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游戏竞技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20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摇头叹息着往客栈走去,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南明也知道埋怨老天爷也没有用,现在还是要靠自己想办法。

    不过双方现在正在筹划战争,自己想要出城可能性很小,恐怕就算是自己想要出城那个朱影估计也不会让自己走的,对面可是纳兰元述的五十万大军,让南明一个人在往外面行走,朱影可是不放心。

    若是舍弃镇越城,去别的地方,南明暗自摇了摇头,想必镇越城受到攻击的时候,朱影就已经把这个消息飞鸽传书到了各个边城,让他们做好准备。去其他地方的情况可能比在这里还不好,谁知道自己到了那里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反正这里最糟也就是这样了,他可不想再费脑筋想别的麻烦事,况且在这里他和朱振的关系还不错,或许他可以帮助自己出城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却是不行,就算是朱振现在让自己出城,他都不会出去,因为外面可是有那个纳兰元述的五十万大军啊,他出去八成是有去无回,或许等着战火稍微平静了之后,自己能够悄悄的摸过去。

    不得不说纳兰元述的进攻来的很快,还没有走到客栈就看到一队骑兵往城门那边跑,看人数大约有一百多人,不过让南明奇怪的是,这些骑兵的身上大多数都有伤,而且身上的铠甲还有破烂的地方?!澳训朗蔷环ふ铰??”南明皱了皱眉头,朱影不是说自己已经控制城内了么?

    南明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小心的跟着这些士兵去了城门。

    城墙之上朱影正在城墙上面督战,朱振也在上面看着,他是朱家的人朱家打的直系子弟,自小就修读兵法,但是此刻看到纳兰元述的排兵布阵,他暗自摇了摇头,纳兰元述不愧是纳兰元述。

    在星月皇朝纳兰元述的名气很大,不仅是因为他是当今的皇子,而且还因为他过硬的军事素质以及智慧才能,就连一些征战多年的老将军都不得不自愧不如。今日一见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朱影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退敌之策,皱了皱眉头。

    此时纳兰元述的先头部队已经开始攻城了,镇越城并没有所谓的护城河,在这个干旱贫瘠的地方,别说是护城河了,就算是雨下的都很少。纳兰元述的攻城部队可以直接进攻到城门下面。

    一架架的云梯搭了过来,喊杀声响彻整片大地,虽然在城墙里面,不过南明还是能够感觉到这震天的气势,若是对方攻进城的话,那自己这些人日子是绝对不会好过的。

    那一队骑兵也到了这里,直接就向着城门冲了过去,其间有人想要阻拦,不过却是被打头的用枪刺了一个透心凉,果然不出南明所料,这些人真的是星月皇朝的人。

    这些人不是很多,但是各个都是精兵悍将,身手不凡足以以一当十,而且在这拥挤的城门下面,步兵几乎还没有动手,就被人家的战马踢飞了。

    这种情况南明也只能够在远处看着,他冲进去也是被踩的货,城墙下的情况引起了朱影的注意,他急忙派人下去镇压。

    不过却是晚了,地方的弓箭手一阵猛射,最后几个收城门的士兵倒在血泊之中,那个打头的手执一把凤翅镏金镗,用力一挑,就把城门的栏杆挑了起来,门外的攻城部队瞬间就杀了进来。

    看到星月皇朝的人马杀了进来,朱影眯了眯眼睛,看样子城是守不住了,幸好自己在清晨就把所有的老百姓转移出去了,这城中现在只剩下自己的士兵,和那些不想走的人。

    “撤退!”朱影大喝了一声。

    旁边的朱振看了自己的叔叔一眼,“不能撤退啊,若是我们撤了镇越城怎么办?我们手中还有人,还可以跟他们一拼??!”

    “大势已去?!敝煊鞍诹税谑执攀窒碌纳毕铝顺乔?,混战开始了,朱影也带着大部分手下冲出了重围。

    此时的镇越城混乱不堪,街道上满是星月皇朝的军队,他们正在搜寻城里有没有剩下的百姓,不过十分遗憾,城里的百姓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而且这十分之一还jiǔ chéng九的都是老人,都是快要进土的了。

    当初朱影让他们撤退,人家就是不撤,他们是怕自己死在外面,再说了他们这么老,也受不了长途跋涉了。

    南明一直在暗处观察着,那个挑开城门栏杆的是一个英武的青年,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手执一把凤翅镏金镗,镗是长重器械,形似叉而又重大,中有利刃枪尖,称为正锋,侧分出两股,弯曲向上成月牙形,下接镗柄,柄长大约有七尺,因为它的两边外展像是展翅fèng huáng,兵器一般又是镏金做的因而得名。穿着一身金huáng sè的铠甲,显得英武不凡。这个人就是此次行动的策划者纳兰元述。

    看到这些老百姓他点了点头,“朱影不愧是朱影竟然提前把老百姓转出去了?!敝煊耙恢迸懦馀ソ?,若不是他用重金买通了皓风国的高官,向皇帝进言,估计他想要拿下这镇越城还真没有这么容易。

    “将军,朱影他们已经突出重围往漯河城退去,我们要不要追赶?”一个副将拱了拱手说道。

    “暂时不必,你先去看看城里面的粮草如何,够我们维持多久,漯河城现在早就已经有防备了,短时间是不可能打下来的?!蹦衫荚鱿肓艘幌滤档?。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粮草,若是朱影提前把粮草运走的话,那光凭着他们带来的粮草根本维持不了多长时间,若是到时候朱影再给自己包围起来,只围不攻那自己这些人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那个副将应了一声,急忙下去查看了。

    “将军这些百姓如何处置?”一个人问了一声,指了指场中的这些老弱妇孺。说起来还真是有些难办,杀了的话估计会让皓风国更加仇恨自己星月皇朝,变卖成奴隶的话,能不能够卖出去还不知道,说的也是,人家买他干啥,是让奴隶伺候主人呢,还是主人伺候奴隶。思索了一下,纳兰元述说道:“放了吧?!毕肜凑庑├霞一镆卜翰黄鹗裁创罄?。

    纳兰元述看了看四周的街道向着城主府走去,虽说自己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拿下了镇越城,不过为了准备这件事情他可是用了足足两个月的时间。

    星月皇朝的军队进入镇越城之中,先是搜索百姓之后就搜索粮食储备起来。南明一直在城里面东躲西藏的,他打算等到晚上的时候再想办法出城,其间与多星月皇朝的人擦肩而过,所幸的是有惊无险。对于那些普通的士兵,南明虽然不放在眼中,但是若是和他们纠缠起来的话,对自己绝对没有好处,就算是自己的实力远远的高过对方,能够杀得了对方一百人一千人,可是纳兰元述可是有五十万大军啊,到时候就算是累的话,也会把南明累死。

    终于熬到了晚上,南明换了一身夜行衣,在暗处观察着城墙的状况,不得不说纳兰元述十分的谨慎,城墙周围就有四队巡逻的人,而且中间换班的间隔时间很短,而且城墙上面也驻扎了许多士兵,估计自己还没有爬到一半就被人家给发现了。

    南明在暗处等着,希望有一个落单的人,自己解决了他再换上他的衣服,好混出城去。等了两个时辰之后,不知道是那个家伙憋不住了,还是老天爷可怜南明,终于看到有一个人出来了,他跑到不远处的岸边解开了裤子。

    南明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小心的往那边移动,等到那个人解决完了之后,刚刚回过头来,南明出手了,一个肘撞就把那个人撞晕了,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发现,急忙把这个人拖进暗处,换上了他的衣衫,铠甲走了出来。

    一路都低着头,本来打算去城门那里看看,能不能趁着黑夜混出去,怎想到他还没有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再叫自己,“什么人,站??!”

    南明依言停了下来,扭头看了一眼,是一队十人的巡逻小队,“大哥有什么事情吗?”为了不惊动这些人,南明问了一声,若是能够不动手的话,就尽量的不动手,免得提前暴露自己。

    “你是什么人,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是来上厕所的?!蹦厦魉档?。

    “上厕所?”那个人有些奇怪的看了南明一眼,“说,口令是什么?”

    “口令?”南明摸了摸鼻子,没有还有什么口令,他哪里知道是什么口令啊,他眼睛转了转,看了看四周。

    “你不知道口令,不是骁骑营的人?”那个人看到南明犹豫说了一句,镇守城门和城墙的部队是纳兰元述的亲信部队骁骑营,并且纳兰元述一早就发布了口令,若是不知道口令的话就地格杀。

    南明舔了一下嘴唇,看样子自己若是说不出口令的话,人家是铁定要抓自己了,他瞥了一下四周,撒开脚丫子就跑了,他已经看到人家准备拔刀了,这个时候在不跑就等着被抓吧。

    “奸细!追!”那个人叫了一声,急忙带着人追了过去,而且一边追还一边喊。这些士兵的反应还真是不错,过了没有一刻钟,就有好几路人马捉拿南明了。

    南明来镇越城也不过几天,对镇越城的街道不是很熟悉,七拐八拐的竟然跑到了一个死胡同。而且身后的那些追兵也追到了这里,拿着刀往南明这边靠近。

    看了看越来越近的士兵,又看了看一丈多高的墙壁,南明咽了一口唾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胺畔卤?,束手就擒!”一个人扬着刀对着南明喊了一句。

    南明眼神变化了一下,慢慢的放下了自己腰间的刀,并且脱下了铠甲,那些人看到南明已经放下兵器,而且解除了铠甲,纷纷放下手中的刀,打算生擒南明回去严刑拷打。抓到一个奸细,若是让将军知道的话,绝对会嘉奖自己这些人的。想到这里他们脸上已经满是笑意,不过他们却是没有看到南明嘴角的那一丝微笑。

    两个人率先到了南明的身前,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们动手,南明就动手了,他一把抓住了那个士兵的手,用力一拧之后一个膝撞就打到那个人的头上,接着一记腿鞭扫倒了另一个的头上。南明现在用的可是全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且击中的地方又是致命的头部,两个人直接被打的七窍流血倒在地上没有了生息。

    那些人看到南明的身手不弱,立刻放弃了生擒,举着刀向着南明砍了过来,一交手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人家的实力可是远远的高过自己的,南明运用炼魂巅峰的实力,没有一刻钟的时间,对面的这二十几个士兵全部倒地不起,断胳膊短腿还算是轻的,重的基本上都已经去找阎王爷喝茶去了。

    言行此时打算进来找南明商量一下事情的,看到南明的样子,他立刻四处查看了一下发现门窗完好,并不像是有人闯进来的样子。难道这个地方还有此等能人,竟然能够躲过我的耳目?言行不由得吃了一惊。

    南明看到言行惊讶的神情,挥了挥手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言叔,我没事?!蹦厦骰夯旱陌纬隽薭ǐ shǒu。

    “你这是什么意思?”对于南明的行为,言行感到很不可思议,搞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目的。言行查看了一下南明的伤势,发现南明的伤口,虽然能够看到外翻的皮肉,但是却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让言行十分奇怪。

    南明嘴角抽动了一下,“借刀杀人?!苯艚幼拍厦靼鸭苹孕兴盗艘槐?。

    言行对于南明这个小子已经有些恐惧了,他没有想到南明对敌人狠,而且对自己更狠。为了对付敌人,自残的方式都用上了,这种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澳愕募苹淙缓苤芟?,但是那个怪医的实力可是不弱?!毖孕刑嵝蚜四厦饕簧?,对于那个怪医,言行总是有些莫名的恐惧。

    他一把抓住一个士兵的衣领,问道:“说,口令是什么?不说的话我杀了你!”

    那个士兵因为断了手,脸上满是汗水,被南明抓住他吓坏了一时之间忘了回答,南明皱了皱眉头,一把抓在这个人的断手处,“??!”他惨叫了一声。

    “说不说?”南明怒视着问道。并且用手捏住了这个人喉咙。

    疼痛让这个人瞬间回过神来,看到南明的目光咽了一口唾沫,“说,我说,你,你刚刚问的是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