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腐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腐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呼……”

    “呜……”

    秋风烈烈!

    一日半已去……

    隆正二十三年,十月初九。

    宜动土,祭祀。

    忌入宅,做灶。

    卯时初刻(凌晨五点),天还未亮。

    疾驰了两日一夜,自关中神京起,相隔一千八百里,跑死战马百匹,贾环一行人,终于到了目的地,草原城池,五原县。

    长城军团十万大军,覆灭大半,剩余不到三万兵马,固守五原。

    大风呼啸中,黑暗的天色里,五原如同一座怪兽一般,横坐于草原之上。

    贾环勒马于一丘坡上,凝视着这座古城,眼睛明亮锋利。

    看着城门楼上那个随风起舞的大旗,纵然看不清,也能猜到,上面一定是一个“令”字。

    令至。

    “环哥儿,我们到五原了……”

    在草原上待过三年的诸葛道,小声对贾环道。

    贾环缓缓点点头,又凝眸往北方看去,黑云压城,一片肃煞。

    十月的草原,气温已经很低了。

    再往北走,就快到了下雪的地方。

    奔哥,你还好么……

    “吁……驾??!”

    心中默念一声后,贾环调转马头,往五原县城方向狂奔而去。

    身后数百骑紧跟而上。

    ……

    “止步,来者何人?!”

    城门女墙上,守夜士兵发现了南边来的动静后,登时从半瞌睡状态清醒过来,叫醒身边袍泽后,厉声问道。

    贾环于城门下勒住了马,抬头看向城门楼上,沉声道:“通报令至,本爵宁国侯,贾环?!?br />
    城门楼上一阵骚动后,先前喊话的士卒高声道:“还请宁侯稍待,卑职这就去给大将军传话!”

    “速去?!?br />
    贾环自不会为难一兵卒,沉声道。

    “喏!”

    城门楼上传来一应声后,就再次沉寂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直到一刻钟后,城门后才再次传来动静。

    人数不少,脚步声嘈杂……

    “吱……呀……”

    厚重城门缓缓被打开,就见一众将校围绕着一卖相颇佳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了出来。

    “宁侯!”

    “宁侯来了!”

    “见过宁侯!”

    众人皆面带恭敬,甚至讨好。

    长城军团自被肢解以后,三十个营指挥使,四个都指挥使,皆出自荣国一脉武勋。

    纵然如今的大将军令至,都出自灞上大营。

    若非其女被纳入宫中,成为皇妃,且于去岁诞下龙子,令家气象大盛,几乎独成一脉。

    这个长城军团,根本就是荣国一脉几大家族的附庸。

    只是,人皆有好强之心,怎甘屈居人后?

    原本被分过来的武勋们,并不乏建功立业之心。

    且大将军令至明显被都中帝王重视,国丈一般的人物。

    待日后七皇子长大成年,多半会被立为皇储。

    到那时……

    整个长城军团都会因此而受益,说不得,就会变成八大军团中最强大的一个。

    风水轮流转,前三十年黄沙军团出尽风头,灞上大营也因为身处京畿要地之故,兴盛之极。

    如今,也该轮到长城军团大兴了。

    他们这些武勋,未必就会一直为人附庸。

    前途真真一片光明。

    只可惜……

    一场大梦尚未进入高.潮,就被滚滚而来的厄罗斯铁骑,碾压成粉碎。

    别说光明的前途,此战一败至斯,损兵折将达七万余人,若是再算上车臣部和土谢图部两倍兵马损失,足有二十多万!

    数目之大,骇人听闻!

    堪称开国以来最大战损!

    莫再说什么光明的前景,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地位都是两说。

    若都中没人帮着说话,就算不治罪,可待击败罗刹鬼后,他们这些人多半也要挪出现在的位置来。

    他们现在只盼能给贾环留个好印象,待来日好求情……

    贾环坐于马上,眸光清冷的与众人一一颔首后,末了,才与征北大将军,舞阳伯令至,四目相对。

    令至面相极好,身上多有儒气,不似武人,若非如此,也生不出一个能让隆正帝都连续招了半月侍寝的女儿。

    他面上隐有矜骄之气,或许原以为贾环会先一步免去他的礼数。

    毕竟,他的身份不同……

    却没想到,贾环连马都没下,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那双平静如渊的眼神,看的令至心里隐隐生寒。

    他眼眸微眯,忍住心中不悦,看着马上风尘仆仆的贾环,含笑拱手一礼,道:“本将见过宁侯,不想宁侯来的如此之速,敬佩,敬佩,不愧为名满天下的宁侯。

    英雄少年,少年英雄啊……”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确实快。

    寻??炻?,纵然八百里加急的信使,没有五天都跑不完路程。

    一来,他们没有那么多宝马可以肆意挥霍,根本不在意马匹承受力,只是一路狂奔。

    二来,寻常信使没有那么坚韧的耐力,可以不眠不休,始终高速前行。

    贾环一行人,用了两天一夜,如从天而降出现在五原,显然超出了令至的预料。

    贾环眼眸一直静静看着令至,甚至等令至恭维的话音落罢,他仍旧沉默了稍许,居高临下,盯着令至。

    直到周围气氛因之尴尬清冷下来后,贾环方缓缓道:“牛奔何在?”

    语气,以上问下。

    没有丝毫对等的寒暄之意。

    令至闻言,一张脸登时涨红,眼中闪过一抹恼意。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这二三年来,他身居八大军团长之位,堂堂征北大将军,官居一品。

    更为皇妃之父,未来太子之外祖,纵然牛继宗与他书信往来,都客气了许多。

    风光无限!

    贾环,一竖子尔,焉敢如此待他?

    令至正想冷淡对待,却忽地发现,周围原本簇拥在他周围的将校们,不知何时,竟全部出现在了贾环身边……

    这等变故,不禁让令至又惊又怒。

    岂有此理!

    可等到忽然而至的一阵过门夜风拂过,冰冷刺骨的秋风,让令至瞬时冷静下来。

    心里迅速认清了眼前的局势。

    这些将校武勋,原本就是荣国一脉出身,靠着荣国一脉的大树,立功升爵。

    之前之所以愿意跟他,听命于他,不是因为他令至有多了不起,而是人家看重他的前程,看重宫里的皇妃和皇子。

    以为,有利可图。

    可是,如今长城军团与厄罗斯一仗惨败至斯,整个军团都被打残了。

    往日里幻想的诸多前程基本上成了水中花,梦中月。

    那么,再跟着令至,显然就不明智了。

    相反,身为荣国亲孙,宁国传人,在都中权势滔天,圣眷隆重的贾环,手里还握着银行那样一个聚宝盆。

    远比他这个没了前途的国丈更值得靠拢。

    身为世袭武勋,趋利避害几乎为本能……

    世态炎凉??!

    令至心里怒怨一声后,又冷笑不已。

    这些人怕是下注下的太早了些……

    令至面色变得沉重起来,声音隐含悲痛,道:“宁侯,牛小将军,如今在罗刹鬼子手中……

    他们派来信使,说让宁侯亲至,去巴彦敖包,换回小将军?!?br />
    周围人面色微微一变,不过,显然没人相信,贾环会行此举。

    贾环微侧头,问诸葛道:“五原距离巴彦敖包,有多远?”

    诸葛道回道:“三百余里。以咱们的速度,半日即到?!?br />
    贾环点点头,对令至道:“让人准备热水食物和战马,两个时辰后,本侯前往巴彦敖包?!?br />
    令至闻言,甚至都顾不上贾环的语气了,惊的张大眼睛,道:“现……现在就去?”

    贾环缓缓点头,道:“对,我要去救出奔哥?!?br />
    令至闻言,面色古怪,看向贾环,以为失心疯了……

    却见贾环眼神清冷的盯着他,登时回过神,忙道:“快快,快去准备热水、烤肉和战马粮草!

    来人,给宁侯领路?!?br />
    贾环闻言,方收回眼神,驾马往前走了两步,前面挡道的人匆忙让路,齐齐行注目礼……

    走了两步,贾环忽然又勒住马缰,回头看向令至,道:“令将军,本侯得闻,牛奔原本所在营地苏赫巴托,位于丘陵之上,居高临下,东西两侧又有大河为屏障。若有大敌至,纵然不敌,也可及早发现,提前而退。

    却不知,他是因何被俘?”

    令至一直能保持正常的脸色,听闻此言后,霍然一变,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慌,之后,才又恢复沉痛之色,道:“宁侯不知……末将派往苏赫巴托,通知牛小将军返京的信使,根本没见到他。

    留在营地的人说,牛小将军带人去额仑打猎去了。

    额仑地势三面环大河,每年秋时,都有大雁自北往南飞,在此处落脚。

    想来,正是因此,牛小将军才……”

    贾环闻言,眸光愈发明亮,最后看了令至一眼后,轻轻点头笑了笑,道:“好,我知道了?!?br />
    这样清寒的初晨,令至脑门上隐隐见汗。

    被贾环的笑看的局促不安。

    忽地,他目光落在了一些人身后的木箱上,忙岔开话题道:“快来人,帮宁侯家将抬这些……”

    说着,令至顿住了,有些好奇的看向这些木箱。

    贾环淡淡道:“不必了,这些木箱,是待我等战死,为我们收容尸骨用的?!?br />
    此言一出,令至直直打了个寒战,呆呆的看着贾环。

    贾环却没有再理会他的心思,回过头,一抖马缰,驾驭着战马前行。

    心里却充满愤怒:牛伯伯等人当真糊涂!

    瓜分长城兵团,纵然是一场盛宴,可总也要调派些精兵强将来领率大军。

    却不想,竟分配了这样一些……官油子气息浓重的勋贵,焉能打胜仗?

    真当长城军团是安排人养老做官的地方吗?

    这个令至,除了一副好卖相,巧言令色外,还有哪一点可取之处?

    贾环想不通,怎会让这样一个人来当大秦的八大军团长?

    果然如隆正帝所言,大秦武勋,也开始腐烂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