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妥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妥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叔父,咸福宫大婚,你送上贺礼,是因为往日的情分,还是因为其他?”

    温家书房内,帘帐蔽窗,房间内有些幽暗。

    贾环与温严正隔着一个小几而坐,开门见山道。

    温严正闻言,瞳孔微微收缩,眼帘抬起,看向贾环,道:“怎么,是为了这件事?”

    贾环抽了抽嘴角,没有说话。

    他不信,温严正会幼稚如斯。

    温严正脸色渐渐难看起来,道:“我若有异心,又怎会堂而皇之送礼?”

    贾环抓了抓脑袋,苦恼道:“叔父,何故凭白生事?”

    “什么叫凭白生事?”

    温严正脸色阴沉,道:“皇孙曾有旧恩于我,我不能报之。

    莫非,连一份礼都送不得?”

    贾环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温严正,道:“咸福宫那位,可曾联系过叔父?”

    温严正断然否认道:“从无!纵然当日送礼,咸福宫也无人答谢?!?br />
    贾环咂了下舌,倒吸了口凉气,眼神无比忌惮道:“越是如此,那位也就越忌惮??!”

    温严正嘿了声,眼神执拗。

    他自负光明磊落,行事无不可对人言。

    旁人怎么想,他也管不着。

    但若宫里那位,只因此事就对他“另眼相看”,却也忒多疑了些。

    贾环见温严正这幅模样,就知道他心里真的想左了。

    也许,是因为他实在感怀当年太上皇和赢历对他的恩德……

    念及此,贾环面色微变,犹豫了下,问道:“叔父,如果……赢历以昔日恩情相迫,想说服叔父支持他。

    您会不会……”

    温严正沉声道:“环哥儿,你莫当叔父傻了。

    赢历当初对为叔的恩义,多是顺水人情。

    最重的一次,便是为叔一举覆灭了盘踞黑辽数十年,经常袭官害民的三千黑风盗。

    太平年间,战功不易。

    正是有此战功,再加上赢历的提议,为叔才被调派回京,升任军机大臣。

    这里面虽然有赢历的恩情在,但是,根本缘故,依旧是为叔拼死所立下的战功所致。

    我等武勋将门,之所以能昂首于朝,不正是因为满门富贵,皆来自沙场拼杀?

    却不是靠哪个施舍的!

    想来,皇孙也明白此点,才从未寻过我?!?br />
    贾环挑了挑眉尖,道:“可我听说,黑辽军团中有两个都指挥使,都是赢历的人……”

    温严正闻言,沉默了下,道:“那不能算是皇孙的人,他们本就是世家子弟,练的一身好本事。

    得巧走了皇孙的门路,举荐过来。

    都是性格沉稳的人,十数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积功至都指挥使之位?!?br />
    贾环闻言,不知该说什么……

    这还不叫赢历的人,那什么样的人才是。

    无论如何,这两人身上都打上了赢历的印记,不是他们性子沉稳不沉稳,就能洗脱的。

    温严正见贾环这样为难,反倒笑了笑,道:“环哥儿,你也别多想担忧了。

    你以为,你想的这些,那位真的不知道?”

    贾环如实道:“本就是临出宫前,苏培盛暗地里告诉我的,还不能外传,不然苏培盛性命不保?!?br />
    温严正冷笑道:“你啊,到底年轻!

    没有那位的默许,苏培盛吃了豹子胆,敢在宫里给你说这些!

    所以,你担心的那些事,那位都知道。

    他根本就知道,我不会与人勾结谋逆。

    只是因为不喜我曾与皇孙的关系,再加上温亮之事……

    这才每每给我难堪。

    若他当真认定我与咸福宫有瓜葛,根本不会用这种折腾人的法子。

    以那位的性子,不等你从江南回来,就会寻由子办了奋武侯府。

    环哥儿,这些年来,你虽经历了不少,可因为你牛伯伯和我们护着,甚至连太上皇和那位都护着你,所以你经历的算计到底少的多。

    不明白官场的复杂阴诡。

    不要管这件事了,奋武侯府以军功起家,有丹书铁券在,只要不谋逆,谁也不能将为叔怎样。

    既然那位嫌我碍眼,少往人家跟前去就是。

    不在他面前晃,为叔难道还活不下去了?

    只有一点,为叔想托你帮个忙?!?br />
    贾环忙道:“叔父莫说两家话,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便是?!?br />
    温严正面色忽然浮现出一抹苦笑,道:“环哥儿啊,叔父这回退出军机阁,再想回去,怕是难了,原也不准备再回去……

    只是,军机阁总管天下军机。

    为叔不在阁中,黑辽军团之事,怕要再起波澜?!?br />
    贾环忙道:“叔父多虑了吧?纵然叔父不在军机阁,牛伯伯也……”

    贾环话没说完,自己就顿住了口,脸色登时铁青。

    温严正见他明白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不需如此!也不要和你牛伯伯生分了,叔父也不瞒你,若我与你牛伯伯换个处境,其实选择也是一样的……”

    贾环闻言,无语的看着温严正。

    温严正见他这般,哈哈笑了起来,道:“一家人也会起争斗,抢果子吃,更何况是我们?

    你啊,不要把事情都想的那么美好……

    当然,虽然如此,可总不能太过分了。

    为叔担心,会有人想如同瓜分长城军团和天府军团那般,瓜分了黑辽军团。

    黑辽的土地之肥沃,让多少人眼红。

    尤其是勋贵们……

    环哥儿,你要帮我维持好底线!

    为叔担心,墙倒众人推……”

    勋贵间的吃相,才是最难看的。

    贾环闻言,冷笑一声,道:“牛伯伯和义父他们本身对黑辽是没兴趣的,有心思的,也是下面那些人。

    我倒要看看,哪个伸爪子!

    当初是我建议大力开发黑辽土地,以养关内万民。

    黑辽的农田,我是有大用处的。

    哪个敢为了私利伸手,真当我对武勋下不了手吗?”

    温严正呵呵笑道:“他们还是怕你的,满神京勋贵府第,谁不知道你宁国府的门槛最高?哈哈哈!”

    贾环无语的看着温严正,道:“叔父,你笑话我……”

    话锋一转,道:“叔父莫非就准备这样了?”

    温严正垂下眼帘,道:“咱们世家传承,不可能每一朝都能如意。

    为叔已经如意了几十年,蛰伏些时候,也不算什么。

    所以,环哥儿不要再为我跑门路求情了?!?br />
    ……

    “环郎,温严正让你不要再插手是对的。你若再干预下去,对你,对他,都不是好事?!?br />
    静怡堂内,赢杏儿看着堂上那副稀疏了太多的“星空图”,面色凝重道。

    贾环懒懒的斜倚在主座靠椅上,看着她的面色,笑了笑,道:“既然撒手即可,杏儿你这般严肃作甚?”

    赢杏儿回过头,诧异的看了贾环一眼,道:“环郎,你都知道了温严正一事,只是幌子,怎么就敢忽视人家真正的杀招?”

    贾环眼睛眯了眯,道:“杏儿,你就这么肯定,这些事都是赢历做出来的?我可是听说,赢历如今在咸福宫,连睡觉如厕都有人盯着。他还有机会做这些?”

    赢杏儿看着贾环,一字一句道:“环郎,永远不要小觑赢历。

    太上皇何其伟业之主,却以为赢历日后福报必在其上。

    你道我的梅花内卫如今在哪里?

    大部分,都在伺机监视着赢历和他神秘的青龙卫。

    但饶是如此,我都没把握能监控住他。

    太上皇底蕴之深厚,远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而这些底蕴,大半都已被赢历继承。

    你想想宫里那位前些年来经历的险局,就该明白赢历的手段有多么高明。

    原本还有几分骄奢之气,如今怕也早已磨平了。

    温严正一事,就是他故意浮现水面的饵。

    在饵下,必然杀机森然!”

    贾环闻言,面色凝重了些,点点头道:“看来我是有些大意了……只是,他还能有什么杀机呢?”

    赢杏儿摇头道:“这我也猜测不出,赢历行棋,更胜国手,格局之大,我不如也?!?br />
    贾环不喜欢了,哂然一笑,道:“他这么牛笔,这会儿怎么落到这个地步了?

    一个个吹的天花乱坠!

    要不是当初梁九功进府,托我保太孙,我不好下手太狠。

    前几次,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没想到他变本加厉,算计个没完了。

    你不是担心梅花卫看不住他吗?

    我再加一把力,让青隼也盯着他!

    我就不信这个邪,他还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他能和我比,我比他牛多了……”

    话虽如此,贾环心里其实还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提防。

    赢杏儿嗅出一股醋味,咯咯一笑,觑视贾环,好笑道:“我不是说他比你厉害……

    不过也是,皇祖已逝三年。

    三年期过,如今那位又有了小七。

    赢历的储位怕是要彻底不保了。

    他如今的处境,还在艰难中。

    其实只要宫里那位安然无恙,任凭他怎么算计,都难翻身。

    除非……”

    除非隆正帝如太上皇那般,忽然暴毙!

    贾环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如今陛下的衣食住行,都有多人照看,苏培盛严查每个细节。

    又有赢祥照看着,赢历没有任何机会的。

    如今大势在我们这边,只要再过些日子,任他百种手段,也无济于事。

    好了好了,今儿你翻了我的牌子,总不会只谈这些晦气事吧?

    杏儿我告诉你,我的时间可宝贵的很呢!

    你就不想早点拔头筹?”

    赢杏儿闻这不要脸之言,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然后对身后眉心纹红梅的女孩子道:“梅鸢,你下去吧?!?br />
    那女孩子已经面红耳赤,不是羞的,是被逗比逗的,强忍着笑所致,急步出了静怡堂。

    还没出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嗔恼声:“你疯了,这是什么地方?

    你……胡闹……??!”

    ……

    Ps:温严正这个坑不是新坑,是在收坑中,但和你们想的不一样啊……

    爆发好些天了,结果今天发现这个月可能爆不完,然后顿时感觉好疲惫啊。

    不过已经在缓缓展开了收尾卷,努力写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