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10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过众人的攻击对巨猿好像根本就不起作用,运用武技夹杂剑诀的长剑劈打在巨猿的身上如同挠痒痒一般,只能够在巨猿的皮肤上面留下一道白印。

    那些佣兵被残杀也并非偶然,这巨猿确实有这个本事,造物者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人类非凡的智慧,但是也给了动物一些特殊天赋。

    众人的攻击被巨猿挡了回来,几人稳下脚步之后就又立刻扑了过去,南明晃了晃被震得发麻的手臂,拦住了打算往上冲的落月萼,“你留在这里吧,这种事情不适合你做?!甭湓螺嗟氖盗λ淙徊淮?,但是始终是个女人,而妖兽又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被妖兽一下子杀死还罢了,若是被它那爪子毁了容貌,那落月萼会遗恨终生的。

    落月萼出奇的没有反驳南明,放弃了进攻,不过却是运用家传武技在远处施展,牵制着巨猿的动作。

    云洪的长剑被巨猿一下子拍飞了,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大手掌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聆听头骨碎裂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他就感觉自己腰部一痛,身体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躲开了巨猿的这一拳。

    “轰”的一声拳头打在地上掀起一阵浓烟,坚硬的地面竟然多了一个大坑。南明收回左脚架住了巨猿的右手。

    拳头砸在剑身之上,南明的手臂一沉,身形顿时矮了一块,双脚已经完全陷在了土里面。他头上满是汗水,双手架住了长剑,但是依旧阻挡不住长剑下落的趋势。再这么下去自己八成会力竭而死。

    看到南明有危险,众人立刻跑了过去,死去一个队友,佣金他们就能够少分一份自己得到的酬金自然会高,但是此时却是不然,死去一个人意味着他们少了一份力量。

    巨猿对于周围人的攻击完全无视,长剑劈打在他的身上发出“铛铛”的声响,云洪大喝一声剑芒闪过一个纵身往巨猿的眼睛刺去,眼睛应该是巨猿身体防御最薄弱的地方了,云洪暗忖,这剑若是能够刺盲对方一目,自己这几个人逃跑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

    不过云洪的如意算盘打空了,在云洪飞身的一瞬间,巨猿的手臂就撞了过来,云洪在空中无处借力,只能够挥剑格挡,奈何巨猿的爆发力太大,他直接被撞飞出去。

    “砰”的一声,云洪撞到一棵树上,树身猛然晃动了一下,有不少的叶子落了下来,云洪脸色红润,咽喉一甜吐出一口鲜血,顺着树干瘫坐在地上,没有了再战的能力。

    众人的攻击虽然牵制了巨猿的攻击,让南明得以喘息,不过想要脱身却是很不容易,他如今好像是被镶嵌在这里似的,脚根本就用不上力。

    南明胸口剧烈的起伏,力气已经快到了极限,在巨猿手臂挥动之间,南明脑中闪过一个想法,或许可行。

    别看巨猿只用了一条手臂,但是已经把黄明几个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一个个都受了重伤,南明看到众人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反正都是死倒不如搏一搏。

    南明眼睛一寒,口中大喝一声,把长剑往上一顶,巨猿很轻松的就压了回去,但是手臂却是压空了,由于它用力过大,身形往前面扑去。南明此时就在巨猿的身后,在巨猿倒地的瞬间?;泼骷父鋈司涂吹揭坏酪咨慕C⑺布渖凉缶驮僖裁挥辛硕?。

    趴在地上的巨猿也安静了下来,落月萼打算上去看看南明有什么情况却被黄明拉住了,他摇了摇头,示意落月萼不要过去,现在的情况还没有搞清楚贸然上去的话,很有可能会死在巨猿的手上。

    巨猿的腿动了一下,众人纷纷戒备,但是手臂都在发抖,而且眼神之中那丝恐惧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若是巨猿没有什么事情,面对巨猿的攻击,他们将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其中有些人已经做好了zì shā的准备,被巨猿生生撕裂那种感觉可不好受,还不如zì shā来的痛快。

    “快,快来帮帮我?!蹦厦魑⑷醯纳舸泳拊车紫麓?,由于空间狭小使得南明的声音瓮声瓮气的。

    听到南明说话,落月萼悬着一颗心放了下来,甚至还有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欣喜,让落月萼十分惊讶,这个小子当初竟然敢轻薄自己,自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看到他死我应该高兴才对么,怎么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呢。她晃了晃脑袋打算把这个念头抛出自己的脑海。

    黄明几个人搬开巨猿的尸体把南明从底下拽了出来,查看了一下巨猿的尸体,发现在巨猿的**插着一把剑,整个剑身已经完全没入,只留下了剑柄。强劲无匹的剑气在进入巨猿体内的一瞬间就已经把它的内脏搅的粉碎。

    南明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呼出一口气,这个妖兽可真是不好对付,当时若是没有黄明几个人牵制着巨猿那自己想要独自解决它还是不太容易。

    南明用剑艰难的划开巨猿的毛皮,里面的内脏早就变成了碎末。从巨猿的脑部南明拿出一颗妖核,这妖核比之sān jí的可是大多了,最少也是一只四阶妖兽。南明刚刚把妖核拿在手里面,还没有等到暖热乎。一道黑影闪过,南明反映快人一步,只听见“钉”的一声,一把bǐ shǒu不知从何处飞来,chā jìn了一边的树木之中,只剩下了一个手柄。若不是南明躲得快,这一bǐ shǒu恐怕就chā jìn了自己的手臂。

    扭头看了一眼,只看到十几个佣兵围了过来,每个人的气势都很强盛。

    “杀人越货!”这四个字出现在众人的脑中,反观自己这边,刚刚和巨猿打斗,众人都受了伤,而且元气几乎耗尽,他们本来打算找个地方调息一下呢,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南明看着围过来的佣兵,皱了皱眉头,握紧的长剑又松开了,这个时候硬拼不是明智的选择。

    对方领头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岁的汉子,相貌平常,不过脸上的一道刀疤很是显眼,从左眼的眼角划到了右边的嘴角,显得格外恐怖。

    南明几个人围成一圈,戒备的看着周围的佣兵,这些佣兵比之刚才的巨猿更加难以对付,巨猿只知道一味的攻击,但是这些人除了攻击之外,还指不定会用什么阴谋诡计呢。

    “交出妖核我可以放过你们?!闭飧鐾纺康サ吨比胫苯铀档?。

    南明与黄明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黄明叹了口气,他们实在是太弱了,而且这个领头的人实力不错,自己这边就算是没有与巨猿打斗,战胜他们的希望也不怎么大。南明点了点头,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拿主意吧。

    “妖核可以交给你,不过我怎么能够相信你的话呢?”南明笑着问道,面对这些人脸色丝毫没有改变。

    “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的选择么?”那人反问了一句,双方本就是第一次见面,发誓什么的简直与放屁无异,他也不屑说。让南明等人相信自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自己这边把兵器交给南明几人,但是那是投降才会做的事情。

    南明点了点头,这个人说的不错,这确实是自己唯一的选择?!昂??!蹦厦髅挥兴亢劣淘ゾ桶蜒私涣顺鋈?。

    那人接过来用元气感觉了一下,发现这妖核之中天地元气的浓郁程度似乎比想象中的少了不少。莫不是这个少年再诈自己。但是看到妖核上面还残留的鲜血,这一个疑问也被这个人抛到脑后了?;蛐硎亲约焊吖谰拊车哪炅?。这些妖兽生下来高阶就是高阶的,低阶虽说能够xiū liàn成高阶,但是成功的却是很少。所以说高阶妖兽只要是活的年数越长,妖核的浓郁程度就越大。

    妖核到手,他也没有再向南明几个人要求什么,而是对身边的人说了一个字“走!”他身旁的扭过头往回走去,不过一个人却是停了下来,嘿嘿笑了两声,对着南明说道:“那个小姑娘留下,你们可以走了?!痹诳吹铰湓螺嗟牡谝谎?,这个人就没有错过眼珠,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标致的可人,若是能够得到她也就不枉此生了,况且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碰过荤腥了,此时看到落月萼之后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yù huǒ了。

    这句话让南明翘起的嘴唇变得平直,眼睛阴寒的看着这个人,松开的长剑又攥的紧紧的,这个小子简直不知死活,他们已经触碰到了南明的底线。

    黄明和云洪几人听到这人的话,纷纷拔出了长剑,“你们欺人太甚!”若是真是答应了对方的无礼要求,就算是自己活命,那这一辈子也会抬不起头来,还不如正大光明的死来的痛快。

    落月萼更是气氛,从刚才那个领头的伸手要妖核她就打算动手了,可是被南明制止了,如今这个人竟然想让自己陪他睡觉,那就要看看他的本事了。她没有打招呼,一声娇喝掌风已经发出,只见她双手缓慢的舞动,掌风轻柔但是柔中带刚,落叶与掌风相撞立刻被砍成了两节。

    元气渐渐的成型,落月萼娇喝一声,“玄冰劲!”落月萼的元气中好像带有冰系的攻击,丝丝寒气自落月萼的手掌升起,元气凝聚成一把白光闪闪的长剑向着那个人飞驰而去。

    来剑之快,南明甚至都有些看不清剑的轨迹,不过他却是看出了一点东西,落月萼的这一招好像暗含了风系的元素。与雷系的毁灭一切不同,风系走的是轻巧的路子,但是威力也不容小觑。若是先前和落月萼交手的时候,她用到这一招,南明想要打败她可能还要费些功夫。

    那个人没有想到落月萼一声招呼都不打上来就是杀招。长剑眨呀就到了他跟前,而他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吹秸馊司啪难凵?,南míng xīn中笑了一声,落月萼这突如其来的进攻,他可是感同身受。唯一不同的是南明的实力能够躲过去,这个人看样子却是不可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领头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人的身前,伸手一抓攥住了长剑,不过剑势还是没有发生改变,继续往前面冲去。他一腿把那个人踹到一边,同时松开了手中的长剑?!岸ぁ钡囊簧そ6と胧髂?,整个树木连同地底的根系都染上了白霜,“轰”的一声变成了白色的粉末。

    先前那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已经满是汗水,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落月萼,体内的邪火已经化为汗水释放了出来,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再说了,这次是队长救了他,下一次呢?下一次他很有可能就变成死尸了。

    领头人看着依旧煞白的手臂,闪过一丝惊讶,他的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在丹田元气的冲击之下,才慢慢恢复,而原本煞白的手臂也慢慢恢复了血色,他目光露出凝重之色,“玄冰劲?”他好像响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由得问了一句,“北海冰城的落天行是姑娘的什么人?”

    落月萼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话。落月萼没有说话,他就更加确认了,玄冰劲作为地阶武技可是北海冰城的不传之秘,除非是家族直系子弟,旁支根本就不得练习。她和落天行一族的关系匪浅。此时讨论她为什么会和这些佣兵在一起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此时他在意的是自己竟然得罪了她。

    这个时候追究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他问了这句话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也无话可说,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根本就是扯淡。

    再经过那个男子的时候,他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面,哼,不争气的东西?!痹臼虑橐丫茉猜?,却被这个小子一下子搞砸了。

    他仿佛是斗败的公鸡没有敢再说一句话,垂头丧气的跟在了那个男子身后。

    他们走了大约十几丈远,一个人小跑了两步来到刀疤头领的跟前说道,“队长,落家可是不好惹啊,不然我们现在过去杀了他们几人,这荒郊野外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br />
    刀疤首领摇了摇头,“我们走吧?!闭庵稚比嗽交醯氖虑樗遣恍甲龅?,但是那颗巨猿的妖核对他有大用处,他这次带着人过来,就是打算击杀巨猿的,没有想到来晚了一步,被南明等人占了先机。为了自己的目的他只有做一回强盗。

    杀了他们这几个人,在得知落月萼与落家的关系不浅的时候,他心中也曾泛起过这种念头,但是他及时制止了。凭他的修为自然能够看出南明等人的元气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