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闹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闹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皇帝,真的不是至高无上,可以为所欲为的。

    有哪个皇帝,若是这般认为,那距离国朝崩坏,天下大乱,也就不远了。

    譬如隋炀帝,譬如唐明皇,譬如宋徽宗……

    隆正帝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因为自他登基以来,就是与人斗,与天斗,还总处于下风。

    他有时会很羡慕贾环,可以肆无忌惮,可以不计后果,可以不要脸面……

    不用顾及天家的威严和体面,不用顾及朝野名声,也不用顾及身后名。

    可是隆正帝不行。

    他代表着赢秦天家的体面,他肩负着整个帝国的威严。

    如果连他都不要脸面,不要体统,那亿万臣民们,又如何会敬畏天家?

    他要考虑宗室的影响,要为天下子民做出亲亲的表率。

    他要让天家成为以孝治家的典范,这也是历朝历代君王所要做的事。

    所以,他不能按照贾环说的来。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被赢历说动了,对于赢历的那些鬼话,隆正帝若信一个字,这些年他的骨头都找不到了。

    他之所以不能按贾环的来,是因为一个帝王,要考虑的事,太多,太杂,也太重。

    若是让天下得知,这位名传天下十数年的贤明太子,想要弑君弑父,若让天下人知道,因为他要废太子,而使得太子谋害了太后……

    那天下,将会如何看待天家?

    他们必然会以为天家德行不修,纲常不存!

    天家的威严大减,长而久之,则社稷危矣。

    贾环不是天子,他不会考虑到这些,也想不到这些。

    可隆正帝,却不得不考虑这些。

    太后暴毙之因,他自然会查。

    赢历到底如何控制的周昭容,他也会严查。

    赢历自然也会办,却不能按贾环说的办。

    他头一回看着贾环的目光中,夹杂了丝歉意,而后沉声道:“天家亲亲,为天下表率,朕自然信你……”

    话没说完,就见贾环头也不回的大步往殿外走去。

    路过赢祥时,被赢祥抓了一把,却又被贾环大力挣开,继续离外。

    满殿宗室,都指责起贾环的跋扈来。

    隆正帝恍若未觉,淡漠的声音只是一顿,又继续响起:“太后年老多思,临行前,思念太上皇过甚,亦惦念……太子。

    因此,才出了些岔子。

    些许瑕疵,无碍天家至孝。

    朕,停朝三日,为太后举哀。

    另,仿忠顺王代朕守孝陵例,赢历,汝为储君,代朕为太后,守灵三年吧?!?br />
    ……

    赢历的东宫之位,险而又险中,终究还是被保住了。

    不过,赢历却如同忠顺王一般,被移出皇宫,圈到了神京城外百五十里外的孝陵中。

    那里有重重御林军严密守卫着,这便是隆正帝对赢历的处置。

    一入孝陵,隔绝人间。

    脱离了经营许多年的咸福宫,隆正帝不信,赢历还能再翻起浪来。

    只是……

    他忘了,只要赢历还有一个太子位在身。

    一旦他出了事,那么谁也阻挡不了这位大秦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继承皇位。

    ……

    贾环出宫后,不顾几拨内侍挽留,甚至没有理会苏培盛亲至,就直接回家了。

    失望之至!

    他大概能明白隆正帝所想之事,可依旧失望。

    太后之暴毙,再次给贾环提了个醒。

    太上皇留给赢历的遗泽,实在太过丰厚了。

    丰厚到即使他被无数中车府黑冰台甚至梅花内卫和贾家青隼的人盯至死,却依旧能堂而皇之的灭掉太后。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而为,但贾环敢肯定,就是他干的。

    可怖??!

    连跟随董皇后多年的宫女,都能反水成为死间。

    谁能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底牌?

    连宫里太医都差不出皇太后暴毙的原因,这般手段,隆正帝居然还敢轻视……

    他日,难得善终。

    怀着悲愤之人,贾环出了宫门,纵马狂奔,在宁国亲兵的护卫下,回了宁国府。

    看着府门上的挂白,说不出的刺眼。

    然而本以为这是够闹心的,可是走进内宅,还没入宁安堂后宅,就在廊下听到了小贾芝的哭声和赵姨娘的教训声。

    一瞬间,贾环的心都差点炸开了。

    面沉如水的进了堂门,就见蛇娘跪在堂中央,小贾芝在她身旁哭着,堂上,赵姨娘坐在上方。

    正喋喋不休的训斥着蛇娘。

    贾玫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

    堂下一众儿媳妇,只能站着听训……

    贾环用尽力气,压下心头的怒火,在众人注目下,一步步走上前,俯身看着面色不自然起来的赵姨娘,一字一句道:“娘,你在闹哪出?”

    赵姨娘色厉内荏道:“她打我孙子,我能愿意她?她凭什么打我孙子?”

    贾环闻言,脑子里快成了浆糊了,晃了晃头道:“打你孙子?谁是你孙子,贾玫?他是你儿子。他该打!

    他再敢欺负我儿子女儿,我锤死他!”

    一旁贾玫闻言,差点没晕过去。

    心里那个冤啊,我躲在八牛弩都射不到的地方,招谁惹谁了,就要锤死我……

    赵姨娘见贾环的脸色不大对,也顾不上和他计较了,赶紧起来让他坐下,贾环没有坐,只是看着赵姨娘。

    赵姨娘见之眼圈都红了,指着蛇娘委屈道:“你问她,把我的苍儿打成什么了?

    那是你的命根子,也是我的命根子。

    我还能不管?!

    你倒嫌我多管闲事了!”

    贾环长叹息了声,又摇了摇头,坐了下来,捏着眉心费力道:“到底,怎么回事???苍儿呢?”

    赵姨娘见贾环从不正常中恢复过来了,哭诉道:“环哥儿啊,你同我说苍儿和芝儿是你的命根子,我自要护着他们。

    今儿有人欺负芝儿,苍儿就打了她。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连玫哥儿当初不也被打了?

    可那蛇娘,把苍儿生生打的动不得了。

    屁股上都没一块好肉??!

    他才那么一点子大,要是打出个好歹,打出个残废来,我可怎么活???”

    贾环摸不着头脑,看着端了水过来服侍的薛宝钗,道:“苍儿又打了哪个?”

    薛宝钗抽了抽嘴角,道:“巧姐儿?!?br />
    “噗!”

    贾环一口茶全喷到了地上,满面不可思议道:“打了哪个?”

    薛宝钗面色古怪讲出了原委:“是打了巧姐儿,姨娘带着苍儿捉了只长耳小白兔,苍儿送给了妹妹。

    巧姐儿被丫鬟送来和他们俩一起顽,见那白兔可爱,就和芝儿争了起来。

    芝儿还怕生,巧姐儿丫鬟也厉害,就被夺了去。

    等苍儿回来看到芝儿在哭,兔子也到了别人手里,当场恼了。

    看着他的丫鬟拦不住他,他把巧姐儿的丫鬟和巧姐儿一人捶了一拳,抢回了兔子。

    蛇娘姐姐知道后,就把苍儿打的……我们也拦她不住。

    等姨娘听到消息来后,才夺了下来,幼娘在里面给他化伤。

    平儿把巧姐儿接回去了,脸色不好看……”

    也是奇怪,贾环本来一肚子都快炸开的怒火,听完这起子家案后,居然神奇的平息了。

    他止住一旁还在训斥蛇娘的赵姨娘,拉着她坐在一旁,道:“娘你消停消停吧,苍儿是蛇娘的儿子,她还不知道轻重?”

    说罢又对蛇娘道:“你也快起来,你也是,说说就是了,你动我儿子干吗?”

    蛇娘起身后,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

    贾环又对贾芝招手,贾芝犹豫了下,见她娘点点头,才怯怯的走到贾环跟前,被贾环一把抱起,狠狠亲了口。

    小手赶紧挡着贾环的脸,叫道:“不亲亲,爹爹不亲亲……”

    贾环哈哈大笑了声,问道:“巧儿妹妹抢你的兔宝宝,芝儿生气不生气?”

    贾芝想了想,摇摇头道:“芝儿不生气,就是想要兔宝宝,哥哥要回来了。

    爹爹,娘亲打哥哥,哥哥哭了。

    不要娘亲打哥哥……”

    贾环点头道:“对,不能让娘亲再打哥哥了,简直岂有此理!不过哥哥打了巧儿妹妹,对不对???”

    贾芝想了想,犹豫了下,低头道:“不对,哥哥不该打巧儿妹妹,巧儿妹妹送给了芝儿好多好吃的好顽的。

    还悄悄送了二伯娘的胭脂给芝儿美……”

    “噗!”

    贾环又喷了口茶,幸好没淋到贾芝,哭笑不得看着说漏嘴了秘密,正掩口的贾芝,道:“我家芝儿天生就是小美女,还用擦胭脂?”

    薛宝钗等人也都笑的稀罕看着贾芝。

    贾芝羞赧的小声道:“爹爹,芝儿喜欢嘛……”

    娇弱软软的声音,快萌化了贾环的心,贾环忙道:“好好好!改明儿爹爹让人专门挑选最好看的花,磨成胭脂送给我的芝儿好不好?”

    贾芝这下高兴了,“叭”的一下,在贾环脸上亲了口,喜道:“谢谢爹爹!芝儿也可以给巧儿妹妹回一回礼了!”

    贾环哈哈笑着赞道:“芝儿真知礼!”

    正说着,就见公孙羽牵着贾苍的手从后面出来。

    贾苍看到贾环后,眼睛一亮,可看到他娘后,又垂下头去。

    身姿怪异的随着公孙羽走了出来。

    赵姨娘想来是真的中意这个孙子,对贾芝倒也罢了,她对这样乖巧的女孩子不大喜欢,喜欢小吉祥那样跳脱的……

    可这个孙子真真合了她的心,一见他出来,三两步上前,就要抱起他来。

    小贾苍却忙拒绝道:“奶奶,抱不得,抱不得!”

    赵姨娘奇道:“奶奶抱自己的孙儿,谁敢说什么?”

    说罢,还瞪了蛇娘一眼,蛇娘也不恼,不说话。

    一旁公孙羽见贾苍涨红了脸,就笑着解释道:“姨娘,苍儿屁股被打狠了,涂上药后不能挨着,睡觉也只能趴着,所以抱不得?!?br />
    赵姨娘闻言,心疼的眼圈都红了,转过头又想教训蛇娘。

    贾环忙道:“对了娘,宫里太后没了,凡是有品级的官儿这一旬日都得进宫哭灵,爹也要去。

    这个天儿早上晚上都有些凉了,你去给爹准备些衣裳吧?!?br />
    赵姨娘闻言,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低头轻轻擦了擦贾苍的眼角,抹去残留的泪痕,道:“乖孙,奶奶先回去给你祖父收拾衣裳去了。你不用怕,若是哪个再敢动你,你就跑来寻奶奶,谁想打你,先打死奶奶!”

    贾苍小人儿被感动了,瘪了瘪嘴,道:“奶奶,等赶明儿苍儿长大了,给您买大金镯子??!”

    赵姨娘闻言,脸都笑成花儿了,道:“好,真是乖孙儿!奶奶等着,我的苍儿可比他爹爹孝顺多了!

    可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奶奶!”

    说罢,又瞪了眼贾环后,才带着小鹊离开。

    等她走后,堂上众人才海松了口气。

    纷纷拿贾苍打趣起来……

    ……

    Ps:布局很大,但已经在收了。

    身子有些吃不消了,神经感觉快崩断了,明天更新也许在下午,请海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