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97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97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女子似乎很不高兴,把筷子弄得噼里啪啦的直响,嘟着个小嘴,样子倒是十分可爱。

    白华看到自己师妹的举动,皱眉说道:“沭雨,你别闹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呢?!?br />
    沭雨翻了翻眼睛,不过却是没有当面反驳白华的话,动静小了不少,白华摇了摇头,沭雨是天剑门大长老的女儿,宗主对她也极为宠爱,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这次大长老让她跟着白华出来做事,也想让自己的女儿历练一下。

    白华目光瞟见了南明,看到南明也在看着自己,他微笑着拱手行了一礼。南明也笑着回了一礼。

    看到白华态度转变,沭雨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南明之后,扭过了头去,她对南明很不感冒,尤其是那一句,给你一千金币,你们爱去哪去哪。这句话让沭雨感觉很下不来台。

    若是当晚南明没有一鸣惊人的话,今天再次让沭雨见到,她一定找南明麻烦的。

    南明喝了一口茶,拿起筷子还没有动手,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爪子伸到了自己的盘子里面,拿起了一个鸡腿随即快速的缩了回去。

    南明并没有生气,反而哈哈一笑,“前辈,请上座?!?br />
    对方也没有客气,一下子做到了椅子上,没有等到南明招呼,对着桌子上面的东西就动手了。

    南明则是一直笑而不语,面前这个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至今为止他都没有看清楚这个老者的样子,只能够看到一双乌黑的眼珠滴溜溜的乱转。

    桌子上面的东西被他席卷一空,南明都没有来得及动筷子,“呃“他打了个饱嗝伸出油乎乎的手拍了拍肚子。

    “前辈吃好了?“南明笑着问了一句。这个人的相貌虽然不怎么看样,但是南明感觉这个人的实力不错,刚才他伸手的时候,南明都没有感应到。

    “不错,不错,你小子不错。呵呵?!袄贤放牧伺哪厦鞯囊路?,南明的衣服上面立刻多了五个油乎乎的爪子印。

    南明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探这个老者的来历。此时一阵铃声传来,这铃声好像有种摄人心魄的奇异功效。南明恍惚了一下,神秘玉珠猛然一热,他灵台立刻清醒,目光往门口看去。

    只看到一个身着青衣的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相貌英武,太阳穴高高鼓起,走动之间双臂挥舞有力,佩剑上面的银铃发出阵阵响动。这个人的实力强劲,这是南明看到这人的第一感觉。

    而坐在南明面前的那个老者,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也在紧紧盯着出现在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

    那人环顾了一下客栈,目光在南明和那个老者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后目光落到了白华几个人身上,看到几个人的佩剑,眼神蓦然一寒,杀气腾腾的走了上去。

    长剑在白华几人桌子上面敲打了一下,“天剑门?“冷冷的问了一句。

    白华几人对这个来者不善的青年男子很是不解,自己这边跟他素未谋面,按理来说不应该有什么仇怨才是?!笆?,请问阁下是?“天剑门的佩剑都是统一的,剑柄之上都刻有一个天字,这个很容易辨认。白华翻找了一遍记忆,还是记不得来人是谁。

    许是看到这个人杀气很大,一向娇生惯养的沭雨也老实的坐在一旁没有敢说话。

    来人说道:“好,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了,抓紧时间吃饭吧,这是你们在人世间最后一顿饱饭了?!把园绽慈死肟?,坐到了一边的桌子上,品着杯中的茗茶。

    “我们和阁下有何种冤仇?”白华问道,对于这个人一见面就要自己几人性命很是不解。

    “天剑门的人都该死!”对方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似跟天剑门有很大的仇恨。

    “我们天剑门是正道门派,所杀之人全部都是该杀之人,有什么冤仇希望阁下查清楚,免得铸成不可挽回的大错?!卑谆档?。

    “哼,好一个天下正道,不要拿天剑门来压我?!崩慈硕蕴旖C藕懿桓忻?,“实话告诉你们,你们是死在我罗峰手上的第四十七个天剑门人?!?br />
    “怪不得总是有天剑门人神秘失踪,原来是你做的!”白华怒喝一声,“好,纵然我等实力不如阁下,我们也要以死卫道!”白华几个人出发的时候,他们师父就叮嘱过他们遇事要小心谨慎,因为屡有门人失踪的事件发生,宗门中为此也派出去不少人可惜的是一无所获。没有想到今天让白华几个人碰上了。

    对于白华的话,罗峰什么表情都没有,因为他听得太多了,几乎每一个死在他手中的天剑门人都会说那四个字,以死卫道。

    白华三个人坐了下来,不过脸色却是不怎么好,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不是罗峰的对手,甚至是三个人联手都不是。

    “师兄,我们怎么办?”沭雨有些害怕的问道,现在她有些后悔了,后悔出来历练了。

    白华看了看沭雨叹了口气,其实她那句话白华自己也很想说,该怎么办。

    他按了按头,目光飘向南明,只见南明正旁若无事的吃喝,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唉,南明若是帮自己的话,合己方四人之力可能还有希望,但是人家南明为什么要帮自己呢?自己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而且两者之间甚至还发生过些许不愉快。从昨天晚上的事情白华就看出来了,南明不是一个以德抱怨的好人。

    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把南明牵扯进来了,不然的话自己这边的人甚至都没有活命的机会。

    刚才白华和罗峰的对话,南明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不仅仅是南明,这里面的客人都听到了,但是人人都旁若无事的吃着喝着,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为了陌生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招惹麻烦。

    南明擦了擦嘴打算离开,白华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对着罗峰说道:“阁下说话太过嚣张了,我白华想要讨教阁下高招?!?br />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甭薹謇湫ψ潘档?,心中暗暗摇头,区区炼魂一重天的修为,也敢在我面前叫嚣。言罢罗峰拿着佩剑走了出去。

    白华几个人握着长剑壮了一下胆气跟了出去,吃饭的客人见到有热闹可看纷纷丢下碗筷跑了出去。

    南明本来是打算离开的,但是被老者反手抓住了手臂,更加让南明感觉可怕的是自己已经用尽全力了,竟然还是无法挣脱,只得说道:“前辈,晚辈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不感兴趣?!?br />
    “呵呵?!崩险哚莘鹛搅丝尚Φ男耙话?,笑的前俯后仰的,不过抓着南明的手臂却是一直没有撒开,“对,你是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不感兴趣,你感兴趣的是敲闷棍?!?br />
    南明听到老者的这话皱了皱眉头,对方一定是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他说的确实不错,正面对抗战胜强敌那种kuài gǎn自然难于言表,但是敲闷棍也是不错的,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收获。

    不由南明分说老者拉着南明往外面走去,“看看这些也好让你长长经验?!?br />
    南明翻了翻眼睛,现如今自己手在人家手里,自然是人家拉自己去哪,自己就要去哪了。而且南明觉得这个老头好像对自己不怀好意。

    南明两人出去的时候,对战双方已经摆开了架势。罗峰连佩剑都没有拔出,负手而立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白华几人的长剑早已出鞘,但是他们没有先动手,而是和罗峰对持着。时间一久果然白华几个人沉不住气了。

    白华手中长剑挽出一个?;?,剑影重重凌厉的剑气四处,风刃一般的剑气飞向罗峰。

    罗峰挥了挥手那些剑气全部化为虚无,“啧啧”他摇了摇头,“太弱了?!?br />
    攻击无果白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没有想到罗峰竟然这么轻易的接下了自己的黄阶中阶武技。沭雨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挥舞长剑向着罗峰刺去。

    长剑在沭雨手中翻飞,化作重重剑幕外人已经看不到沭雨的身形,渐渐的剑幕扩大方圆三米全部在剑幕的笼罩之下,沭雨一声娇喝,手中的长剑轰然化为碎片,随着沭雨的真气流动化作一道白色的飞链,犹如一条白蛇在沭雨的身边缠绕。沭雨手捏剑诀,口中喊道:“旋风刺!”

    白链化作一条昂头吐信的白蛇,在沭雨的身上环绕一周咆哮着冲向罗峰,巨蛇虽然是沭雨元气所凝,却犹如实物一般,獠牙尖锐一口就将罗峰吞了下去。方圆十米的石板全部碎裂,而中心地带则是多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

    沭雨不过是刚刚迈入炼魂之境的修士,这次为了活命贸然用上了秘法。这秘法是沭雨的父亲给她的,是天剑门有名的地阶武技,这地阶武技虽然强横无比,但是对修士的修为要求很高,最少也要地煞一级的高手才可xiū liàn使用。从沭雨手中发出的地阶武技不仅对身体造成的反噬很大,而且她能够发挥出的威力连十分之一也达不到,但是用它对付同等级的修士也是绰绰有余了。

    沭雨的声势虽然很大,但是白华的脸色并没有好,因为罗峰的身影竟然不见了!

    罗峰手中捏着一片剑片,笑了一声,“威势是够了,可惜的是你还不能够完全发挥?!彼抗庖缓?,双眼变成诡异的黑色,白华与他目光一触立时吐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上。

    “我跟你拼了!”另外一个魁梧的门人仗剑向着罗峰刺去,罗峰身形爆闪,猛然出现在那人面前。他想要挥剑格挡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捏住了他的咽喉,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咽喉碎裂的声音。

    “咕咕”他捂着脖子倒在地上,口中不住的冒着血泡。

    罗峰看都没有看地下的尸体一眼,向着沭雨走了过去,“你竟然会这种gōng fǎ,想必在天剑门的地位不低,好,就先拿你开刀!“

    沭雨看着罗峰越走越近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现如今她连动动手指都十分困难。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的这么早。

    白华强压着伤势喊道:“南明,你难道要袖手旁观么?“白华如今也是没有办法了,只有把南明硬生生的拖进这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事件。不然的话自己的性命可能就没有了。

    罗峰听到白华的话,顿下了脚步,看着突然出现在场中的这个少年男子?!澳憔褪悄厦??确定要趟这趟混水?“今天一天的时间罗峰听到最多的就是南明,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就遇到了。

    南明也是有苦自知,他听到白华的话十分生气,而就在白华话音刚落,那个老者就势推了南明一把,使他又成为了焦点。现在那个老头正蹲在地上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对于南明那怨恨的目光视而不见。

    此时说出真相来只会让人瞧不起,“阁下出手未免太重了?!澳厦髡饩浠昂芗虻?,就是看不过去了,想要出手帮一下。

    “听说你从张琦手中得到了一瓶无根地煞,今天就连同你的性命一起交出来吧?!奥薹逖劬σ缓?,眼睛又变成了诡异的黑色,南明与之目光相撞,他身体晃动了一下,不过随即站稳,心中暗呼侥幸,若不是有这颗玉珠,估计就刚才那一招,南明就已经和白华一样,失去了和罗峰交手的资格。

    “你不错,能够挡住我灵魂攻击的,在同我交过手的人中,你还是第一个?!奥薹逶奚偷乃档?。

    那个老者扣了扣鼻孔,口中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这个小子好像对灵魂攻击免疫,啧啧,这个不错。呵呵?!?br />
    南明依靠着神秘玉珠挡下了罗峰的灵魂攻击,不过却是有苦自知,这个罗峰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比张琦石损之辈厉害多了。据南明推测他的境界应该已经到达了地煞之境。

    至于那瓶无根地煞南明早就放在了神秘玉珠之中,此时就算是想要交出来活命也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只有拼死一搏,背水一战,才有活命的机会。

    南明手握长剑,慢慢闭上眼睛,身心沉浸在剑的世界之中,在这一刻南明的气势猛然发生了转变,与宝剑一样凌厉。

    老者看着点了点头,这个南明对于剑术领悟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这么小小的年纪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之境,回想起自己那个时候,他嘲笑了一下,暗叹一声自愧不如。

    南明动了,右手缓缓拔出长剑,众人之间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刺得人不由得闭上眼睛,等到众人恢复视觉的时候,南明已经发动了剑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