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伏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伏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过了未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看样子,一场秋雨不远。。

    昨天这个时候,贾母等人已经回来了,可今日却始终没有动静。

    贾环想了想,又派了十个亲兵带着雨具,前往皇城外候着。

    秋风骤起,拂入宁安堂内。

    带着的湿气,让贾环心里有些……不宁。

    ……

    一个时辰过去,到了申时。

    随着一声惊雷炸响,秋雨终于落下,如瓢泼。

    贾环的心情,也愈发烦闷,这是极少出现过的。

    因为王世清重开丝绸路,邢蚰烟回来的喜悦,渐渐散去。

    看着堂门外暴雨如注,贾环决定,亲自去宫里接人。

    他左思右想,都认为这般心境不宁,源头还是在宫里的家人……

    皇宫如今和凶地差不多,完全脱离他的可控范围。

    别说是他,就是隆正帝,都不能保证绝对掌控宫里。

    否则,太后也不会这样薨逝。

    偏咸福宫那位,如今对他恨之入骨,恨其不死。

    赢历对他自然没法子,可若是趁这个机会,对家人……

    这个念头一起,贾环就觉得毛骨悚然,遍体生寒,想都不敢继续往下想。

    他根本顾不上去思考,他能想到的,旁人又如何会想不到。

    如果贾家人在宫里出现半点闪失,天都要捅破了。

    之前延禧宫的成妃故意给林史二女跪下,要逼她们向贾环求情,顺便再给贾家扣一个跋扈的罪名。

    回过头来,给隆正帝生下七皇子的成妃,就被幽禁在延禧宫内,报了病。

    天家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自作主张,自作聪明的人。

    有了太后和成妃之事,隆正帝如是还允许宫里发生这样的事,他这个皇帝,也太失败了些……

    毫无疑问,如今贾家妇人在宫里的安全,甚至还在贾环之上。

    只是心慌意乱的贾环,一时想不到这些。

    关心则乱。

    ……

    无视大雨,贾环再次率领十名亲兵,披着雨具,出了宁国府大门。

    大雨之下,神京城大街上行人极少。

    贾环一行人为抄近路,舍了大道,从坊间小道穿插。

    十一骑轻骑,在大雨中冲锋,卷起雨帘,竟有千军万马之势。

    战马奔腾,距离皇城越来越近,也让贾环的心情舒缓了些……

    “吁??!”

    过了义宁坊,进了金城坊,从一街道刚一转弯。

    十一骑战马齐齐勒马而停,亲兵大吃一惊后,高度警戒。

    满是防备的看着路上大雨中,不宽敞的街道上,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坐在地上流泪……

    能护佑在贾环左右的亲兵,多是乌远一手调理出来的。

    旁的不说,光江湖经验就听了不知多少。

    乌远曾告诉他们,行走江湖,五种人最要小心:

    僧、道、老、妇、幼。

    因为这五种人,最容易使人轻视,也就最危险。

    乌远的话,被宁国亲兵们时刻谨记着,此刻在这样的环境中,遇到一妇人一小孩,他们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起初,连贾环都颇为吃惊,以为真遇到传说中的子母杀手。

    可等看到那妇人被这一行从天而至的骑兵唬的面色惨白,摇摇欲坠,连哭都忘了。

    若非顾忌着怀中的孩子,怕是当场就要唬晕过去。

    而她们母子身上,显然不像是有武功的。

    传说中的子母杀手,可不是真正的一对母子,而是一个女人,一个侏儒。

    见并非如此,贾环想了想,留下一个亲兵,让他问清楚后,送她们回家或是去个客栈。

    这样的天气,又是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如果不理会,最多半天就要出人命。

    再者,他还是留了份心,想查清楚这一对母子的底细。

    还是有些太巧了……

    等一个亲兵将这对母子带到路边一个门楼下遮雨后,队伍再次启程。

    亲兵伍长对贾环道:“将主,还是别抄近路了。远叔曾教我们,小心无大错。这里地势不大好……”

    贾环想了想,道:“也好,过了这条巷子,前面转大道吧。

    你们也是,随我千军万马都趟过来了,还怕这小小的巷道?”

    那伍长笑了笑,道:“方才就怕那一对母子化身绝世高手杀来,这个街道狭窄,弓箭放不开,马也冲不起来,不好对付?!?br />
    贾环哈哈一笑,道:“也罢,不难为你们了,走,前面转大道?!?br />
    说罢,一行人往前走去,眼见转角就到了金城坊和颁政坊间的大街,过了颁政坊,就是皇城西门顺义门。

    众人紧绷的心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贾环瞳孔猛然紧缩,大喝一声“小心”!

    之后自马上跃起,极速往后倒飞而去。

    “咻咻??!”

    “嗡!嗡!嗡!嗡??!”

    “噗噗!”

    一阵利箭和强弩破空声袭来,几个闻言不退反进,以身体替贾环挡住密密麻麻射杀而来箭弩的亲兵,连惨呼声都未发出,就摔挂满了弓弩箭矢,摔落在地。

    “?。。?!”

    贾环见此情形,双眼陡然血红,仰天厉啸。

    “将主快走??!”

    逃过第一波攻击的,只有三个亲兵了,其中就有那个伍长。

    他对贾环咆哮一声后,生生将地上一匹战马横着举起,又义无反顾的迎上了第二波箭雨。

    “将主快走,为我们报仇??!”

    “将主快走,报仇?。?!”

    其余两个亲兵亦回头对贾环怒吼一声后,效仿伍长,举起马尸,在狭窄的街道里,为贾环拦出了一片死角。

    然而,八牛弩之力道,连城门都射的穿,又岂是一个死马拦的住的?

    没一会儿,三人连同三匹战马,就被活活钉死在街道青石板上。

    三人临死前回过头,看着贾环的目光,只含着一句话:

    “将主快走!”

    贾环目眦欲裂,却不愿辜负亲兵用死争取来的时机。

    贾环就想回头,却见后方两旁房屋的屋顶上,亦出现了一架架八牛弩和强弓。

    这个阵势,莫说他是半吊子武宗,纵然半步天象在这天罗地网中,也难有出路。

    眼见箭雨再至,贾环怒吼一声,最后看了眼战死的亲兵后,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伏击者措手不及的动作。

    他举起右拳,聚起全身内劲,轰然砸向身旁的墙壁。

    只听“轰”的一声,泥土飞扬,街道一旁的砖石屋墙,竟被贾环生生砸出一个大洞。

    而后,贾环飞身入内,刚刚消失,身形所在地,就被铺天盖地的弩箭埋没……

    “?。?!”

    房屋的人家,祖上也曾阔过,只是没落了数十年,到今日,就只剩下这座西城金城坊的宅子了。

    原本清贫度日,却不想今日灾从天降。

    一家人正在屋内避雨,眼见一满身灰土的人从外破墙而入,纷纷尖叫起来。

    贾环却顾不上他们,只留了句:“快藏起来?!?br />
    就忙往东面狂奔而去。

    纵然心中怒火万丈,他也知道,不能往西,回家求援的路上,一定伏击重重。

    对方既然敢布下杀阵来狙杀他,不可能想不到这点。

    而且,也不会只有弩阵袭杀……

    如今他之身一人,不好说一定能躲的过。

    是谁想杀我?

    谁能在金城坊,距离皇城只隔一个坊市的距离,布下如此杀阵!

    是谁能如此快速的侦查到我的行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布置下此等杀阵?

    我是临时起意?。?!

    “呼……”

    “呼……”

    贾环身形之快,惊世骇俗。

    这二三年来,他的练的一般,也马马虎虎,到了他这个境界,更讲究意境的修行,然而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他根本毫无进展。

    唯独,始终保持着不小的进步。

    冲出包围圈后,贾环没有想着回头报仇。

    太危险了,一个人也杀不尽。

    他要尽快的脱离险境,而后……

    大索神京??!

    不管是哪个,布下如此大阵,都不会不留下蛛丝马迹。

    贾环发誓要找出背后黑手,将他满门凌迟,鸡犬不留??!

    想起之前还和他说笑的亲兵伍长,和至死都死不瞑目,让他快走的亲兵,贾环心中在滴血……

    “砰??!”

    眼见贾环身形就要闪出金城坊,上了大街,忽地,三道身影从天而降。

    其中一人一掌袭来,贾环反手轰出,倒退数步,恰好被三人包围……

    一尼,一道,一喇嘛。

    与贾环对掌者,正是那黄衣喇嘛。

    三大武宗!

    娥眉尼,青城道,雪山大喇嘛。

    多亏当年乌远对他讲述江湖事时的普及,才能让贾环从这三人的衣饰上,认出三人的来路。

    再想想这三人背后的所在地,对于幕后黑手,贾环已经有了个底。

    三人皆出蜀中。

    是蜀中侯傅恒,提前进京了。

    但下黑手的,却未必只有傅恒。

    铁网山之变时,傅安就带了一僧一道入京,为赢历所用,险些成就大事……

    只是最终失败被杀。

    因为事情太多,赢历又差点身陨,朝廷才没顾得上往下追索。

    却不想,又来一次。

    这件事,无论如何与赢历脱不了干系。

    好果决的手段!

    很好!

    贾环眼中闪过疯戾之色,心中发誓,此次不死,回头必杀尽蜀中邪僧恶道,再与斯贼对决。

    “杀??!”

    不等对方合击,贾环厉啸一声,挥拳攻向东向的黄衣大喇嘛。

    看其意图,好似想全力轰出一条生路。

    甚至完全不顾身后……

    见此,黄衣大喇嘛双手合十,做防御状,不欲与贾环死拼。

    贾环虽境界不足,但力量奇大,抱死一击,黄衣大喇嘛不敢轻忽。

    而后面,青城道见贾环如此托大,竟无视于他,冷笑一声,举剑飞身刺来。

    身如闪电,更快贾环一筹。

    眼见就要刺中贾环后心,却不料贾环身形在其眼中忽然凭空一闪,宝剑竟从身侧与手臂之剑穿空而过。

    青城道见之大惊,就想收回宝剑,却发现竟强挣不开,宝剑居然被贾环死死夹住。

    论剑法,十个贾环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青城道。

    可论力气,青城道却远远不及贾环。

    而原本贾环一往无前的气势也不复存在,生生止住身体,不进反退。

    电石火花间,头也不回,原本轰向黄衣大喇嘛的拳头,在雨中如一朵白莲般,划出一道曲线,极速甩向身后青城道。

    青城道见之骇然,就想撒手放弃宝剑不顾,保全自身。

    可贾环耗尽心机的一击,又岂能这般容易破解。

    为时已迟。

    “砰!”

    白莲落在了青城道头上,发出一声巨响。

    成名经年的青城老道,就这般憋屈的被贾环一拳轰爆了脑袋,无数红白在空中飞舞,混合在暴雨中,飞向四方。

    可惜,贾环也没得到好。

    还有一手虽然勉强抵挡住了对面黄衣大喇嘛,却也受伤不轻。

    但更狠的,是毫无防备的背后,那个娥眉尼的拂尘。

    虽是轻飘飘的拂尘,但加持了武宗内劲后,娥眉尼浸淫了二十年的拂尘,丝丝皆比利剑。

    击中在贾环后背,衣甲碎裂。

    衣是外裳。

    甲是贾家珍藏数代的乌金内甲。

    今日贾环在家心神不宁,恍惚间,翻出此甲穿上。

    原本根本没想过会用到,却救了他的命……

    虽然,可御刀枪的乌金内甲,抵不住娥眉尼含愤一击,片片碎裂。

    不过好在,到底抵御了大部杀伤力,没让贾环身陨当场。

    但是贾环,依旧遭受了重创。

    寻常而言,纵然武宗受到前后两名武宗的轰击,重创至此,也只有奄奄一息待死的份。

    可贾环不同,他身受重伤,眼中疯戾之气却愈重。

    猛回头,猩红的血眸盯上了娥眉尼,而后身形闪动。

    天山,折梅手!

    晶莹如玉的一只白皙之手,恍若一朵白莲,面对汹涌击来的拂尘,却仿佛雪中折梅般,轻轻捏住了拂尘的拂手,让其动弹不得。

    “杀?。?!”

    娥眉尼拂尘被握,满眼的不可思议,也不敢置信贾环居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然而就在此时,贾环爆喝一声,左手握拳,轰然轰至。

    “砰!”

    娥眉尼倒是比青城道乖觉一些,虽然发现避之不及,却到底生生避开了头部要害,以右肩相迎。

    但贾环这含恨暴击,力道何其之大。

    娥眉尼整个右肩,都好似被人用重锤轰击了般,化为血泥,四散开来。

    直到翻飞出去,重重摔落地面后,娥眉尼才凄厉惨呼一声,挣扎不起。

    “噗??!”

    贾环却也没好多少,大开的后背,被黄衣大喇嘛含怒一击,一身骨头不知断了多少,內腑破碎,一口心血喷出,贾环也被击飞出去,摔落地面,挣扎了两下,没能起身……

    黄衣大喇嘛惊怒的看着地面上一死一废的两大武宗高手,目眦欲裂。

    没有想到,这般设计,对付一个半吊子武宗,居然会付出这等惨烈的代价。

    论武功,三人任何一人,一对一都能胜过贾环。

    只是消息说此人身法诡异莫测,这才以三大高手伏击。

    原本以为手到擒来之事,却万万没想到,会惨烈至斯。

    好在,到底完成了所托,还了昔年大恩……

    黄衣大喇嘛,目光落在不远处伏地不动,气息越来越弱的贾环身上,眼神凶戾。

    那人,要的是贾环的脑袋。

    看不到贾环的脑袋,没人放心……

    黄衣大喇嘛,一步步走向了被暴雨冲刷不动的那个身体……

    ……

    “苍儿快不哭了,你做的是噩梦,梦都是反的。爹爹大英雄,怎会被人害……”

    贾家蘅芜苑内,薛宝钗抱着小贾苍,哄个不停。

    贾芝在一旁见哥哥哭成这般,也泪眼汪汪起来。

    之前三个小家伙在蘅芜苑内吃饱喝足玩耍够了,就犯起困来,薛宝钗和薛宝琴带着丫鬟亲自看着三人睡下。

    原本很美好的场面,却不想一个惊雷炸响后,平日里最坚强的小贾苍醒来后就大哭不止,声声喊着要找爹爹贾环。

    怎么哄都哄不好。

    还说,看到了爹爹被坏人害死了。

    这话让薛宝钗听的揪心,虽明知是假的,可还是忍不住心慌意乱。

    “姐姐,环哥儿还没来吗?环哥儿来不了,蛇娘能来也好啊?!?br />
    薛宝琴在一旁一边哄着开始跟着哭泣的贾芝和巧姐儿,一边说道。

    “我要爹爹,我要爹爹……”

    小贾苍此刻一点都没小大人的模样,哭成了泪人,声声凄厉。

    可见,在他梦里,贾环有多惨。

    薛宝钗听的实在揪心,看了看外面丝毫不减弱的大雨,想了想,道:“让人准备雨披,我们带苍儿去找环哥儿……”

    正说着,忽然从外面进来两个浑身湿透了的婆子,正是之前打发去宁国府寻贾环的人。

    见两人没带来贾环,薛宝钗面色沉了下来。

    那婆子见之忙道:“姑娘,我们去将小爷的话说与了蛇娘夫人,蛇娘夫人却道三爷之前出去了,去宫里接老太太她们去了……”

    薛宝钗闻言,本就白皙的脸色,登时煞白,心里忽然揪心的疼。

    一旁薛宝琴也变了脸色,却还撑得住,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薛宝钗,急问道:“你们可将苍儿的话告诉蛇娘姐姐和明月姐姐?

    告诉她们,宁可信其有,纵然错了也不妨事,快出去寻人!”

    婆子忙道:“琴姑娘放心,蛇娘夫人一听小爷的梦,也变了脸色,当下就出去寻三爷去了。

    当时明月姑娘也在,她也变了脸色,到前院召集了人手,冒雨出去了?!?br />
    薛宝钗闻言,这才缓缓回过些气来,看着依旧大哭不止的贾苍,身子颤栗着……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