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游戏竞技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19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9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眼睛在一个黑衫人的身上顿了一下,眼睛盯住了他腰上的一个罩着黑布的小笼子。与言行和林明交换了一下眼色,言行看到南明眼睛盯的地方瞬间就明白了,他是想截断顾钟等人和顾家的联系。

    言行大喝一声强攻过来,南明和林明也攻了上去,冲进了对方的人群之中,不得不说言行的实力不是盖得,只一个照面,对方的三个人已经倒在他凌厉的剑气之下。

    顾钟持剑和言行打斗起来,而南明一边打斗一边瞄着那个人的动向,抽冷子趁着那个人不注意的时候,拿出弩箭一箭就贯穿了他腰上的笼子,而弩箭也在瞬间进入了他的身体,带着一股血水从另一边飞了出去。

    林明一??姆闪饲懊娴某そ?,疾走两步趁着那人的尸体没有倒地的时候,一个横扫把那人带着笼子劈成了两半,内脏躺了一地。

    南明可没有兴趣看那个人的尸体,他眼睛瞟见地下的信鸽也成两半的时候呼出一口气,进攻了几次迫退身前的几个人,看到对方又围了过来,南明假装后退的退了几步,好像是怕了对方人多势众,口中说了一声,“走!”没有理会前面的敌人,一个转身向着后面跑去。

    南明和林明在前面跑着,言行则是在后面断后,他们将身法运行到极致,一个起纵足有三丈。听到身后“嗖嗖”的破空声,言行停住脚步,长剑一转娩出一道剑幕,劲箭被他的剑幕挡在了外面。

    哗啦啦的劲箭落了一地。等到其他人再弯弓射箭的时候,南明几个人的身形已经变成了小黑点,劲箭根本就够不到。

    顾钟也不着急追赶,而是背起了地上的顾木峰,“看看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

    手下巡视了一下,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顾勇几人全部丧命?!碧秸飧鱿⒐酥拥纳硖寤味艘幌?。这几个人都是家族培养的对象,日后顾家的倚仗,没有想到竟然会丧命在这个地方。

    顾钟查看了一下南勇几人的伤势,眼中露出骇然的神情,对方究竟跟顾家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下这等毒手!

    但是现在不是追查事件的时候,只要是救活了顾木峰,那事情的经过就变得很清晰了。顾木峰的伤势耽误不得,仔细思量了一下,顾钟还是绝定去青云城,毕竟青云城距离自己最近。

    再看到信鸽被劈成两半的时候,顾钟皱了皱眉头,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话,起身上马往青云城跑去。

    不过他们却是没有注意到言行一直在暗处跟踪着他们。

    顾家的财力还真不是盖得,直接包了一个客栈,顾钟察觉到信鸽被杀之后,就立刻派人去无云城,让人把这边的情况说清楚,好让老家主做好准备。又派人去请全城最好的大夫,来为顾木峰疗伤。

    对于城内今天流传的惨案,顾钟没有时间细想,顾木峰是顾翔最喜爱的儿子,若是他出了事情,天晓得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南明几人此时正在客栈外面观察,看到对方派出人手通风报信,南明就让林明跟了上去,免得等到顾家大队人马到了之后,自己这边不好下手。

    他看了言行一眼,叹了口气,南明此时正在心中责怪言行,都是妇人之仁坏事,若是当初用的是穿肠毒药,恐怕就不是现在这种棘手的情况了。猛然之间南明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一向独立专行的自己,当时怎么会下意识听从言行的话呢?南明却是不知道,他那沉睡已久的人性正在被渐渐的唤醒。

    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现如今只有再想办法杀了顾木峰,这个棘手的事情让南明不得不好好计划一下。

    南明此时手中拿着一封书信,是顾钟写给顾翔的,南明冷笑一声把信封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

    眼神阴晴不定,让言行浑身都有些发冷,不知道南明在整什么幺蛾子。

    而此时的青云城比之先前可是乱了不少,城主和赵家都在嚷嚷着捉拿凶手,毕竟乌老大的这件案子在民众之中引起了恐慌,不管能不能够找到凶手,他们总要做做样子。

    顾钟急的在房间内不住的打转,此时客栈的房间内挤满了人,有头发全白的,有头发花白的,还有黑发的。

    这些人都是大夫,他们看到顾木峰的情况都是摇了摇头,都说情况不容乐观,要顾钟准备好后事。

    顾木峰身上的那几道剑伤虽然看似深厚,但是并没有击中要害部分,反而是那不大出血的一箭,是最难办的。

    他们只能够替顾木峰把伤口包上,防止他失血过多而死,但是对于那支劲箭他们真是无能为力,因为劲箭靠心脏太近了。而且箭支上面还有倒刺,稍有不慎可能就会结果了顾木峰的性命,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们可付不了这个责任。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捋了捋胡子,摇头晃脑的说道:“依在下看来,恐怕只有那个怪医能够医治他了?!?br />
    其余的大夫听到他的话后,都不由的点了点头,恐怕就只有那个人了。

    听到这个人的话,顾钟眼中露出希望的神情,口中说道:“那个人在什么地方?”

    老者想了一下,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人住在青云城的迎松山上?!?br />
    看着这人不着急的样子,顾钟真想给他两巴掌,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竟然还这么啰嗦。

    “不过那个人十分奇怪,给人看病完全是看自己的心情,他要是心情好的话,分文不取,若是不好的话,就算是你用万两黄金,他也不会看病人一眼?!崩险咚档?。

    “你可先用人参帮病人吊命,等到请到那人之后再交给他医治?!崩险咚档?。

    事到如今顾钟也只能够这么做了。一边派人去买人参,自己则是亲自去迎松山请那个怪医。

    看到顾钟走了出来,南明让言行跟了上去,自己则是在那些大夫离开这里的时候,截住了一个人,逼问了一下顾木峰的情况。

    得知顾木峰目前还是昏迷不醒的时候,南明稍稍呼出一口气。事不宜迟,自己要尽快动手。南明叹了口气,对这件事情表示有些无力,自己的人太少了。而对方的人太多了。正面对抗自己根本就讨不到好。但是暗处动手的风险可能也很大,顾钟必定会严加防范的。自己能不能够得手还尚未可知。

    不过现在顾钟既然出去了,南明就趁着他没有在这里的时候,探查一下客栈里面的情况。

    顾钟出了青云城往迎松山走去,路途中虽然注意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被盯梢了。言行跟着顾钟一路来到迎松山。

    迎松山可谓山如其名,满山都是郁郁葱葱的松树。许是很少有人上山,所以山间连条小路都没有。

    顾钟在山下转了一圈,碰到了一个砍树的樵夫,给了那人一些银两。那人立刻笑脸相迎,“先生有什么事情么?”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说的真是不错。

    顾钟问道:“这位小哥,如何才能上山呢?”看着这郁郁葱葱的松树,顾钟一阵无力,若是贸然进去这么东拐西拐的自己很有可能就走不出来了。

    樵夫看了看背后的迎松山,口中说道:“不好意思,这迎松山我也没有上去过,”紧接着他贴在顾钟的耳边说了一句,“这里面很邪的,想当年我同乡的几个伙伴进去了之后就没有能够再出来,村子里面组织了不少人手,可是连尸体都没能找到?!?br />
    顾钟听到樵夫的话皱了皱眉头,并不是在意这个地方邪不邪,而是这个樵夫不知道上山的路。那个樵夫笑了笑扛起木柴走了,虽然没有帮上顾钟的忙,但是银两他也没有归还。

    顾钟没有说什么话,脚步一踏走进了迎松山。其实这迎松山并不是很大,顾钟若是运足内力,足以让山上的人听见。但是自己如今是来求医的,这么做太不礼貌了。只能够硬往里面走了。

    迎松山的松树遮天蔽日的,地上还生长着一些名贵的草药,顾钟对于地下的草药倒是无动于衷,不过他感觉越往里面走,越是阴森。他浑身抖了一下,从心里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好像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都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住在这个地方?不过虽然他心中有些恐惧,但是脚步并没有停下。因为山林里面太过于寂静,言行并没有跟的太近,原本一个时辰就能够到顶的路,顾钟足足走了有两个时辰,才好不容易的到达山顶,身上的衣服都被荆条划破了,头上满是汗水。

    不过索性的是,顾钟在前方松影之间,隐隐约约看到了一间茅屋。他精神一阵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往前面走去。

    茅屋坐落在山顶上,云雾遮蔽之下,隐隐约约的。好似不是人间的东西。这个时候顾钟才觉得,在这僻静的山林中有一住处,倒是能够与世隔绝,落得个自在。

    走到面前顾钟看了看,茅屋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普通的茅屋,没有顾家的高贵大气,但是在这山水之间却显得十分和谐,让人不自觉的融入其中,好似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居所。

    顾钟并没有贸然推门进去,而是在门口拱手行礼说道:“晚辈顾钟,久闻前辈大名,今日特地前来拜会?!?br />
    顿了一会儿,顾钟也没有听到里面人的回答,他也没有着急,又运足功力说了一遍。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句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跟你墨迹?!?br />
    从这个人的话语之中就能够听出这个人是个不喜欢人啰嗦,而且也不愿意人奉承他的人。对于这种人直话直说远远比阿谀奉承要来的好。

    顾钟皱了皱眉头,暗自责怪自己没有摸透这人的脾性,一句话就破坏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但是这也怪不得顾钟,因为这个人他又没有接触过,他先前所说的话,就是礼貌用语。

    顾钟顿了顿,只有实话实说的道:“晚辈的一个亲友受了致命的伤势,除了前辈恐怕无人救治,还望前辈施以援手,晚辈不胜感激?!?br />
    “哼,你走吧。我是不会出手的?!惫忠胶吡艘簧档?,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烦。

    他的这句话,让顾钟十分头痛,不过自己这么辛苦的爬上来,总不能够这么轻易的下去。眼睛一转,他说道:“前辈不敢出手,是不是怕救不活人,落了前辈的名头吧?!?br />
    这个怪医笑了一声,口中“呵呵”两声,语气平缓的说道,“你也不用使什么激将法。你认为这么简单的激将法对我有效么,呵呵?!庇锲型赋鲆凰坎恍?。

    顾钟听到这个,双手一挥袖子与空气击打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既然如此,晚辈就此告辞?!苯艚幼潘笞吡肆讲?,边走边嘟囔的说道,“都说这个人是行侠仗义的好汉,没有想到竟然见死不救的人,都怪我太轻易相信别人了?!?br />
    顾钟刚刚走了没有几步,就感觉后面一阵强大的元气波动,比之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只听见后面一声,“哐当”的关门声。顾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茅屋的门还是紧闭,叹了口气,心中暗叹,恐怕自己少爷这一次的生命有危险了。

    他只有回去再想办法了,他就不相信了无云城中,竟然没有能够治疗少爷箭伤的人。扭过头来打算走的时候,他吓了一跳,自己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粗布衣衫,头发花白但是脸上并没有皱纹,不仅如此而且他脸上的肌肤如同婴儿般滑嫩,顾钟知道这是真气xiū liàn到很高深的境界才出现的情况,恐怕眼前的这个人是个绝世高手。

    “既然你如此说,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伤势能够难得住我?!惫忠剿档?,径直往下面走去。听到怪医肯救治自家少爷,顾钟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怪医走了两步,扭头往东边看了看,那锐利的眼神透过重重树障射到言行的眼中,言行感觉到自己的行踪都已经暴露了,正在想要不要现身的时候。

    那个怪医轻笑一声,回过了头,也没有说什么话,往山下走去。对于他来说,这个跟踪藏在这里的言行与顾钟有什么恩怨他不会管,也不会干涉。他只是答应救治顾木峰,并没有答应把他们解决所有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