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放屁,不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放屁,不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上一回景阳钟响,是什么时候?

    是准格尔大举攻秦,征西大将军,武威侯秦梁生死不知,黄沙军团七万大军一夕尽丧。

    嘉峪关危在旦夕,一旦嘉峪关被破,千里河西走廊,一马平川,将尽数沦为准格尔铁骑的猎场。

    最重要的是,陇右关中,将会面临蒙古大军的兵临城下。

    如此危难时,神京皇城中,才响起了景阳钟声。

    可如今,准格尔已被覆灭,大秦近周再无敌手。

    还能有何事?

    钟声是不是一百零八声?

    不是国丧之音吧?

    到底是何事?

    想起方才的梦,贾环浑身冰寒,脑中混乱。

    “环郎!”

    门外忽然传来董明月的声音。

    白荷忙去开门。

    未几,董明月大步进来,看到满头大汗的贾环,先是一怔,随即面色凝重道:“青隼刚传来消息,北城门之前被红翎信使叩开,三匹马入宫,不到半个时辰,景阳钟响?!?br />
    贾环面色木然,眼神却渐渐凝聚,变得重新坚韧起来。

    他站起身,淡淡道了声:“更衣?!?br />
    白荷和董明月两人忙给他准备衣裳,贾环看了眼斗牛公服,摇摇头,道:“披甲?!?br />
    白荷和董明月两人都变了脸色,可此刻也不敢多说什么,慌忙寻出甲胄来,给贾环披戴完整。

    “在家好好待着,不要担心我?!?br />
    出门前,贾环看着面色担忧的白荷,轻声道。

    白荷点点头,咬了咬唇角,道:“爷,早点回来?!?br />
    贾环笑着点点头,拥抱了下她,然后转身出门。

    ……

    随着景阳钟响,整个神京西城都惊动了起来。

    非国难当头之日,景阳钟不会随便敲响。

    然而一旦敲响,在京武勋亲贵需第一时间进宫听命。

    前明时,崇祯皇帝朱由检亲自敲钟,等了几个时辰都不见文武上殿,视为末世之钟,天家之耻。

    所以,大秦对此等事要求极严。

    在京武勋,三通钟声止,未至皇城者,除爵问罪。

    因此,当贾环在亲卫护从下,出了居德坊时,整个神京西城都是一片战马嘶鸣声。

    贾环回头看了眼身旁同样披上甲胄的董明月和蛇娘,想劝什么,可见她们坚定的面色,索性不再多费口舌,一扬马鞭,战马奔驰而出。

    “驾!”

    一面绣着宁字的大旗,迎风招展。

    宁字上,一朵黑云飘舞。

    ……

    “吁??!”

    皇城业已戒严,披甲御林军林立。

    贾家一行人到达顺义门前时,门前已经挤满了勋贵。

    皆披甲持戈。

    人人面色肃穆,见到贾环后,也并未寒暄。

    只是纷纷给他让路。

    贾环带人往城门下走,远远的,就看到了秦风、温博、诸葛道等人也俱都来了。

    不过,此时众人早没了下午重逢时的喜悦。

    每个人的脸色都无比凝重,目光中隐隐透着恐惧。

    想说什么,却根本张不开嘴。

    贾环坐于马上,看着众人,缓缓道:“不当紧,如今的大秦,不是当年了。

    不管谁与我等为敌,唯有死路一条!”

    温博面色紧绷,唇角颤了颤,哑声道:“环哥儿,奔哥儿……”

    “奔哥无事!”

    贾环声音陡然一高,看着温博再重复一遍,道:“奔哥无事?!?br />
    温博黑面涨红,大声道:“他自然不会有事……

    环哥儿,我们去迎迎他!”

    苏叶、涂成、马刚等人纷纷大声附和道:“对,环哥儿,我们去接奔哥儿回家!”

    贾环眼角隐隐泛红,笑了笑,道:“好啊,不过说不准用不着,过两天,他自己就回来了……”

    “正是!”

    “对,咱们可以再一起出征!”

    几个人高声道。

    唯有诸葛道一直垂着头,袖中的手微微颤栗着。

    他并没有告诉贾环,其实他并不是接到调令就立刻回返的。

    他在营地,等了足足五天。

    从他的驻地巴彦,到牛奔的驻地苏赫巴托,骑快马,三天三夜不停歇,就能打一个来回。

    可是,他等了足足五天,都没等到。

    原以为,牛奔从别的路绕行了。

    可现在……

    ……

    “宫门将何在?缘何还不开门?!”

    一众人在顺义门下等了一炷香功夫,皇城大门始终未开,焦躁气起,贾环朝城门楼上厉声喝道。

    女墙边露出一人来,身着门将袍甲,对贾环拱手道:“宁侯且暂候片刻,待宫里来了旨意,末将立时开门?!?br />
    隐约见此人有些眼熟,贾环沉声问道:“你是哪个?”

    宫门将再拱手一礼,道:“末将冯紫英?!?br />
    正说着,冯紫英忽然回过身,过了稍许,又探出头,高声道:“旨意已至,请宁侯与诸位将军稍待?!?br />
    说罢,闪身不见。

    未几,城门缓缓打开。

    贾环看了眼为首的冯紫英一眼后,率先纵马而入。

    ……

    大明宫,光明殿。

    贾环并一众武勋大步进殿时,上方龙椅上并无人在,两阁阁臣,也都缺席。

    众人先都是噤若寒蝉,可等了一柱香功夫后,依旧没人影,喧嚣声渐起。

    等诸多文臣到殿后,更是喧哗不止。

    “都给我闭嘴!”

    贾环位于武勋之首,霍然回头,厉声一吼,恍若洪钟。

    光明殿上一静。

    武勋们自然都闭口不言,谁也不敢触怒此时的贾环。

    但文官里总有几个有“风骨”的,颇有些桀骜的看着贾环,道:“却不知宁侯何时当上了巡殿御史?”

    巡殿御史,专门管治大殿上百官仪态的,不准在金銮殿上喧哗。

    此时这个文官这般问,明显是讥讽之意。

    贾环没有辩驳什么,抽出腰间宝剑径直走到那人跟前,将剑架在其脖颈间,漠然道:“来,你再说一个字听听?!?br />
    那年轻文官何时经过这个场面。

    或许在他曾经对自己的规划幻想中,是上马可征战无敌,下马则治国无双的文武英才。

    可真当一柄散着寒气的利剑架在他脖颈上时,他登时抖成了筛子,面如金纸。

    连求饶都不敢开口,只是用眼神哀求。

    见他如此,贾环方收回宝剑,一人独自面对上百文官,环视了圈后,回到自己位置。

    这时,隆正帝与两阁阁臣,方从后宫进殿……

    ……

    看着隆正帝等人入内,贾环的眼睛顿时眯起,目光却没有落在隆正帝面上,而是第一时间看向了牛继宗。

    牛继宗面沉如水,不喜不悲。

    木然的站到了位置上……

    贾环心里一沉。

    三通钟声罢,文臣武将俱已到齐。

    隆正帝开门见山:

    “长城军团发八百里加急传告,九月二十三,厄罗斯南方军团十二万大军突然南下突袭……”

    “外蒙扎萨克图部动乱,与厄罗斯相互勾结,十日之内,席卷了整个外蒙喀尔喀……”

    “自诺颜以北,外蒙千里国土,尽数丢失……”

    “喀尔喀三部,土谢图部,车臣部悉数覆灭,长城军团八万大军损失泰半……”

    “令盛固守五原,内蒙告急……”

    说罢,整个大殿内一片肃静。

    静的,连根针都能听的见。

    贾环终于明白,牛继宗为何一言不发,不喜不悲。

    相比于大秦的半壁江山一夜沦陷,死伤以十万计,他不过没了一个儿子,又怎好在这个时候大呼小叫?

    他不好叫,贾环好叫。

    强忍心中悲痛,贾环含恨跪下,大声道:“陛下,罗刹鬼狼子野心,觊觎我大秦国土已非一日两日。

    此次开战,必筹谋已久。

    但,我大秦何惧之有?!

    三年前,大秦内忧外患,天灾连连之时,尚能一战覆灭准格尔,逼退厄罗斯,扬威天下。

    如今,我大秦国力强盛,兵马钱粮无数,又岂会惧之?

    臣贾环,请战出征??!”

    隆正帝坐于龙椅上,面色漠然的看着殿下跪地请缨的贾环,寒声道:“是要你出面解决,人家厄罗斯打出的出师之名,就是我大秦的宁国侯,羞辱欺凌了人家的女皇,人家这才出兵复仇?!?br />
    “哗!”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

    贾环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面色大变,霍然抬头看向隆正帝,厉声道:“陛下,厄罗斯公主索菲亚何在?”

    隆正帝面色阴沉,淡淡的道:“已经让赵师道去查了?!?br />
    贾环闻言,心中生出不妙之感,攥紧拳头。

    正想再说什么,就见赵师道匆匆进了殿内,跪拜道:“陛下,黑冰台在理藩院驿馆内未发现厄罗斯公主的身影。

    根据判断,那位厄罗斯公主已经有半年未露面了……”

    “呀……??!”

    “砰!”

    赵师道话刚说罢,就见一道身影怒吼而至,一拳轰到了他脸颊上,将他生生打出数丈外,倒地不起。

    贾环再难控制心中的暴怒,眼睛猩红的看着赵师道,厉声道:“当初我千叮咛万嘱咐,莫要小觑此女。

    若是黑冰台照看不过,就让军方来看管。

    你当时是怎么说的?说!”

    赵师道强力挣扎起身后,跪地虚弱道:“宁侯,我……死罪?!?br />
    贾环杀意大盛,正要动手,就听前面忠怡亲王赢祥道:“贾环住手,别闹了……”

    贾环正狂怒中,根本不愿理会赢祥,可脚刚抬起,还没踹出,就听到接下来一句:

    “牛奔还活着……”

    贾环闻言,登时住了脚,霍然转身,眼睛圆睁急切道:“王爷,您说什么?您再说一遍?!?br />
    这都称呼您了……

    赢祥对这个狗脾气也是没法子,淡淡的道:“人家只是俘虏了牛奔,人还没死……”

    “真的?真的没死?!”

    “哈,哈哈哈!”

    “哈哈哈!”

    “风哥,博哥,听到了没有?你们听到了没有?!奔哥没死,奔哥他还没死?。?!”

    “哈哈哈!”

    贾环完全失态了,根本不顾再次哗然的满殿文武,狂喜大喊道。

    秦风、温博等人也个个面带喜色,只是喜色中,多少有些尴尬……

    被俘……

    原来,这才是牛继宗面色木然的缘故啊……

    “陛下,臣弹劾牛继宗教子无方,身为武勋将门,竟养出卑躬屈膝之子,臣……哎哟……”

    方才被贾环威胁闭嘴的那一官员,再次出列,陈奏弹劾牛继宗,可话没说完,人就惨嚎一声,捂住了嘴,满口血流不止。

    大殿金砖上,半截舌头还在跳动……

    百官惊恐的看着周身气息仿佛杀神的贾环,听他一字一句道:“若遇不可力敌之强敌,保全有用之身,以图后计,是本侯再三叮嘱牛奔的话。

    明知必死而硬顶者,蠢材也。

    历朝历代改朝换代之时,你们文臣跪的比哪个都快,焉能有脸说出这等话来?

    再敢满嘴放屁者,吾必杀之??!”

    说罢,根本不理会形形色色或怒或恨的目光,贾环转头看向隆正帝,道:“陛下,厄罗斯扣住牛奔,可是想要谈判?”

    隆正帝面沉如水,仿佛也没看到地上那一截舌头般,这一幕,让无数文臣心寒……

    他漠然道:“不错。厄罗斯递交国书,要与大秦谈判。

    若是谈判得成,大军便退回边境?!?br />
    贾环眼睛一眯,沉声道:“他们想要什么?”

    隆正帝面色愈发漠然,淡淡道了句:“他们想要,你?!?br />
    众臣哗然,贾环却昂起下巴,高声道:“好,臣就再去会会厄罗斯的十万铁骑!”

    隆正帝面沉如水,缓缓吐出四个字:

    “放屁,不准!”

    ……

    pS:第四更……

    求点订阅,没毛病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