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逍遥江山 > 3123章:自古取舍无定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3123章:自古取舍无定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但有一点却让他十分的放心,用于谦的话说,今日的官早已不是朱元璋,朱棣时的官,通过杨峥的多年努力,加三杨留下的老底子,大明的官系统已经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敢说能左右皇权,至少在xiàn zhì皇权不会太过被动,尤其是杨峥这个内阁首辅治武功都有,可谓是众望所归,只要他还在这个位置做着,不愁xiàn zhì不了皇权,虽说杨峥从来没有从根本去这么做,但天下的认知似乎都是这么看的。

    而这也是杨峥左右为难的根本原因,一个几乎功高盖主的臣子,非但不知放下手的权势,还舔着脸让皇放权,是个人都不会答应,弄不好会反问一句,你想干什么,zào fǎn么?

    杨峥当然不想zào fǎn,非但现在没有,刚入大明的那会儿也没有,起做一个皇帝,做一个臣子反而来得更实在,更逍遥,江山虽好,但活得不逍遥,那还有什么滋味?

    不想zào fǎn并不表示他会维护皇权,大明通过朱元璋几代人的努力,皇权已经达到了顶峰,这种权势统一,在一个朝廷的建立前期是必不可少的,可王朝一旦稳定下来,再动用这种君临天下的策略有点不合时宜了。

    杨峥答应三杨接任首辅最大的目的是打造一个繁荣强大的大明王朝,换句话说那是延续大明的辉煌。

    但历史告诉他,宣德皇帝后大明的辉煌不再,具体缘由自是有多方面的,但其根本来说还是皇权过大,从而xiàn zhì了这个王朝继续向前发展的动力,这一点他必须做出改变。

    这本是一个不可能的事,但通过他将近二十年的努力,随着西方学问的传播,一股新鲜的空气在大明的空传播,一些开明有见识的大明士大夫开始意识到朝廷疾病在哪儿,他们虽一时寻不到出路,但从内心说,他们希望能为此做点设么,哪怕是轻微的改变那也是好的。

    基于这种认知,他们开始反思好好一个仁宣盛世怎么不能延续了,好好的一个帝国怎么变得如此没有活力了,起大唐的辉煌,我们到底少了些什么?

    带着这种疑问,他们开始不断的寻找答案,如果说在王振之前他们尚且没有找出一个合适的说得过去的答案,那么紫禁城的一战彻底让他们醒悟了过来,他们惊的发现,原来他们一直苦苦追寻的答案在这座紫禁城里,那个人的权势太大,大得可以随心所欲,大得可以将好好的一个江山轻而易举的毁了,大得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他们想反驳,想挽救的时候,才发现在皇权的面前,他们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不堪一击,他们并不是想拥有多大的权势,甚至多好的前程,他们只想好好的一个江山,怎么不能一直延续下去,让这天下的百姓过几天好日子,让自己也可以底气十足的说几句公道话,让紫禁城里的哪位帝王也知道知道,再好的江山那也是经不起折腾的,起这些,他们更担心的是,任由皇帝的权势这么无限大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们也难以左右,今日是王振,明日又会是谁呢,难道再让这个朝廷,让百姓吃一次同样的苦楚么,不,不,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必须xiàn zhì皇权,对xiàn zhì皇权。

    多年的询问,多年的反思,让他们得出了这个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大案。

    他们谁都清楚,想要实现这一目标的苦难有多大,但王振的贪婪与专权给他们提供了极好的机会,皇权过大带来的后果是多么的惨痛的教训,哪怕皇不愿意,也该明白,他们这么做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下。

    他们很清楚,这事不成功的后果,但他们没有退路,他们怕自己这一退退到了悬崖边,再没有任何的退路。

    同时他们心里也明白,起朱家的先祖,眼前的这个小皇帝性子还算温和,杀人的手段也没那么复杂,对待大臣也算不错,人也好说话,唯一的要求是能与他说得话的人较少。

    算来算去除了死去的王振也是剩下杨峥和一干昔日的旧臣了。

    在这样的人堆里寻一个最合适的人,将流血程度降到最低,最有可能成功的除了杨峥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所以他们很不客气的将这份重任交给了杨峥,在他们看来,这是杨峥最大的荣欣,太史公早说过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天下而死,毫无疑问是重于泰山的大事,算死,那也是轰轰烈烈,青史留名。

    我辈读圣贤书,求的不是名垂青史么。

    只可惜这些是他们的想法,并非杨峥的想法。什么重于泰山轻于鸿毛,青史留名,杨大人统统不看重,起活着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并不是他说一句不想做不做,你的权势地位有多大,你得承担多大的责任。现实早将一切后果告诉了他,如何取舍才是他眼下最大的难题。

    将权势归还内阁是他这个内阁首辅义不容辞的事,一旦这事儿做成了,那么内阁权势将获得了极大的提高,不仅从根本拜托了永乐年、洪熙年、宣德年名不副实的权势尴尬局面,还能进一步形成对皇帝的制约,从而成为真正的宰相。

    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古人没有人能面对这样的yòu huò而不动心。

    宰相者,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权势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再大的理想都可以在自己手实现,即便是洒脱如李白,也梦想着致君尧舜,再使风俗淳。更不用说他这个普通人了。

    但动心是一回事,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

    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的现代人,他谁都清楚皇权的可怕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