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129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29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南明被心魔打的不住的后退,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心中暗暗的惊讶,这个心魔比之先前强横了不说,而且还悍不畏死十分的执着。

    心魔渐渐对准了南明,眼睛一眯浑身的气势陡然聚集在剑尖之上,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向着南明冲了过来,心魔的身形已经消失,只剩下了一把长剑呼呼向着自己飞过来。

    这种威势南明从来都没有见过,好像也没有办法阻挡,而且对方来势很快,眨眼之间就到了自己的身前。

    南明只来得及把用剑身挡住胸口,“咔“的一声光剑瞬间破碎了长剑,刺到了南明的胸口。

    长剑没入南明的胸口,但是南明却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感觉自身的力量被迅速的抽离,心魔握着长?;夯旱南殖錾硇?,看到南明的样子轻蔑的笑了一声,“我可以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斗,你呢?你为了什么?“

    南明此时脑海之中昏昏沉沉的,力量什么的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蓦然他听到了一声呼唤从远处遥遥传来,“孩子,站起来我的儿子不会这么轻易被dǎ dǎo?!?br />
    落月萼的声音也从南明的脑海之中闪现,“南明,你从来也没有让我失望过,这次也不能?!?br />
    为了什么?或许这就是答案。南明猛然睁开了眼睛,浑身散发出摄人的气势,那种执着化作道道金光穿透了心魔的身形,心魔嘿嘿冷笑一声,渐渐在南明的面前消失。

    南明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眼神比之先前多了一分锐利,让人看上去有些不不寒而栗。这一刻南明的心境又恢复了平和,不管是人也好,妖兽也罢。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好坏之分,只要是自己任何重要的东西那就要必须守护,也不管人家是怎么看的。

    这和南明做事有些差不多,他做事从来不看这件事是好事还是坏事,而是看这件事情值不值得自己做,只要是值得,那他就会义无反顾的做下去。

    南明只感觉到烦恼尽去,浑身身轻如燕,虽然南明的实力没有进步,但是心境却是提高了一大层。

    杨雪凝看到南明战胜了心魔,心中呼出一口气,刚才的情况已经十分危险了,杨雪凝在南明的意识海中不断的呼唤着南明,但是南明却是没有听到。现在看到南明不仅成功的斩杀了心魔,而且心境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修为什么的提高靠时间就能够得到,但是心境却是不同,若是没有大悟性的人根本就参悟不了。心境到了境界也自然会到,剩下的就是修为了。

    杨雪凝摇了摇头,心中说道,这个南明还真是个奇怪的存在,灵魂奇怪也就罢了,没有想到他这个小子的悟性竟然也这么高。杨雪凝也是自持悟性过人的人,在整个金翅大鹏鸟族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看到南明她也是自愧不如。

    南明呼出一口气,为了心中想要守护住的东西,前面还有很多的困难再等着自己,自己必要要把眼前的困难一个个踩在脚下。

    而就在南明打算离开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听到那一声吼叫之后,那些攻击的妖兽渐渐平复下来,开始慢慢的后退。

    南月城上的人看到妖兽退去并没有像原来那样拿着宝剑冲出去再多斩杀几只妖兽,看到妖兽退去他们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这些妖兽可算是走了,不然的话南月城可能就保不住了。南月城主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妖兽越来越远,持枪的手一抖,长枪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他身体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依靠在城墙上面,胸口不住的剧烈喘息。

    南月城主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凭借着一丝意念苦苦的支撑。此时看到妖兽退去,南月城主心里的防线猛然宣告破裂,极度的疲惫感传来,这个时候若是妖兽在冲回来。他估计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经过这次战斗,也让人类明白了一个道理,对待敌人若是能够斩草除根的就要斩草除根,对于那种永远也无法斩草除根的,事情就不能够做的太绝,不然对方的报复可是会让你吃不消的。

    或许是这次的妖兽攻城真的起到了效果,在这一段时间内那些佣兵倒是很消停,没有去妖兽森林。之后的一段时间,也有不少去的,但是却是损失惨重的回来,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妖兽森林的wài wéi竟然有了高等妖兽在了,他们那些人刚刚进入妖兽森林,竟然就碰到了七级妖兽,被立刻打了回来,让这些人头痛不已。

    微风吹过云水领道路两旁的树木,枝叶随风舞动,南明独自一人行走在这山水之间,显得十分落寞。

    云水领在流云城的西方,昨天晚上妖兽攻城,南明这一路走来发现了很多的痕迹,但是到这个云水领的周围,这周围的情况却是少了不少,甚至都没有痕迹,这让南明有些奇怪。

    自己昨天晚上追击那个黑袍人的时候也是走的这条路,不过却是没有走的这么远。按照常理来说,那些城中百姓想要尽快逃离就应该走这一条距离近的。南明晃了晃脑袋,或许这只是自己多想了。

    “吱吱呀呀”的车轱辘声从前方响起,南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看样子像是一队商队,车上面都用黑布蒙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南明疾走了两步来到这些人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有十几个手拿武器的男子分别护在车子的两旁,看到南明过来之后,立刻戒备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眼神锐利,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高手。

    南明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之后就快步走了过去,但是心中对这些人已经了解了大概,这些人的实力不错,而且他们衣着分明,不像是佣兵,倒像是某个家族的,因为南明在他们胸口处看到了一个用金线纹着一个小小的“凌“字。

    看到南明走过去之后,这些人的眼神也随着南明渐渐的移动,直到南明的身形消失在这些人的眼帘之中,他们才收回戒备的目光。

    “大家小心一点,这一带盗匪横行?!耙桓隽焱返娜怂档?。

    这个时候前面的一个车子掀开了轿帘,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云叔?!苯巫永锩娴娜苏泻袅艘簧?。

    领头的那个人听到女子的叫声勒马停下了前进的趋势,驱马走到轿子面前,“xiao jie,有什么吩咐?”

    “云叔,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到流云城呢?”里面的人问了一声,隐隐的轿子里面还传说一两声咳嗽声。

    凌云抬头看了一眼前方,“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时辰,我们差不多就能够赶到?!?br />
    凌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道路两旁的树丛一阵抖动,众人都戒备的看着远处,不少的人从树丛里面探出头来,手里拿着钢刀,正一脸嬉笑的看着凌云等人。

    凌云这个时候真的很像打自己一个耳光,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按蠹医浔?!”他高声喊了一句,之后小声对着轿子里面的人说,“xiao jie,你不要出声?!?br />
    那些人听到凌云的话后纷纷拔出了身上的兵器,杀气腾腾的看着山上的那些人,只要是凌云一声令下,这些人就会立刻动手和山上的这些人决一死战。

    “哈哈”两声大笑之后,一个脸上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从山上走了下来。在这个时候凌云下令自己这边的人快速逃离这个地方。

    看到凌云这些人想跑,那个络腮汉子,在山上疾跑了几步,脚下一点借着这个力道凌空飞踏了七八步,手中的刚到“铛”的一声就拔了出来,运集元气身体下方的凌云就是一刀。

    刀锋凛冽吹的凌云脸上的胡子都呼呼飞扬,而且对方这一招气势很强,而且又加上了自上而下的力道,实在是不好接。

    这些人都是习武多年的人,自然能够看到这个刀手的不凡,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一招刀手可是把全身的力道都运用到了刀上,若是没有三五年根本就练不到这种程度。这一刀若是劈实了,凌云和他坐下的战马都会被这一刀一分为二。

    凌云没有想到盗匪之中还有手段如此高明的人物,对方来的很快,自己坐下的骏马虽然也是百里挑一的,但是在速度上还是没有那人快,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凌云只能够挥剑架住对方的这一刀。

    “铛”的一声金属交接的声音响起,凌云手臂一沉感觉刀上面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手臂被震得发麻,身下的骏马也发出一声嘶叫,四只蹄子摇晃了一下,半跪了下来,不过随即它有站了起来。

    对方站在马背上刀锋一转顺着凌云的刀锋向着他的脖子砍去,“嗤啦”刀锋摩擦带出一道火花,凌风及时低头躲了过去,对方的一刀划空了,凌云趁着这个空荡向着对方的身上踹了一脚。但是被对方的手臂挡住了,不过凌云的力道却是把这个人踹下了马背。

    对方在空中一个空翻安稳的落在地上,举起长刀呵呵笑了两声,空中一缕头发缓缓落下,还没有落地一阵山风吹来,吹的四处飞去。这是刚刚那个人从凌云头上削落下来的。

    凌云脸色苍白,刚才那一击硬接下来可是十分吃亏的,凌云运起元气调节着身体,刚刚那一击使得他的内脏都震动了,这种小伤在平时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一点笑声恐怕都会让自己有生命危险。

    他眯了眯眼睛看了看周围,自己这些人的实力gāo qiáng,但是这些土匪仗着人数多,采取的是人海战术,已经有几个人受了伤,但是地下却是倒了好几个土匪。

    擒贼先擒王,只要是自己把这个头领砍了,那些人就会不攻自破。心中有了计较,凌云看了这个中年人一眼,也没有多说话,手中的长刀一挥闪现出一道长约三丈的刀气,他脚下一蹬身体犹如一只老鹰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翻身长刀顺势向着刚才的那个人劈了过去。

    对方看到凌云的这一招气势不小,没有逞强硬接,而是闪身躲避了一下,刀气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约五丈深约两尺的沟壑。紧接着凌云的拼命刀法在手中不断的翻转而出。

    对方没有想到凌云的刀法如此强横,这根本就不是打斗而是拼命,凌云的刀法之中只有进攻,根本就没有防守,这也是他在多年的生死历练中领悟到的几招拼命的刀法。对方若是也像他一样只进攻的话,凌云就能够顺势杀了他,可是凌云也会重伤。不过这也算是极好的了。

    一时之间那个头领被逼得节节后退,毫无还手之力。不远处的草丛一阵抖动,一个身着华服的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从暗处探出头来,看到这边的情况眯了眯眼睛,情况远远比他想象的要遭很多。

    他得到的消息确实不错,对方只有十几个人,不过他没有想到凌云竟然也来了,这个凌云在凌家的地位可是不低,本身又是一个地煞之境的高手,一般来说这种押运的事情是不需要凌云这个人的。

    难道情报出现了变化,他眯了眯眼睛,在混乱的打斗场中,发现了一个带着轿子的马车,几个凌家的人正在拼命护卫着,所以跑过去的土匪都被他们杀退了回来。

    有意思,这几个人不去?;ぱ涸说亩?,而是?;ぢ沓道锩娴亩?,难道这里面的东西比之外面那些押运的东西还要重要么?

    青年阴恻恻的笑了笑,从旁边拿出一张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羽箭化作一道黑光向着马车冲去,那几个护卫看到这情况立刻挥刀阻拦,“铛”的一声,护卫的长刀劈斩在羽箭上面,但是没有想到羽箭上面传来的力道这么大,他的手被震得有些发麻,丝丝元气顺着长刀流入自己的经脉,虽然元气不怎么强大,但是也是让经脉一阵绞痛。

    护卫虽然没有击落羽箭,但是他那一撞使得那支羽箭偏离了轨道,钉在马车之上,只剩下羽箭的箭尾留在外面。

    这一箭若是射在人身上的话,恐怕人都被射穿了。对方?;さ脑狡疵?,青年就更加明白里面东西的重要性。

    现在首要的是,先要把凌云解决了,不然的话有这个老小子在场,自己办起事情来不会那么轻松。

    凌家的护卫之中只有凌云那一个高手,只要是解决了凌云剩下的那些人就好说了。青年弯弓搭箭,向着凌云射了一箭,此时的凌云正在和那个人战斗,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偷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