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奉陪到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奉陪到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陛下??!”

    听到隆正帝的答复,贾环面色陡然涨红。

    隆正帝冷冷的看着贾环,道:“就你这般,以私念为重的心思,去了九边,自己送死不当紧,还要连累大秦将士,老老实实在都中待着吧。

    你方才的话不错,三年前,大秦内外交迫,天灾**不绝之时,尚且能一战覆灭准格尔,逼退厄罗斯。

    如今,大秦国库充盈,兵精粮足。

    厄罗斯和扎萨克图这等跳梁小丑,又有何惧之?

    用不着你再去以身犯险,以险计胜之。

    这次,我大秦要以堂堂正正之师,全歼来犯之敌。

    以奠定我大秦,万世太平之基!”

    原本满殿惊慌的气氛,随着隆正帝这番煌煌之言,众人神色渐渐转变成慨然壮阔之色。

    是??!

    三年前那种情况下,大秦尚且能一战覆灭准格尔,逼退厄罗斯。

    更何况是现在?

    纵然最不愿承认的文官,也不得不承认,大秦开国百年,此时此刻,方是最盛之时!

    不算隆正帝深厚的没有底线的内库,只户部国库,就积存着数千万两存银。

    这在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正如隆正帝曾言,大秦的事,只要朝廷不缺银子,其实都不算什么大事。

    大秦八大军团,就算暂时废了一个长城军团,散了一个天府军团。

    但还有其他六大军团,百万大军!

    只要给一段调兵时间,就足以以堂堂正正之师,硬碰硬的,全歼来犯之敌!

    隆正帝有这个底气,大秦,也有这个底气。

    只是……

    “陛下!大秦自然能以堂堂正正之师战败来敌,可是,这样一来,耗费时间太久。

    厄罗斯亦是大国,而且其国人生如奴隶,厄罗斯朝廷王公根本不在乎战死多少士兵,死光了再招就是。

    一旦和厄罗斯进行国战,就会将整个大秦陷入绵延不绝的斗争中。

    厄罗斯与其西边的邻居拜占庭便是如此,已经足足打了一百多年,至今还未结束。

    每隔十年,就是一场惨绝的大战。

    陛下,厄罗斯人生而为奴,可以不在乎他们的死亡。

    大秦呢?

    大秦若是每十年经历一场这样的国战,那后果,不堪设想!

    想想喀尔喀蒙古三部和厄罗斯的血仇吧!

    蒙元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之久,可他们的后世子孙,依旧在为他们的祖先偿还血债!”

    贾环强压着心中的焦急,只能换个角度劝说道。

    效果也极好,此番言论一出,满殿文武都倒吸了口凉气,眼露骇然之色。

    之前刚升起的澎湃慨然之热心,瞬时冰冷。

    好些人完全没想到,大秦这千百年来,竟和一比鞑虏还要恐怖的恶劣民族为邻……

    他们甚至在怀疑,华夏这些年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是因为以前没和他们结过仇吗?

    他们自然不知道,大秦和拜占庭对于厄罗斯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大秦与厄罗斯中间隔着一个年平均气温都在零度以下,最冷气温零下七十度,能将人冻成冰雕的西伯利亚。

    夏季极其短暂,在西伯利亚大铁路未建成前,根本不具备常年大规模运兵的条件。

    贾环认为,这也是厄罗斯那个女人想要谈判的缘故。

    因为一旦陷入消耗战中,厄罗斯人面临的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一举攻入大秦,覆灭大秦,建立他们的黄厄罗斯帝国。

    相信在大秦待过三年,并了解华夏文化的索菲亚,不会有这种痴心妄想。

    二则是数十万人被困在草原,随着冬季的到来,断了归途,慢慢冻饿而死。

    当然,他们并非完全都是劣势。

    有了扎萨克图的投靠,得到外蒙无数牛马羊和帐篷,如果再攻破更加富庶的内蒙,他们就有了立足之地。

    短时间内的狂攻,还是会给大秦带来极大的伤亡和压力。

    甚至不乏攻入腹地的可能……

    但无论如何,像厄罗斯和拜占庭那般发生百年国战的情况,是不大可能会出现的。

    喀尔喀蒙古与厄罗斯的交锋,规模其实也都不大,万人级别的都是十年难遇一次。

    事实上,在原本漫长的历史中,也只有在厄罗斯学习西方进行工业革命之后,才开始将目光望向南边。

    在此之前,通常都是草原上的各个霸主民族,不断的敲打他们。

    纵然被大秦攻克草原后,草原民族的战力衰弱许多,可这些年,依旧能和厄罗斯布防在南边的军队打个平手。

    这种规模的斗争,若是面对弓弩强悍的大秦军队,厄罗斯人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

    大秦之所以让他们在边境肆虐,只是为了削弱喀尔喀蒙古……

    只是这些话,没必要同隆正帝和朝臣说。

    再者,贾环猜测,那个厄罗斯女人真实的目的,应该是想用战胜大秦这一战,洗刷她曾经被俘的黑名。

    她不需要覆灭大秦,只要大战一场后,打疼大秦,再割占一块土地,比如北海。

    那么她在厄罗斯的威名,甚至会超过她的父王,彼得大帝。

    要是再能带回当初坑了她的始作俑者,克列谢夫和贾环,百般欺侮(调)羞(教)辱,那就更解恨了!

    如果没有他的存在,那么索菲亚这一次的行动,说不准有八成的可能成功。

    一战之后,用一个连人烟都无的北海之地,换取强敌厄罗斯二十万大军退兵,还退还占据数千里的外蒙。

    哪怕再加上一些金银,也没人会觉得不划算。

    只要能永结同好……

    朝堂上的衮衮诸公,多半会赞成。

    至于自此之后,喀尔喀蒙古还会不会臣服畏惧大秦,他们其实也不是很在乎的。

    毕竟在他们看来,草原之地多是腥臊蛮野之族,占据那里,让他们臣服,也没多大的意义……

    也正是摸透了这些人的心思,贾环才以大言相威胁。

    不过,可能威胁的有点过了,不少大臣眼中,连之前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唯恐招惹上了厄罗斯这种动辄以百年为战争年限的疯狂国家。

    “陛下,臣以为宁侯之言,不无道理。厄罗斯之国,非人之国也,皆禽兽蛮夷,残忍暴虐。

    若是轻启大战,结下世仇,则大秦永无宁日!

    臣等自然不惧,可大秦的百姓,和江山社稷,将要罹难啊?!?br />
    内阁阁臣陈壁隆出列苦口婆心道。

    其他大臣,多有点头附和者,人人面色忧国忧民……

    隆正帝细眸眯起,目光阴森的看向陈壁隆,道:“依陈卿之意,该当如何?”

    陈壁隆闻言,忙道:“陛下,既然宁侯有为天下社稷,为了黎民百姓,牺牲自我,主动身赴敌营的高义之心,臣以为,为了大秦的江山大局,何不成全其心?”

    说着,又当场落下泪来,看着贾环泪眼汪汪道:“说起来,这些年宁侯何尝不是这般做的?

    始终如一??!

    每每国难当头,宁侯都会主动请缨。

    当年西域如此,江南水灾时亦如此,如今还是如此。

    此等高风亮节,臣等先前竟没留意到。

    臣分掌礼部,实在是臣的失职。

    如今看来,宁侯真乃当世圣贤!

    宁侯,请受下官一拜!”

    说罢,陈壁隆对贾环一揖到底。

    文臣中不少人眼睛发亮,也不知是不是被贾环感动的,此刻也都纷纷出列,跟随陈壁隆一起,齐齐下拜道:“宁侯高义千秋,请受下官一拜!”

    武勋们大多面色铁青,秦风等人更是恨不得撕碎了这群无耻杂碎。

    贾环没有回头,伸手向后摆了摆,暂时止住了身后的躁动。

    面色古怪的看着一干文臣,贾环忽然笑了起来,回头对帝座上的隆正帝道:“陛下,没想到臣有生之年,还能见一次将相和的戏码,哈哈哈!

    您就成全他们这群忠心耿耿的臣子吧?!?br />
    隆正帝面色漠然,根本没有理会贾环。

    他缓缓起身,顺着丹陛一步步走下皇台。

    走到了陈壁隆身边,微微弯腰看着陈壁隆的脸,一字一句道:“你是朕的阁辅,是大秦的相国??!

    你怎么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壁隆闻言,面色一变,强笑道:“陛下,臣也是为了大……”

    没等他将话说完,就听到耳边响起狂怒的咆哮声:“你怎么不去问问那个女罗刹,她要不要朕?!

    你干脆将朕也一并送去,保全你的大局算了!

    朕真是瞎了眼了,竟选出你这样厚颜无耻的混帐进内阁。

    厄罗斯大军还没打进关呢,你的骨头就软成了这样。

    有你这样的阁臣,大秦没亡,都是祖宗保佑!

    你这个无耻的畜生!”

    吼罢,隆正帝犹自不解恨,抬起一脚,生生将陈壁隆踹倒在地。

    满殿惊!

    国朝百余年,君王打臣子,还是阁辅之臣,这还是头一回。

    往前再数二百年,都没见过这样的事啊。

    然而犹自未完……

    “还有你??!”

    隆正帝转过身,指着贾环厉声斥骂道:“朕原当你长大了,能当大用了,谁知还是这样一副混帐性子。

    为了一个屈膝投降的被俘之将,你……你竟置一切于不顾,要以身犯险!

    将之前的种种江山计策统统不理,将海外征伐也一并忘的一干二净!

    不堪大用??!

    你……你急什么?

    轮得到你去赴死,以身相替?

    来来来,你当面问问牛继宗,问问他这个当老子的,有没有脸,去接那个投敌被俘之子回来!

    我大秦,容不得这样丢人现眼的武勋??!”

    牛继宗原本木然的脸,瞬间铁青,额前青筋暴起,眼神,却是心碎而又绝望……

    贾环甚至没有看到这一幕,面色就霍然一变,高声道:“什么叫屈膝投敌?臣敢以身家性命担保,牛奔绝不会投敌,他只是被俘??!

    他只有两千多兵马,面对厄罗斯和扎萨克图二十多万大军,难道非要一死不成?!

    莫说是他,就是臣在那样的局势下,也唯有先束手就擒,以图后报。

    臣不是怕死,臣经历过的生死,又岂是一次两次?

    臣只愿死的更有价值,而不是为了儒家强加在我等将门身上的狗屁名声,去追求宁死不降的节气。

    只要活着,就有复仇的希望。

    勾践一国之主,尚且能吃屎以求保全,终成春秋霸主。

    臣等武将,凭什么就一定要死?

    臣再说一次,臣等不是怕死,只是不想为了别人强加给武将的虚名,死的毫无价值!”

    隆正帝闻言,脸上的暴怒之色渐缓,眼神却愈发森然,看着贾环寒声道:“既然不想死的毫无价值,那你为何还要去送死?

    对于你而言,一个虚名毫无价值,不值当去死。

    但对朕而言,一个降将同样毫无价值,不值当朕的肱骨去死?!?br />
    贾环急道:“陛下,臣怎么会死?臣一定不会死!”

    隆正帝闻言哂然,不愿再理会他,一甩袍袖,阔步回到龙椅上,细眸睁开,环视满朝文武,昂声道:“大秦养着百万大军,皆敢死敢战之士。

    又焉能畏惧万里之外一罗刹鬼国?”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br />
    “自今日起,再敢言畏战者,斩!”

    “不管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既然他们想战,那就来吧!”

    “朕,奉陪到底??!”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