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11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自量力,你真是找死?!白弦鹿媚锖吡艘簧档?,并没有给这个与自己同生共死的人好脸色。因为南明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了,差到连对方的一招都挡不住。

    南明翻了翻眼睛,这个时候可不是斗嘴的时候,自己还是该怎么逃走吧。他微微回了一下头,诸葛无为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后,自己根本就没有了后路。

    对方的剑阵已经发动了,剑气交错,他们并没有使用武技,在某种程度上面来说,他们这个都天七杀剑阵,比之武技可是厉害太多了,而南明则是不敢用武技,这些人的来历不小,他身上的武技大部分来源于南家,若是被这些人查到的话,南家可能就有危险了。

    地面被那些人的剑气划出长长的痕迹,骷髅则是一直站在南明身前半步,死神镰刀不断挥舞着挡住了一道又一道剑气。

    他们的阵势确实不错,剑气似乎运用不完,这个时候南明三个已经他们围住了。

    “七星抱月!“为首的那个人长剑一翻,夹杂和无上剑气与极强剑势的一招向着那个紫衣姑娘就劈了过来。

    其实这个人领悟的剑势并没有多强但是在阵势的增幅下,显得强大无比,这么强大的剑势,除了自己之外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光是这个余压就已经让南明睁不开眼睛,骨头都被压制的咯咯作响,好像就要碎裂一般。

    看到南明不能够动了,一个修士以为是自己机会来了,挥舞着长剑向着南明刺了过去,kū lóu sǐ神镰刀挥出挡住了对方的这一击,并且还还了一招,震退了对方那个人。

    紫衣姑娘看到这蕴含着无上剑势的一剑,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

    南明这个时候动了,他缓缓拔出长剑,剑势猛然发出,长达七八丈的剑芒在长剑之上爆发而出,璀璨无比,“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紫衣姑娘自然是感觉到身边强大的剑势,心念一转,双手汇集着浓浓的元气注入了南明的身体之中。

    受到了紫衣姑娘的元气值周,南明猛然感觉力量大了不少,自己的丹田早就已经不饱和了,但是对方的元气还在不断的注入,南明大喝一声,宣泄着承受不了的元气,他手臂的经脉刚刚鼓起,似乎隐藏着巨大的力量,又好像马上要爆裂似的。

    南明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剑芒猛然增大到二十多丈,光芒照亮了方圆十几里,就连远处的天墉城中也发现了这边的状况。

    一些修为高深的人自然是能够感觉到那边强烈的剑势和狂暴的元气波动,南无极看到远处的亮光,眯了眯眼睛,口中说道:“有如此修为实力少说也是造化之境,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br />
    剑气冲天好像打算碎裂苍穹一般,剑芒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强烈的扭曲,“轰“的一声发生了碎裂,黝黑的空间裂缝出现了。

    “轰“的一声,两股剑气相交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动,方圆二十几里的地面发生了强烈的震动,元气余波远远传出,几十里之外的天墉城都有感觉,那股狂暴毁灭一切的气势令所有的人都心悸。

    南明衣衫凌乱,面巾也已经被击飞了,不过他伸出坚硬的手臂趁着这些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衣服的下摆撕下一条,又快速的系了上去。他脸色苍白,五脏六腑都发生了强烈的震动,而且体内的元气被挥霍一空,强烈的疲惫感传来,令他身体晃动了一下。嘴角已经有鲜血流出。

    那个紫衣姑娘则是没有什么事情,不过脸色比之刚才刚才苍白了,倒是没有看到其他的伤势。

    反观那发动都天七杀剑阵的人,个个都吐出了鲜血,南明的修为虽然低,但是剑势却是很强,他那强大无匹的剑势,再加上紫衣姑娘狂暴元气的推波助澜,已经重伤了他们几个人。

    若不是有阵法的加持,他们几个人根本就挡不住那一招强大无匹的剑招,这个时候恐怕早就下去见阎王爷了。

    诸葛无为看到这个情况也是惊讶万分,刚刚那一招就算是自己也不敢硬接,实在是太过与强大了。自己若是硬接,就算不死,这辈子估计也会卧床不起了。此时他有些重视南明了,这个小子还算有些门道。

    骷髅倒是没有什么情况,刚刚他挡在南明的身前帮他挡住了一大部分余波的冲击,他如今骨头断了好几根,但是对他的行动却没有丝毫的影响,他趁着对方重伤,手中死神镰刀一挥,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砍了过去。

    他出手的速度与力量与刚才一般无二,这也是骷髅的恐怖之处,除非你能够一下子把他打成粉末,不然的话,就算是它只剩下根手指也会选择进攻。

    那个人看到快速划向自己的死神镰刀,抬起手打算接下他这一招,但是他刚刚抬了一下手就感觉到了痛楚,就在他忍下痛苦打算动手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骷髅的镰刀已经到了他的跟前,“小子,你敢!“诸葛无为口中说道,向着骷髅打出一掌。

    骷髅根本就没有理会,一道割断了对方的咽喉,瞬间收取了对方的灵魂,诸葛无为的元气击打在骷髅的背后,它被击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十几米,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不过它立马站了起来,浑身发出一阵“咯咯咔咔“的声响,骨骼瞬间恢复了原样,大踏步的向着诸葛无为和倒在地上的那几个人走过来。

    诸葛无为看着一点事情也没有的骷髅眼中露出惊讶的神情,自己的那一招就算是地煞之境的高手也能够毙命了,击打在这个人身上虽然不至于致命,但是也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吧。

    诸葛无为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这种人留着简直就是自己宗门的心腹大患,必须杀之绝之。他双手缓缓的划动,划出一道道手诀,手诀渐渐的加快,令人知道了几道手影和浓郁到一种程度的天地元气。

    南明眯了眯眼睛,胸前的血翅扬天雕猛然发出一声长鸣,一圈圈的声波不断的扩大。那些本是重伤的人,被血翅扬天雕的这一道声波震得五脏移位,又吐出一口鲜血。有些支撑不住的已经倒在了地上。

    诸葛无为因为没有防备也吃了闷亏,他结印的手顿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

    一道黑影从自己的胸前飞出,在那些倒地之人的身前快速掠过,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动作,就化作一具具尸体倒在了地上,脖子处的伤口在泊泊的留着鲜血。

    就在血翅扬天雕鸣叫的时候,那个姑娘动手了,她的身形闪身到了诸葛无为面前,照着他的后心就是一掌。他的身形被打的往前面扑去。,骷髅的攻击瞬间就到了,向着他的头上劈去。

    他此时已经身负重伤,而且身体还处在被动前进的势力上,只能够下意识的避一避,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一条手臂飞上天空。

    诸葛无为用另一只手捏住一点血,口中快速念了咒语,运用其身法,化作一道血光向着远处逃去,他的这个身法似乎是专门逃命的身法,好像运用了自己的精血。血光很快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天地相交的地方,不过南明知道这种秘法一定会有副作用,他恐怕需要疗养很长一段时间,不过疗养的时间长没有问题,只要是保住性命,那就是好事。

    看着诸葛无为离去的方向,那个姑娘皱了皱眉头,诸葛无为这一回去,估计自己的行踪又要暴露了。

    那个姑娘没有对南明说道,甚至连一声感谢的话都没有,没有错刚刚确实是南明帮了她,但是若是没有她那强大元气的推动,他怎么能够pò jiě都天七杀剑阵呢。

    但是她倒是有些后悔,若是当初带着南明的话,有了他的剑势,那自己当初对付都天七杀剑阵受到的危害可能就会大大减少了。

    血翅扬天雕在南明的身边缓慢着盘旋着,南明伸手抚摸了一下它身上坚硬的羽毛,对着那个姑娘说道,“姑娘走投无路,不若去我家暂避一时吧,我家在天墉城还算是有点影响力?!?br />
    “天墉城?“紫衣姑娘想了一下,口中轻说了一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大隐隐于市就是这个道理?!?br />
    “好吧,但是你不要指望我为你做什么事情,我并没有答应要帮你做事?!白弦鹿媚锼档?,”我的身份若是暴露了的话,被诸葛无为的宗门知道,恐怕你们整个家族都会当我的陪葬品?!白弦鹿媚锏幕?,从这个诸葛无为的行为就能够看出来个**不离十来。

    “嗯,这个我知道,我帮你就只有一个目的?!澳厦魉档?,看着诸葛无为离去的方向,”你养好了伤要帮我杀了诸葛无为?!澳歉黾一锸翟谑翘啥窳?,竟然上来就说要杀了自己,什么自己听到了不该听的,看了不该看的。

    哼,本少爷也做了不该做的呢。南míng xīn中可是十分生气,不然的话也不会那几个受伤的人杀死。杀死诸葛无为南明到时想要自己动手,但是可惜的是自己实力不济,远远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只能够借助别人的力量了。

    “这个好说,我和他们早就已经不死不休了,诸葛无为自然是不在话下?!白弦鹿媚锏懔说阃?,没有想就答应了南明。

    两个人经过自我介绍,南明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名叫周云嫣。不过这个周云嫣也十分奇怪,像姬黔椛带着个面纱。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此时东方已经泛出了鱼肚白,南明打了个哈欠,也懒得收拾地上的尸体,让周云嫣跟着自己往南家走去。

    在南家梳洗了一下,南仁对于南明带着陌生女子回来有些惊讶,就问了一声,他就说是这个姑娘为情所困,打算跳崖自尽,是自己把她救了回来。这话和南明的两下一对比就出现了答案。南明的衣衫却是够烂的。

    对于这个陌生女子的到来,落月萼则是嘟着嘴没有说什么话,因为对方的身材太好了,自己都有些自愧不如,她心里有些埋怨南明了,这个南明明明是喜欢自己嘛,为什么不对我说呢,难道要我这个女孩子先开口,我怎么说的出来。

    周云嫣自从洗漱完毕之后就呆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面,没有出来过。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南明只有打发婢女去送些东西,他倒是想去,但是怕这个周云嫣在屋内疗伤,自己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那可就惨了。

    自己被落月萼看光了还被她砍呢,光了一个女人,那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死呢。而且这个女人的实力实在是恐怖了些,就算是夯尽整个南家恐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自己还是少些事情吧。免得铸成大错。

    因为晚上南明元气耗费的太过于眼中,洗刷之后浓浓的疲惫感传来,他的眼皮已经睁不开了。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他睡的可是很长,差不多有一天一夜。

    第二天清晨,他还没有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外面就传来一阵敲门声,“南明少爷,快些起来,青云宗的人快到了,家主让你赶紧收拾一下去迎一迎?!?br />
    “什么?!“南明惊了一下,从床上立马坐了起来晃了晃有些发挥的头部,”这个青云宗的人真是奇怪,早不来晚不来的?!罢庵质虑槟厦骺刹桓业÷?,他虽然对这种事情不是特别在意,但是南仁很是在意,第一印象若是让青云宗感觉不好的话,南仁不活剥了南明才怪呢。

    举起手臂南明感觉一阵酸痛,而且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上下的元气就只剩下一点,在绕着丹田慢慢的转动,经脉的耗尽很是严重,有不少的经脉都出现了裂痕,元气行走起来感觉十分痛苦,好像剥皮抽筋似的,让南明不住的颤抖。不过唯一一件好处是,自己的经脉经过周云嫣的冲击变得比先前宽阔了不少,以后xiū liàn起来的话,就不用再扩大经脉了,虽然得到了好处,但是这个代价也有些太大了吧。

    不是自己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就算是用别的办法得到,也拥有不了多长时间,相反还会付出一些代价。南míng xīn中呼出一口气,还是要抓紧时间努力xiū liàn啊。

    南明走到南仁屋内的时候,南家的人就都已经准备好了,南家的人一共就有五个,除去自己和南仁之外,另外的三个人是一个长老,紧接着就是南灭和南冰月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