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三百章 我贾汉三又回来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百章 我贾汉三又回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到赢杏儿的话,这一回,轮到柴俊惊怒了。

    他终于保持不稳面上的阴诡之色,老脸涨红道:“大胆!明珠公主,你可知,咱家是代表圣上前来,你敢口出狂言?”

    赢杏儿依旧冷笑一声,道:“本宫知道,如今不比当年了……

    你这等奴才,不会将本宫放在眼里。

    只是,你若够胆,就只管继续啰嗦。

    现在是里面人劝着驸马躺着养伤,不许动气。

    等一会儿他脾气上来了躺不住了,亲自出来同你说话时,你就知道什么才是好下场?!?br />
    “你……”

    柴俊肺都快气炸了,这是他第一次出场戏,原本都稳稳当当的,任凭那群勋贵跳脚骂街,他都不在乎,始终掌握着场面节奏。

    谁料到底出了岔子。

    他简直不敢相信,贾环还能醒来……

    那样的伤,纵然不死也是废人,怎么可能几个时辰就活过来?

    赢杏儿官的话来说,就是尾大不掉,容易生变。

    所以,一般情况下,皇帝也不敢随意无理由的打压武勋将门。

    但这次不同……

    这次是武勋自己中间出了大乱子,隆正帝有无可辩驳的理由,也有足够的动机出手。

    理由自然不必赘言,张勇一事,将武勋一脉都陷入了一个被动之地。

    至于动机……

    赢杏儿一时想不到。

    因为贾环的缘故,在隆正帝稳固皇位时,武勋一脉出了大力气。

    若非军方始终站在这隆正帝一方,隆正帝想要坐稳江山,几乎不可能。

    就是如今,军方也始终支持他的大部分政令。

    赢杏儿不解,隆正帝为何这个时候对武勋下手。

    她想不到,温严正却想到了。

    他沉声道:“我也是近来清闲的时候多了,所以才多想了些。

    公主惊才艳艳,为太上皇一手所教,应当明白大秦爵位自高祖皇帝始,就定下了世代降袭章法的缘故。

    而且,章法中还要求,武勋门第承爵人若非武人,便只能承袭宗亲之爵?!?br />
    赢杏儿负手而立,淡淡道:“高祖皇帝是为了大秦不要落的和前明一个下场吧,前明空有无数公侯伯爵,临国难时,武勋将门中却连个能掌兵的大将都难出,辜负皇恩?!?br />
    温严正闻言,呵呵一笑,道:“此为其一也,除此之外,还有一重意义。

    公主不妨想想,若是没有这个章法,当初四王官不同,文官一代人就算再杰出,能做到宰辅之位,可下一代,能不能进学中举都是两说。

    影响力和余荫,能传承的不多。

    可武勋的威望和余荫,却可以世代累积,比如贾家……

    我想,这或许就是那位现在开始转而打压削弱武勋的缘由所在。

    这个问题,我能想到,那位自然也能想到。

    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也想不出,大概只能靠环哥儿和那位亲自去谈。

    若谈出了解决之道则罢,若谈不出……

    怕是谁也无法阻挡那位打压武勋之势了。

    毕竟,如今那位的皇位稳如泰山,民间威望极高,民心所向,任何人都难以动摇。

    权利之重,更是直追太上皇。

    太上皇尚且需要考虑士林名望,可那位却根本不在乎,也就愈发强大。

    唯一勉强能和他抗衡的,却又决计不会与他为敌……

    所以,真若想不出个解决之道,到那时,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我们这样的家族,守着银行的股份,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富家翁罢。

    说到底,这个天下,还是属于你们赢秦天家。

    君让臣死,臣不敢不死……”

    温严正的语气中,悲观多于希望。

    他不认为,武勋将门如今有人愿意舍弃银行股份,重新过上空有尊贵的地位,却没有多少银子,靠战场血杀搏富贵的日子。

    更不认为,隆正帝在看破这一点后,愿意退后一步,给后世之君,留下世家之祸。

    在他看来,这个问题,几乎无解。

    赢杏儿闻言,也紧紧皱起了眉头。

    ……

    大明宫,紫宸书房。

    隆正帝听完殿内跪着哭诉罢了的柴俊告状之言后,冷笑一声,连手中朱笔都没停,道:“朕道你是个有用的,没想到一样废物!

    下去吧,办好其他事,再办成这个模样,你就去看守孝陵吧?!?br />
    柴俊闻言差点没唬个半死,看守皇陵,是比进冷宫还要可怕的事。

    进了冷宫,左右还有些人气。

    可皇陵内,全是死人气。

    活人脸上都是死人气……

    柴俊忙道:“奴婢一定勤勉办事!”

    说着,犹豫了下,又道:“陛下,那贾家的事……”

    隆正帝不耐烦道:“不用你管了,做你的事去吧?!?br />
    柴俊闻言,再不敢多言,带着庆幸和憋屈退下。

    果然没出他所料,对于赢杏儿骂他一事,这位根本不想追究。

    若只是一个公主自然不会这般,关键还是赢杏儿背后站着的人。

    唉……

    心里一叹后,柴俊出了上书房。

    临出门前,看到苏培盛远远看来嘲讽的目光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等柴俊出去后,隆正帝方搁下手中朱笔,哼了声,看着赢祥道:“十三弟看到了吗?一个贾家,就让天家处处让步。

    若等这下武勋世家发展上几代人,到时候,牛家、秦家、温家都会变成贾家。

    到那时,天家又该如何自处?”

    赢祥眉头紧皱,道:“臣弟着实没想过这个问题……”

    隆正帝叹息了声,道:“谁能想到,贾环真能造出一个聚宝盆来。凭白就能生出无数银财……

    若没这个银行,那些武勋世家,一个个过的苦哈哈的,从武花费颇高,许多人家到后来,也就放弃了习武,这样,也就断了在军中的路子。

    就算继续习武从军,花费太高,收益却未必能有多少,能坚持下去的着实不多。

    也没这样的隐忧。

    偏贾环弄出一个这个,又大肆的施舍了那么多好给武勋世家。

    虽然让他们让出了大量关中良田,可是,到底埋下了祸根?!?br />
    赢祥道:“那皇上准备怎么办?收了他们的银行股份?”

    隆正帝冷笑一声,道:“真若如此,那必然一夜之间烽烟遍地,朕也就成了贪敛搜刮的暴君。

    十三弟放心便是,这些武勋,多行骄奢不法事,朕有的是功夫和他们清算。

    只要不算过分,知进退,看在祖宗功绩的份上,总会让他们去做个富家翁。

    天下承平,战事极少,日后也不会再大肆封爵。

    如此,武勋必然越来越少。

    剩下这些,朕再和贾环好好谈谈。

    他当明白,以大局为重……”

    ……

    宁国府,后宅药室。

    董明月已经进去大半个时辰了,到头来,终究还是蛇娘与董明月在出力。

    其余人在勉强等到董明月到来后,就全部“阵亡”。

    不过好在,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贾环身上的肤色一点点恢复了正常。

    到了此刻,已经与寻常无异。

    只是奇怪的是,他却始终未能醒来。

    “明月,下来吧?!?br />
    眼见董明月再次隐隐有些不支了,蛇娘忽然开口道。

    董明月勉强下来后,随意披好的外裳,准备好好休息一阵,再换蛇娘。

    然而就听蛇娘道:“林妹妹、史妹妹,你们都出来吧?!?br />
    林黛玉等人一个个面红耳赤的出来,鼓起勇气看了眼蛇娘,又瞄了眼贾环后,再次纷纷垂下眼帘。

    蛇娘道:“好了,辛苦大家了,夫君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过程有些危险,我要唤醒夫君,你们都先出去吧?!?br />
    林黛玉忙道:“我可以再帮忙的……”

    说罢,俏脸滕一下再次晕红,不过纵然如此,她这回却没有低下头,直直看着蛇娘。

    史湘云等人也是如此。

    蛇娘见之,心里微暖,笑了笑,道:“接下来是武人的事,夫君他……我等习武,无不是吃尽苦头,历经磨难而成。

    他却……他也是这样,但比较奇特。

    你们看看帷帐……”

    众人随着蛇娘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距离药台不远处遮蔽的那个帷帐,正无风自鼓着。

    众人惊奇,蛇娘道:“夫君体内的劲力已经控制不住,又到了突破的临界点了。

    你们先出去,走的尽量远一些,幼娘你将隔壁的晴雯也带上……

    等一会儿夫君突破了,也就醒来了?!?br />
    众人闻言,虽还是依依不舍,却都听话的走出去了。

    公孙羽还叫上了晴雯,一行人一直往前走,走到数十丈外又一座宅子的拐角处,才停下来等待着。

    而后,远远的,众人就看到了一幕奇景。

    药室原本被封闭的严严实实的窗子,忽地一下似被房内的大风鼓荡开来,帷帐窗帘往外飞出。

    那扇之前被她们关好的大门,亦是“砰”的一下自行打开。

    药室内传来一阵“咚咚咚咚”声。

    接着,整座药室都开始颤抖起来,恍若地龙翻身了般。

    一直没有露面的董千海出现了,那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不知该用何等言语表达……

    连一直在园子里潜修的武当剑阁阁主道成真人,也忽然出现了。

    这些年,就是这位武宗大高手一直暗中?;ぷ偶旨壹艺材?。

    此刻,这位清修数年,武道道法渐深的道成真人,也一脸懵逼的看着药室。

    眼神里充满怀疑,对自己信仰的怀疑……

    这种花花太岁,这种一夜间赶几个场子的纨绔子弟,居然先他一步入半步天象?!

    无量寿佛,还有没有天理了?

    “轰??!”

    就在此时,仿佛天地间响起一道惊雷,唬的远远的诸女差点没坐倒在地。

    然后只见整座药室猛然爆开,沙石飞舞四射,恍若天劫降临般。

    而后,就见一道人影腾空飞起。

    月夜下,那道修长高大的身影,让贾家诸女纷纷掩口,喜极而泣。

    不过泣着泣着,声音又都变了,一个个往一边啐了起来:

    “呸!个不知羞的!”

    原来,在一轮皎皎明月下,众人不仅看到了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还看到了一支耀武扬威的“大秦戟”……

    “哇哈哈哈!我贾汉三又回来啦!”

    人在半空,贾环就仰天长啸道:“来来来,那群见不得人的屑小杂碎们,再派三个武宗来伏杀老子。

    区区武宗那种小角色,老子现在一拳能打爆二百个??!

    哇哈哈哈!”

    下方,听闻贾环叫嚣的道成真人脸一黑,转头就走。

    再听下去,他真要道心不稳了。

    连这种货色都能……

    不能提,不能提,以后想都不能想,一想就要动摇道心!

    董千海也冷冷一哼,转身一个闪身不见了。

    等外人全走后,贾家众女忙不迭的纷纷赶回药室庭院。

    远远就看到贾环凌空飞下,朝从一片狼藉废墟中走出的蛇娘打了一掌。

    众人就要惊呼,以为他失心疯了。

    然后就见蛇娘轻飘飘一掌飞出,一个光屁股男便倒飞出去了。

    蛇娘冷笑一声:“就你这样的,也就抗打一些,真动起手来,你连明月都打不过,也想打败我?”

    贾环爬起身来,气急败坏的看着蛇娘,正想说什么,就见一众妻妾都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目光中满是关心和幽怨……

    贾环抓了抓脑袋,讪讪笑了笑,想解释什么,又觉得多余。

    忽地,他面色一变,变得有些高深莫测,又有些得意起来。

    瘪起的嘴角,也弯起了一抹坏笑……

    对他一举一动都熟悉到骨子里去的林黛玉见之,惊呼一声,看向蛇娘道:“蛇娘姐姐,你不是说他……他一直在昏迷中吗?”

    蛇娘瞥了眼贾环后,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道:“昏迷不醒归昏迷不醒,可外面的事,他还是知道的?!?br />
    “哎呀!”

    “呸!”

    “真是该死的……”

    一时间,众女无不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往日里贾环怎样乞求她们用这个姿势,少有人愿意。

    却没想到,今天自己就撞上去了……

    “还不去穿衣裳?那般大的动静,一会儿准来人。你想苍儿和芝儿看到你这幅模样?”

    林黛玉忽然娇喝一声。

    正说着,就听见从西边传来一阵欢天喜地声。

    贾环闻之,如烧了屁股的猴子般,三两下就要蹿起飞走。

    旁人他不在意,若让儿女看到这幅模样,他干脆自己抹脖子算了……

    这时,却见赢杏儿笑呵呵的拎着件衣裳走来。

    看着贾环的模样,明媚动人。

    贾环见之大喜,闪身到了赢杏儿身边,刚接过衣裳,就被林黛玉夺了去。

    林黛玉欣喜的嗔了他一眼后,然后与一群姑娘家家,服侍着贾环更衣。

    贾环咧着一口白牙,笑的合不拢嘴。

    真好!

    ……

    ps:六千字大章,六月完了,七月就要开始了,七月是最后一个月,兄弟们,走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