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平地生惊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平地生惊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姨娘到底是个简单的人,没那么多心思。

    也没那么多贪心。

    她看不顺眼贾苍,不是因为她想把贾环的财产,全都留给贾玫。

    只是因为她还没和贾苍贾芝熟悉,还没代入到祖母的角色中去。

    所以,当贾玫和贾苍打架吃亏后,赵姨娘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一个心思恶毒,一个……根本没什么心思,根本就是闲气。

    所以,贾环才会想法子哄她明白过来。

    只是,和赵姨娘是不能明明白白的讲道理的,因为世界观不同。

    平常的道理,在她那里却未必行的通……

    她有她自己的一套理论,谁也搞不大懂。

    正是因为明白这点,贾环索性没有与她讲道理,而是简单的唬了她一唬。

    还别说,比讲什么道理都管用,就那样唬的她转过了心思来。

    贾环也就松了口气,解决了桩在旁人看来极难的难事。

    至于贾玫……

    这熊孩子毕竟还不到四岁,虽然不成器的紧,但到底还小。

    管教也得再过二三年。

    贾环也不怕他长歪了,长的再歪,丢军队里严厉训练上三年,也就直了过来。

    按住立即就要追到东府看孙子的赵姨娘,贾环就准备出去了。

    而之所以让赵姨娘缓两天再见贾苍和贾芝,是为了别吓坏了小孩子。

    这个理由,理所当然的被赵姨娘臭骂了一顿。

    贾环也不在意,嘻哈笑着就离开了。

    出了东路院,贾环原本是打算直接去布政坊李相府,探望一下李光地李老爷子的。

    这二三年来,他每年都会按时往相府送上年节礼和寿礼。

    江南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能送过来的,贾母有一份,李相府通常也有一份。

    当初若非李光地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临了保他一本。

    当时的局势,还真不好说……

    除了那次之外,老爷子还暗中呵护了他好几回。

    贾环都记在心里。

    做人,当知恩图报。

    与李相爷对他的呵护相比,他所做的,实在微不足道。

    老爷子着实太老了,就算身体康健,怕也熬不了几年了。

    回京之后,贾环打算常去看看他。

    不过,贾环刚出了荣国府大门,就被东府亲兵拦住了。

    两名亲兵传内宅的话,奋武侯府诰命刘氏又来了,让他快回来。

    贾环心里产生了些不好的感觉,便直接回了东府……

    ……

    “环哥儿……”

    宁安堂上,刘氏看到贾环,就落下泪来。

    一旁只有赢杏儿作陪,对贾环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贾环没有多想,便忙对刘氏道:“怎么了婶婶,出了什么事了?”

    忽地,贾环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甚至连声音都变了,急道:“婶婶,可是博哥那里出了什么事?”

    刘氏闻问怔了下,忙摇头,用帕子抹了把眼泪后,拉着贾环的胳膊道:“难得你还惦记着你哥哥,不过倒不是他出了事,他都好好着呢,是你叔父他……”

    贾环闻言,轻轻呼出了口气,笑道:“不是博哥啊……那就好!

    婶婶,温叔叔他能出什么事?

    莫不是婶婶您和温叔叔吵架了?

    可我这做晚辈的,也不好给您二位劝架??!

    您瞧瞧,博哥也在都中,您二老相互体谅体谅,成不成?”

    刘氏气道:“我哪里会和老爷吵架?就算和老爷拌了嘴,也没有来寻你做主的道理。

    环哥儿,你不许顽笑,且听婶婶说!”

    贾环忙笑道:“好好好,婶婶您坐下说?!?br />
    刘氏坐下后,直入主题道:“今儿一早,听来家里请安的人说,朝廷里又要有大动静了,还是环哥儿你闹的。

    这回,比长城军团那次还好……

    原我以为,你叔父这下又得十天半月不能回家来了,正想打发下人去给他送些换洗的衣裳。

    可谁知,人还没出门,你叔父就回来了。

    只是回来后一张脸看着骇人,脸色难看的不得了,也不说话,就把他自己关进书房里,谁也不见。

    唬的我不得了啊,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时我也以为是你博哥出了事,站都站不稳了,忙派人出去打听。

    结果就打听到了……”

    说到这里,刘氏哽咽着又哭了起来。

    贾环心中隐隐不妙,抽了抽嘴角,道:“婶婶,您倒是先说完再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氏伤心道:“环哥儿,您说宫里那位怎能这样?

    这二三年来,每每打压我们奋武侯府,几次三番不给我们老爷脸面。

    奋武侯府都快成了都中勋贵府第的笑话了。

    前儿那位还想没道理的收回黑辽军团开垦出的田地……”

    絮絮叨叨说了好一堆后,刘氏才切入正题,道:“我派去的人打听到,昨儿老爷和镇国公府的牛伯爷,武威公府的秦公爷他们五个军机大臣商量了一宿,才定出了个劳什子名单,说是要派往蜀中接掌天府军团的人,只是,上面多是黑辽军团的人。

    就因为这个,碍着了那位的眼。

    叫了太尉和牛伯爷去,说了好些难听的话,自然是不与通过。

    环哥儿你说说,这传出去,让别人如何看老爷,让人如何看我奋武侯府?

    日后,谁还愿意跟着老爷?

    怪道老爷回来后脸色那样难看,一言不发也不见人,也不吃茶,连早饭也不肯用。

    环哥儿你说说,咱们奋武侯府何曾有一点对不起天家,做过一点对不起朝廷的事?

    当初那位为了离间咱们的关系,才让人教坏了亮哥儿,哄他来谋夺你的家业。

    老爷知道后,就活生生打死了亮哥儿,为了这,老爷几天几夜没合眼。

    可纵然这般,老爷都没记恨天家。

    谁曾想,那位还不放过我们奋武侯府!

    真真不怪人说他刻薄寡恩……”

    “刘婶,这些话不要再说了。传出去,温伯爷的日子只会愈难过?!?br />
    贾环不好说话,赢杏儿却没有顾忌,淡淡的道。

    真要让宫里那位知道了刘氏说的话,怕不止要怪罪刘氏,连贾环都要迁怒。

    刘氏闻言,面色一滞,看了眼赢杏儿,却从她不咸不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

    心里顿时感到凄慌……

    贾环面色隐隐有些难看,眼神肃穆,叹息了声,道:“婶婶,咱们自家人,你在家里说说不妨事。

    出去了,可不能再说了。让人告了去,叔父真要棘手……”

    刘氏闻言这才心安了些,看着贾环落泪道:“环哥儿啊……”

    贾环应道:“婶婶,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尽管说?!?br />
    刘氏闻言,激动的不得了,忙道:“我一个内宅妇道人家,哪里懂该怎么办?你博哥也不在家,但凡他在家,也不用我厚着面皮来上门……”

    贾环见她又落起泪来,忙道:“婶婶,您这样说可就见外了。

    我和博哥亲兄弟一样,几次生死拼杀,都相互救过命,是真正过命的交情。

    您还和侄儿见外?”

    刘氏闻言,这才用帕子擦了擦眼泪,道:“唉,我就知道,环哥儿是个极好的,老爷也总在家里赞你最有情义,是个好孩子。

    只是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看着老爷这样,实在难受,怕出事……

    外面的人说,环哥儿你和宫里那位的情义最重,圣眷最隆。

    你若是出面给你叔父求个情,让那个名单通过,你叔父想来就会好过些。

    外面的人,也不敢再乱嚼舌根子,小瞧了你叔父去。

    婶婶还想让你帮着转圜转圜,看看能不能化解一下宫里对老爷的误会,我们奋武侯府,是忠心耿耿的啊……”

    一旁赢杏儿闻言,抽了抽嘴角,刚想开口拒绝,就见贾环目光看来,微微摇头,示意她莫要张口。

    在外人面前,赢杏儿到底会给足贾环面子和尊重,见他如此,只好没有开口。

    这边贾环对刘氏笑道:“婶婶,您先回去,照顾好叔父。

    剩下的事都交给我!

    我一会儿就进宫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不管成不成,今天晚些时候,我都会上门看看叔父,您说好不好?”

    赢杏儿在一旁眉头都皱了起来,这种涉及帝王圣心的事,通常都是犯忌讳的大事。

    否则,也不会有圣心独裁一词。

    贾环和那位感情好是好,可那是在规矩范围内。

    以那位的坚韧和决绝,涉及到皇权,别说是贾环,就是他亲生儿子犯了忌讳,都不会手下留情。

    咸福宫如今的惨况,不正是说明如此?

    而且,刘氏背后分明有人在捣鬼,想利用贾环。

    捣鬼的人,多半是昨夜上了名单的人。

    旁人看不出这些,又怎能瞒过赢杏儿的眼睛?

    这让她极为不喜。

    她也不明白,贾环为何会大包大揽应承下来。

    “因为温叔父数次为我出头,博哥与我情同手足。

    背后算计的人固然让人恼火,可一码归一码……”

    贾环送走了刘氏,重新回到宁安堂后,对赢杏儿解释道。

    赢杏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贾环这种大包大揽的行为,绝对不符合官场规则。

    官场上,也从来不会出现这种事,哪怕是父子师徒。

    可是再一想,贾环周围所有铁线金丝般的牢靠关系,不正是因为他这种不靠谱,才构建起来的吗?

    牛家、秦家、温家,无不是如此。

    天下没有那么好的事,只获取不付出。

    念及此,赢杏儿也就不再执拗贾环的傻了,开始替他盘算起来。

    “这件事,怕是和刘氏想的有所不同?!?br />
    赢杏儿骄阳般的大眼睛明亮动人,闪动着智慧的光芒,忽然,她皱起眉头道。

    贾环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点点头道:“那位不是意气用事之人,至少,不会在温叔父这样的重量人物身上,意气用事。

    温亮的事,兴许有一些因素,但绝不会是主因。

    可我想不明白,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事,能让他变得如此厌恶温叔父。

    要说黑辽屯垦之事也不对,我早先就听说过消息,自咱们出京之后,那位对温叔父,就很有看法?!?br />
    赢杏儿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敲击着几面,大眼睛微微眯起,道:“会不会,还是他的制衡手段?”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看着赢杏儿,轻轻吸了口气,道:“还真有可能……”

    自叶道星之事后,明眼人都看出来,天家对军中荣国一脉的态度,发生了根本变化。

    太上皇在时,就开始扶持提拔身份“清白”的大将,来制衡荣国一脉,譬如方南天,譬如天府军团长,蜀中侯承袭一等伯的傅恒。

    原本众人以为隆正帝会走太上皇的老路,扶持那个叶道星起来,与荣国一脉分庭抗礼。

    可是等到叶道星不明不白的暴毙后,隆正帝对贾环高拿轻放,回头又升了秦梁的爵,提拔他回中枢入主军机阁。

    一系列行动之后,任谁都看出了他的打算。

    也都不得不为他的布局喝彩一声:

    高明!

    以荣制荣,当真是神来之笔。

    当没了外敌的压力后,原本就貌合神离松散的荣国一脉,果然顷刻间分崩离析成了数个利益不同的大山头。

    只是,由于贾环这个超然的存在,才让隆正帝的这一招,效果大打折扣。

    这才有了贾环入狱,和之后被逐出京的事。

    如今看来,隆正帝始终都没有放松过对军机阁内部的手段。

    只是如果真是这样……

    也就愈发棘手难解了。

    隆正帝断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讲人情,退让。

    贾环皱起眉头。

    赢杏儿也劝道:“环郎,这件事你不好出面,就是出面也未必能有结果。

    在这方面,那位绝不会向任何人妥协。

    他才打下的板子,否了的单子,你想让他收回自己的话,岂非君言成戏言?

    再者,那位也绝不允许看到拧成一股绳的军方,也没有哪个帝王愿意看到这一幕……

    不过好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那位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打压奋武侯府,那接下来他的动作就不会再多了。

    奋武侯府,应该也不会出现别的?;??!?br />
    贾环闻言缓缓点点头,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道:“我理解这种制衡手段,可是……

    罢了,还是先进宫看看吧?!?br />
    ……

    “你来做什么?”

    紫宸书房内,隆正帝头都没抬,冷冷问道。

    他从昨天贾环在这里吹完牛皮后,至今未合眼片刻。

    此刻依旧在忙。

    虽然还不确定,天府军团和西南官府会不会反,但朝廷谋划,从来都是从最坏打算开始。

    否则,一旦事情恶化,朝廷就会措手不及,后果是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

    因此,隆正帝真是忙的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

    若非贾环圣眷隆重,根本不可能在此刻陛见。

    贾环自然不能说来看看温严正是怎么回事,他笑了笑,道:“陛下,臣来跟您讨一个人?!?br />
    隆正帝闻言,手里朱笔顿了顿,兴许贾环的来意,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冷笑一声,道:“你宁国侯手段通天,满朝勋贵,哪个不给你三分颜面?

    要人?你还用得着问朕要人?”

    一如既往的诛心之言,不要钱的往外蹦。

    贾环也习惯了,道:“陛下,若是旁人臣自然不用跟陛下要,可这个人就在陛下宫里?!?br />
    隆正帝还未说话,御案下方的一张桌子后,赢祥长出一口气,放下笔,捏了捏眉心,抬起眼帘,露出一双带有血丝的疲惫眼睛,看着贾环道:“贾环,你又胡闹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隆正帝哼了声,也撂开了手中的朱笔,合上一份奏折后,抬起头看贾环,细眸微红,冷声道:“你想同朕要哪个?

    朕劝你过过脑子再说话,好多着呢。

    你要敢说同朕要哪个宫女,朕现在就要你的脑袋?!?br />
    贾环忙笑道:“不是,臣又没吃错药,要哪门子的宫女?臣家又不缺女人……

    臣是想问陛下要令盛?!?br />
    此言一出,隆正帝脸色登时黑了下来,怒气一瞬间布满双眼,寒声道:“贾环,因为你那个苗女妾室惹出来的事,朕和十三弟整整一宿都没合眼,连用膳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就为了解决你家里人造成的乱子。

    你个混帐东西,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踏实睡了一晚,是不是睡的太舒服了,睡坏了脑子?

    这会儿子,你竟拿这些狗皮倒灶的事来见朕?

    给朕滚??!

    朕不叫你,少往宫里来!”

    贾环这回没那么听话了,淡淡道:“陛下既然那么忙,还让令盛进宫做什么?您点个头,准臣带他出宫,臣一准再不来烦陛下?!?br />
    “贾环!”

    赢祥皱起眉头,喝了声,道:“不得放肆。

    陛下这会儿正忙,没功夫理会你那些事……

    你也是个大人物,就该有宽大些的胸襟。

    和一个混子计较什么?没的失了身份?!?br />
    贾环面无表情道:“臣就那一个儿子,不远千里来寻臣。

    没让歹人给害死,却差点被令盛那个杂.种给害了。

    臣原就跟他说过,看在他家里的面子,给他一天时间准备棺材。

    他没准备,臣就送了一口到他家去?!?br />
    赢祥声音严厉起来,道:“贾环,纵然你为国侯,也不能随意杀人。

    舞阳伯府的奴才你杀了也就杀了,可令盛是什么身份,也能随你打杀?

    你当国法何在?”

    贾环冷笑一声,道:“王爷许是忘了,臣和令家皆为武勋将门。

    自高祖皇帝起,为了维护武勋将门的血性,高祖皇帝特意允许,将门之间的恩怨,可以决斗的方式解决。

    所以,臣要和令盛单挑,不违法??!”

    赢祥揉着眉头道:“贾环,你要点体面行不行?

    你是什么人,他又是什么人,你和他单挑,也不嫌丢人?

    他是不知道贾苍是你儿子,若是知道,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贾苍不利。

    不知者不罪。

    对了,令家还是出自灞上大营的,牛继宗就没同你说情?

    你连他的面子都不给?”

    贾环绷着脸道:“牛将军最分得清远近亲疏,也最讲道理。

    令盛算什么东西,也能和我比?

    这个王八贼羔子,我和奔哥他们出京不过二三年,他就仗着宫里的关系,在都中横行霸道,欺男霸女。

    把武勋将门子弟的名声,糟蹋的臭了大街!

    陛下,臣不明白您护着他做什么?

    不如让臣杀了去!”

    “贾环,出去?!?br />
    这一次,隆正帝没有喊也没有骂,他重新拿起朱笔,处置起朝政来,最后给贾环说了一次。

    贾环闻言,还想说什么,却见赢祥给他使了眼色,道:“去吧,胡闹也不看看时候?!?br />
    说罢,赢祥也不理他了,低头继续忙碌起来。

    贾环没讨到好,点点头,转身离去。

    ……

    出了紫宸书房,贾环的面色陡然阴沉下去。

    倒不是因为隆正帝和赢祥庇护令盛的态度,贾环也不是真的要急在此时杀他。

    否则,他也不会乖乖的出来了……

    以往,贾环敢与隆正帝当庭咆哮,是因为他都占着理。

    这一次,虽然也占一些理,但选择的时机确实不对。

    就算按照高祖皇帝的规矩,可以以决斗方式解决勋贵的仇怨。

    但这个国事紧急时刻,任何私仇都得搁置一旁。

    贾环这时要求这个,实在太不懂事。

    不过,贾环今日说这个的目的,本也不是真的为了要人。

    他是为了试探,试探隆正帝的态度。

    他相信,隆正帝一定明白他今日进宫的真实意图。

    如果隆正帝愿意给他一个颜面,对奋武侯府放宽松些,那么就不会说出最后那句平淡却没有商议余地的话。

    隆正帝若是愿意开恩,他会先将贾环骂个狗血淋头,之后,再施一个恩情。

    这叫帝王之术。

    可是,隆正帝这次却没有这样做。

    也就意味着,他对奋武侯府的态度,不会改变。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贾环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他拧着眉头,缓缓往宫外出时,忽地感觉身后有人追来。

    他顿足往后一看,就见苏培盛急匆匆赶来,面色肃穆。

    贾环奇道:“老苏,你在后面追,喊一嗓子不就完了?”

    苏培盛没笑,靠近了些,低声道:“宁侯,十三爷让奴婢转过宁国一句话?!?br />
    贾环眉尖一挑,问道:“什么话?”

    苏培盛声音愈发压低,他道:“十三爷道,宁侯莫要再管奋武侯府的事了?!?br />
    贾环呵呵了声,眯起眼道:“总有个理由吧?”

    苏培盛犹豫了下,想起这些年和贾环的关系,声音再低一分,几微不可闻,道:“宁侯,您许是不知,你出京第一年,宫里就为咸福宫那位办了婚事。

    满朝上下,只有一家送了贺礼,那就是奋武侯府?!?br />
    贾环陡然听闻此言,耳中恍若响起惊雷阵阵,脸色巨变,眼神骇然的看着苏培盛,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苏培盛面色也隐隐苍白,他继续道:“宁侯,这些都是绝密,您可万万别说出去,不然老奴性命难保?!?br />
    说罢不等贾环答允便又道:“自那之后,陛下就起了疑心,使人多方暗查咸福宫与奋武侯府的关系。

    不知费了多少人力和功夫,还真的查出了些线索……

    发现,在太上皇尚在时,温严正每次从黑辽回京于龙首宫陛见,咸福宫里的那位,都会在场。

    而温严正能从黑辽调回京,升任军机大臣,竟然是咸福宫那位对太上皇提议的。

    甚至,黑辽军团四大都指挥使中,有两人,都是咸福宫那位举荐给温严正的。

    宁侯啊,老奴冒死将这些绝密相告,就是想让您知道后,远离这些是非吧。

    重情义是好的,可总不能搭上阖府的性命是不?!

    再说,奋武侯府的那位真若对你好,怎会不把这样重要的事告诉您?

    他显然是在瞒着您哪。

    宁侯,防人之心不可无??!

    念在奋武侯府几代人的功勋面上,只要他安安分分的,不要作妖,陛下不会将他怎样的。

    他许是自己也明白这点,这才自个儿从军机阁退了出去……

    宁侯啊,您可一定要三思??!

    这个不比旁个,是真正的大忌讳??!”

    看着急切哀求的苏培盛,贾环煞白的脸上,终于多了分暖色,他拍了拍苏培盛苍老的肩头,强笑道:“老苏,你放心。我……我会想清楚的,不会胡来,辜负了你的好意。

    好了,回去吧?!?br />
    ……

    Ps:大章,接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