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跟着小说看历史 > 第168章北平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8章北平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罗士信投军了,是因为没有任何的办法,如果不投军的话,那些山贼就会死去,所以来说罗士信硬着头皮找到了杨林之后,从他的手中拿到了一个将官的名额。

    可是现在来说,罗士信的手下,满打满算还不到200人,而且这些人很多都是农民出身和普通的士兵根本没法比,所以罗士信对他们进行了训练,而训练是十分无聊的事情。

    杨林躲在远处观瞧,他现在发现这个罗士信果然是一个人才,把手下这100多人管理的事条条有序,而且这些人在练兵的时候是十分的认真。

    杨林并不知道的事情是,林宇在成为潘凤的时候,那可是掌管曹操,手下一队兵马的元帅。

    统领20万人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是这区区的百人,所以来说,林雨变化成罗士信,统领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这些人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小意思。

    现在是和平年代,不是天下初定的那几年,所以来说杨林也只是拱卫一方而已。

    他日常做的事情就是练兵,如果有事,他才会出马,所以来说他的手下这些人就是练兵,然而后偶尔出去活动活动去,去清剿山贼,可是周边的山贼早已经让他们清缴的一干二净。

    罗士信练兵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且他知道这些新兵的战力已经能够出去剿灭山贼了。

    因为练兵毕竟是练兵,这些事并没有经过真正战斗的洗礼,是绝对成长不起来的。

    所以罗士信向杨林提出去清剿山贼的时候,杨林十分无奈的摆了摆手。

    营帐周边几个州县早已经没有了山贼,而且远的地方都没有了,山贼基本上都已经被清剿得一干二净。

    不过来说杨林最后还是答应了罗士信的请求,虽然来说附近没有山贼,可是去远一点的地方,那就成了。

    所以罗士信率领着100多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军营。

    杨林并没有派自己的人去跟上,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派人去跟上的话,恐怕会起到相反的作用,所以不如选择相信罗士信,而且通过一个月的观察,杨林知道罗士信,绝对不是那种反复的小人。

    而且通过一个月的观察,杨林现在心动了,他想要再收一个徒弟。

    毕竟来说自己这12位义子是太不争气了,自己现在还硬朗,如果自己不在了,他们12个人那样的水平??峙禄岜凰布涫栈乇?,所以杨林知道自己一定要找一个接班人。

    找一个能继承他王位的人,而且他看罗士信这个人就十分的好,于是杨林决定了,找某一个功夫,为罗士信和自己的女儿成婚。

    杨林知道这虽然有点拉郎配的嫌疑,可是也没有办法,如果自己死了的话,这12个人,当不起大任,而且现在来说,魏文通,新文礼和尚师徒三个人已经不在自己的麾下,虽然他们能帮衬一番,可是毕竟来说。

    那个作用也是极小的,所以必须要给这些人找一个靠山。

    本来最开始杨林选择的人是尚师徒,但是他的这位弟子和自己有些政见上的不同,而离开了自己。

    杨林也知道,老一辈的人中只剩下他,杨素,伍建章。

    其他的人要么是领个闲职,要么就是隐居于山野之间。

    可是杨林知道自己不能退下来,毕竟他要牵制着杨素,而伍建章这个人,现在在南阳关当中。

    而且他基本上也是属于闲着的状态。

    可是来说毕竟有他坐守南阳关,杨林是放松很多。

    ……

    罗士信率领着自己的人马,前去寻找山贼,可是罗士信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寻找了很多地方,许多个山头,就是没有发现山贼的影子,而且周围山贼的营帐,也已经荒废了许久。

    对于罗士信来说,他之所以投靠杨林,一来是为了这些人的生存,二来现在也没有任何地方可去,正是因为这个样子,所以自己要投靠杨林,而且现在天下也没有大乱。

    所以来说,在杨林的麾下也是一件好事情,毕竟是吃着兵粮,而且别的事情也不用着急,因为现在没有帐达,也就是偶尔出去一趟。

    讨伐一下山贼,维护一下周围的治安,也仅此而已。

    只不过罗士信也十分的佩服杨林,他手下的人马确实是十分的厉害,在这种和平的时期,也没有忘了训练,而且还一直保持着一个较高的水平,所以罗士信十分的佩服他。

    眼前这个老人,虽然是为了大隋朝的江山,可是来说也不是正为了百姓而着想吗?经历过南北朝的纷乱,所以来说,现在天下已经平定??峙卵盍忠膊幌M煜禄嵩僖淮蔚穆移鹄?,可是杨林并不知道用不了多久,一旦杨广继位的话,天下会逐渐的乱起来。

    对于杨广这个人,罗士信从来不做任何的评论。因为那是没有必要的。毕竟不管他的人品如何,但是他开凿的大运河,确实是泽被后世。

    而且罗士信也知道一件事情,所谓的史书。都是后人写的,而且基本上是写前朝的事情。

    毕竟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都不重要了,因为已经没有可考量的地方。

    更何况现在罗士信着重的培养程名振,毕竟不管怎么来说,他也是当年最早投靠李渊的那一批人。如果不是资质和能力有限的话,恐怕他也不会最后也只有在死后混一个大将军的位置。

    而且罗士信也知道,现在虽然天下没有大乱,可是天下一旦的大乱。

    到那个时候他也就知道自己要离开杨林了,所以来说,自己手下这些人要早一步的都送到李渊那里。毕竟来说,从龙之臣那是十分重要的。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现在罗氏现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拿着杨林所给的资源,为李渊练兵。

    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来说李渊有个好儿子。

    历史上有两位秦王,都是十分厉害的人物,第一位就是秦始皇陛下。这也就是天下的第一位皇帝,而且现在来说,中国版图最开始的形成,也是这位皇帝开阔的。

    第二位秦王就是秦王李世民,虽然来说他的秦王是隋炀帝杨广封的。

    可是不管怎么来说,最后李渊建立了唐朝这个称呼,也从来没有变过,除了太子李建成的王位变了变,剩下人的王位基本上都没有变。

    而且罗士信也知道,当日他们救了李渊之后,罗士信就怀疑窦夫人怀着的孩子就是李世民。

    不过根据某些隋唐的平话记载,这个人应该是后来的西府霸王李元霸,也就是李四傻。

    但是罗士信也没有见过李世民,所以他也不好判断,谁是真谁是假?

    不过这些对于罗士信来说,都不是那么的重要。罗士信知道自己现在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交费可是他已经转遍了所有的山头,基本上就没有发现山贼的踪影。

    罗士信知道,他们只能再去远的地方了。因为近处是确实没有任何的发现,可是罗士信知道,这样的距离已经不算近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来说那些山贼不知道去哪里了,所以罗士信只能派人继续的寻找。

    不知不觉之间,他所率领的队伍已经走到了南阳关一带。

    现在镇守在南阳关的人就是伍云昭,也是猛人一个。

    罗士信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南阳关之外确实有一个山寨,可是罗士信知道这个山寨不能轻易趣动,因为这个山寨当中的债主是伍天锡。而且属于是武云伍的侄子。拥有这样的背景,罗士信知道,现在对于自己来说是根本不能去动他们的。

    毕竟不管怎么来说,虽然这个家伙已经做了山贼??墒抢此?,对于南阳武家的面子,罗士信知道,面子是要给的,是一定要给的,因为这个面子对于他来说一定要给的,不管怎么来说,武家也算是一个大户。

    而且他们在南阳关也是一方的霸主,所以罗视线自然不愿意惹他们,虽然自己身后站的是林羽,可是毕竟来说。能避免的冲突就要避免,可是来说现在的罗士信知道,自己坚决是不能碰这个山寨的,正是因为不能碰着个山寨,所以罗士信只能把目标留在了别处。

    然而他发现南阳关之外也没有任何的山寨。罗士信是高兴而来败兴而归,无奈只得回到了军营,回到自己军营的罗士信,现在知道是十分的无聊,只能天天练兵,至于别的。那别的事情是一件也干不了,是真的什么也干不了,只能练兵重复着枯燥的练兵,可是罗士信,现在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所以他知道一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就是他现在可以留在这里,毕竟来说现在还算太平,还没有到真正天下大乱的时候,所以罗士信知道,自己在杨林这里也是寻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场所,一旦天下大乱,到时候真的就会出现许多叛乱,所以罗士信知道,他也只能派这100多人去镇压。

    可是对于罗士信来说。他最先开始培养这些人的时候,就是按照特种兵来培养的。不管怎么来说,毕竟他这营帐之内的人太少了。

    虽然来说洋灵并不干涉罗士信的练兵,可是洋灵每一次都偷偷的前来观战,他自以为很聪明,可是罗士信早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只不过罗士信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罗士信知道,既然杨林愿意看,就让他去看。

    毕竟来说,自己训这些人所用的手段也不是什么高精尖的技术,所以这些东西对于罗士信来说也并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洋灵在旁边观瞧的时候,罗士信也从来不打断他,毕竟来说。这些东西在后世看来就是一些方法而已,而在古代的人看来这是一项技术,一向很笼统的技术。

    而且这个技术来说,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所以被杨林学去,就被他学去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根本没有秘密可言,所以罗士信又练了很长时间的兵,一个月早已经过去了。

    这一天杨林将罗士信叫到近前,因为他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罗士信,那就是北平王罗艺的妻子要过寿诞,所以来说,作为军方的代表人物,杨林虽然不能前去观瞧,可是来说。毕竟他要派人过去,所以他这一次决定派罗士信过去。

    往些年只是派12太bǎo guò去,可是来说12太保的武艺太差,所以今年要派个高手过去。

    所以他这一次决定罗士信去,今年,一定要派罗士信进去。

    因为今年这一次派罗士信去,那是能够给他大大的长脸。

    所以来说,这一次一定要派他去,正是因为这个样子。杨林才找到罗士信,吩咐了罗士信很多事情,杨林最后去巡视营地了。

    罗士信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去拜见北平王,所以罗士信吩咐下去,让士兵勤加xiū liàn。

    然后罗士信带上了程名振,还有一些士兵。

    前往北平城。

    12太保在得到消息之后,并没有任何的不平,因为他们现在知道他们和罗士信的差距太大了。

    本来这12个人还有些不服,后来结果12个人一起上,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他们对罗士信确实是折服了。

    正是因为他们对罗士信折服了。

    所以他们也不再找罗士信那帮人的麻烦。

    而且今年这12太保如释重负,因为往年的经验来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噩梦一般。

    和义父靠山王一样,北平王也拥有12太保。

    而且北平王这12太保虽然是姓名不知道,可是他们的功夫确实是高远远的,高过他们12个人,所以每年他们这12个人去给北平王贺寿的时候,都会被蹂躏一番。

    而且北平王自己是不过寿,所以他的妻子过寿,有许多王爷和朝中的许多重臣,会派人前去送礼物。

    因为现在天下太平,所以除了偶尔剿几个山贼之外,要不就是练兵。

    所以他们12个人难得出军营一次,不过后来他们去给北平王妃贺寿,结果被北平王的12个太保孽惨了。

    所以他们心中已经留下了阴影,可是每一年他们都去,因为是义父的命令。

    今年这一次终于换人了。

    ……

    罗士信带着程名振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后面的骑兵互送着礼物跟在后面。

    罗士信大摇大摆的骑马,走在官道上,他不担心有人来劫持,因为官道上根本没有人敢劫持。

    不过他们现在来到这个地方,全是山道,而且来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所以只能在野外露宿,他们到不担心山贼。所有人所担心的是猛兽。

    毕竟豺狼虎豹,野猪这些东西不是好惹的。

    而且这种年代,在山上基本上能够见到这些东西。

    而且这个地方还那么的偏,所以一定要防着这些东西。

    只不过他们停在原地,扎在之后又有一群人来到了这里,这群人是一群镖师。

    只不过这群人在看到了罗士信等人没有停留,而是在他们前方很远的地方安营扎寨。

    “大家晚上都注意点?!背堂袼档?。

    所有人都应声回答,罗士信这一回出来是骑着黄骠马,然后带着四楞金装锏,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要前往北平王府的话,可能会遇见秦琼,到时候将他的兵器和马匹全部的交给他。

    不管怎么来说,自己前往北平王府就能够遇见秦谅。

    毕竟来说秦琼的命中有一劫,会到北平王府走一遭。

    ……

    现在来说一夜无事,然后所有人直接打点好行李,继续的向前走。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需要快走,毕竟来说还有一个月?;故潜逼酵蹂纳?,所以提前赶到就可以。

    ……

    单盈盈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在?;に?,但是她还到处的闲逛。

    正是因为她到处在闲逛。所以两个月来跟随在她身后的人也有些吃不消了,可是他们知道一定要?;ず脁iao jie的安全。

    已经找了两个月,单盈盈还不死心。

    单雄信每天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在暗中暗暗的?;に?,他身边的人已经换了好几拨。但是单雄信却一直没有换,他的心中十分的担心自己的妹妹,同样,他也对单雄忠赶走罗世信有些不满意。

    虽然来说罗士信是自愿离开的,可是如果不是单雄忠的逼迫的话,他也不会走。罗士信不走的话,自己的妹妹也不会走。

    可是单雄信也只是暂时的抱怨而已,他也明白罗士信在二贤庄的话始终是个隐患,毕竟没有人能够治得住他,可是他对自己大哥的做法也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来说他才是二贤庄的庄主,真正的管事人,更何况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说什么,单雄信也只能发发牢骚而已。

    他本来早已经想好了,既然身边有罗士信的那样的高手,那么对于自己的武艺提高也有很大的帮助,但是现在来说罗士信已经不知所踪,而且最重要的,他带走了黄骠马。

    虽然来说,可能他不知道这黄骠马是秦叔宝的随手牵走了,可是对于单雄信来说,自己一定要将这批黄骠马还给秦琼。

    而且他现在已经知道了罗士信所在的地方,他没有想到,罗士信竟然会投军。

    而且根据自己得来的消息,可能是在靠山王杨林的麾下。

    虽然这个消息没有得到证实,可是这个消息对于单雄信来说确实是好一点。最起码自己知道自己母亲恩人的下落,而且单雄信现在的心情不错,虽然自己跟随着自己的妹妹,可是很巧的是自己的妹妹也来到了太原城。然后单雄信也在道家的大会上看到了孙思邈。

    并且这位神医已经给自己的哥哥医治了。临走的时候也留下了药方,而且来说,照着那个药方连喝一年的话,自己哥哥的武艺也能恢复到七八分。

    这一点对于单雄信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并且单雄信知道,现在庄子里的一切事情都由哥哥来打理,他也不用操心,而且他跟着单盈盈,就当是放松一下。

    ……

    经历了一个月的时间,罗士信等人终于来到了北平城。

    北平城虽然来说是北平王罗艺的地盘儿,但是来说,朝堂上的人还是不放心北平王罗艺,所以来说。在北平城还有个帮办军务,这个人就是伍魁。

    这个人是定国公,而且他和现在的左仆射,忠孝王伍建章是一家人。

    只不过现在来说忠孝王伍建章身在南阳关,而且属于半隐居状态。

    早已不管朝廷上的事情,而且虽然这两个人是亲戚的关系,可是这两个人一直不对付。

    伍魁是杨素的人。

    而伍建章自己就是一派。

    况且政治立场不同,所以来说两个人的处于不对付而且老死不相往来,这个伍魁就是监视北平王罗艺的人。

    毕竟来说北平王罗艺是投降的大隋王朝。

    而受封的北平王,所以来说朝堂之上还是有人不放心他,派来了这么一位。

    说实话就是监视北平王。

    罗士信带着礼物进入北平城的时候,在城门口受到了盘查。

    看守北平城城门的人,正是伍魁的弟弟伍亮。

    伍亮知道这个月北平王妃过寿。

    所以他把守的城门,从中有油水可捞,所以来说只要是贺寿的车马,伍亮都会勒索一番。

    除了那几家人他不敢勒索之外,其他的人他都敢勒索。

    而且往年来贺寿的各家人马他都记得。

    只不过罗士信他们被拦在那里接受盘查。

    伍亮从来没有见过罗士信。

    所以他知道自己又能够大赚,特赚一笔,于是便拦下了罗士信,而且罗士信他们也没有亮出来靠山王的名号,所以伍亮觉得,这可能有油水可捞。

    “站住,例行检查?!蔽榱量谒档?,他看见头前的两个人,骑的都是宝马良驹。所以便起了贪念,对于他来说,只要贺寿,这不是那几家的人物,自己就可以随便的勒索。

    “靠山王的人马,你敢阻拦?!背堂窨谒档?。

    他们一路走府过州,也从来没有哪个城门口敢阻拦于他们。

    只是他们车马经过的时候,偶尔有士兵前来询问。

    “靠山王的人马,你要是靠山王的人吗?那我就是玉皇大帝?!蔽榱量谒档?,他本来想说自己是皇帝的,但是立刻改口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说了这句话,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虽然来说皇帝陛下仁慈,不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要自己的性命的,可是那些大臣,绝对会置他于死地,所以伍亮改口了。

    “我数到三,让开。不让开杀无赦?!甭奘啃趴谒档?,倒不是因为他霸道,而是这些守城的士兵,早已经将自己的兵器拿了出来。呈现出剑拔弩张的气势。

    伍亮听到罗士信开口之后,然后说道:“这些人冒充靠山王的人马,而且还喝斥本官,你们都听到了。来人,将他们拿下?!?br />
    程名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将手中的钢鞭举起。

    “既然你要如此的话,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我要杀死你的话,顶多挨一顿骂?!甭奘啃趴谒档?,他说这句话,自然有他说话的根据。

    虽然只是个虚衔,没有任何的兵权,可是来说现在和12太保接洽军务的是罗士信。

    而且靠山王,他的手中有权力,可以直接的设立三品大员。

    而不用经过隋文帝杨坚的同意。

    所以现在罗士信挂着一个名号。

    所以他完全不惧怕眼前这个人。

    伍亮听到罗士信这自言自语的话。

    他当时就怂了,因为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说的是真是假,可是他的那一身行头是颇为的不烦所以来说,伍亮立刻叫士兵收起刀枪。

    将罗士信等人放入城中。

    伍亮当然是没有怀什么好心思。

    对于他来说,他没有好心思,因为如果这些人惹出了乱子,他可以将这件事情直接甩锅给北平王。

    而且在朝堂之上的某些人,也乐意看到这件事情,俺在北平王的身上。

    罗士信等人进了城之后,直接向人打听了北平王府,便运送礼物过去。

    他们给北平王妃贺寿,第一步就是要将礼物交给北平王府的管事。

    然后在北平王妃摆寿宴的当天,只要露个面就可以了。

    这便是全部的流程,而且现在来说离北平王妃的寿诞还有一些时日,所以他们可以在北平王府转上几圈。

    毕竟他们都没有来过北平王府,是该好好游玩一番。

    北平王府的管事,看到礼单之后,然后看了看罗士信。

    作为王府的管事,他基本上知道各家每年送礼来的人是谁,只不过今年他发现,这一次来的并不是12太保,而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少年人。

    虽然北平王府的管事是十分的惊讶,可是也将礼物收了。

    毕竟没人敢冒充靠山王杨林的人马,而且来说,礼单上的印记是真的。

    北平王的义子杜文忠,刚刚下职,回到府中。

    正好撞见了罗士信等人,而且杜文忠立马认出了罗士信胯下的宝马是黄骠马。最主要他还是看到了袋子当中露出一截儿的四棱金装简。

    所以杜文忠立刻把罗士信拦住了。

    杜文忠这个人十分的老成持重,正是因为这样,他开口问道:“敢问公子,你胯下的宝马良驹是否是黄骠马,袋子当中的兵器是否是四棱金装锏?!?br />
    罗士信听到这个人的问话,然后便承认了。

    而且直接告诉了杜文忠黄骠马和四棱金装锏的来历,虽然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可是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竟然能认出四棱金装锏和黄骠马。

    罗士信就猜出来,此人可能和秦琼有一些关系。

    杜文忠听到黄骠马和四棱金装锏的来历。

    心中十分的欢喜,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了秦二哥的宝马和兵器。

    “那么公子可知道这匹宝马和这件兵器的来历?”杜文忠又开口问道。

    虽然他现在十分的肯定,这就是黄骠马和四棱金装锏,可是他当下也不敢大意。

    “来历,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这匹马,是有人卖到我们八里二贤庄的,后来我离开了八里二贤庄,庄主便将这匹宝马送给了我?!甭奘啃诺比恢?,这匹马和四棱金装锏的来历,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要装个傻。

    如果这件事情要让秦琼知道的话,秦琼就会认为自己在算计他。

    杜文忠在听到八里二贤庄时,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据秦二哥所说。他当时确实是将黄膘马卖给了八里二贤庄的二庄主单雄信。

    只不过后来秦二哥和二庄主在回八里二贤庄的时候。

    大庄主已经将黄骠马送给了一位即将远游的家丁。

    这一切的一切都对的上号,所以杜文忠知道,眼前的这匹马就是黄骠马。

    可是他看了看眼前的少年人。从他身后的这些士兵来看眼前这个少年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家丁,但是他说自己是从八里二贤庄出来的。

    恐怕是他出去之后便参了军,而且换了一个好的官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面黄的汉子走了过来,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俊俏的少年人。

    这个黄脸的汉子一看到黄骠马之后,便流下了眼泪。

    黄骠马也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站在那里原地踏步。

    “敢问公子可是罗士信否?”一秦琼一抱拳,开口说道。

    他知道,他的黄骠马是跟随罗士信走了。

    “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么来说,你就是这匹马原来的主人?!甭奘啃趴谒档?。虽然他知道一切的一切,可是现在他还是装成一副刚刚知道的样子。

    秦琼不仅是看到了黄骠马,他更看到了自己的那一对儿是四棱金装锏。

    秦琼如实的回答,罗士信也跳下了马。

    黄骠马立刻向秦琼走来。

    罗士信将挂在马上的方天,画戟拿了下来。

    “行了,看来我们的缘分已尽,去找你原来的主人吧。名振,去马市买一匹马?!甭奘啃趴谒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