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对得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对得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苏,查出来什么头绪没有?宫里是你中车府的地盘儿,你要是查不出来,日子怕要难过了?!?br />
    贾环与苏培盛在宫中匆匆走着,嘴里倒是不闲。

    苏培盛一脸苦瓜瓤子,摇头叹息道:“宁侯啊,真真是……

    查了无数遍,谁能想到,会是皇后身边的近身昭容出了问题?

    也是多少年的老人了……

    而且,至今都查不出,太后是怎么薨的?!?br />
    贾环闻言,面色变了变,道:“查不出……皇后身边的人?那皇后现在……”

    苏培盛叹息一声,摇头道:“这个老奴不敢多说,宁侯……若是有机会,帮娘娘说句话吧。这回陛下怕是要……”

    贾环面色凝重道:“还是要先查出太后到底是怎么去的,老苏,陛下的饮食茶水,你要上一万个心,如果陛下出了点岔……”

    话没说完,贾环就住了口。

    看着慈宁宫正门口,正静静看着他的那个年轻人,眼睛眯起。

    “贾环,好久不见?!?br />
    阳光下,赢历的面色苍白若雪。

    但是一双细眸,却犹如深渊死海,漆黑无澜。

    好似……死神的凝视。

    以贾环的底气和胆魄,被他注视着,都忍不住心里发寒。

    赢历身上,再也见不到一丝矜骄之气了。

    贾环看着赢历,缓缓抱拳礼道:“见过四殿下?!?br />
    听闻贾环的称呼,赢历眼眸中,瞳孔微微一缩,似幽灵般笑了声:“呵?!?br />
    看向贾环的眼睛,愈发漆黑清寒。

    不过,见到贾环面色淡漠的看着他,没有丝毫避讳礼让的意思,赢历缓缓点点头后,在十数黑冰台卫士和中车府内侍装扮的黄门“护送”下,转身进了慈宁宫。

    贾环脸色阴沉,对苏培盛道:“皇帝让我来,就是因为他?”

    苏培盛干笑了两声,道:“宁侯莫怪,陛下到底是长辈,不好亲自对他。

    这位算计又太过,再加上宗室里一群往日里不敢冒头的老郡王,老国公今日都出错药般跳出来为这位鸣不平。

    陛下虽不惧,但也头疼棘手的紧。

    人言可畏??!

    也是实在没法子,只好想到用滚刀肉对滚……

    咳咳,只好请宁侯来相助?!?br />
    贾环狠狠瞪了眼苏培盛的菊花老脸,恨不得一拳砸扁,却又不好和这老货计较太多,大步入内……

    “太后,皇祖母,孙儿……来迟了……”

    寿萱椿永殿内,在无数人的注视中,已经太长时间没有露面的赢历,面色苍白,身形消瘦,口中轻声念道。

    一步步蹒跚前行,路过了大内侍卫,路过了宗室诸镇国将军、辅国公、镇国公、郡王、亲王,路过了,隆正帝。

    这一对天家父子间,却没有任何互动。

    赢历停也未停脚步,面色形形色色的眼神,也都不理会,恍若未觉……

    一步步走至凤榻边,跪地,伏首,无声的颤抖着肩头,痛哭……

    看到这一幕,宗室诸王和许多镇国公辅国公,不知是不是被之感染,想起了当年的太上皇,也纷纷低声啜泣起来。

    他们若是放声大哭,隆正帝心里或许还好受些。

    可看着他们这般作态,真真让隆正帝怒的眼冒金星。

    难道他就暴戾至斯,打压他们,连哭都不让他们哭吗?

    再看着赢历的情形,隆正帝更是额头青筋暴露,眸光如刀。

    这个孽子!

    他怎么敢?!

    真当朕,不敢杀子吗?

    用膝盖去想,也能想到,太后忽然暴毙,与这个畜生脱不开干系!

    正当慈宁宫内气氛愈发凄慌,也愈发森寒时,忽地,从门口传来一道极不合气氛的号丧声,声如洪钟:

    “太后哇??!前儿杏儿来给您老人家请安,还说您老凤体安康,能活过一百,您老人家怎么就忽然去了??!

    臣闻噩耗,真真是……痛不欲生??!”

    众人被唬了一跳,纷纷侧目看去,就见一道身影踉踉跄跄,横冲直撞而来。

    哭一路,喊一路,悲伤欲绝。

    压的一众王公皇族,无不抽起嘴角。

    几个上了年纪的宗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此人一路绝尘的背影,都不知该骂什么……

    此人,不是众人眼中的搅屎棍贾环,又是哪个?

    说来贾环也是没法子,既然和隆正帝站一队,是利益共同体。

    这会儿遇到这些屁事,他想撒手不管都不行。

    既然摆不脱,索性不矫情。

    对方不是不要脸气人吗?

    说实话,论起不要脸来,贾环还真没输过谁!

    “砰!”

    好巧不巧,贾环奔至凤榻前跪下时,身子一个踉跄不稳,将一旁犹自还在抖肩膀的赢历给撞翻到地。

    却恍若不知,跪地嚎啕大哭。

    一边大哭,还一边嚎叫:“太后哇,陛下前儿才同臣说,臣最忠孝,娘娘千秋节将至,让臣寻摸些稀奇珍宝,献给娘娘受用。

    谁知道,臣的珍宝还没寻来,娘娘就……

    苍……天……??!”

    别说一旁被撞的狼狈的赢历摆不成“泡死”了,就连这边的隆正帝和赢祥等人,都一个个目瞪口呆。

    论不要脸,国朝哪个能出其右?!

    “不对!一定不对!太后是被奸人暗害了!”

    忽地,贾环一蹦而起,高声叫嚷道:“前儿还好好的,没病没灾,怎就会忽然薨了?”

    宗室里一个老郡王实在看不过眼了,厉喝道:“竖子慎言!你是何身份,在此灵堂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太后娘娘乃皇后一手照料,你在指责哪个?”

    贾环侧目大声叫嚷道:“我是什么身份重要吗?重要吗?

    难道我不该给太后她老人家哭丧?

    倒是你们,一个个哭的连点子哭声都没有,一点孝心也无!

    不知道我大秦以孝治天下吗?

    太后娘娘虽然是皇后照顾的,可皇后每日里要统御六宫,照顾陛下。

    身为一国之母,身上亦要担当母仪天下的责任。

    怎能如小家子那般,儿媳妇亲自服侍舅姑?”

    “慈宁宫的宫女,都是皇后的人!”

    有人不服辩道。

    贾环冷笑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太上皇尚且无法分清身边的忠奸,更何况是皇后娘娘?

    定是有人收买了慈宁宫的人,暗中暗害了太后娘娘,以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谁敢遮掩此事,谁就是凶手??!”

    粗坯有粗坯的好处,根本不用考虑语言艺术和后果。

    直接往直里讲,蛮横无理。

    这般直白,不按规矩行事,反而让一些人吃不住劲,不知该如何反击了。

    因为怎么说都有错。

    只要一开口,这个狗屎就敢将屎喷你头上,根本不讲道理……

    此时不知多少宗室,心里在问候贾环娘亲,憋屈的恨不得锤烂他。

    却也只能在心里想着。

    一旁处,赢历静静看着上蹿下跳的贾环,眸光深幽。

    倒是隆正帝,心里痛快了许多。

    隆正帝声音没有任何色彩的道:“贾环,不要胡说,有宫女说,太后是寿终正寝病故的,还留下了遗旨?!?br />
    “不可能!”

    贾环声音比谁都高,大声道:“前儿杏儿入宫给太火请安,回去对臣说,太后福寿深厚,定能长命百岁。

    好好的一个人,哪有什么病,怎么会突然没了?

    陛下,这个宫女,有重大嫌疑!”

    “呵,那你倒是替朕问问,她为何要说谎,假传太后遗旨?”

    隆正帝心里对贾环这番蛮干满意的不得了。

    瞥了眼不吭声的宗室,心里又恨的要死。

    都他娘的是一群贱皮子,非要被人怼上一阵才老实。

    贾环闻言,看向跪在凤榻边的那个宫女,大声道:“原来是周昭容!”

    说至此,他看了眼一旁处被人搀扶着的董皇后。

    董皇后看向贾环的目光,说不出的感激……

    贾环微微颔首后,收回目光,眼神凌厉的看着那个曾经顽笑过,调.戏过的昭容,此人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往日里脸上的温柔谦和之色早已不见,唯有死气沉沉的木色。

    “说,是谁指派你,谋害太后娘娘的?”

    贾环大声喝道。

    周昭容眼帘都不抬,道:“宁侯此言何意?奴婢不过一宫女,一直在皇后娘娘身边当值,怎会谋害太后?”

    贾环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真当本侯拿你没法子?你怕不知,本侯妾室乃苗疆巫女,最善奇术。

    只要给你喝一碗药,保管能让你把所有事都说出来。

    你若再不说,可就别怪本侯不讲情面,派人去取药了!”

    “贾环,你为何这般肯定皇祖母是被人谋害?

    谁敢谋害国母太后?

    你就这般在慈宁宫里大呼小叫,大放厥词,是当天家是你贾家,还是你贾家就是这样的规矩?”

    一直没有出声的赢历,语气清冷的淡淡道。

    见赢历亲自下场了,寿椿萱永殿上,顿时一静。

    连隆正帝和赢祥都侧目相看。

    这些年来,年轻一辈中,贾环从无敌手。

    要么身份不够,要么地位不够,要么功勋不够,对于同辈中人,贾环始终是以碾压的姿态傲视。

    但很多人都说,当初贾环最跳时,也要在皇太孙跟前俯首。

    唯有皇太孙,能镇压的住他。

    今日,终于看到了两人相对的场合,不知多少人拭目以待,想看看皇太孙,到底能不能压住贾环!

    “你还真对得起,皇祖太上当年对你的宠信!”

    听闻此言,贾环面色,骤然一变。

    ……

    Ps:努力第三更,已经好几个月没推荐了,下周还是没有。

    只能靠书友们不离不弃的支持了,加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