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小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小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入夜,荣庆堂后花厅。

    贾母一众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边,漫不经心的说笑着。

    之前贾琏带回来的消息着实太惊人了些……

    贾环甫一回京,被招进宫里,就因为黑辽之事,与隆正帝发生了剧烈的争吵,闹的不可开交。

    甚至到了决裂的边缘。

    若非最后董皇后亲自出面,将贾环带去了坤宁宫,这会儿子一家人说不得正在打包行李,准备出京呢……

    那一阵,不少人心里已经将那十二道金牌,和前宋时,宋高宗发给岳武穆的十二道金牌联系到了一起。

    尽管后来宫里特意派了黄门来说,宫里皇帝在武德殿请了东道,正在请贾环吃宴,让贾府众人不必再等,众人这才勉强松了口气。

    可不见到贾环归来,大伙儿们到底还是放不下心来,谁有心思动筷子?

    枉费了王熙凤惊心准备了数日的大席……

    旁人倒也罢了,虽然心里担忧如焚,面上笑容寡淡,可终究还维持的住体面。

    唯有赵姨娘,自得了信儿后就开始落泪。

    一个人絮絮叨叨的,尽说些让人揪心的话。

    贾母想骂,可在一众孙媳面前,总要给赵姨娘留一分体面。

    提点两次不管用后,索性不再理会。

    又看见赵姨娘身旁的贾家老四贾玫一个劲儿的盯着桌上的菜,心里一叹后,让鸳鸯先将菜各捡出来些,给几个小的先用。

    贾政见之,觉得不是回事,没有让老祖宗等孙儿开饭的,太不像,便笑道:“老太太,咱们先用着吧,兴许环哥儿今儿就在宫里宿下了?!?br />
    贾母想了想,缓缓摇头,道:“环哥儿出京三年,刚一回京,陛见完没有不回家的道理,再等等?!?br />
    贾政闻言,就不好多言了。

    正在心里埋怨隆正帝,忽地就听外面丫头子惊喜的声音传来:“三爷回来啦??!”

    “呼啦!”

    一桌子人齐齐起身,往花厅门口处看去,继而就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面上挂着熟悉的灿烂笑容,一如当年,仿佛从未离开过般,大步踏来。

    “孙儿给老祖宗请安!”

    贾环在众人注目中,大步行至贾母跟前,满面笑容,行大礼参拜道。

    “好,好!环哥儿啊……”

    贾母面容激动,尽管心中再三提点自己,大喜的日子不能落泪。

    可看着日思夜盼的孙儿一如往年,到底还是没忍住,一时间老泪纵横。

    贾环笑的愈发灿烂,起身搀扶住贾母,笑道:“老祖宗,孙儿回来了?!?br />
    贾母到底是经历过大风雨的,一会儿便缓过心神,闻言后点点头,连声道:“好,回来就好!

    快给你爹娘老子请安吧,他们也一直惦记着你呢?!?br />
    贾环笑着一应,又到贾政、赵姨娘跟前,行礼拜道:“父亲,母亲,儿子回来了?!?br />
    贾政面上浮起一抹笑容,感慨不已,点点头道:“好?!?br />
    在儿媳面前,他要保持公公的威仪,不能多言。

    主要是因为有二儿媳在,平日里他总是严厉对待宝玉,若是对贾环太好,宝玉那里不需理会,却要考虑二儿媳的颜面。

    这是贾母之前特意叮嘱过的。

    因此,他只应了一个字,但眼神同样激荡。

    赵姨娘就没这个顾忌,三年未见儿子,如今刚回来,还着实担忧了回,她一把抱住了贾环,然后拍了拍他的脸,哭骂道:“环儿,你这个孽障啊,你怎么才回来???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你怎地整日里没个让人安心的时候?你干脆就远远的在外面待着别回来算了!”

    “咳咳!”

    贾政干咳了声,提醒赵姨娘别太过分,不说长辈,还有一屋子的儿媳妇呢……

    赵姨娘果然收了眼泪,又“嗖”的一下,从一旁将一正闷着头啃R丸子的瘦小孩子提溜过来,对贾环道:“环哥儿,这是你弟弟,是亲弟弟!

    他叫贾玫,你以后,多照看他些,啊……”

    贾环闻言,看着那蔫儿了吧唧的孩子,一脸的倒霉样。

    站没站像坐没坐像,小小年纪居然斜着眼睛看人,见到长兄连个礼都不行,不由眉尖一挑,道:“这倒霉孩子随哪个?

    叫贾玫?怪不得一脸倒霉样……

    给我站直溜了!”

    “噗!”

    早就觉得这孩子不大好,却碍于身份不好开口的众人,这下子纷纷笑喷了。

    尤其是年长的几个,贾母、李纨、王熙凤、贾迎春、贾探春等人。

    她们都是见过贾环小时候的模样的,眼前这个贾玫,根本就和贾环当初一个熊样儿!

    也难怪,毕竟都是一个娘教出来的。

    见众人都笑,赵姨娘自觉丢大了面皮,再看看那贾玫也是个没出息的怂货,平日里她怎么说都没用,皮的跟猴儿一样。

    如今遇到个厉害的,居然还真站直溜了。

    一点骨气都没有……

    气的赵姨娘都不知到底该骂哪一个,指了指这个,又指了指那个,恨的咬牙切齿!

    贾政见贾环目光又落在他身上,明白他的意思,略略有些尴尬道:“为父不是没想过管教,只是玫哥儿与你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当年为父倒是想管教你,可到底没管教过来。

    宝玉小时倒是被管教的知礼懂事,可如今……”

    已为人父的贾宝玉,真真是躺着都中枪。

    眼神无奈,垂下脸来。

    贾政没理会他,继续道:“如今看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还是有道理的。索性,为父就放开了让他自己成长?!?br />
    贾环看着那三岁多不到四岁的熊孩子,越看越别扭,道:“爹,儿子当初若不是有先荣国托梦教诲,这会儿子应该在满神京城里偷J摸狗呢!

    儿子一个人能得先祖教诲点化,已经是贾家祖坟上冒青烟儿了。

    您还指望祖父再点化一次?”

    贾政抽了抽嘴角,目光复杂的看着贾环,道:“如何教养子嗣,为父也不知到底该怎么办?

    你是这般,你二哥又是那样……”

    见贾宝玉的脑袋快垂到桌子底下了,贾母不乐意了,嗔道:“这些话等下去后,你们爷俩再私下里讨论吧。

    今日环哥儿刚回来,咱们先与他接风洗尘?!?br />
    贾政、贾环闻言,自不好多说什么,一一坐下。

    赵姨娘也气呼呼的一把扯过还站的直溜的贾玫,拖到身边坐下。

    等挨着赵姨娘后,贾玫瞬间恢复原样,又是一副蔫吧样……

    “环郎,宫里发生了何事?”

    等贾母又让贾环与薛姨妈见礼,与宝玉妻子甄玉慧见礼后,众人终于开始用餐时,赢杏儿轻声问道。

    众人刚举起的筷子又顿住了……

    贾环看着赢杏儿笑道:“没什么,一起在文官面前做了出戏罢了。

    那些人打着为朝廷为天家着想的名号,想要瓜分了黑辽军团开垦出来的百万亩耕田。

    陛下也不好彻底凉了他们的‘忠义之心’,没法子,只好做过一场,让我担个恶名?!?br />
    众人闻言,纷纷声讨起文官来,只有赢杏儿呵呵一笑,看了贾环一眼,没有再说其他。

    贾环也不愿家里多提这些,抽了空子对甄玉慧道:“二姐,多年不见,不想二姐竟成了二嫂。

    日后便真是一家人了,二嫂万莫客气生分?!?br />
    甄玉慧闻言,忙欠了欠身,娴静笑道:“三叔如今也成了国之大英雄,老祖宗当年就说,三叔日后必成大器?!?br />
    嫂子唤小叔子,称叔是正经叫法,等熟了后,则可以姐弟称之。

    甄玉慧称三叔,亲近、客气又保持距离,正正好。

    贾环呵呵一笑,还想说什么,忽然发现桌旁众人的眼神隐隐有些古怪,贾宝玉也莫名的看着他,又看了看甄玉慧……

    贾环正纳闷,然后就看到侧面的小吉祥悄悄的对他比划口型:

    “江湖大忌!”

    贾环脸色一黑……

    这尼玛,难道他在勾搭二嫂?

    再一想,众人还真不知当初他下江南时,奉圣太夫人曾让他与甄家女孩子相见,与甄玉慧相识的事。

    其实现在想来,当初老太太未必没有搭一出姻缘的心思。

    只是多半由于赢杏儿的缘故最后才作罢。

    念头在心中一转,贾环便将当初那场会面讲了出来,当众人得闻,是奉圣太夫人以通家之好的缘由,介绍贾环与家中姑娘相识后,这才搁下心头古怪。

    不过也有人猜想出当初奉圣夫人的心思,心里到底多了分不自在。

    比如,贾宝玉……

    “三姐,一切可还好?”

    贾环不好再与甄玉慧说什么,看了眼一旁愈发面俊眼修,顾盼神飞的贾探春,笑问道。

    贾探春笑道:“如何不好?其他都好,只四弟讨厌的紧?!?br />
    贾环哈哈一笑,没有多言,又看向坐在王熙凤身旁的那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道:“巧姐儿,还认得三叔不认?”

    去年,王熙凤下江南时和平儿一起带了巧姐儿,贾环当时带着小丫头着实顽了不少地方,晚上都是他哄着睡觉。

    一年不见,到底有些生疏了,巧姐儿略略有些羞涩,轻轻点点头,道:“认得三叔哩?!?br />
    王熙凤忙笑道:“当初从金陵回来后,巧姐儿好常时间都想着三弟呢?!?br />
    又对贾母等人道:“那会儿在金陵,三弟整日里将巧姐儿扛在肩上,叔侄儿俩专往人多的地儿去顽!

    几日下来,巧姐儿跟三弟倒比跟我还亲!”

    贾母等人闻言,纷纷笑了起来。

    贾环看了看巧姐儿,又看了看赵姨娘身旁人憎狗嫌的贾玫,抽了抽嘴角,道:“到底还是女孩子好?!?br />
    赵姨娘气道:“你说好有个P用,也没见你生一个!当初走时怎么说的?如今别说十几二十个,连一个都没有。不争气的东西……”

    贾环眉尖一扬,道:“我爹五十还能生小四儿,我才多大,有的是功夫。娘你管好小四儿就行了!”

    赵姨娘闻言顿时恼了,不过没骂出口,就被贾政劝住了,只能恨恨瞪了眼贾环。

    虽多了些曲折,不过贾环又很快挑起了席上的气氛,专挑一些江南趣事说,热闹纷纷。

    只是,林黛玉、史湘云等一干女孩子们,眼中到底多了分惆怅和担忧。

    花厅外一轮圆月悬空,皎洁的月光挥洒在人间,照透了多少悲欢离合……

    而就在贾家一家难得团聚一回时,神京南城门外,即将关闭城门前,一个小小的身影,缓缓穿过了城门,来到了这个雄壮超过他所有见闻和想象的天下第一大城。

    只是……举目四顾,却无一相识之人。

    小小的身影身上衣衫单薄,明显不是中原百姓的衣饰。

    衣裳,甚至是用草绳编织而成,也已经破破烂烂。

    小孩子眼睛滴溜溜的打量着这座千辛万苦才寻到的地方,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脑袋。

    忽然垂头对着怀里道:“小白,这里这么大,咱们该怎样去找我爹???我只知道爹爹在神京都中……”

    说着,肚子却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他已经好久没吃饭了。

    话音刚落,继而就见一条晶莹雪白的小蛇,缓缓从小孩怀中爬出,朝一个方向,吐了吐蛇信……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