,等上路的时候再说。

    咱们快去见奔哥儿吧,我想他了?!?br />
    到了此时此刻,不管众人心里有没有后悔,也没有丝毫退路了,反而一个个豁出去的神色。

    目光,隐隐癫狂。

    连秦风都是如此,他大声道:“环哥儿,咱们去见奔哥儿。

    不过,不能这样没声没息,你起个头,咱们唱着那曲精忠报国去见。

    也算,给奔哥儿提个醒,兄弟们来陪他了!”

    “对!在草原时,我就常唱给我那些兄弟,还教会了他们。

    如今他们都战死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没抛下他们,就去看他们了?!?br />
    诸葛道也没了往日的沉稳,面色激荡大声道。

    贾环哈哈一笑,反手抽出腰间剑,剑指土山,高声道:“好!

    咱们就告诉奔哥,兄弟们来了,接他回家!

    驾??!”

    一声喝令,胯.下战马一跃而出,朝着土山方向,驰骋而去。

    身后众人纷纷跟上,军旗烈烈中,荡气回肠之音,响起在万里草原之上。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旗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

    土山之上,一根曾经挂着经幡的旗杆,早已荒废。

    光秃秃的旗杆上,不见经幡,却挂着一个……全身是血的人。

    满身战甲已破碎,无力的被吊在旗杆上,一动不动。

    曾经白皙的圆脸上,满是血污。

    一双绿豆眼,半睁,始终不闭,目光干枯,无神……

    若非干裂的唇角,一直在轻轻的颤着,此人身上再看不到一丝生机。

    他在不停的倾诉着,倾诉着。

    只是他太过虚弱,声音还未出口,便消散在风中。

    他太累了,太累了,但却无法闭上眼睛休息。

    他还在坚持,坚持……

    他原本以为,他会坚持到死的那天,然后闭上眼睛,尸体被秃鹫啄食,腐烂。

    在旗杆上,化为一具枯骨。

    然而,当天空上的乌云,透过一丝阳光,照在他身上时,他仿佛听到了,听到了那首曲声。

    已经模糊的意识,让他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实。

    直到他,费尽气力,抬起重如千斤的头颅,透过杂乱的头发,看到了山坡下,那面黑云旗,烈烈招展时。

    早已干枯多时的眼睛中,缓缓落下两行泪。

    看到那个日思夜想过无数回的兄弟,纵马狂奔而上,失去知觉好多日的身体里,忽然涌起一股力气,让他终于撕心裂肺的喊出了那句一直被风吹散的话:

    “环哥儿!”

    “我不怕死??!”

    “只是,不能被出卖?。。?!”

    纵马已至旗杆下的贾环,凝望着那张脸,听闻此言后,泪如雨下!

    ……

    ps:想用这章,来求点订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