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游戏竞技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18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8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若是能够学的这个技术,那自己就不用带那人皮面具了。

    “这跟刚才相比,简直是两个人嘛,”南明笑了一下,“那个,我拜你为师,能不能够学的这个本事?”

    “这不过是雕虫小技,我的这个办法只能够迷惑比我实力低的,若是实力远高于我的,恐怕只扫我一眼,就能够识破我的伎俩?!甭奖此档??!安还谡飧龅胤?,能够识破我的人,估计还没有?!?br />
    “哦?!蹦厦魇牡懔说阃?,这套东西自己现在学了也没有用啊,现在出去比自己实力高的人可是太多了。加上刚才杨雪凝说,这种伎俩只有达到造化之境才能够施展,让南明的脸色更加难看。造化之境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他们一边往冀州城走,南明一边询问着一些xiū liàn事情。不过可惜的是陆冰源只是说两句,要么就是闭口不言,南明无法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

    走了一段距离,南明就放出了血翅扬天雕,照他们这么走下去的话,那还不要走到猴年马月啊。

    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明月城可是不近,几个人在血翅扬天雕上面呆了整整三天三夜,南明他们才看到了明月城那巍峨的城墙。

    在两人的闲聊中,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林家,林家不愧是明月城三大家族之一,很是气派,真是威风八面。

    门口的几个侍从看到林清之后立刻行礼,“xiao jie好?!?br />
    林清点了点头从他们眼前走了过去。南明刚进门还没有走几步,他还没有来得及看看林家的景象,就看到一个zhōng nián měi fù急匆匆的跑过来。

    看到林清之后,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清儿,你没事吧?!?br />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清的娘亲温柔,看到温柔那担忧的神色,南明感觉自己的心猛地震动了一下鼻子都有些发酸,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是突然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娘亲,我没有事情,让您牵挂了?!绷智宥晕氯岷苁蔷窗?,以前也是这么对温柔说话的。

    虽然女儿嘴上这么说了,但是温柔还是不放心走过来,仔细的检查了林清一下,才彻底放下心来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能独自出去了,你这样让我们有多担心啊?!?br />
    “嗯,孩儿记下了?!?br />
    刚才温柔一直在记挂着宝贝女儿的情况,此时才注意到林清身边的南明等人,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南明一眼,有些惊讶的南明的发色和眼睛的颜色,又仔细的看了看南明的相貌,口中惊讶了一声,走近南明几步又看了看。

    对于温柔这种情况,南明感觉很是奇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温柔稳定了一下情绪,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南明一眼,口中说道,“你很像一个人?!?br />
    听到温柔的话,南明有些奇怪,难道眼前的这个妇人知道自己的父母么?“你认识我的父母么?”

    温柔摇了摇头,-“不认识,不过你们真的很像,你的前胸左侧是不是有一颗红痣?”

    “你怎么知道?”南明有些惊讶了,“我像谁?”南明感觉有一件很让他无语的事情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对于眼前的这个妇人,他实在是有些奇怪,自己身上的秘密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南冰月之外,就连南灭和家主南仁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是眼前的这个妇人了。

    听到南明的话,那个妇人脸上激动的神情更加激烈,双手紧紧抓住了南明的手臂,语气都有些颤抖的说道,“孩子,我是你娘亲啊?!?br />
    “娘亲?!”这两个字让南明震惊了,对于妇人所说的话,南明也明白了,她说自己像一个人,应该就是她的丈夫。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南明有些不相信,自己可是在南家出世的,那个南仁还说自己出生的时候红光满园呢,不过眼前的这个妇人,自己和她素不相识,而且没有什么仇怨,她应该也不会加害自己吧。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冷静一下?!蹦厦魉档?,没有理会后面温柔的喊声,自己往里面走进了一间客房。

    林清有些傻眼了,原本她是打算带着南明过来抵挡一下子顾倾城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而且顾倾城现在也走了,只剩下了顾倾城的父亲顾木峰在这里了。

    而且顾木峰来到林家已经许多天了,说是为了两个小家伙的婚事,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一直都没有提,也不由得让人暗自着急。

    不过现在的温柔担心在意的事情又多了一件,那就是南明,她已经能够肯定南明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了。

    看着这种发展趋势,南明很有可能会成为林清的哥哥,这么奇怪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巧合么?“娘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温柔看着南明离去的方向,叹了一口气,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原来在有林清之前,温柔还有一个儿子,但是因为当年被仇家追杀,孩子也在那个时候丢了,这么多年来温柔和林立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孩子,但是始终都没有结果,没有想到现在竟然遇到了,她现在都已经在感谢老天了,老天爷把他还给自己的时间并不算晚,她原本是想临死之前能够看到儿子一眼,那她就知足了。现在自己还年轻,能够照顾南明。这实在是太好了。有些东西你拥有的时候,可能不觉得珍贵,但是有朝一日失去之后,才知道那是自己必不可少,若是在失而复得,自己一定会加倍珍惜的。

    陆冰源对于这种母子重逢的戏码,根本不感兴趣,让人给他找了一间客房。

    虽然已经深夜了,但是南明并没有入眠,也没有xiū liàn雷神诀,而是躺在床上想着事情,这件事情比之以往自己遇到的事情都要棘手。不知不觉,就这么睡着了。他睡的很沉,以往养成的那些习惯都被他抛诸脑后了。也没有防备什么,因为他知道若是真的有危险的话,那么杨雪凝就会帮自己解决的。

    的黑暗做着斗争。

    南明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不知道何时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落在了地上,南明眼疾手快的趁着披风没有落地抓在了手上,披风上面的皮毛十分细滑,显然是用上好皮毛做成的,其中还有淡淡的清香传来。

    对于这个味道,南明并不陌生,如茉莉花般的清香,这种香气在温柔抓住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记住了。

    南明抓披风的手顿时紧了紧,闭上了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

    “吱呀”一声门响,陆冰源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南明这个样子轻笑了一下,“小子,骨肉相逢的滋味怎么样?”

    “不怎么样,说实话我现在都有些不相信,我根本就不相信?!蹦厦魉档?,自己以往的信念在这一刻好像全部击碎,自己那么努力除了为了落月萼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去百族战场救回自己那失踪的父母,现在若是温柔和林立是自己的父母话,那自己奋斗下去是为了什么?

    南明眼睛转动了几下,旁边的陆冰源看到南明思考的样子,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虽说南明的脸庞颇显稚嫩,但是那个神态就好似是多年身处险恶环境中的老油条似的,这种神态出现在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脸上让陆冰源十分奇怪。

    “你不是要我拜你为师么,如果我拜你为师的话,大约需要多久能够赶过你呢?”姑且不管自己是为了什么了,现在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只要是自己的实力达到了,那么不管是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会事半功倍的。

    “不知道,这个除了自身的xiū liàn之外,更重要的是领悟?!甭奖此档?,说着手中一道红光闪过,一道红色的玉符就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对于陆冰源的出神入化,南明也已经习以为常了,紧接着陆冰源冲着南明一挥手。南明只来得及伸手格挡一下,但是并没有挡住玉符。

    玉符击在南明的眉心,瞬间好似融化了一般,进入了南明的脑袋之中。南明浑身一阵,只感觉头疼欲裂,脑海中的玉符轰的一声bào zhà,红气环绕之间,几个大字出现在南明的脑海中,“元阳离火诀”

    还没有等到南明反应,这五个大字渐渐变得模糊,化作一个个奇形怪状的文字,像是以前的甲骨文,但是又不像,可是南明偏偏又能够看得懂。

    使得南明不由得沉醉其中,不知过了多久,南明慢慢的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红光,浑身抖了一下,很舒服的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浑身的骨骼发出咔咔的声响。

    房间之中已经点燃了蜡烛,短小的火苗不停的跳动着,似乎是在与屋内的黑暗做着斗争。

    “这元阳离火诀是至刚至阳的法诀,我因为体质原因xiū liàn不得,送与你正好,若是你日后能够参悟,我以后可能还有要你帮忙的时候?!?br />
    陆冰源的话南明倒不怎么相信,放着好的武功自己不练而让徒弟练,那不是圣人就是傻子,陆冰源的行事作风不是圣人,而且他的机智与果断,也是南明少见的。

    这种人与南明太像了,若是南明对他没有用处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日后帮忙不是问题,师父,那您是不是应该帮我把体内的蛊虫先给弄出来呢?”南明笑着说道,日后帮忙不帮忙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现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赶紧让这个老爷子把蛊虫弄出来。

    陆冰源翻了翻眼睛,“看你以后的表现了?!彼低暾饩渲舐奖淳团ね纷吡?。

    南明扭过了头,知道这个人和自己一样,都是自私自利的,从不相信任何人。

    就在这个时候,几声敲门声响起,温柔手提着饭篮走了进来,看到南明之后,脸上立时露出了微笑,“呵呵,你醒了?!彼底潘逊估悍旁谧郎?,打开之后,一阵饭香迎面而来,南明过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吃饭,忍不住狠狠吸了两口。

    “刚刚来的时候看你睡着了,就没有打扰你?!苯幼潘源鸸值乃档?,“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也不披点东西,受了风寒可如何是好?!?br />
    她一边说一边把饭篮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些补品,用手摸了一下碗底,笑了一下,“刚刚好,来?!?br />
    对于温柔的唠叨,南明出奇的没有多说话,而是静静的在听着,伸手接过温柔手里的汤碗,“我自己来就行?!?br />
    喝了参汤以及一些补品之后,南明送温柔出了门,看着温柔的身影渐渐走远,逐渐消失在南明的眼帘中,而南明的眼睛却是依旧看着温柔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合上。

    这几年南明在南家看似受尽了家族的照顾,但是他并不快乐,有些东西不是那些物质条件能够弥补的,就比如亲情,整个南家真正了解自己的恐怕也就只有自己的妹妹南冰月了。

    南明也不是冷血之人,温柔对自己的照顾,他自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世之谜实在是让南明有些难以接受,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这个温柔可能就是自己的亲生娘亲,若是在几年之前,南明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可能会很高兴,但是现在得知,他除了有些意外之外,更重要的是有些害怕。

    人一大遇到自己的亲近的人,第一个感觉并不是高兴,而是害怕,南明怕自己担不起温柔的疼爱。

    南明今天都没有xiū liàn雷神诀和陆冰源给自己的元明离火诀,因为他的心境乱了,这个时候若是再强行xiū liàn的话,对自己是不会有好处的。

    走在林家的宅院之中,那些下人看自己的眼光都和先前有些不同了,他们的眼光之中多了一丝敬畏。林立属于林家的直系子弟,他的儿子可是家族的继承人,然而林立这边只有一个林清,所以一直在为谁来继承林家而苦恼,但是现在不同了,若是南明是林家少爷的话,那么他就很有可能就是家族的下一任族长了,他们日后还要在南明的手底下吃饭,对于南明恭敬是必然的。

    想来这些下人,温柔已经吩咐过了,南明叹了一口气,走到陆冰源的门前,敲了敲门。

    屋里面的陆冰源从入定之中睁开眼睛,听到敲门声?!敖??!彼丫碌嚼慈耸撬?,在林家恐怕也就只有南明会来找自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