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惊慌之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惊慌之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英雄,快来让琴妈妈看看,屁股怎么样了?”

    薛宝琴率先顽笑起来,对撅着屁股站着的贾苍说道。

    喊她琴妈妈,是贾环的主意。

    喊旁的不合适,贾环不准家里灌输一些姨娘庶子的概念。

    不管哪个生的孩子,皆以妈妈称呼其她人。

    喊林黛玉就是林妈妈,喊薛宝钗就是薛妈妈,喊史湘云云妈妈,喊小吉祥最有趣:“吉祥姐!”

    贾苍看着这个美的和仙女似的妈妈,面红耳赤,一手捂着小屁股,一手抓着脑瓜,哪里肯给她看。

    众人见之,愈发大笑。

    薛宝钗嗔了宝琴一眼后,拉过小贾苍,掰下他的手,拉开后衣襟看了眼,倒吸了口凉气,看着蛇娘嗔道:“蛇娘姐姐下手忒狠了些,苍儿这般听话,你还三天两头打他,怪道环郎上回差点和你翻脸?!?br />
    蛇娘见贾环瞪来的目光,跟薛宝钗没好气道:“你又来惹事。

    在寨子里,哪个男娃不是从小打到大的?

    不听话总惹事,难道还不打?”

    说着蛇娘又凶了小贾苍一眼。

    小贾苍缩了缩脑袋。

    贾环简直奇了:“我儿子今年才四岁多,还不到五岁,他又不是五十岁!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不淘气,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苍儿已经够懂事的了……

    蛇娘我再警告你一次,再敢动我儿子一下你试试!”

    蛇娘懒得理他,对咧嘴傻笑的贾苍道:“你自己说说,这才来了几日,你打坏了多少块玻璃?打碎过多少鱼缸?把贾玫打哭过几回了?

    如今愈发能耐了,连巧儿妹妹也打。

    我看娘还是打的轻了!”

    贾苍闻言,登时不笑了,垂头丧气起来。

    公孙羽笑道:“蛇娘姐姐好了,苍儿又不是故意的?!?br />
    小吉祥转了转大眼睛,附和道:“对对对,苍儿不是故意的……”

    蛇娘没好气道:“小吉祥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带着胡闹!

    带着四五只猫熊在园子里一起疯也就罢了,大秋天的下水摸鱼,还带着他在屋子里捉猴儿!

    你怎么不带他上天呢?”

    小吉祥嘿嘿傻乐,装作没听到,却抽空给小贾苍挤眉弄眼,小贾苍又一下咧开了嘴!

    当年在苗寨,他虽然身为蛇娘的儿子,但苗寨中人哪里有这样的悠闲陪孩子游戏,多半是在为生活打拼。

    小贾苍多咱有那么多人陪着疯?

    这段日子以来,他每天过的都无比开心。

    尤其是这个吉祥姐,虽和妈妈们是一个辈分的,可是极会顽!

    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

    带着熊猫捉迷藏,傍晚追赶仙鹤。

    小贾苍最喜欢的就是吉祥姐了!

    贾环也乐得小贾苍多跑动跑动,要是和别个家里的贵公子一般,行动处有丫鬟婆子抱着,连地都不下,那身子能好的了才怪!

    他安抚道:“蛇娘,苗寨里这般管孩子,是因为苗寨在大山上,到处是野兽。

    周围环境要么是高山悬崖,要么是深谷裂缝。

    孩子四处疯跑会遇到危险。

    咱们家要是在寨子里,苍儿跟小吉祥这般玩耍,我肯定不同意,因为容易送命。

    可如今咱们家不是在这嘛!

    身边又时刻跟着丫鬟婆子,出不了事的。

    玉不琢不成器,孩子咱们得放养,不能娇惯……”

    话没说完,蛇娘就生生气笑了。

    薛宝钗等人也都笑成了一团。

    蛇娘气道:“到底哪个在娇惯?怎地说起来,倒成了我的不是,我在娇惯?你们这些勋贵老爷,就会把黑的说成白的!”

    贾环理直气壮道:“可不是嘛!你不让他干这,不让他干那,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担心他惹了祸遇到了难?

    可是男孩子不惹祸,不摔打摔打怎么行?

    你这不是娇惯他是什么?”

    小吉祥连连点头道:“蛇娘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三爷当年多能惹祸!

    瞧瞧,他现在不成了大侯爷了?

    苍儿也要多顽多动,日后才能和三爷一样,成为大侯爷!”

    此言一出,众人皆笑,唯独薛宝钗面色微微变了变。

    蛇娘却也敏感,忙道:“我生的儿子我知道,他哪有那份能耐去做官做候。

    只要他长大后能练好武,不被人欺负去,有口饭吃就行。

    其他的,他也没那个福分,也不准他乱想?!?br />
    贾环气笑道:“娘的,老子今年才十八,又不是一百八!

    你们现在就盘算这些?

    盼着我早点死还是怎么着?

    等我老了想传爵位了,苍儿都该抱重孙子了。

    还稀罕这些?

    有我这个老子罩着,你们哪个生的孩子,不是一辈子活在蜜罐里?

    还瞎想,没的给自己找事!”

    众人这才想起,贾环的寿元,绝不会像寻常大户人家的家主那般,活个五六十,留下一堆子嗣死去。

    然后家门大乱,分崩离析。

    他能活的很久很久……

    蛇娘自己都笑了起来,道:“在外面游历时,听过不少高门大户大家子府第中的故事,着实骇人……

    我当时就想,若有一日苍儿和芝儿不得不回贾家,就千叮咛万嘱咐,能活着就好,万不能有不该有的心思。

    寨子里长大的人心思没那么多弯,斗不过大户人家长大的孩子的……”

    薛宝钗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见蛇娘还在迷惑她为何发笑,就愈发笑的不成。

    直到蛇娘亮出一根银针后……

    薛宝钗忙住了口,羞恼的凶了蛇娘一眼。

    因为她迟迟不能感受到经脉和劲力,连体质最弱的林黛玉都已经感受到了,如今和贾环双.修起来,身子眼见着愈发健康,往日里气虚的毛病也渐渐好了,偏薛宝钗始终感觉不到。

    越急越只能感受到贾环在折腾……

    贾环也没法子,他已经够用力了……

    薛宝钗只好去求蛇娘,甚至做出了极大的牺牲,在双.修时,让蛇娘在一旁观看……

    最终,在蛇娘金针的帮助下,薛宝钗也感受到了经脉的存在,开始入门。

    但每回看到蛇娘的金针,她总能想起贾环折腾她时,蛇娘在一旁津津有味看着的场景。

    若非想和贾环一起练那劳什子图,能活的久一些,陪伴贾环长一些,别说专门请她来看,就是无意间被人看了去,薛宝钗也要生生羞死。

    这会儿蛇娘使坏,拿出一根金针,就是故意在臊她,不许她再笑。

    薛宝钗也果然不再笑了,恼道:“我看蛇娘姐姐说的不对,寨子里长大的人,也不全是好人哩!”

    贾环抱着小贾芝在一旁看的有趣,正准备插口,就见鸳鸯急匆匆走来。

    薛宝钗等人忙起身相迎,鸳鸯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地位并不低:“老太太回来了?”

    贾母身上有一等荣国夫人的诰命,外朝命妇中,比她还尊贵的,屈指可数。

    太后薨逝,贾母和王熙凤等身上带品级的诰命,都要进宫哭灵。

    鸳鸯是近婢,跟着入宫服侍了。

    鸳鸯笑道:“刚回来,老太太喊你们都过去呢?!?br />
    说罢,看向贾环。

    贾环抱着小贾芝站起来,道:“既然老祖宗相招,那我们就一起过去吧。从夹道那里穿过去……”

    说着,又对贾苍道:“来儿子,爹背着你!”

    一旁鸳鸯一见,就笑了起来,弯下腰看着撅着屁股站姿奇怪的小贾苍,道:“苍儿,你又惹你娘恼了?”

    小贾苍垂头丧气……

    薛宝钗笑道:“人家正自责呢,你又来招他?!?br />
    鸳鸯咯咯笑了起来。

    贾环半蹲下,小贾苍自己爬上了椅子,然后踩高上了贾环的背,搂紧贾环的脖颈后,又咧嘴笑了起来。

    周围一干女孩子见状,稀罕的不得了。

    小贾芝也高兴,唤了声:“哥哥!”

    贾苍爱护的摸了摸贾芝的额头,咯咯笑了起来。

    ……

    “三爷来啦!”

    小角儿已经长大许多了,依旧还在荣庆堂前挑帘子。

    虽然没有小时候的迷糊可爱,但笑起来完成月牙的眼睛,依旧讨喜。

    贾环站住了脚,对贾苍和贾芝道:“该说什么?”

    贾苍和贾芝一起脆脆道:“谢谢角儿姐姐?!?br />
    小角儿愈发欢喜的眼睛眯起,招呼贾苍贾芝得空寻她耍子。

    等贾苍贾芝应下后,贾环才呵呵笑着进了堂门。

    身后,一众千娇百媚鱼贯而入。

    不止贾母、王熙凤、李纨在,贾政、贾琏也在。

    他们要护送贾母进出宫。

    等贾环抱着贾芝背着贾苍进来后,贾母看到这个姿态,就笑了起来,和鸳鸯一般问道:“苍儿,今儿又惹你娘生气了?”

    小贾苍忙把头垂到贾环脖颈里,不好意思露头了。

    王熙凤怕是还不知道事情原委,咯咯笑道:“今儿是打碎了玻璃,还是打破了鱼缸?该不会你又打贾玫了吧?”

    小贾苍闻言,差点没把头藏进贾环衣裳里……

    贾环哈哈笑道:“苍儿,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和你二伯娘说说,今儿你打了哪个?”

    小贾苍闻言,这才从贾环脖颈里露出脸来,看着王熙凤,小声道:“二伯娘,今儿我打了巧儿妹妹?!?br />
    “嘎!”

    王熙凤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王熙凤一双凤目先看向贾环,见他表情并不严肃,就知道打的不狠,可心里还是有气,对贾苍道:“好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坏蛋,二伯娘对你不好?”

    小贾苍又垂下头,道:“二伯娘对我极好?!?br />
    王熙凤奇道:“那你为何要欺负巧儿妹妹?”

    小贾苍道:“巧儿妹妹和她丫鬟彩儿,合起来欺负了妹妹,抢了妹妹的兔宝宝,妹妹哭了……”

    王熙凤闻言登时尴尬起来,道:“真……真的?大姐儿这么霸道?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她,真不懂事!”

    说着,还小心看着贾环。

    她可是知道贾环把这两个千里归来的孩子爱到了骨子里去,听说当初舞阳伯府的那位国舅爷带着家丁在南市上欺负了贾苍,十几个家丁生生被射杀当场。

    还给国舅爷一天的时间准备棺材,结果往日里耀武扬威的国舅爷,连半天功夫都没敢在家多待,就跑到宫里避难去了,到如今都不敢出来一步。

    这些倒也罢了,连最初时,赵姨娘骂了两个孩子,差点揍了贾苍,贾环知道后都当场撂了脸子。

    虽说贾环多半不会理会孩童间的打闹,可保不准他小心眼呢……

    贾环被王熙凤的眼神看的无语,道:“不过是孩子间的玩闹,二嫂你这般看我作甚?还想让我再揍苍儿一回?我告诉你,不可能??!蛇娘把我儿子打的连腰都站不直了,再打我可翻脸了!”

    王熙凤一边忙着否认,一边责怪起蛇娘下手太狠,道:“分明是巧姐儿不懂事,怎好打苍儿?”

    贾母也忙招呼道:“可让幼娘看了?”

    贾环笑道:“蛇娘自己的医术就高明,不相干,就是孩子受罪?!?br />
    贾母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对后面蛇娘道:“管教严格是好的,可不能下手没个分寸?!?br />
    蛇娘忙道:“老太太放心,就是让他长点记性,晓得没有朝自己妹妹下手的道理?!?br />
    贾母闻言,笑了起来,道:“倒是个莽小子,不似他爹怜香惜玉?!?br />
    众人纷纷笑出声来。

    贾环看了看周遭,忽然问道:“杏儿和林姐姐、云儿她们呢?没一道回来?”

    贾母闻言,笑道:“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宫里说,太后遗旨,国朝崇检,丧事不可大办,徒废国库。

    所以除却宗室王公内眷外,外臣命妇只匆匆拜别太后,就都出宫了。

    不过皇后却让人接了杏儿她们三个去了坤宁宫,传话昭容说是,皇后知道你有一双儿女了,所以想赐他们些东西?!?br />
    贾环闻言,抽了抽嘴角,道:“这个时候?”

    贾母摇头道:“这我就不知了,准是你又做了甚事……”

    正说着,外面传来丫头子的通报声:“公主和两位姑娘回来啦!”

    贾母闻言一怔,奇道:“怎地那样快?”

    贾环眼神微微一眯,看向门口方向。

    就见赢杏儿与林黛玉、史湘云三人进来,三人面色,除却赢杏儿依旧面色从容外,林黛玉和史湘云面上,都有些惊慌之色……

    ……

    ps:唔,感谢书友们的订阅、打赏支持,这就去写第二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