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第0116章 酷吏扬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16章 酷吏扬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建宁五年,三月

    群臣们再一次投入到了春种之事上,而郑玄也方才开始了牧牛,因而,牧牛之策,对于今年春种的影响或许不大,可是,上一年的丰收,显然对今年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上年所留下的农种,加上已经尝到了甜头的百姓们所拥有的勤奋,诸多官吏们炽热的望着闻人袭等大臣,也鼓足了劲,准备通过民屯政绩朝着三公发动冲击。

    而此些事情,对于小胖子而言,也不再需要亲自操劳,有何休,王符,闻人袭等大臣在,他完全可以放心,王符有决策,有胆魄,何休可以为他遮风挡雨,而闻人袭,平日里虽看起来没甚么作为,可是只要是涉及到了钱财,他的决策能力会瞬间拉开王符三倍有余。

    例如这修筑之事,谁能想到,这厮竟然向天子提议,令修筑所经过的大小世家交予徭役赋,说以钱财免去他们此次徭役,小胖子修筑道路本来就是要安抚流民,根本没有要世家大族派出奴仆门客服徭役的想法,可是世家却不知此点啊,他们开开心心的付了钱,以躲过徭役而沾沾自喜。

    本来要耗费将近百万钱的工程,竟然被他硬生生减少到了二十万!

    王符对此人也是敬佩不已。

    年初,闻人袭私自拜会天子,并上奏,望天子卖官授爵,小胖子听闻,心里大怒,这不是将国之大事视为儿戏麽?堂堂大汉官吏,怎么能以钱财衡量?闻人袭理由却是非常充足,他说道:当今官吏都是察举所得,全然是世家大族之举荐,从未听闻寒门可以拜入三公。

    哪怕是他闻人袭,当初也是受到河内司马氏的举荐,方才做到了此等位置上。

    既然此些官吏不受天子任免,本来就是世家各自举荐,那不如向他们收费,还能让国库更加充实一些。

    小胖子惊呆了,挥挥手将他赶了出去,他还要施行科功制,日后还要建立私学,让官吏不再拘束与世家举荐,卖官授爵岂不是坏了自己日后之大计?

    而先前董宠谋逆案,也已经平息,受牵连而下狱者数百,斩杀数十。

    在这些罪犯的口中,阳球又打探到了极为重要的消息,董宠谋逆,背后另有他人在出谋划策,包括了光禄勋郭禧,尚书令刘宠之死,都与此人有关,阳球数月排查,又不断扩充绣衣使者,最终,阳球在一位逃离了董府的奴仆口中,得知了此人的消息。

    此人乃是大将军长史,陈寔。

    事关重大,阳球急忙招来上百绣衣使者,其中只有十来人身穿绣衣,其余皆是做平常游侠之打扮,率领着他们,阳球浩浩荡荡的赶往了陈府,陈寔此人,与党人之中,威望巨大,如今,杨赐,周景,陈藩,李膺,窦武等人皆然逝世,此人已成为了党人之中领袖般的人物。

    而此人之手段,也是相当了得,昔日窦武之事,牵连罢官被杀者无数,他这个最为亲近大将军的长史,反而没有受到任何的牵连,如今大将军都已不在,他还能继续在雒阳里做自己的大将军长史,当阳球率领众人,急匆匆的赶到了陈府的时候,却发现陈府周围,马车众多!

    阳球却并不理会,直接敲开了门,一把将开门的奴仆放倒,便闯了进去,当他走进了此地,却看到十来个士子正围坐在一大石之下,陈寔跪坐其上,一手拄石,一手持着书籍,正在为众人讲解,阳球听了片刻,便知道了他是在讲易,这些士子认真听着。

    陈公先前,从不曾与诸多士子讲学,也极少展开清议,只是此些日子来,也不知为何,忽然便与府中开讲易学,不少士子慕名前来,与府中留宿学习,陈寔早就看到了闯入的阳球,却不以为然,缓缓的讲解着,一派风流名士的打扮。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曰:需于郊,不犯难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终吉,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虽小有言,以终吉也?!背聦佌诮沧?,忽然,有一阵剧烈的拍手声将他的声音打断,诸多学子有些不悦的转过头来,看向阳球。

    阳球双手缓缓拍打着,笑着说道:“陈公治易了得,不知可能算出自己之死期?”

    陈寔面色不变,而众rén dà怒,纷纷起身,拔出了剑来,陈寔在长子的扶持下,缓缓走了下来,看着阳球,笑着说道:“易学博大精深,没有甚么是算不出来的,我曾给自己算过,玄鸟化赤,我便会死?!?,阳球摇着头,说道:“陈公,你为逆贼董宠出谋献策,协同谋乱,依我看,你死期当与今日!”

    陈纪身为陈寔之子,那里容得阳球在此污蔑其父?

    他猛地起身,大叫道:“酷吏安敢辱我父!”

    “奸臣贼子,为何骂不得?!”阳球极为不屑的望着陈寔,大骂道。

    陈纪双眼通红,手持长剑,猛地便向阳球刺来,陈寔这才大惊失色,连忙高呼道:“不可!”,却未有等到他阻止,阳球只是侧身,陈纪一剑刺在了阳球的胳膊上,阳球竟然没有抵抗,笑了笑,说道:“行刺大臣,绣衣使者!击杀反贼??!”

    说完,他猛地一?;映?,那陈纪年老体衰,又怎么是他的对手?

    一剑被刺在了脖颈处,血液喷射,轰然倒地!

    陈寔浑身颤抖起来,绣衣使者们直接杀向了诸多陈家子弟,那些前来问学的士子,看到此等变故,也不知当如何行事,若是阳球前来责罚陈寔,他们还能帮助抵挡,可是陈纪伤人在先,行刺官吏,学子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还是陈寔反应极快,看到陈家子弟连续数人被斩杀,急忙高呼:

    “我认罪!莫要伤及无辜??!”

    年过花甲的老人,颤颤巍巍,朝着阳球俯身行大礼。

    阳球竟没有脱开,受了他一礼,挥了挥手,绣衣使者方才作罢,阳球直接将陈寔带回了直指绣衣司狱,这是与上一年,阳球自己设立的牢狱,与廷尉大牢不同,此处关押的全然是些罪不可赦的谋逆恶徒,这直指司狱,虽创立不久,却是臭名远扬,令人惊恐。

    此事传开之后,阳球的恶名,在一瞬间甚至超过了王符,对他喊打喊杀者,日夜堵在绣衣使者府前,又被他抓捕了数十人,太学生暴走了,他们聚齐起来,堵住了绣衣使者府邸,不让其中之人有外出的机会,还是天子亲派天使,才将阳球从府中救了出来。

    “你这是要做甚么?”

    “陈寔年过花甲的老者,你说抓就抓??”

    小胖子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臣以为,但凡与陛下,与大汉不利者,无论其权势威望,无论其年老孤弱,都当处以重罚!臣甘愿受陛下重罚,只是,还请陛下给于臣三日,三日之内,臣将此些奸贼处死,到时,定以死谢罪!”阳球大拜道。

    小胖子皱着眉头,盯住了他许久,又看了看他受伤的胳膊,方才无奈的摇摇头。

    “以死谢罪倒是不必了,既然抓了,那就把陈家全部都弄进牢狱里罢,免得他们又四处拜访好友,召集名士来扰了朕的清静?!?br />
    “臣遵旨!”

    “这不是朕的旨意!”

    “臣明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