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137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37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时青年的眼前全部都是南明的幻影,无论是相貌还是气势都是一样的,让人根本就无从分辨,他知道这是速度达到一定程度造成的残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自己消失,但是胜负之分往往就在很短的时间,这点时间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不过他没有惊慌,而是慢慢的闭上眼睛,在这个时候眼前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还远远不及耳朵来的管用。他放开自己的修为任由自己的元气在周围飘荡,他感觉到自己的左边元气有点波动,脚下一点立刻后退了一步。

    南明的一掌击过先前这个青年站立的地方,对于这一掌的落空,南明没有丝毫的意外,对方既然是地煞之境的高手,定然是有点手段。

    不过南明没有迟疑,双手打出几道手诀,狂暴的元气在南明的手中发出,挥舞起来掌风呼呼,周围的环境好像都变得十分沉闷,十分的压抑。

    青年也感觉到了变化,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得阴暗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此时天空之中已经乌云密布,大自然的威压使人透不过气来。

    而且这乌云的范围很小,只有方圆十几米,与周围的晴空格格不入十分显眼。他用元气感受了一下,发现这里面蕴含着很大的力量,好像爆发了之后就能够毁天灭地似的。

    对方的武技竟然能有这等威力,想必最少也是地阶gōng fǎ了。

    不过对方的武技有些特殊,其中好像还夹杂了一些天地元气,使得他的武技在气势上面又强盛了三分。青年的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没有想到南明的悟性竟然会这么高,武者修士最想达到的境界就是传说中的天人合一之境,那个时候任何武技都不是这个境界高手的对手,就算是天阶武技也没有可能。就算是你的武技再怎么高级,实力再怎么强横,对于这茫茫天地来说,也不过沧海一粟。个人的能力再强也无法和天地抗衡,所以遇到那种高手根本就没有获胜的可能,甚至连逃跑可能都有问题,只有落败一途。

    自己的组织之中能领悟天地元气运用的,寥寥无几,这个小子虽然只是刚刚开始领悟,还没有完全掌握,但是他还年轻啊。青年自己在与南明相同年纪的时候,远远不如南明,而且就算是现在的自己比之南明都查了不少,修为什么的可以靠自己长时间的xiū liàn积累,但是悟性就是不同了,除了自身的体悟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天赋。有些人经过刻苦的xiū liàn实力已经很不错了,修士的等级也已经很高了,但是始终还是不能够达到武者的顶峰,欠缺的就是那一点,天赋秉异。

    眼前的这个小子这么年轻竟然就能够体悟到天地元气的运用,将来的成就可以说不可限量,一定是威震天下的人物。对于这种极有潜质的人,要么不去得罪,要么若是得罪了就要立刻斩草除根,要不然等他成长起来,你以后的生活很有可能就是活在恐惧之中,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会给你致命的一击。

    青年知道不能够让南明把这武技的气势运足了,若不然的话,这一击自己可能就承受不住。就算是接住了,也会受到不少的伤害。

    “轰隆隆”的雷声从乌云中传来,青年感觉压力又大了几分,他没有再迟疑,把手中的长剑插在地上,双手也挥舞起来了组织的本门武技,五毒玄冥爪!

    几个手诀从他的手中发出,丝丝浓郁的黑气在他的身前凝聚,他手中的招式越打越快,那黑色的元气已经很浓郁了。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毁灭一切的力量,竟然能够和南明的万化雷诀不相上下。

    南明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的青年,他这一招其中蕴含的力量,南明可以说是一清二楚,那个青年运用起了自身的地煞之气。让南明压力倍增。毕竟这不是同一等级的打斗,光是对方那高于自己的威势,就能够压制住一些修为比他低的人。

    南明则是不然,他知道对方攻击在即,手中打出几道手诀,“喀拉拉”一道闪亮的闪电在乌云之中出现,并且在其中不断的翻滚。使得南明的威势更加强盛了几分,凝聚了不少的雷电之力。

    青年头上满是汗水,好在是自己的结印已经完成,自己的地煞之气在加上自己的元气,在身前快速的凝聚,化成黑屋罩在方圆两三丈远的地方。

    “叽!“一声响亮的鸣叫从黑雾之中想起,一直浑身黝黑,双翅散发着浓郁杀气,身长两丈多的巨鸟,破雾而出向着南明飞来。尤其是那一双尖锐的爪子散发着幽幽的寒光,好像能够穿透一切,令人不寒而栗。

    暗处的凌霜华心都跳到嗓子眼了,生怕南明受到伤害,想要过去帮忙,可惜的是自己i不会武功。只能在这里干着急了。

    闪电在空中翻滚着凝结了不少的雷电之气,“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从乌云之中传出。一条长约两丈浑身散发着雷霆之气的紫色巨龙从乌云中咆哮着飞了出来,向着那飞着的黑鸟就冲了过去!

    两头元气凝集所产生的动物,这个时候在天空好一场大战。

    雷龙凭借着自己的气势强,采取的都是大开大合的打法,反观那只黑鸟则是借着身体的轻盈一直走着诡异的路线双方一直在僵持不下。

    南明的脸色有些难看,刚才这一招他可是运用了八成的功力,此时的身体有些虚弱,他急忙服下一颗丹药,并没有等到上面的战场出现结果。

    他又发动了攻势,手中的长剑蓦然出鞘,落花十九剑在南明的手中快速的翻转而出,这落花十九剑,南明是越用越纯熟了,比之先前的时间也短了不少,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好,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精。

    南明运起的长剑蓦然一停,一道长约十四五丈的剑气冲天而起,好像是要碎裂苍穹一般,他没有丝毫迟疑向着青年就劈了过去。

    这包含无上剑势的一剑让青年压力倍增,他没有想到南明不仅领悟了高深的天地元气,竟然还领悟到了这么高深的剑势,这么强烈的剑势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抵抗的了得,在自己的宗门之中能够领悟到这种剑势的,恐怕还没有呢。他这个时候心中不由得想到难道这个小子是某个绝世强者的转世,不然他这么小小的年纪怎么会达到这种境界。

    单纯的运用起剑法,青年知道自己的剑法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刚才自己的那个武技已经是自己所能够掌握的最高武技,那一击他运用了六成的功力,此时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再发动一次攻击了。所以这个时候看到南明这一招必杀剑气,他已经萌生了退意。

    青年没有等到南明的剑势临身,就已经运用身法远远的逃开了,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道声音远远的传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我们总有机会再碰头!”

    南明的这无上一?;瓶罩?,那只黑鸟与之相撞立刻悲鸣一声,被生生的劈开,化作丝丝天地元气重新回到了天地之中。雷龙也仰天一声长啸渐渐的消失了,南明长剑一抖剑气蓦然消失无形。

    他眯着眼睛看着青年逃走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

    凌霜华从暗处走出来,来到南明的身边,她虽然没有xiū liàn元气,也不会武功,但是南明刚才这两招的威势她也能够感觉的到。此时她看向南明的眼神比之先前就变化了几分。

    她看着青年人逃走的方向,问了南明一句:“你为什么不杀了他,还要留着他的性命呢?”她与南明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能够感觉的到,南明虽然不能够说是一个好人,也不能够说是一个坏人,但是他对于敌人是十分凶狠的,就像是刚才的西门萧叶一样,他会斩草除根。

    血翅扬天雕的速度与实力,凌霜华可是亲眼目睹,地煞之境的西门萧叶都挡不住一击,这个青年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也远远不是血翅扬天雕的对手,她有些搞不明白南明为什么还要放过他。

    南明回剑入鞘,眯着眼睛说道:“因为我需要对手,而且是那种有潜力有实力的对手,因为只有这样的对手,才会让我感觉到恐惧,让我有奋斗和努力下去的动力和勇气?!?br />
    xiū liàn一途本来就是很烦燥无味的,若是没有什么东西逼迫着自己,xiū liàn的时间一长,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感觉厌烦。有了对手就不同了,你只有努力的xiū liàn才会战胜对手,获得活下去的机会。另一方面来说,南明也是在借着自己的对手逼迫自己。逼迫自己快速的xiū liàn。

    凌霜华摇了摇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战士,竟然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逼迫自己。但是她不得不说,南明的这个办法确实很管用,但是南明赌的也特别大,是再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南明从怀中拿出地图翻看了一下,只看到上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红线,红线两旁还标识了不少的地名和山岭。能够让那个组织看重的东西想必不是凡品,他把地图放在了空间戒指里面,打算等到把凌家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就按照地图上面标识的路径走上一走,看看会有什么发现?;蛐砘嵊幸庀氩坏降木惨菜挡欢?。

    凌中天几个人疗伤完毕之后已经正午了,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吃着苦涩的野果,呼吸着这山谷之间清新的空气,倒是也别有一番风味。

    逐流城这个城市不是很大,水利交通虽然不及流云城便利,但是也是一个水运发达的城市,繁华程度也是很不错的,但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流云城还是皓风国有名的烟花之地,古往今来有不少的公子哥经常来到这里寻欢作乐,逐流城也因此而名声大噪。

    凌中天一行人进入城中,南明四处的打量着,街上的小摊除了卖一些低等级的妖核之外,还有不少卖胭脂水粉的,摊位前面经常站了几个浓妆艳抹的姑娘。

    城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南明抬头就看到了一个高楼,大约有四五丈那么高,门匾上面写着叙情阁,门前挂着两个宫灯,若是晚上的话,必定十分好看。

    门口大开着,进去的都是一些身着华服的公子哥。年纪好像都不怎么大,都在三十岁之下??吹侥厦鞫⒆拧靶鹎楦蟆?,凌中天笑着说道:“小兄弟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脱离了组织的追杀,又把卧底在自己身边的奸细杀了,让凌中天心中的两块大石头同时放了下来,此时语言比之先前可是轻松了不少??己湍厦鞔蛉て鹄?。

    南明摇头不知,他是第一次到逐流城来,这叙情阁照字面的意思来看好像是聊天的阁楼,不过南明感觉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凌中天贴在南明的耳边说道:“这叙情阁可是逐流城最顶尖的妓院,那里面的姑娘,啧啧?!彼底帕柚刑爝屏诉谱?,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在回味。

    南明没有想到一个青楼竟然会叫这么文雅的名字,叙情,原来是叙的这个“情”。

    凌中天可能早就知道流云城可能呆不下去,所以把生意放在逐流城的也有不少,不过现在没有合适的院落,他们这个时候就是去投靠,逐流城有名的家族叶家。

    这个叶家是逐流城三大家族之一。南明也搞清楚了,朝廷为了让这个城市保持平衡,往往会在城中成建三个家族,让他们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互相制约互相牵制,从而朝廷就方便管理了。

    凌中天跨马来到叶家门前,门口的守卫走过来之后,凌中天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守卫脸上立刻露出恭敬的神情,躬身说道:“各位稍等,小人先去禀告家主?!?br />
    南明则是在门前好奇的打量着,比之南家好像要小一点,不过也算是气势恢宏了。

    而此时的旷野之上,一个身背长弓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策马来到西门萧夜伏击南明的地方,看到地上躺的那个身着华服的尸体,他皱了皱眉头,立刻下马过去翻看一看,呼吸猛然加快了不少。胸口剧烈的起伏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西门萧夜是他的徒弟,而且也是他唯一的传人,自己培养了多年的徒弟竟然被人家给杀死了,他的心情怎么能够平静。

    他查看了一下西门萧夜这些人的尸体,除了少数几个人是被人用剑杀死的之外,另外的那些人包括西门萧夜,都是被人用不知名的兵器杀死的,伤口很细,但是却是很深,割断了人的喉咙。像是银线之类的东西所为,但是伤口的十分平整,并没有银线所造成的拉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