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属狗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属狗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皇城西门,顺义门前。

    一驾凤辇静静的挡在门前,凤辇上,一位四旬左右的妇人,面带微笑的看着辇面怒气冲冲的少年。

    那少年不好朝贵妇人发火,只能狠狠瞪着凤辇旁,那个笑的满脸菊花开的胖子。

    “贾环,你一走三年,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去坤宁宫见见我,给我请个安?

    亏得我还惦记着你的请托,帮你照顾我你大姐,还常给你家太夫人送些宫里的时鲜物儿。

    你这可是没良心呢!”

    妇人此刻丝毫没有凤临天下的贵气和架子,如同话家常般,对满身怒气的贾环说道。

    贾环闻言,一腔怒火顿时一滞。

    本来实在不想再搭理宫里人,可到底逃不脱。

    又瞪了眼通风报信的J细后,贾环没奈何,只能行大礼请安:“臣贾环,给皇后娘娘请安?!?br />
    “这可不行!”

    凤辇上的贵妇人正是当朝董皇后,她轻笑一声,道:“方才本宫听了五儿的话,便急着赶来,还特意从掖庭抄近路才拦下了你。

    你在这里与我请安,半点诚意都没有?!?br />
    贾环无奈道:“那娘娘您说,臣该怎么办?”

    董皇后呵呵笑道:“你得去坤宁宫给我请安,我才受你的礼。

    顺便与我说说,这些年都去了哪里?

    怎地一点都没变?可是你家女神医,又配出了什么养颜秘方?

    贾环,你可不许藏着,本宫待你,待你贾家怎样,你自己说!”

    贾环道:“娘娘,您还别说,还真有这样的方子,效果不差呢!臣这就回去,然后派人送方子进宫。

    这早一天保养,皮肤就早一天恢复,越早越好,迟了可来不及了!”

    董皇后也是女人,正是韶华不再,容颜一日比一日衰老的年纪。

    听贾环这般正色道,还真上了当,下意识点点头,道:“好……”

    “母后!”

    董皇后被忽悠住了,赢昼可还清醒着呢。

    毕竟,他对什么养颜保湿之类的丝毫不敢兴趣。

    见贾环居然哄住了董皇后,忙出声提醒。

    董皇后毕竟不是寻常女子,一下回过神来,见贾环正气急败坏的跳脚骂赢昼。

    虽然只是比划口型没出声,可董皇后看他的口型,总觉得贾环在问候赢昼的娘亲姐姐之类的……

    她气的面色通红,竟下了凤辇,三两步走到贾环面前,手一伸,就揪住了贾环的耳朵。

    贾环的耳朵,除了被林黛玉史湘云揪过外,多咱被别个揪住过。

    这下就狼狈坏了,还不敢用力挣扎。

    不是怕耳朵疼,是怕伤住了董皇后。

    只能求饶道:“娘娘,臣知错了,哎哟,您快松手吧!别闪了您老的腰……”

    “混帐!老娘很老吗?”

    一句绝不该从一国之后口中说出的话,却被董皇后气急之后,说了出来。

    也不知她老人家是不是听成了别闪了您的老腰……

    教训完,董皇后犹自不解气,手下用了些力气,将贾环耳朵多转了半圈儿。

    贾环只能哎哟哎哟的叫唤着,歪着脑袋往董皇后跟前靠了靠。

    嗅到一股明显的幽香,又觉得十分不合适,想离远些。

    却又被董皇后揪了回来……

    贾环苦笑道:“娘娘,臣知错了,臣这就随您回坤宁宫,您先放开凤爪,成不成?”

    董皇后生生被这孙子给气笑了,不好再动手,扭耳朵也不解气,便对赢昼道:“五儿,替母后踹他两脚!”

    “诶!”

    赢昼闻言乐坏了,眉飞色舞的绕到贾环身后,抬脚就往他P股上踹去。

    可他忘了,董皇后只揪住了贾环的耳朵,没揪住贾环的腿。

    感觉到身后动静后,贾环一记甩腿。

    虽然没有蕴上内劲,可只凭一条腿的力量,还是将赢昼生生抽的仰面翻倒……

    翻倒那一刻,脸上还挂着兴奋的笑容。

    “哎哟!”

    赢昼惨叫一声。

    董皇后唬了一跳,可见他自个儿揉着P股站起来,又落下心来,怒视贾环,道:“你当着本宫的面还敢动手?”

    贾环可怜道:“皇后娘娘,您娘俩儿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个没人管的孩子,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董皇后“噗嗤”一笑,道:“瞧你这猢狲样!你还装可怜?”

    话虽如此,到底还是松了手,重新上了凤辇后,看着贾环道:“走吧,随本宫去坤宁宫坐坐?!?br />
    贾环无法,只能跟在凤辇之后。

    赢昼在一旁挤眉弄眼笑道:“贾环,看来我母后竟比我父皇还厉害!方才要不是十三叔拦着,我看你都想和我父皇动手。

    怎么在我母后面前,你这般老实?”

    “你少放P!”

    贾环没好气的骂道。

    赢昼也不恼,只是嘎嘎笑个不停。

    “你吃蜜蜂屎了?”

    贾环问候道。

    赢昼竖了根中指,又贼眼兮兮道:“贾环,你才回来一天,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那何尔泰在西南被人称作杀人魔王,回到都中煞气也极重。

    六部堂官,那些尚书侍郎,都被他骂过几圈了,没人敢还一句嘴。

    偏你今儿问候了他老娘,嘎嘎嘎!

    瞧着吧,不用两个时辰,过不了今天,满神京都知道你贾小三回京啦!”

    贾环哼了声,不搭理。

    赢昼却成了话痨,继续道:“贾环,你好大的胆子,怎么敢和我父皇吵成那样?”

    贾环懒洋洋道:“不吵了,以后都不吵了,也不再见你家老头子了。

    赢昼啊,看你还算不坏,我给你个建议。

    早早的向你老头子申请开府出宫吧,出去后,夹着尾巴老实做人。

    你家老头子如今开始偏信文臣了,那起子混帐,旁的本事没有,斗争的手段一个比一个狠。

    你若不出宫,早早晚晚要斗到你头上。

    到时候,你非被人煮了不可?!?br />
    赢昼明显被唬住了,眨了眨细眼,鼻孔都扩了扩,担忧道:“贾环,真……真的假的?”

    贾环嘿了声,道:“听不听都在你,反正今儿出宫后,这破地儿我是再也不来了。

    回头带我家老祖宗和满门老小,再回琼州岛上去。

    等那群文官*到琼州岛,我就带着家人出海。

    天下那么大,在哪儿活不好?

    话又说回来,你家老头子真是个缺心眼儿!

    也不想想他当初被天下文臣*到了什么地步,这会儿人家一拍马P,就真以为他们掏心掏肺的忠于他了。

    等着吧,再这样下去,早早晚晚被他们坑了去!”

    “啪!”

    贾环正抱怨的起劲儿,赢昼也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担忧不已,就见凤辇上丢下来一块雕凤玉佩,正正砸在贾环脑门上。

    两人抬头看去,就见董皇后凤颜威仪的看着贾环,道:“贾环,不许再胡说。

    陛下待你亲似子侄,最是信你。

    若非如此,陛下九五之尊,天下共主,又岂能容你再三顶嘴?

    朝野万民,你去看看,还有哪个人有你这般圣眷?

    莫说旁人,你问问五儿,他敢吗?”

    赢昼干笑了两声,道:“母后,儿臣就算撞客了,也不敢忤逆父皇?!?br />
    又对贾环道:“贾环,父皇待你比待我还好,你可别不知好歹,真同父皇生气。

    你在外面这二三年,父皇时常提起你。

    师傅教我读史,多有简在帝心之臣。

    可除了汉武时的霍骠骑,我真想不出再有哪个人的圣眷能超过你?!?br />
    贾环没好气道:“霍去病是个短命鬼,你这是咒我明年就死不成?”

    上方凤辇上,董皇后面色微变。

    赢昼却不在乎,哈哈大笑道:“不会!好人不长命,可你这种祸害必定贻害千年!”

    “放你娘的……哎哟!”

    贾环粗口没爆完,就被上头的董皇后一拂尘砸了下来,抱头“惨叫”!

    董皇后面色霜寒,方才她就怀疑贾环无声的比划口型,是在问候赢昼娘亲。

    如今彻底坐实了,这个混账东西,当着她的面都敢这般骂。

    “小混账!再敢这样口无遮拦,市井下三滥,本宫就揪你去景阳宫,读上二十年书,好好跟师傅学好礼!”

    董皇后狠狠教训道。

    贾环垂头丧气,在赢昼牙花子都绷不住的幸灾乐祸中,一起往坤宁宫走去。

    不断蛊惑董皇后,让贾环也去景阳宫,陪他一道读书……

    一行人走到半道,却见一黄门匆匆赶来,与前面昭容说了句话后,队伍就开始转向。

    贾环奇道:“娘娘,这走错了吧,坤宁宫在南向,怎地往北向去了?”

    “哪那么多话?不许多问!”

    董皇后知道眼前这混帐真若撒起泼来,连她都没甚好法子,索性从头开始就高压镇压,不给他翻浪的机会。

    贾环得了个晦气,偏拿这位不讲理的妇人没法子,只好再欺负赢昼。

    一路上,两人你打我一拳,我踹你一脚,嘻嘻哈哈玩闹到了武德殿。

    等到了地儿,抬头看去,就见隆正帝和赢祥正站在丹陛高台上看着他们。

    贾环脸一黑就想走人,却不料董皇后先一步又揪住了他耳朵,恶狠狠道:“刚才你骂赢昼什么?当着本宫的面都敢骂他娘,给我说说,平日里你怎么骂的?

    还一口一句你家老头子,我看就该捉你进宫,和赢昼作伴读书!”

    上头赢祥笑呵呵的走下来,与董皇后见了礼后,对贾环笑道:“这么大了,还闹小孩子脾性!”

    听贾环哼了声,隆正帝在上面脸又黑了下来,喝道:“这个混账,一贯属狗脸的?!?br />
    骂罢,自顾进了武德殿。

    董皇后笑道:“你是有功于社稷的,又是天家亲近的人。

    如今陛下请你东道,本宫一皇后,十三弟一王爷,还有五儿一皇子,请你入席。

    贾环,难道你还要托大,我们请你不动?”

    赢昼在一旁嘎嘎笑道:“母后放心,贾环定不会回家去的。他这三年都没生出儿子来,他家里老祖宗正准备罚他呢!”

    “噗嗤!”

    董皇后忍不住笑道:“还真真是……这般着急做什么?”

    赢祥笑道:“进去说吧,贾环,不要闹性子了。这件事和你想的不同,你都明白的道理,你以为皇上不明白?”

    贾环闻言一怔,就被赢昼拉着,与董皇后、赢祥一起入了武德殿。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